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雷姆齜牙咧嘴的揉了揉發疼的胸口,同樣有些詫異。這一拳絕對夠勁,比當剛纔那一拳還要剛猛。誒

“問你一下,這叫什麼拳?”

“虎咆。”

雷姆歪着腦袋想了一下說道:“單純靠着速度跟突然爆發的純物理運動嗎?”

華夏自古就有教會徒弟,餓死師父的古訓。況且這類武學技術,本就屬於門派祕笈,根本不會傳授外人。吳道也是進了慕容家以後,才從慕容老爺子那裏得到的,自然不會回答雷姆的問題。

雷姆也不再問,沒有理會吳道,一個人就在那邊不停的對着空中揮拳出拳。吳道不屑於雷姆的動作,如果華夏武學那麼好學,就枉稱博大精深四個字了。

“機會來了!”

趁着雷姆在練習的時間,吳道悄悄的從身後摸出一把匕首,悄悄捏在掌心,瞬間衝刺過去。

“趁你病,要你命。擒賊,先擒王!”這是此時吳道的想法,在他眼中只要滅了雷姆結局也就結束了。

葉凡冷冷的看着吳道的小動作,眼神充滿了憐憫不屑。他根本就沒有提醒雷姆,假如雷姆連這點伎倆都看不穿還配成爲‘獅’王嗎!

“近了,去死吧!”吳道內心大喊着,勝利在望。

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雷姆,突然說神色一變:“是這樣嗎?”

碩大的拳頭盡然快速無比的衝向吳道,那拳鋒帶起一股肉眼能見的白色氣旋,同時發出的尖嘯聲,比起吳道來更加充滿了霸氣。

“虎咆?!” 巨大的拳勢觸及到吳道的身體,發出雷鳴般的響聲。所有人都看過來,只見吳道滿臉都是驚駭欲絕的神色。

身邊的打鬥也都停了下來,沒辦法這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平日起冬雷也不過是這個聲響。

吳道的身子慢慢的下壓,臉色涌起不自然的紅色:“你怎麼會‘虎咆’。”

雷姆活動了下手臂,用很自然的口吻說道:“噢,就是速度加力量的結合,關鍵在於發力那一瞬間,沒有什麼奇怪的!”

吳道很想吐血,於是他就吐了。

葉凡搖了搖頭,這一拳已經將他的五雜六腑擊打成了重傷,就算治好了以後也只是個廢人。

吳道雙眼無神的往後倒去,從以後這世間的名或者利都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了。

頭目一倒,剩下的那些蝦兵蟹將的士氣自然也就被瓦解了。本就穩贏的場面,沒有費任何力氣,不過雷姆等人還是將這羣最精英的一羣人給廢了,當然都是用的他們戰場上學來的伎倆,肯定不會從表面上看出什麼問題,面子上的東西還是要做到的。

慕容瑤臺此刻的表情很精彩,從怨恨爆發到自信滿滿,最後能卻落了一個花容失色,她的人生命運如同作者過山車一樣,極限刺激又跌宕起伏。


李琴早就知道自己兒子身邊這羣屬下是狼羣,卻沒想到戰鬥力如此強悍。只是短短几分鐘的時間,就結束了所有的爭鬥。

看着雷姆率領的那羣殺意凜然的屬下,李琴竟然動了一些心思,如果讓這些人可以進部隊的話,不管怎麼說,以後對於葉凡的道路會起很大的作用。

做父母的就是這樣,不敢何時何地,最先想到的永遠是自己的孩子。


葉凡微眯着眼睛,走到慕容昕的跟前,這一次笑的最開心的是葉凡。


“慕容瑤臺,我從來不打女人,我一直絕對打女人不是一個男人應有的風度。”葉凡笑意盎然:“但是對於你這類的女人,我不介意做一回沒有風度的男人!”

葉凡的手掌高高揚起,居高臨下看着慕容瑤臺驚恐的眼神,冷漠的揮下了巴掌。

“啪”

聲音清脆響亮,力道十足。

寧卿聽見這個巴掌聲,竟然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旁邊的慕容昕,她可是記得當初慕容昕也是這樣給了她一個耳光,寧卿輕咬的嘴脣暗道:“這難道是葉家家法?”

慕容瑤臺捂着已經高高紅腫的臉頰,沒有哭也沒有鬧,眼神中也沒有嫉妒憤恨,而是跟葉凡

一樣深入骨髓裏面的冷漠。

“這是一個危險的女人。”葉凡內心起了殺意,他不喜歡給自己身邊留個禍害。

慕容昕似乎感覺到了葉凡的變化,她是唯一一個見證過葉凡殺人的,而且還進行了深入靈魂的交流,相當瞭解葉凡。

起先的葉凡的殺意示意威懾性爲主,而現在的殺意是殺心,一顆想殺人的心。好疑問想殺的人自然是慕容瑤臺。

不管在怎麼仇視,如果當着她的面讓葉凡殺了慕容瑤臺,慕容昕還是做不到的,她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畜生。

慕容昕緩步走到葉凡的身邊拉着葉凡的胳膊,輕聲說道:“而葉凡算了,不管怎麼說,我們兩個人的身體裏確實流淌着同一個父親的血脈。”

慕容昕看着慕容瑤臺,眼神憐憫同情:“回去告訴他們,我是不會在踏上那個家門的。今天看在血緣關係上,我不會爲難你什麼,再有下一次我會反擊的!”

慕容瑤臺面無表情的說道:“反擊?你用什麼反擊,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家族給的,你有什麼資本跟家族對抗?拋開家族給予你的東西還有你身邊的男人,你又有什麼資格向家族挑戰?”

慕容昕鬆開葉凡的胳膊,走到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面前,做了跟葉凡一樣的舉動。

“啪”同樣清脆響亮。

“這一巴掌是替我媽媽,當年那場車禍不要以爲我不知道是你一手操控的,那一年你還是初中生吧!”

慕容瑤臺平靜的臉上終於起了一絲驚慌。

“啪”第二巴掌同樣響起。

“這一巴掌是替我,當然我也要感謝你,當初要不是你,我也不會一邊苟延殘喘依靠家族一絲絲力量,一邊打造了一個屬於我自己的圈子。”

慕容昕盯着慕容瑤臺:“告訴你,之所以答應這門親事,是爲了能得到常家的資源,與慕容家對抗。不要小瞧了一個小女孩十多年的執着。”

慕容昕轉過頭拉着葉凡的胳膊說道:“套用你話,現在的你拋卻家族給你的資源,你同樣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慕容瑤臺的身影搖搖欲墜,慕容昕的話太狠了,除卻了肉體上的疼痛還有靈魂上的疼痛。

葉凡剛起的殺心就這樣在慕容昕的安撫下平靜下來,他轉過頭看了一眼慕容瑤臺,內心有些惋惜。

他心裏搞不明白,爲什麼這個有着精緻外表的女孩,內心卻如此的狠毒。葉凡還發現,這個女孩似乎對自己有着濃烈恨意。

葉凡在腦海中想了很久,也沒有想起自己什麼時候的罪過這樣一個女人。

現在的葉凡並不想就這麼離開,別人找自己的麻煩,自己只是收拾了幾個馬仔,沒有道理要放過主子吧。

想了想衝着雷姆說道:“將這些車都砸了!看的心煩!”

命令發出後,雷姆等人二話不說,隨意的拿起地上的背後,只是看着那麼麼輕輕往車上一扔。

“嘩啦”大片的擋風玻璃就碎成渣了。接着一輛輛造價昂貴的奔馳車就成了,雷姆這羣暴力分子的玩具,在他們的手上任意的蹂躪。

警報聲,玻璃破碎聲,金屬摩擦聲,湊成一出極具美感的暴力交響樂。

後面被死死堵着的一些私家車主,聽見前面的聲響,一個個都向前張望,一絲好事者,竟然不管自己的車而朝前跑去。

人羣慢慢的聚集起來,將整個車隊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大家津津有味的看着一幕暴力場景,紛紛互相打聽,結果說什麼都有。

不過最具有信服力的版本是,兩個豪門小姐因爲發生了口角,繼而動武。不曾想一方實力強勁,贏了打鬥,那個輸了的富家小姐有氣沒處撒,就命人將車給砸了,來發泄心中的怒氣。

聽了這個版本的人,每一個都咂舌不已,什麼土豪金,什麼百萬現金彩禮都弱爆了,看看人家,只是發泄個氣氛,就敢將這麼多輛價值將近千萬的車輛就敢砸了,這魄力,牛!

葉凡衝着圍觀的不明真相的羣衆,朗聲說道:“各位,事情時這樣的,慕容小姐的車,半路出了了問題。然後就打電話求助,結果4S點人家沒理會。於是慕容小姐一怒之下,就砸毀了這些車輛,用屬於自己的方式來抗議不公平的待遇。”

三人成虎,在越來越多人的傳頌下,大家都振奮了,都在爲了知道一個真相而感覺到很開心,他們沒有深究其中的錯與對,是與非,只是單純固執的認爲,大家都那麼說,應該就是真的。於是知道真相的他們就發出了各種各樣的評論。

聽完了葉凡的話,慕容瑤臺真心想暈死,她能聽見絡繹不絕的罵聲,什麼敗家子,什麼裝B啊各種各樣的。大家紛紛的抓發着實況微博,還加上自己的一些見解,瞬間網絡就爆棚了。

豪門敗家女,打砸千萬豪車來維權!這樣的標題實在是太具有震撼性了。

慕容瑤臺相信,過不了多久甚至有可能就在今晚,自己就會成爲整個燕京的知名人物。從前的她很喜歡在聚光燈下的感覺,但是今天她真心不想以這樣的一種負面形象人物出現在輿論風口。

人也打,車也砸了,黑鍋也有人背了。葉凡果斷收工,回家休息。

只不過在嘈雜的人羣中,他依舊聽見了慕容瑤臺那冷漠無比的聲音:“你會後悔的!” 世界上沒有後悔藥,葉凡也從沒有做過後悔的事情,所以他自然不屑慕容昕的話。但是對於這股潛藏的危險,他還是有種想要扼殺的心。

但是雷姆皺着眉頭看了一眼慕容瑤臺,腦海中隱隱約約想起了一個嬌小的身影,那個嬌小的身影也曾這麼決絕的對着葉凡說過這樣的話,這不過這兩個人根本不不是一個樣子的。

雷姆晃動了一下腦袋,再次看了一眼慕容瑤臺,確定這個女人除了眼神跟預期外跟自己腦海的中的人絕不是同一個人,搖頭晃腦的走了。

看着葉凡這羣的人離去,慕容瑤臺真個人沒有一絲生氣,整個人就那麼漠然無視的站在所有人圍觀中,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臉,自言自語道:“這巴掌,我會還給你的!”

離開後的葉凡,有些頭疼了。不知道去哪裏,自己在華夏只是個小護衛,還沒有一個棲身的地方。看着前面跟着李琴說說笑笑,一次打消剛纔不愉快心情的三女,葉凡同樣自語道:“看來是要買個房子了!”

葉凡的自語被稍微有些落後的寧卿聽見了,她一下子就明白葉凡苦惱,不動聲色的跟葉凡並排行走,拉了拉葉凡的手,在耳邊小聲說道:“我爸爸給我買了個房子,是個別墅,你要是,要是!”寧卿很擔心自己後面的話或傷到葉凡這個有些大男人注意的自尊,想了半天也沒有出聲。

葉凡哪裏不明白寧卿的心,面帶溫柔神色對着寧卿說道:“我懂你的意思!謝謝你!”

有的時候,情人之間,只需要一個鼓勵,一個安慰,甚至一聲微不足道的謝謝就會讓自己的心肯定這段感情。

寧卿將自己的頭緊緊貼在葉凡的胸口上說道:“不要對我說謝謝,爲你做任何事情,都是我的心甘情願。我愛你,勝過愛自己!”

慕容昕跟楊鐵心拉着李琴的手走在前面,自然沒有注意到後面兩人親密的動作,至於這裏面有沒有故意的成分只有她們自己心裏清楚了。

此時雷姆走到葉凡身側說道:“BOSS,我們的車隊來了!”

葉凡迎着寧卿不可思議的眼神,點點頭說道:“讓他們過來吧!”

雷姆不動聲色的退下去安排了。

葉凡的話也讓前面聊天的李琴等人也頭停下腳步,滿是詢問的神色。

葉凡聳聳肩胖說道:“今天本來是有車隊過來接我們的,只不過被人某些人打擾了!”

李琴沒有過多的詢問,只是問道:“咱們去哪裏呢?”

實際上她很想領着葉凡回葉家,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而且她也沒有在葉凡跟前提起過這些,葉凡也從來沒有詢問過。

至於她現在住的地方,那是絕對容不下現在這麼多人的,拋開雷姆等護衛不說但是葉凡跟三女就沒有地方住。

葉凡很自然的說道:“是這樣的,我們先去寧卿的一個房子裏,安頓下來再說。”

說者無意,聽着有心。無論是慕容昕還是楊鐵心都瞬間變色,就連作爲當事人的寧卿也是一陣心慌。她們骨子裏還是很傳統的,如果換成另外一些人或許不會在意這樣的小問題,可是作爲葉凡最親密的愛人,她們可是知道葉凡那骨子裏的驕傲自尊。

吃軟飯,對於葉凡這樣的人來說,就是打臉。

只能說愛的越深,就會越在乎,在乎的越多就會胡思亂想。

葉凡嘆了一口氣,眼神滄桑說道:“我從前很羨慕電視裏那些是小白臉,他們過着荒淫無道的生活。餓有人給做吃的,沒錢花了,自然會有無數的女人送上大把的錢,想睡覺了,無數女的爭着給暖牀,唉,可惜一直沒有機會啊,不過以後我會將這個理想變爲現實的。”

說到最後,葉凡竟然握緊拳頭做出一副勵志的樣子:“相信我,我一定會實現!”

葉凡話讓三女的緊張的心,放鬆了下來,一個個都對葉凡泛着白眼,表達着自己內心的感情。

李琴卻當了真,拉着葉凡的手說道:“兒子呀,媽給你說,大丈夫不可一直荒廢,要做就要做着有骨氣的男人。咱們現在是窮,但是窮不要緊,趁着年輕咱們要多努力,只要肯努力了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情!”

只能說李琴關心則亂,葉凡要是沒有本事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這麼一羣彪悍的人忠心耿耿的護衛着?

聽着李琴說教,葉凡愕然。他剛纔真是隻是說說而已,當下有些尷尬的解釋道:“媽,你想多了,我只是跟大家開個玩笑!”說着眼神想場外求助。

三女衝着葉凡露出無奈的表情,每次葉凡被訓教,都是讓她們來救場,這都已經成習慣了。

慕容昕故作嬌柔的拉着李琴的手說道:“媽,別聽葉凡胡說,他現在可不一般,有的是錢呢!”

楊鐵心趕緊補充道:“是啊,葉凡現在每天的進賬怎麼說也有小几萬呢,絕對是個土豪!”

“真的?”

“真的,不能在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