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泰弗明明知道前面有監管,又有磁場干擾,但他無視一切,大步朝監管的方向去,一千米,百米,直到他通過磁場區,與監管人員面對面。

“這裏是封鎖區不知道嘛”

監管一行人左右打量着他們,而泰弗卻像個棍兒一樣,雙手背後,手掌不斷摩擦着吱吱咯咯的響聲,骨節的響動也變的格外清脆。

泰弗厚重的鼻音提着嗓子:“這是我家”

“補償金不是沒給你們補發,鬧事是吧!”

“我進去就出來,重要的文件還在裏面”

監管的頭指着其中兩人:“你們陪他們進去取”

“謝謝了”

泰弗的家就是小了些,許久不住,落得到處是一層厚厚得灰塵,但房間得擺放都很整潔。

泰弗在書櫃中翻着那些重要得文件。江至看到,那客廳得中央,掛着一個很大得相框,是泰弗和一個男人得合影,那個男人長得眉清目秀。

“泰弗,這個人是誰啊?”

泰弗嘌了一眼,很是自豪得說道:“啊,那可是我們整個地下五層得頭兒”

“那麼年輕···”

泰弗苦笑:“年輕?呵呵,不年輕,他活了不知道多少歲了”

旁邊陪同得監管眼睛都放大了,也看着牆上得那張很久以前得合影,又互相瞧了對方一眼。

泰弗又說:“地面上傳言得四十年前得事,都是真的。不過,國際可不希望人民把我們當作救世主,所以那些視頻啊,資料啊全都刪除了。曾經得最高領導叫鷊,現在的,是他弟弟”

那座登記的大樓裏,像泰弗一樣領着學生報告得有很多,看形式,他們還要等一會才能輪到。

“登記的人員全部出列!”此時,正如霍恩之前提醒泰弗注意的那個男人出現了,白頭髮,碧眼,操着有力的聲音,對着周圍的人喊道。

大家之間支支吾吾了半天,看來,他們也早知道會碰上這麼一號人物,沒人出列。

他見沒人出列,哼笑一聲,隨之指着大家說:“怎麼,都不是?你們都是從關係中聽說了我的存在吧?那好,自我介紹一下,新任的無妄學院的院長,另外,也是人力組織部的主任。既然都不想站出來,就由我一個個把你們揪出來吧,提醒你們,我可不會那麼溫柔”

此時一個新人說:“學院是自願的,哪有你這樣強制的”

“就是,我們要控告你!”

“一起控告他!”大家一起喊着。

男人只是笑着,隨即說:“沒關係!去吧!可是你們找誰?司檢,還是哪個機構?在我的學校,我的話就是天地的真理,你們只有服從!”

他瞬身在剛纔說話的幾人面前出現,將他們舉着起,定在空中後,又摔落在地上,不見了。周圍的人大驚他的力量。

人逐漸靠攏他那邊越來越多,可是他依然沒有離開的意思,還站着不動,盯望着什麼。仔細一看,他正盯着泰弗等人。

“看來,你們是不知道痛苦是什麼感覺吧,說了那麼多話,還是不按照我說的做”

江至二人看看泰弗,泰弗搖着頭顯着十分無奈,給二人使了個眼神:“去吧” 白髮校長在江至兩人入列後便隨着衆人一起消失在了原地。那些帶着學生的人都議論着。

“這傢伙是誰,這麼橫!”

“不清楚,只是突然接到調令,現任的就給換下來了”

“這可好,我到是感覺像害了他們一樣”

“算了,我們也是從學院裏出來的,就當是讓他們重新回爐吧!”

泰弗望着那剛纔衆人消失的地方,獨自回去霍恩的住處。

江至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大約有五十多人,大家顯着都有些憤怒。

白髮校長與他們突然出現的地方,是學院外的一處,四周都是一層層的露天座位,上面坐滿了人,喧鬧着,這一切看似已經被他安排好了。

上面的人都大喊着:“哇哦!新生,歡迎!”

“哈哈!歡迎啊!”

“費雷德,那有多少人”

費雷德朝周圍掃了一眼:“上面的人有一千多吧,我們有五十人左右,那臺上的還要四十幾人”

“這個傢伙抓了不少人,嗨,從沒想到上學還要強制性的”

“哼,你擔心什麼,咱兩不也是沒事可做,回去的話,又是材料和無聊的小案子,看看這幫人,也挺有樂趣的”

“樂趣?哦?···但願吧!只希望這裏有些新奇的東西。看那校長的實力蠻強的,空間轉移之術用的那麼利索,也許我們真的能學到些東西”

費雷德玩笑般的拍了他後背一下,他的大手掌一股勁下去,或許他自己並不認爲這很疼,但可讓江至脆弱的身子骨飽受着一小會的折磨。“蠢蛋,人家會的一定會教你嗎?”

江至摸着後背不悅道:“你這混蛋,這一掌下去想拆了我嗎!”

費雷德傻傻的摸着腦袋笑着說:“重嗎?我很輕的,但是,呵呵,你怎麼越來越像個小娘子”

江至的疼痛可還沒緩過來,也許他那一下子,正巧趕上了背部氣脈的運行,只有這種時候,疼痛纔會數十倍的增加。

這時,學院幾個執行人員將他們帶到講臺上,那講臺是大理石的,有半個足球場大。他們分散着整齊的站在上面。而校長則站在他們最前邊。臺下,四根大柱子內,鋪着很多層厚厚的防術石,是可以吸收普通術的石頭。

白頭髮校長面朝着周圍的喊叫人羣厲聲喝道:“肅靜!”(一陣寂靜)

他的語氣又很快轉變:“今天,是一年中又一個重要的時刻,你們迎來了第四十二屆的新學弟!學妹們!”

此時陣陣吶喊和掌聲。臺上的人都望着周圍熱鬧的一面。

“他們很幸運,當然,我也很幸運,是他們的第一任校長。”他轉過身面對着新生們說:“你們看着我很兇的樣子,其實我人是不錯的,呵呵,這樣,從今以後的每一屆,都如今天一樣保留個慣例,你們作爲我的第一屆學生,說說,給你們一個共同的願望!”

上面的人“籲”的一聲,像是不滿。

校長轉頭環望周圍,他們的聲音並沒有停止,但他也沒有顯着很生氣,並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新生們都議論着,大家要共同要求一件什麼事最好。


“我們一百多號人,這共同的一個願望也太難決定了吧!”

又有人說:

“我們作爲被強制的新生,還有什麼願望,回去到是我的願望,又不現實。但除了現在的心情,可沒什麼別的心情來想這種事!”

“算了,都來了,也就沒辦法回去,大家儘快商量吧,那傢伙不像是好性子的人”

此時校長說:“怎麼樣,商量出來沒有?很難決定吧?!呵呵,再給你們兩分鐘時間,否則,就失去這次機會了!”

江至和費雷德站在一旁,觀望着他們的結果。

“喂,江,這幫傢伙到底想要什麼?你不是能讀懂他們的心嗎?”

江至黑着臉:“我要是有那能力,就不會吃你那一掌!”

“切,怎麼還記仇呢!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快看看,我真實很好奇”


江至無奈,只好隨便挑了幾個,他越看越皺眉頭,直到他厭惡的罵了聲祖宗。

“哎?怎麼這副表情?”

“啊,我看幾個人模人樣的傢伙,他們都在想女人呢!”

費雷德大笑:“哈哈,我說他們怎麼沒提出來,不好意思啊!”

“哼,這種事情他們怎麼敢,沒看上面有很多女學姐嗎?他們怕學姐們劈了他們”

“你爲什麼不試試看看校長?”

江至搖頭:“以前我試過一個修行人,但是很快就察覺我。不行,我的功夫太淺了,不想找那麼大的麻煩”

兩分鐘已過,校長轉身問:“好了時間到,說出你們的願望吧!”

大家左右互視,呵呵一笑“讓我們狂歡一天吧,有酒有肉的狂歡一天”

校長有些小小的驚訝,左眉上揚,有嘴角拉開,那笑容是一種鄙夷。他點點頭:“好,答應你們,或許這願望不錯”

他面向大衆,洪亮的聲音傳遍整個場地:“哦!我們新生的請求是有酒有肉的狂歡一天,你們呢?我也要給你們一個願望!”

此時四周高聲吶喊,呼喝着,新生們不清楚這是不是事先商量好的,他們連小小的商議都沒有,像是早就準備好一樣,用那震得耳朵發麻得聲音,同聲得喊道:“戰鬥!戰鬥!戰鬥!······”


這聲音持續不斷,那校長得臉色又掛了幾分笑容,即使聲音那麼大,他的笑聲卻還是清楚的聽見。

新生們環望四周,皺着眉議論着這幫人的無恥。

“王八蛋,大家都被耍了!”

“哼,早就商量的,明顯欺負人嘛!”

但也有人到是習以爲常的說:“哎,新人總是要受欺負的,在哪裏不都一樣,要不然他們叫的那麼歡難道真認爲是爲我們開心嗎?還不是給自己找樂子”

校長垂下雙手,示意大家安靜,可那聲音越來越震耳,他轉過身對大家說:“哎?看來你們的學長學姐們很想看看你們的實力,看看。連我都無法打消他們的熱情!”

“大家肅靜!我代表新生,同意你們的請求!”(此時安靜) “以往的話,都會讓你們相互戰鬥,但那太沒意思了!既然你們的學長都請求了,那就要更加精彩一些纔好。這樣,你們九十六個人分成十六組,每組六人,我讓你們的學長同你們較量較量,也好讓你們瞧瞧他們的本事怎麼樣!?”

“好!來吧!”一人突然喊道。此刻,旁邊的人也開始附和着。

下面還有人嘀咕着:

“哼,我們來到這裏的都是精英,再厲害也壓不住我們一羣人的聰明和能力,給他們教訓!”

“啊!來吧,讓我們把他們打趴下!”

弗雷德看着這幫眼前興奮的傻瓜爲之一笑:“他們恐怕不知道什麼叫做實力碾壓,呵呵”

但江至可不同意他的說法:“不,我倒是認爲他們興奮的很正確,再有實力,也只是一個腦袋,來這裏的,可沒有一個廢物。力量不是一切”

上面觀望的人吹着口哨,叫喊着,各個都很興奮。

費雷德和江至還有其餘的四個人被安排到了倒數第三齣場,江至瞧了一眼組員,有一個不大的女孩,自始至終都默不作聲,害羞的模樣。江至搖着頭笑了一聲又恰巧被女孩看見,二人對視了一會,女孩臉紅的轉過頭。

費雷德都看在眼裏,點着頭哼哼的在那笑。

“如果新生的十六個隊伍中有一個隊伍贏了,那麼,你們的願望就滿足你們。但若是你們輸了,全院日後的衛生就由你們打掃!”校長大喊着,又一陣沸騰。

校長隨機挑選出十六名在場的學生,他們的實力不等,第一場被抽到的是還在吃着雞排的一個平頭青年,看樣子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模樣。他起先到是被驚着了,隨着周圍的鼓動,他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之前,他的注意力還在雞排和漫畫書上,偶爾吹一下脖子上的哨子。

他撓撓頭站起來,一臉無奈的嫌棄表情。


“哎呀······!喂,不能替代一下嗎!真是有多無聊!”

這時有陣陣呼喝聲響起:“喂!低年級的,快點!輸了你就完蛋了!”

又有人衝他豎起拳頭:“別磨磨蹭蹭的!小子!”

青年不屑的朝着對他比比劃劃的周圍豎起中指:“白癡!”

臺下的新生已經準備好作戰計劃,每個人負責什麼,以及替補,他們的勝算很大。

“兄弟們,咱麼一定要贏,咱們既然打頭,就要有個好開始,不能丟臉,我不相信他們有什麼三頭六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