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楊天說完之後,便是坐在冰海上休息,

以他如今的狀態,即便是尋找了進入地底的辦法,也是無法吞噬幽冥之火,倒不如休息一下,將法力回復,

見到楊天這個樣子,小七苦笑一聲,說道:「既然無法通過虛空,進入到地底,不如我們將冰海鑿開,游到下面去……」

小七此話一出,楊天便是搖了搖頭,說道:「既然虛空之中都是被下了禁制,恐怕,這冰海想要鑿開一個口子都難,又怎麼能全部鑿開呢,」

「唉,」楊天長嘆一聲,耗費這麼長的時間,又遇到冥界的人阻攔,歷盡千那萬縣方才來到這個地方,要是讓楊天就此放棄的話,楊天是萬萬不肯的,

而此時,也確實沒有其他的辦法進入地底,這讓楊天的心中怎麼能好受,

看了看焦急等待的眾人,楊天沉吟一聲,說道:「我先休息一下,回復一下法力,你們先想想辦法,登我經法力全部恢復之後,或許能夠有解決的辦法,」

眾人聞言,點了點頭,事到如今,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冰海覆蓋千丈範圍,而且,放眼望去,周圍都是平地一番的冰層,也沒有什麼冰雕之類的東西,這讓眾人想要去探索一番,從而可以消除禁制的想法也是落了個空,

除了在楊天身邊等待,小七等人也是沒有好的辦法,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很快,又是一天,而第二日中午的時候,楊天方才睜開雙眼,而楊天睜開雙眼的第一件事,不是向眾人追問,有沒有什麼解決禁制的辦法,而是在第一時間便將崆峒古印取了出來,

崆峒古印,上古五神器之一,如此赫赫的威名,若說連地底的空間都是無法到達的話,那便是辱沒了上古神器之名,而穿過空間之後,楊天等人則是一直在冰海上徘徊,

這也是讓的楊天有些鬱悶的地方,

上古五神器,難道就沒有鮮為人知的秘密嗎,

心中帶著這個疑問,楊天便是拿著手中的崆峒古印反覆琢磨,要用崆峒古印破除掉這個禁制應該不難,不然的話,上古五神器的崆峒古印倒是成了一塊廢玉,

現在最為關鍵的問題,就是,如何使用崆峒古印,或者說,怎麼樣用崆峒古印才能穿破禁制之外的空間, 就在楊天一籌莫展的時候,小七似是記起來什麼似的,看著楊天緩緩地說道:「我記得有一樣東西可以破開這空間禁制……」

「什麼東西,」聽到小七的話后,楊天急忙問道,

小七想了一會兒,說道:「我記得當初跟隨楊浩的時候,他曾經親口對我說過,那軒轅一族,一共有兩件異寶,其中之一便是軒轅神劍,而另外一樣,則是軒轅劍,而此劍非彼箭,據說,那軒轅劍的威力巨大,專破邪物,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軒轅劍便是能夠破開這所謂的空間禁制,」

楊天奇道:「難道楊浩沒有將那軒轅劍一併帶回嗎,」

聞言,小七搖了搖頭:「這倒沒有,不是楊浩不想得到,而是將軒轅一族滅族之後,楊浩率領手下搜遍了軒轅一族的駐地,都是沒有找到那軒轅劍……」

楊天聽后,沉思一會,說道:「這樣說來,想必那軒轅劍定然被藏在一個隱蔽的地方,像是禁地之類的地方,」

「這個絕無可能,」楊天話剛說完,便被小七一口否決:「當初楊浩搜尋軒轅劍的時候,也是考慮到這個問題,只是,將軒轅一族的禁地都是夷為平地,仍然找不到軒轅劍的下落,」

聞言,楊天的嘴角泛起一抹弧度,抬頭望向上空,笑道:「或許有個人知道軒轅劍的下落,只是我們都沒有那個時間去找尋啊……」

說罷,楊天便不再有其他的念頭,為今之計,還是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崆峒古印上,才更加符合實際一些,

崆峒古印,上古五神器之一,既然稱為神器,必然有其獨到的一面,既然用普通的方法行不通,那麼便試試用其他的方法,


想通了這一點,楊天心中的那種找到崆峒古印的另類使用方法的決心就更加堅定了一些,將全身的法力全部調動起來,此刻的楊天一招一式,舉手投足間,都是有著法力的流動,將法力全部調度之後,目光一凝,楊天隨手將崆峒古印扔至半空,那崆峒古印在半空中轉了幾圈,眼看就要掉下來的時候,楊天右拳擊出,拳頭之上,一股猛烈的風勁也是被其轟出,那原本快要掉落的崆峒古印頓時又被擊向上方几十丈,

而其表面之上,卻是沒有絲毫的變化,這一招無效,楊天果斷應變,左掌伸出,法力奔涌下,一個電字也是飛快的在楊天的掌心凝聚,望著遠處的崆峒古印,楊天左掌對著崆峒古印轟去,一道水桶粗壯的藍色閃電從楊天掌心奔涌而出,閃電落在崆峒古印身上,卻是絲毫的效果也沒有,

見狀,楊天的眉頭微皺,要知道這電字訣可不比天風拳,畢竟,電字訣乃是天地二十六訣中的其中一字,念頭互轉,既然電字訣也不行,那便試試火字訣,

將電字隱於左掌,心隨意動之下,一道火字也是悄然冒出,隨著楊天的法力奔涌,火字很快便是成形,火字成型之後,楊天連看都沒有看一眼,便是對著崆峒古印轟去,

龐大的火海瞬間便是將崆峒古印淹沒,然而,無論火海怎樣燃燒,那崆峒古印絲毫不起變化,仍是黯淡無光,

許久之後,火海徐徐消散,露出了裡面的崆峒古印,用火字訣灼燒崆峒古印,後者根本不起任何的變化,這也是讓的楊天感到頭疼的事,畢竟,火字訣可不比電字訣,那火字訣,足以排列天地二十六訣中前三位,而有如此威力的法術,都是不能找出崆峒古印的另類辦法,

這讓原本信心滿滿的楊天也不免有幾分沮喪,

不過,也僅僅是沮喪,還未到放棄的地步,望著在半空中徘徊的崆峒古印,楊天的心中也是陷入了掙扎,難道真的要用死印嗎,


死印威力巨大,而且同屬上古之物,萬一將崆峒古印擊碎,那楊天可就得不償失了,

當然,在決定使用死印之前,楊天也是曾想過,用其他的字訣,畢竟在楊天的手中,可不僅僅只擁有電字訣和火字訣兩種字訣,要知道,在楊天初次進入冥界之時,為了得到可以救治木靈子魂魄的魂魘果,楊天可是深入過冥界之中,而且楊天僥倖在冥界的藤刺山脈得到一隻「吞,」不過,楊天轉念想想,那吞僅僅是擁有強大的吞噬之能,而若是動用吞,最多也只是將崆峒古印吞入它的腹中,如此一來,對楊天來說倒是沒有太大的幫助,故此,楊天才跳過吞,而想要用那死印,

在那遠古之時,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死印之威,足可抗天,」這一句話便是能夠說明,死印的威力到底有多麼巨大,雖說,這句話中的抗天有些誇張的成分,但是,死印可是根據施術者的法力高低來施展的,

據傳,在那遠古時期,死印的第一任主人,施展死印的時候,方圓萬里之內,生靈絕跡,這一點,便可以說明,死印的威力有多麼可怕,

而這也是楊天猶豫的原因,

思來想去之後,楊天的雙眼卻是最終落到不斷下落的崆峒古印之上,

「聽天由命吧,若是崆峒古印真的被摧毀的話,那就說明我楊天與它無緣,若是沒有被摧毀,那麼就將通往冰海地底的通道打開,」長出一口氣,楊天喃喃自語一聲,然後雙掌握拳,那出現在楊天左掌之上的火字也是悄然隱退,而在其右手上,一團黑影卻是緩緩浮現而出,

大喝一聲,楊天右掌突然攤開,黑影漸漸散去,一個有些模糊的死字卻是出現在楊天的右手上,死字出現,楊天的法力也是奔涌而出,很快,那死字便是勾畫完成,

深吸一口氣,楊天似是在做一個重大的決定一般,就在那崆峒古印即將落地之時,楊天右掌對著那崆峒古印轟去,

「轟……」的一聲,一道黑色光柱便是從楊天手掌之中爆射而出,黑色光柱的速度極快,幾乎眨眼間便到了崆峒古印的跟前,不過,在射出死印的那一剎那,楊天卻是感到有些不對勁的地方,只是自己卻感覺不出來,到底什麼地方不對勁,然而,當黑色光柱沖至崆峒古印的時候,楊天的臉上豁然變色,也是在這一刻,楊天終於知曉,那不對勁的地方到底在哪裡了,


出乎眾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原本應該將崆峒古印轟碎的死印卻是在崆峒古印的身前停了下來,沒錯,那道黑色光柱般的死印停頓了……

然而,就在崆峒古印即將下落的時候,從那黑色光柱之中,突然伸出一隻手,手和手臂的部分都是黑色的,顯然,楊天感覺不對勁的地方出現了……

那死印已是再度修成人身,而楊天先前感覺不對勁的地方就是死印或許要以人的姿態出現,而不是以具有強大腐蝕的力量出現,

「你是要將崆峒古印摧毀是嗎,」將崆峒古印握在手上,那死印也是完全的化為人形,嗔怪地看了楊天一眼,

見狀,楊天身上確實泛起一股寒意,聽死印所說,難道死印的威力真能將崆峒古印摧毀,要知道,那崆峒古印可是上古五神器之一的神器啊,可不是什麼普通的法器或者法寶,而是神器,

楊天心有餘悸,還好,那死印現身,萬一崆峒古印真的被摧毀的話,自己連哭都沒有地方哭啊,

在心中為崆峒古印擔憂一番后,楊天的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如今,死印現身,必然有他的原因,說不定,此次能否用崆峒古印打開通往地底的道路就在死印的身上,

化成人形的死印走到楊天跟前,將崆峒古印遞給了他,然後背轉過身,望向茫茫冰海,緩緩地說道:「這片空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所控制,這股力量,天地之間,無一人可以抗衡,即便是身為魔宮宮主的葉明也不行,」

死印此話一出,楊天的臉色驟變,他與葉明相處的時間雖說不多,但是也不少,而楊天也是確確實實的知道了葉明的實力,天皇巔峰,若是這股力量都不能與之抗衡的話,天下間,還有誰的力量可以和他比肩,難道說,操控這片空間的是一位實力達到帝皇之境的高手,只是,這位高手,到底在何處呢,

楊天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死印接下來的話,卻令楊天的心中又起波瀾,只聽那死印緩緩說道:「操控這片空間的人,不單單用了自己的法力,而且裡面還有著死印的味道,」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死印接著說道:「貌似,還不僅僅只有這些,或許遠古的八道印結都是被其孕育之中,想必也唯有法力通玄之輩方才能如此之能,不但能夠操控無上的法力,而且還能夠將天方八印全部掌握在手,莫非這裡有何秘密不成,」

「不可能啊……」死印自言自語地道:「為何我一點記憶都沒有呢,」

說到這裡,死印猶如陷入了瘋狂狀態一般,茫然失措, 「死印……」見到死印狀若瘋狂的模樣.楊天忍不住叫道.

「我沒事……」聽到楊天的喊聲.那死印也是漸漸恢復過來.雙眼看向楊天.一臉鄭重地道:「如今.若是想要用崆峒古印進入冰海的地底世界.簡直是不可能的事.為今之計.只有用死印之威.再加上崆峒古印方才能夠進入.」

楊天聽后.一臉迷惑.先前.死印所說.那布置禁制的乃是一位帝皇高手.而且還加上如此繁多的法術.為何.如今.又說可以了呢.

瞧得楊天的神色.那死印又怎會不知楊天心中所想.偏頭對著楊天笑道:「你是想聽我慢慢敘說一番.還是想儘快到達地底呢.」

聞言.楊天微微一鄂.旋即.點頭如小雞啄米一般:「當然是先進入地底世界了……」

死印白了楊天一眼:「那不就得了……」說完.也不等楊天等人再回話.死印忽然衣袖鼓盪.從其袖中噴出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黑色光柱之中.夾帶著毀天滅地般的強大力量.在黑色光柱衝出死印的袖中的時候.所過之處.空間寸寸斷裂.那黑色光柱射至半空.便爆發開來.頓時一股驚天的能量漣漪從黑色光柱中徐徐擴散開來.

感受到這股驚天的能量漣漪.楊天忍不住叫道:「好恐怖的能量.」

「嗡嗡……」 重生歸來:邪王寵妻上天 .旋即.一道漆黑的空間通道便是出現在半空中.見到空間通道成形.死印忍不住喝道:「你還在等什麼.還不趕快拿出崆峒古印.用我的力量再加上崆峒古印的力量.足以讓你安全到達地底……」

聽到死印的暴喝.楊天卻是沒有絲毫的猶豫.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黑色通道跟前.略微沉吟片刻.便是將崆峒古印拿了出來.法力運轉之下.此次.那崆峒古印竟然沒有散發出七彩的光芒.而是散發出與黑色通道一樣的黑色光圈.等到黑色光圈進入那條黑色通道的時候.一股蠻荒般的氣息迎面而來.

感受到這股氣息之後.楊天沒有絲毫的停頓.一步跨入黑色通道之中.而見到楊天進入空間通道之中.小七等人也是急忙跟上.唯恐那道空間通道彌合上.

等到眾人全部進入之後.空間便是開始緩緩彌合.

「小傢伙……不知道你會在裡面有著什麼樣的奇遇呢.」望著楊天緩緩消失的背影.死印喃喃地道.等到空間快要全部彌合的時候.其身形也突然化作一道黑芒.進入空間通道之中.

空間通道之中.是一如既往的黑暗.不過.在楊天等人進入通道之中后.心中卻是有些喜悅.隨著慢慢深入通道.那股蠻荒般的氣息也是越來越濃烈.

自古遠古時期便不乏什麼珍惜的靈丹妙藥.或是天材地寶.而充滿了蠻荒氣息的地底.再加上有一位帝皇高手所布置的空間禁制.從這種種來看.楊天更加確信自己或許會在冰海的地底有著一番奇遇.

不知過了多久.楊天此時對於時間上的概念也是有些模糊.不過.所幸的是.在那遙遠的空間盡頭.已是能夠看到一些光亮.毫無疑問.在光亮處.便是空間通道的盡頭.也是楊天等人此次前來的目的地..冰海地底.

見到光亮之後.楊天等人的隨度也是隨之加快了不少.因此.在過去了兩日時間.楊天等人已是漸漸逼近光亮.不過.距離光亮處.仍是有著一些距離.

剛開始進入通道時的喜悅也是被磨滅了不少.但是.這卻改變不了楊天心中的雀躍.保持著這樣的一種心態.當時間再度過去三日之後.楊天帶領著小七等人算是來到了光亮處.

由於此次楊天並沒有使用離火照亮空間.所以.眾人對於突如其來的光亮.難免會有一些不適應.畢竟.楊天幾人在黑暗的空間通道中呆的時間不短.

稍稍適應了一下突如其來的光亮.楊天便是走了出去.隨著眾人接二連三的衝出.楊天身後的空間也是緩緩彌合上.若是沒有人再次將這裡的空間打開的話.根本不會發現有人來過這裡.

由於楊天等人都是具備了飛行的能力.所以.在剛出空間通道之後.幾人都是沒有立即降落.反而以一種高姿態看著這所謂的地底.

放眼望去.四周是一望無際的鬱郁森林.即便是處在半空中.也是望不到盡頭.與其說是冰海地底.倒不如說是地底世界更加貼切一些.

在心中狠狠地震驚了一把.楊天等人才回過神來.要知道.他們幾個人來這裡可不是為了欣賞而來的.而是有著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尋找到幽冥之火.並且將之吞噬.

不過.茫茫地底.楊天想要尋找那幽冥之火.不免要費上一番周折.就在楊天心中哀嘆的時候.其袖袍卻是忽然鼓盪而起.一股勁風毫無預兆的颳起.風停之後.楊天有些疑惑地底看著眼前的一幕.

那原本處在楊天袖中長眠的吞竟然突然現身了……

這一點.不得不讓楊天驚訝.要知道即便楊天與葉明這個天皇高手相處的時候.吞都是沒有醒來.然而.如今.一到了這個地底世界.卻是突然醒了.而且.看吞的模樣.彷彿這裡有什麼東西將它喚醒的一樣.


吞現身後.極其人性化地對著楊天點了點頭.蛇尾擺動.便要向森林之中衝去.

「你的意思是要我跟著你嗎.」見吞的古怪舉動之後.楊天問了一句.

吞再次點了點頭.

看到吞點頭之後.楊緹娜愕然了.難道你這傢伙還認路不成.不過既然吞要楊天跟著他.那麼對於初次到這裡的楊天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腹黑姐夫晚上見 那你超前帶路吧.」楊天手指指向前方.對著吞說道.

「嘶嘶……」聽到楊天的話后.那吞顯得極為的興奮.當下鳴叫兩聲.便是對著森林中衝去.而見到吞的舉動.楊天等人也是急忙跟上.

眾人跟著吞.毫無阻礙的行進森林之中.進入森林之後.吞似乎認識路一樣.左拐右拐的.不過. 花都最强主宰 .

「難道它真的認路不成.」看到吞大搖大擺地在前面一直走.林龍瞪大了雙眼.有些難以置信地嚷道.

聞言.楊天笑了笑:「或許吧.你又不是沒有看見.以往在任何地方都是一直沉睡的吞.在剛到這個地底的時候.便是出現蘇醒.並且現身.想必.這裡也有著它需要的東西吧.要知道.雖說吞不會說話.但是.他的靈智可是不低啊.」

「嘿嘿……」聽到楊天的話后.林龍嘿嘿笑了兩聲.沒有再接著說話.

一時間.這片浩瀚的地底世界.除了楊天等人的腳步聲.卻是在沒有任何的聲響.

在這片空間之中.沒有所謂的黑夜白天.即便是在這裡待上幾百個時辰.這裡的天色仍舊是保持著原樣.雖說沒有黑夜白天.但是楊天也是粗略的算了算.如今.他們已是走了一天的路.而看吞的勁頭.仍是沒有到達吞想去的目的地.而楊天等人則只是跟隨.不過好在這裡的空氣比之外界要好上數十倍.即便在疲憊的人.到了這裡都會感到嗎精神為之一震.

而這也是楊天等人行進了一天的路程而沒有絲毫精神疲憊的原因.在這地底世界的森林中.每一顆樹木.都是外界難尋的.那種樹木.名為清神木.要知道.這種樹木.在那遠古之時.可是相當多的存在.但是.由於素月的流失.這種樹木也只能在充滿了蠻荒味道的地底世界可以見到.

在行進了一段路程之後.那吞的速度明顯加快了不少.而見到吞的異狀.楊天也是驚喜一番.毫無疑問.吞一定是到了它所需要的東西的地方了.

而此時.楊天最為關心的是.那吞到底需要的是什麼.

吞的速度加快.楊天等人自然是不會落後.在一番加快速度之後.眾人放此案趕上吞.而前方的吞似乎已經停了下來.見到突然停下的吞.楊天等人也是施展身形.將之趕上.

出乎意料的是.吞的前面是一座洞窟.洞窟之中奇黑無比.站在洞窟前方.就像是即將進入怪獸的嘴裡一般.讓人覺得十分的心悸.

不過.若是吞執意要進入洞窟的話.楊天等人自然是不會有絲毫的猶豫跟隨他進入.

「嘶嘶……」吞轉過身來.對著楊天鳴叫了一聲.蛇頭卻是不住地對著洞窟的入口擺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