品茅台看小說

只是此等神物,必然有天地的庇佑,自己怎能採得到呢。

「你都採摘不到,我一個小螻蟻又怎會採得到呢?」天奇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道。

「那九色玉靈蓮生長在千尺深得水底,我逐日鷹只知道在天上飛,哪裡懂得在水裡游啊」,逐日鷹訕訕的道。

「沒那麼簡單吧」,天奇可不會信他,一隻五級的已經具有靈智的魔獸完全可以用靈氣護體深入水裡,即使不知道游泳也不會淹死,眼前這貪婪無厭的逐日鷹會放著一朵堪比自己體內靈珠存在的靈物不要?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那裡有妖帝的氣息」,逐日鷹也知天奇遲早都要知道,便也沒有隱瞞。

逐日鷹接著連忙補充道:「不過你是人類,應該不受妖帝氣息的影響」。

「什麼!妖帝的氣息,你這不是擺明了要把我當成晚餐送進別人的嘴裡!不幹,你吃了我也不幹!」,天奇頓時大怒,妖帝是什麼,那是妖之帝王啊,妖帝吹口氣都能把自己吹成肉醬!

「其實你不用這麼害怕,我想那裡可能是一位妖帝的陵寢,妖帝再強也是死物一個,他的氣息能威迫我們魔獸,但是卻對你們人類無多大影響,所以你過去的話,沒有什麼問題」。

「哼,你怎麼知道這妖帝是死的,而卻即使是一位妖帝的陵寢,那也機關重重,我哪裡有這個本事闖進去啊」。

「如果能出來,那天靈大陸又怎會成為你們人類的世界,早就成為了我們獸類的世界了」。逐日鷹瞪了天奇一眼,肚子一動一動,咕咕的接著道:「而且又不是要你去闖妖帝的陵寢,這九色玉靈蓮只是生長在水底,那妖帝的陵寢可不一定就在那九色玉靈蓮的生長處」。

天奇眼球一轉,聽到此話后,心中頓時一喜,逐日鷹不是害怕這妖帝的氣息嘛,自己不正好可以藉此機會逃命?

「那個…你說九色玉靈蓮生長在千尺深的水底里,你又怎麼知道的?你不會是騙我的吧?」

「哼,笑話,我有這個閑情騙你一個小娃?九色玉靈蓮成熟之後,每到月圓之夜便會浮出水面,吸收月之精華,而我也是碰巧在一個月圓之夜看到了他的」。逐日鷹冷笑一聲,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那個九色玉靈蓮長在哪裡?」


逐日鷹畢竟開啟靈智不久,沒有人類那麼有心計,見到天奇有些答應的意思,逐日鷹滑溜溜的眼神都使勁的在打轉。他哪裡知道其實天奇是想藉此機會逃走,哪裡會這麼聽話幫他去采九色玉靈蓮,即使採到了,天奇也絕不會雙手捧上交給一隻魔獸的。

「你跟我來」,逐日鷹欣喜的展開雙翅, 慵懶總裁虐愛 ,逐日鷹振翅一飛,也不管天奇答不答應,便用利爪抓著天奇振翅而去。

「啊,你千萬別鬆開爪子啊」,天奇來不及反抗便被逐日鷹用爪子抓在了半空中,耳邊大風呼嘯,天奇低頭一看,自己已經離地有千丈之高,自己剛才待的山谷的現在完全成了一個小坑,以前自己認為很高的山脈現在不過巴掌大小。天奇全身一抖,打了一個冷顫,在如此高空中,要是不小心摔了下去,不會成為肉醬都會粉身碎骨。

「媽呀,這麼高」,天奇趕緊死死地抱住逐日鷹的爪子,不敢睜開眼睛。

沒有幾呼吸,逐日鷹便帶著天奇出了山谷,沿著大河一直飛,大約飛了幾分鐘左右,逐日鷹飛到了一處懸崖邊,懸崖很高,深不見底,而大河的水流便垂直的從懸崖邊落下,形成一條白帶,懸崖下水霧瀰漫,彩虹倒掛,也不斷的向上傳來一聲聲的轟隆之聲。

「你不會是說這貪睡就在這懸崖下吧」,天奇驚恐的道。

「不錯,就在下面,我現在送你下去」,逐日鷹提著天奇便垂直往下掉,天奇的嘴巴的被周身狂大的水霧給衝擊的不斷變形,要不是逐日鷹分出一絲靈氣幫天奇護體的話,天奇恐怕早就被這強大的水氣衝擊成全身千瘡百孔,不成人樣。

垂直下落持續了兩分鐘左右,逐日鷹方才振臂一揮,減慢了速度,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深潭出現在了天奇的下方。

潭水上水霧瀰漫,寒氣襲人。

「這就是那深潭?」天奇問道。


「不錯,那九色玉靈蓮就在這潭水底下,這裡的妖帝氣息有些濃郁了,我在那邊的山谷之上等你,你可不能刷什麼花樣」,此時的逐日鷹全身都有些顫抖,翅膀也依舊在一下一下的扇動,只是顯得不是很自然,鷹鉤鼻子上的兩個鼻孔也不敢出氣了,天奇完全可以感受到現在的他非常的惶恐,不過天奇心裡一喜,好在自己沒有什麼不適。

「小子,得了九色玉靈蓮就馬上上來,別在下面逗留」,說完逐日鷹便鬆開了利爪,天奇便如同這往下落的水流一般,從高空向潭水掉入。

「我操,我還沒準….」問都沒有問天奇願不願意下去,也沒有問天奇是否準備好了,便直接把天奇扔入了譚水裡,天奇憤怒的破口大罵,但是還沒說出來,便轟得一聲,落入了譚水裡。

潭水冰涼刺骨,天奇連忙運起靈氣護體,小心翼翼的向潭底探去,遊了約有數十分鐘,但是依舊見不到潭底,而越往深處游,潭水越冰冷,天奇不得不加大周身的靈氣,抵禦這份寒冷。

本來天奇思索著自己落入潭水裡採到九色玉靈蓮之後,便借著這妖帝的氣息掩蓋自己,然後自己便順著潭水一路往下游,如此深的潭水,天奇敢斷定逐日鷹不可能鎖定到自己的氣息,自己就可以藉此機會逃走。

潭水依舊深不見底,而上面又有逐日鷹守著,天奇自思道:自己好不容易從逐日鷹的利爪中脫逃出來,是萬萬不能再上去落入逐日鷹的利爪下的,而這潭水又深不見底,看來自己是采不到這九色玉靈蓮了,自己好不容易可以逃脫一命,現在就別太貪了,此時不逃走更待何時!

此時的天奇在水裡待上幾個時辰都沒有絲毫的問題,可是也不能待得太久了,畢竟天奇的境界不是很高,還是要呼吸的。

就在天奇打算從水底逃走的時候,遠遠看見潭底一絲若有若無的彩色光芒閃耀,天奇打消了馬上離去的想法,好奇的向水底游去。

大約遊了又有十來分鐘,總算到了潭底,但是就在天奇接近潭底,想看清這金光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時,彩色光芒又突然消失了,一切恢復了平靜,陽光達不到潭底,此時的潭底一片漆黑,好在天奇是修靈者,在神識的輔助下,眼睛依舊可以看清潭底的東西。

天奇有些吃驚,自己好歹也是修靈者,剛才自己明明看的清清楚楚這裡有彩色光芒閃耀,怎會看錯呢?

天奇仔細的搜索了一下,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潭底除了淤泥便是嶙峋的怪石,唯一一塊特別之處是潭底有一塊特乾淨地方,沒有一點淤泥。

天奇感覺到這裡定然有些奇特之處,剛才的彩色光芒必定是九色玉靈蓮發出的,只是自己的突然到來可能驚動了九色玉靈蓮,讓他收起了光芒。

天奇悄悄的躲在了一塊石頭後面,沒有出聲,就這樣靜靜的等著,轉眼一個半個時辰過去了,潭底依舊沒有什麼異樣,天奇有些不耐煩了,幾番欲離開都被他強行忍住了。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就在天奇心裡急得團團轉的時候,彩色光芒又亮了起來,天奇悄悄的探出腦袋,正好瞧見那塊乾淨的地方盛開著一朵含有九片花瓣,每片花瓣顏色各異的蓮花,蓮花光芒四射,懸浮著的根莖葉都通體成玉狀,在花瓣中心,一顆青藍色的圓形種子更是大放異彩,天奇見到這情形,如同五雷轟頂,腦袋嗡地脹得斗大,不由得輕微驚嘆了一聲「九色玉靈蓮!」,冒出幾個氣泡。

天奇的聲音雖然低小,但是那閃著光芒的九色玉靈蓮發現了天奇后,立馬像只受驚的小鹿,立馬遠遁而去,天奇心裡一驚,沒想到九色玉靈蓮還有這等本事,顯然是已經有些靈智了。

天奇哪裡會容得這等寶物從自己的手裡逃走,天奇也立馬追了過去,但是出乎天奇意料的是九色玉靈蓮的速度非常的快,轉眼光團變得越來越小,最後突然消失在了視野里。

天奇見到此等寶物不翼而飛,消失在了視野里,心裡頓時生出一絲的悔恨,責怪自己剛才太大驚小怪了,才會致使九色玉靈蓮跑掉。

天奇尋了半天,依舊無法找到這九色玉靈蓮,心中有些生疑,剛才的九色玉靈蓮明明是還在視野里,而且自己的神識一直鎖定著他,可這九色玉靈蓮為什麼突然消失了呢?而且自己的神識也突然中斷。

天奇百思不得其解,心道:看來是天地寶物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只有有緣者得之,而就此情形看,自己與九色玉靈蓮是機緣未到,而且這麼好的藥材,即使自己得到了也沒有啥用,只有等自己強大了起來,再來尋找,到了那時如果找到了的話也能物盡其用。

霸道陸爺是妻控 ,心裡也平靜了下來,便打算離開,不過就在自己心裡泰然處之的時候,又生了異變。 第一百三十一章神秘岩洞

「歸來,歸來,妖帝已沉睡,亡靈在召喚」,天奇欲將離去之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令人心顫的聲響,天奇一位自己捅錯了,可是那聲音依舊不停的縈繞在耳邊,揮之不去,塞住耳朵也無濟於事,彷彿那聲音是發自內心的共鳴。

遙遠的聲音彷彿天籟,充滿遠古的氣息,令人敬然生畏;又像魔音,充滿禁咒的魔力,讓人迷失自我。

天奇剛一聽到這聲音的時候,便突然有一種危險的氣息湧上心頭,天奇立即封閉自己的五官,立即向上游去,然而即使這樣也無濟於事,這聲音在天奇的內心在自己的內心響起,彷彿是自己的心聲,自己對他無可抗拒。

開始時天奇還能保持清醒,但是沒有幾個呼吸,天奇的意識就完全泯滅了,天奇雙眼空洞,沒有一丁點的神采,成了一具傀儡,與死人沒有什麼兩樣,唯一的差別就是天奇的心臟還在跳動。

天奇對於外界的事物他沒有了直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其實已經順著聲音的方向游去,漆黑的潭底不知道隱藏了多少秘密,多少歷史,然而今日,他彷彿要重見天日了…….

沒游多遠,天奇停下來了,聳立在天奇眼前的居然是塊半坍塌的石碑,不過上面的字跡已經清晰可見,兩個大字鋒芒畢露,蘊含無盡的刀光劍影,兩字乃為「冥界」!

兩字散發出凌厲的氣勢,一般人見了定然是會被這凌厲的氣勢給直接絞殺了,但是現在的天奇只能算是個活死人了,這石碑上的兩個字再怎麼凌厲都對天奇無任何殺傷力,看來這地方果然如同其名字一樣,冥界,死人之地!活人想入,先成死人。

除了又塊上面寫著「冥界」二字的石碑外,周圍的景象沒有一點都的奇特之處。

一道聲音再次傳來,天奇彷彿中了邪一般,伸手碰向那石碑,而後又順著石碑上的字跡的筆劃一筆又一筆的用手勾勒著,當最後的那一筆勾勒完之後,本來安靜的潭底突然衝出一道白光,那道白光耀眼無比,直衝入上空,站在離潭水不遠處的逐日鷹嚇了一大跳,隨著白光的衝出水面,伴隨而來的是一道無比龐大的妖帝氣息,逐日鷹受到了這股妖帝的氣息影響,竟然立馬匍匐在地,全身不停的抖動,不光是逐日鷹,整個南魔獸山脈的魔獸都驚恐起來了,所有的魔獸,不管是高級的好事低級的,沒有一個不匍匐在地,全身顫抖。

白光突破潭水,直衝雲霄,耀眼的光柱彷彿把整個天靈大陸都照亮了,在菲利城皇宮內院深處的一處高閣上站著一位白髮老者,只見他雙眼死死地盯著南魔獸山脈,嘴角喃喃道:「南魔獸山脈怎會突然不平靜?」

而在一處離這道光柱不遠處的一處石台上,一位冰冷靚麗的女子望著這光柱,臉色一凝,也低頭自語道:「正的真的有那傳說中的境界的人物要出世嗎?」

如此浩大的壯舉怎不引得許多人的注意,好在這等聲勢浩大的場面只持續幾秒便恢復了平靜,光柱緩緩消失,妖帝的氣息也隨之消散,南魔獸山脈中的魔獸也都從匍匐中直起了身子,逐日鷹嚇得連忙『嘎嘎』的叫了兩聲,立馬展翅向天際邊飛去,腹中咕咕作響,有些后怕的道:「一定是那小子觸動了妖帝的陵寢,看來那小子多半是死了,自己還是先逃為妙,不然要是再發生什麼事情的話,自己恐怕第一個首當其衝」。

縱然妖帝已經下了黃泉,成了白死骨,但是妖帝之陵寢,觸之即怒。

可是沒有人知道的是池底的光柱彷彿形成了一個界面,沒有絲毫感知的天奇跳入光柱里后,光柱便憑空消失了,而天奇也憑空消失了。

在一個岩洞內,一片赤紅,溫度出奇的高,一道小身影靜靜的躺在一塊岩石上。

這少年便是突然迷失了心智的天奇,此刻的他已經處在了一個岩洞內,岩洞的溫度異常的高,但是一道光柱依舊在他的身上縈繞,保護著他不受外界炎熱的溫度影響。

沉睡了不知多久之後,天奇方才緩緩睜開眼睛,恢復了神情,揉了揉眼睛,望著周圍赤紅的岩石,心中一驚,立馬跳了起來,打量了一下四周,嚇得臉色蒼白。

原來天奇所處的位置是並不能算作是一個岩洞,確切的說是在一個無限接近岩漿的地底空間里,而自己則躺在了在一塊較為平坦的岩石上,向上望去漆黑一片,不見其頂,向下望去,卻是一片地底岩漿!熾熱的溫度便是這岩漿所致。

天奇小心的挪步到岩石邊,舉起一塊大點的岩石向底下的岩漿砸去,粘稠的岩漿微微濺起,那塊岩石便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沒有了絲毫的蹤影。

天奇嚇得連忙向後移步,斜躺在岩壁上,倒吸了一口熱氣,大口的喘了幾口氣,胸脯時起時伏,額頭的汗珠像雨水般落下。

「我的媽啊,這是哪裡啊?我怎麼到這裡來啦?」天奇滿腦子疑問,自己只記得自己在潭底打算離去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聲音在召喚他,接下來的事情就一點也記不起來,自己更不知道自己怎會進入這樣一個恐怖嚇人的地方。

鎮定了下來之後,天奇小心翼翼的爬到岩石邊緣,向下再次望了一眼一片赤紅的岩漿,又連忙縮了回來,喘了幾口氣,然後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哎呦,疼死了,原來自己不是在做夢」。

可是這個地方是哪,自己又是怎麼進來的呢?

天奇大吼一聲,「這是什麼鬼地方,有沒有人啊」。

岩洞中回聲滌盪,然而除了天奇的回聲之外,便沒有了任何其他的聲音,這裡好像只有天奇一人…….

此刻天奇什麼都忘了,只想出去這個鬼地方,只想活命,不再畏懼逐日鷹了,也不再惦記著九色玉靈蓮了。

「我干你家十八代的,這是什麼破地方啊,救我出去啊,我不想死啊…」天奇見沒有人回答,也顧不得男兒有淚不輕彈了,現在天奇正是到了傷心處,這完全是一個絕地,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天奇沒有發瘋已經算是不錯了。

「媽的,老子砍死你,你妹的,砍死你,砍死你…」天奇拿出飲血刀,一刀刀看在身後的岩壁上,岩壁上留下一道道刀痕,但是縱然如此,岩壁依舊堅不可摧,反而天奇的飲血刀上面已經布滿了小的缺口,刀背上也有一絲龜裂的痕迹,最後當的一聲,飲血刀竟然斷了,刀刃斷落,落入岩漿中,滋的一聲,已經化為鐵水,天奇聽得頭皮一陣發麻。

而天奇此時的雙手也因為砍岩壁的時候,用力過度,皮膚破裂,鮮血流出,滴在岩石上,瞬間干化。

天奇大吃一驚,自己腳底踩著的岩石的溫度至少有幾百度,但是自己踩在上面沒有點燙,這周圍的空氣也非常的乾燥,但是自己也沒有一丁點的口乾舌燥之感,全身舒適的很,沒有一丁點異樣。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感覺不到一絲的炎熱?」天奇有些疑惑的喃喃自語道。

就在天奇為此疑惑之時,岩漿突然旋轉起來,形成一個漩渦,產生出一股強大的吸力,天奇沒有絲毫的防備,直接被卷了下去,眼看雙腳就要進入岩漿里了,天奇也不知道那裡冒出來的力氣,雙腳借氣一蹬,雙手拉住了一塊突出的岩塊,方才使得自己沒有落入岩漿中。


天奇吸了一口涼氣,心裡直砰砰的跳,剛才實在是太危險了,差點就掉入岩漿中了,天奇雖然不怕岩壁上的高溫,可不敢保證自己不畏懼岩漿中的高溫,而且岩漿廣袤無垠,掉了下去即使自己能存活,也上來不了,只得等死。

誰知天奇懸著的心還沒有落下來,那天奇攀援的岩壁突然脫落,天奇也跟著脫落的岩石向岩漿落去。

「啊,救命啊,我不想死啊」。

然而救命之主沒有出現,「嘩嘩」,岩漿四濺,天奇落入了岩漿的漩渦之中。

值得慶幸的是天奇落入岩漿中后,只是略微的感覺到一絲溫熱,天奇暗自慶幸自己的體制非凡,熔岩都不侵,其實天奇哪裡知道此時的自己身上布滿了符文,這些符文形成了一絲薄如蟬翼的光層,隔絕了天奇和外面的滾燙的岩漿。

不過縱然天奇不怕岩漿的高溫,但是天奇的臉色依舊沒有任何的喜悅,因為自己還在隨著漩渦往下沉!

此時的天奇已經一點都不反抗了,因為天奇知道,即使自己反抗也沒有絲毫的用處,漩渦的旋轉的速度太快了,自己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了,唯一能做的便是儘可能的保持神志清醒。

漩渦旋轉的速度是非常快的,要保持神志清醒是非常的,但是天奇不想自己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所以他堅挺了下來。

故人常說苦盡甘來,就在天奇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漩渦突然停止了,天奇落入了一個懸浮在岩漿中的五色光壇上,五色光壇在天奇落入的那個,突然靈光大增,符文跳動,接著極速的顫抖,轉眼之間,斗轉星移,天奇落入了一個完美的極樂世界里! 第一把三十二章突遇奇變

天奇的眼前的確是個完美的世界,一眼望去,很遠處還有山丘的縹緲虛影,不見盡頭,而眼前只見一塊起伏的綠毯似的小山丘,小丘山上長著的蒼勁古樸,生命旺盛的大樹,這些大樹全都是些非常稀奇珍貴的品種,外界幾乎已經絕跡了,而地毯上的珍稀藥材居然遍地都是,更可貴的是這裡纖塵不染,空氣清新,靈氣氤氳,有山有水,草色青青,鳥兒鳴鳴,百花盛開,香氣襲人,這樣的場景天奇從未見過,彷彿是在一幅絕世的風景畫里。

「我難道產生幻覺了?剛才處在一片汪洋的岩漿中,怎麼一下子就到了這麼一個絕美的世界里?」天奇咽了一口口水,「啪」,拍了自己一巴掌,感覺甚疼,方才知道眼前所見的不是幻覺。

「那是什麼?」天奇瞥了一眼前方小丘上的一顆最大的有百丈高,盤根錯節的古樹,古樹的枝葉撐開,足足小丘的半邊土地。

「我的媽呀,這是傳說中的聖靈樹!這聖靈樹不是幾十萬年以前就絕跡了嗎,怎麼會在這裡了見到?」

傳聞聖靈樹上結的聖靈果是一種非常稀有的果實,聖靈果非常的溫和,任何人都可以食用。凡人如果能嘗上一顆,便可百病不侵,延年益壽,活上幾百歲,如果修靈者服上一顆,便會脫胎換骨,在修靈的道路上一帆風順,不會遇到什麼瓶頸!天底下許多的修靈者之所以不能成為強者,不是因為他們不夠努力,而是因為他們被卡在了瓶頸中,一生都無法突破,只能遺憾終生,所以天奇相信這聖靈果一旦出世的話,整個天靈大陸都會為之瘋狂,為之血流成河。

「我操,我幹了些什麼,我他媽的罪孽深重啊,我腳底居然踩著一顆至少上千年的育靈草」,天奇上前踏上一步,咯噔一聲,彷彿有什麼東西折斷了,天奇望了一眼自己的腳底,是一株斷成兩節的葉尖還靈光閃閃的藥草,天奇立即大罵起來。

不過當他的視線從聖靈樹轉移到地面的一些花草上之後,神色大變,嘴巴張的不能再張開了,兩眼直汪汪的望著地面的花草,竟然有些呆愣了。

「這是什麼地方,難道是傳說中的凈土嗎,還是我已經死了,這裡是天堂?滿地的珍稀藥材啊,我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的……」

天奇喃喃自語,心中早已是驚濤駭浪,神情恍惚,眼前只不過是小丘的一面而已,就有如此多的珍惜藥草,還有聖靈樹,那小丘後面呢?

天奇再也等不及了,眼前的小丘擋住了他的視線,他無法看到小山丘後面到底是什麼,只看到一些虛影。天奇實在是想看看小丘後面還有什麼東西,會不會也是連綿不絕的藥草和傳說中的神樹,便迫不及待的衝上了小山丘,絲毫沒有顧忌腳下踩到的藥草。

可是到達小山丘的聖靈樹旁邊之後,在前進數步,結果碰到了一層的結界,天奇根本就進不去,也看不清小丘的另一邊是什麼東西,只能隱隱約約看到一些小丘的輪廓。

「你奶奶的,這不是成心損人嗎?」天奇對著無形的結界左一拳右一拳,狠狠的攻去,結界連個漣漪都沒有,絲毫不動,一個入口就如此繁盛,誰不想看看裡面的東西是什麼?天奇打不開結界故而有些憤怒。

「咦,這怎麼還有幾副屍骸?」天奇有些鬱悶的圍著聖靈樹轉了一圈,沒想到這聖靈樹的背面居然有一副屍骸,天奇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眉頭微蹙,此地沒有迴路,而結界又打不開,天奇暗想這幾副屍骸定然也是不小心誤闖入此兇險之地,又找不到出路,在這等死的。

其中兩副屍骸的年份已經很久了,輕輕一碰,骨已成灰,這裡靈氣氤氳,屍骨能保存很長時間,天奇暗想這兩副屍骸恐怕在這裡已經有上萬年甚至幾十萬年之久了。

而另幾具屍骨卻是玉骨,玉色光澤,堅不可摧,上面依舊有一絲靈氣纏腰,這必是大能所化的骸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