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嗯,你們的感覺都沒有錯。”雪龍與師兄王子聰,師弟潘岳三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看來我們得小心。”雪龍接着說道。

十來個人向四周望去,可是偌大的地方都看遍了,結果什麼都沒有,除了正中央的血池不是的有點兒東動靜外,其他地方別說動靜了,就連一隻螞蟻都沒有。

十來個人四處走來走去,企圖發現點什麼,因爲一直到現在,他們中途遇到的危險還不少。

先前,他們就遇到了一頭血刺燕,血刺燕身體雖然較小,就和普通的小鳥沒什麼區別,但是血刺燕確實在衆多飛禽之中最爲難以對付的東西。

血刺燕身體嬌小,所以在這相對狹小的地方最爲有利,動作迅速,行動自如,能夠輕輕鬆鬆的躲過敵人的追捕。

而血刺燕最爲強大的還不僅僅是速度,而是修爲,在這裏他們遇見的這隻血刺燕子,修爲恐怖至極,已經到了天仙中期之境,早已能夠化成人形,靈智大開。

血刺燕仗着靈活地身子企圖將十來個人瓦濃郁鼓掌之間,因爲在他看來殺死這些人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情。

或許因爲血刺燕的自大,才導致了血刺燕到最後反而刺了,而玉泉門的十來個人除了有幾個受了點輕傷外,沒有一人出現安全危險。

在幾人出玉泉門的時候,門主趙青雲送了一件法寶給他們一行人,那件寶物是一件困敵的法寶,名叫天地乾坤網,專門用來困住敵人的。

天地乾坤網由雪峯蠶絲經過千錘百煉精煉而成,其所承受的威力足以困住天仙后期的超級高手。

天地乾坤網之所以如此厲害,不是因爲雪峯蠶絲這種材料,當然雪峯蠶絲這種材料也是比較罕見地存在,最爲重要的是要有一個十分厲害的煉器師,一般的煉器師根本就難以煉製出如此好的天地乾坤網。

好的煉器師能夠十分精準的控制好火勢和時間的分配,一個細小的環節出現錯誤,就可能導致天地乾坤網出現漏洞。

出現漏洞在一般情況下或許還沒什麼,但是一旦遇到超級高手,讓超級高手尋到了那一絲破綻,那最終的結果將會徹底的被改變。

他們將會被血刺鳥給生生的吞噬了。血刺鳥最喜歡的就是吃肉,不管是什麼肉,他都喜歡吃,即使是有毒的,他也能夠咬上幾口,當然這還不是最爲重要的,最爲重要的是血刺鳥食毒之後,身體也會變的很毒,許多的毒素積聚於他的身體逆天內部,想一下子治好這種病症,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當被血刺鳥所咬傷之後的後果那將會是是不言而喻的,也是十分的悲慘的。

死或者一聲痛苦的活着。

慶幸的是,血刺鳥太過輕敵,一不小心着了他們的道,最後被天地乾坤網給牢牢的困住,其結果就不言而喻了,直接被他們給殺了。

血刺鳥死的真的很冤枉,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死在一羣在他看來如螻蟻一般的存在面前,可是這世上沒有後悔藥可以吃,失敗就意味着消亡。

可是此刻,他們在也不淡定了,即使是手上擁有天地乾坤網這種高品仙器,一隻血刺鳥的修爲就有如此恐怖,可想而知這最後的一站肯定存在什麼強大的東西。

他們本以爲那個強大的東西在血池裏面,但是神識探測下去,結果什麼都沒有,而且那個血池根本就沒有多深,只不過才四五米的深度而已,而那些血液,他們可以斷定是血刺鳥採集而來的,至於有什麼用他們也不知道。

只不過令雪龍、王子聰和潘岳三人的神識探測血池的時候,心中有幾分疑惑,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但是卻明明沒有。

“嘭!”

正當三人在心中分析的時候,一道反彈之力硬生生的嫁給一個弟子擊飛了出去,而下落的地方正是血池裏面。

“咚!”

一聲脆響,蕩起一片血花。

速度很快,待衆人反應過來時,那名弟子已經落在了血池裏面。

然而,正當吳子昂準備上前將那位師弟拉上來的時候,這時異變突起。

血池裏面的水一下子像是被激發了一樣,開始不停的翻滾,像是受到三味真火的炙烤,一下子就翻滾起來。

血色的巨大氣泡充滿了血池裏面的每一個角落,像是血池裏面潛藏的巨獸開始甦醒了一樣,受到召喚,馬上開始有所動作。

雪龍見自己的弟子有難,伸手凝成一個巨掌向那個血池探去,準備將那名弟子拉上來。

“當!”正當雪龍的手伸到離血池還有一米的地方,他的那隻用真元凝聚的爪子像是被一陣光幕給生生的震散了。

衆人見此,皺了皺眉,皆是及驚詫不已,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情況,而且那名弟子掉落下去後,竟然一直沉在裏裏面,手腳不停地拍打,可是一切都是徒勞,好像有什麼東西硬生生的抓住了他,讓他動彈不得。

可是,當衆人的神識探測到下面的情況的時候,皆是皺了皺眉,在下面竟然出了他玉泉門的那名弟子外,再也沒有他人。

詭異!實在是太詭異了。


他們最少都是上仙的強者,可是初次面對這種狀況,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好的辦法,就這樣怔怔的看着還在血池裏面不停拍打着的弟子。

吳子昂也不信邪,拿出仙器,把握好氣度,一劍橫削,強烈的劍氣縱橫,可是同樣的,在離那篇血池一米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消失於無形之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子聰也拿出寶劍,對着那個血池橫削,目的就是怕如果沒有破壞那陣光幕,反而將自己的親人給殺了。

可是衆人都小看了那個防禦陣發,一般的攻擊根本就沒有用。

“嘭!”

一聲輕響,血花四濺,那名弟子飛身而起,輕輕穩穩的落在衆人的面前。

出現在衆人面前的弟子面相還是原樣,但是落在衆人眼裏,卻是有幾分陌生。

因爲,他,太冷了!

物盡其極必反之,他,已經不是原來的他了。

雖然他的冷只是面相上的冷意,但是那種淡漠和肅殺一切的眼神着實令衆人心驚肉跳,即使是修爲最高的雪龍也不意外。

“你到底是誰?”王子聰面色一冷,望着眼前的不是弟子的弟子說道。

聽到雪龍的話,那名弟子肅殺的臉上竟然蕩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令人看上去有些發寒。 “想不到這可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對面傳過來一道聲音,聲音中可以清清楚楚感受到那一股譏諷的味道,而這道聲音正是玉泉門的那個弟子發出來。

……

此時,楊天龍和章雪宜就站在內室的門口,不過楊天龍設置了隱匿陣法,所以他們都察覺不到兩人的存在。

“相公,這是怎麼回事?”章雪宜見到這樣的場景,大感好奇和不解。

“呵呵~~”楊天龍笑了笑,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現在站在吳子昂他們面前的那個人就是戰魂。”

“什麼,他就是戰魂,這怎麼可能?”章雪宜心中有太多的疑惑,接着問道:“無論從實力還是剛纔的場景,這都難以解釋吧?”


“不是難以解釋,而是你修爲不到,無法察覺到剛纔事情的變換。”楊天龍笑道。

見到章雪宜詢問的眼神,楊天龍轉過頭,望向前方的吳子昂衆人,還有那個已經成了戰魂的人,幽幽開口道:“剛纔在那一瞬間,戰魂借用一道力量將實力最爲弱小那個玉泉門弟子吸入了血池之中,準確的來說,戰魂先前不過是一道元神,而他的元神之所以沒有被雪龍他們所發現,是因爲他寄居在一把極品仙器的身上,而那把仙器應該就是一把血紅色的寶劍。

每一把仙器裏面都潛藏着一股仙靈,這仙靈的等級也是評價一把劍的好壞的重要的評判依據。

戰魂的元神這些年來一直寄居在仙靈之內,算起來應該說是與仙靈已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只不過他發現修煉了這麼多年,他的境界始終無法得到突破,一直停留在天仙后期,那一道坎,苦苦困了他上千年,一千年或許對於修煉者來說並不算太久,但是他報仇心切,已經無法再進行這麼遙遙無期的漫長等待,所以他就選擇這個辦法。

沒有真正的仙體,沒有強大的肉身,即使與極品仙劍完美的融合,但是這始終無法與他以前的狀態相提並論。


而且這樣的活着,終有一天會淪爲別人手中的利器,極品仙器,這是任何仙界之人都爲之心神動搖的寶物。

每一把極品仙器都是至寶,而且仙界之中極品仙器少之又少,每一個門派之中如果有三把極品仙器都算是非常不錯了。

煉製極品仙器之人不但要其本身的實力強大絕倫,而且在煉器一道上要有十分妖孽的慧根。

材料不是最爲重要的,煉製極品仙器之人才是最爲重要的,而煉製寶劍不是最爲重要的,而是通過煉製寶劍孕育出強大的劍靈纔是最爲重要的。

每一把仙器之中的劍靈都是一個煉器師艱苦奮鬥的結晶,這道結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孕育而成的,它需要煉器師們強大絕倫的內心和實力。

劍靈由材料而生,更重要的是由煉器師們強大的內心世界所賦予思想。

被禁錮的思想,劍靈不可能也不會有所成就,也不會讓一把絕世神兵發揮出最好的效用,而極品仙器卻是用最好的材料,孕育出最爲強大的劍靈,以此提升極品仙器本身的實力和品階。

有的極品仙器可以自己學會隱藏,有的可以在主人安危受到威脅時自行救助主人,有的甚至可以幻化成人形,像人一樣的生活。

而眼前的這把極品仙器雖然不是最好的,但是卻也僅差一線而已。

只是玉泉門的人沒想到的是,這把劍是一把殺人的劍,而且是爲殺玉泉門的人而存在的劍……”

章雪宜聽到楊天龍的敘述,感覺有些不可思議,略有所思的望着前方。

“或許你們不知道我是誰,但是你們玉泉門,我可是記得很清楚?”戰魂眼神冷厲,彷彿九幽裏的寒冰,讓人望而生畏,腳底生寒。

此時站在他們面前的戰魂,修爲已經到了天仙巔峯之境,而且是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仙祖初期的存在,因爲剛纔戰魂奪走了玉泉門這名弟子的肉身,而且用孕育數千年的血池徹底的洗滌了這具才上仙境界的肉身,雖然時間不長,還無法徹底的洗滌完全,但是即使如此,對於玉泉門的九個人來說也是很強大的存在。

玉泉門這邊最高的雪龍,修爲也不過地仙境界而已,而他人,大都在上仙境界。

或許在其他境界,例如中仙與上仙境界之間的相鬥,玉泉門這羣人或許還有點兒勝算,但是地仙與天仙雖然只不過一個層次相差,但是卻是天壤之別,天仙與地仙的差距很大,很多人的境界能夠到達地仙之境,但是很少有人能夠到達天仙的境界。

到達天仙之境不但需要強大的天賦,而且需要很多的機遇才行。

“你不是孫強,你到底是誰?”吳子昂見到戰魂冷厲的眼神,頓時心生一種無力之感。

吳子昂與孫強長期呆在一起,自然瞭解孫強的情況,而眼前之人很明顯的已經不是孫強了。

“我叫戰魂,準確的來說是殺你們的人,哼~~”戰魂冷哼一聲,接着說道:“這次是我引你們來的,只不過我沒想到的是來的竟然是自己的仇家——玉泉門的人,也正好,我奪得這幅身軀也算是出了第一口惡氣。而你們,將是我滅殺玉泉門的一個小小的開始。”

“你到底與我們玉泉門有什麼仇恨?”王子聰雙目一凝,絲毫不被戰魂的威勢所懾,緊緊盯着戰魂的一舉一動,沉聲說道。

“仇恨!哼~~”戰魂一聲冷笑,接着說道:“你們玉泉門卑鄙無恥,搶奪不到這把極品仙器,被我所殺,而你們玉泉門的人竟然死死追着我不放,還將我的肉身盡毀,要不是我逃得快,借用極品仙器逃遁,我的元神都會被你們玉泉門滅殺。你說,你們玉泉門該不該殺。”

“前輩,我想事情已經過去很多年了,沒有必要再掛在心上吧。”吳子昂抱了抱拳說道。

“不放在心上,嘿嘿~~說得好聽,你們放心,當年你們沒有參加那件事情,我也不會做得太絕,只要你們性命,不會毀掉你們的元神。”戰魂心中雖有恨意,但是也不想造太多天怒人怨的事情。

戰魂自認自己不是什麼好人,也殺過一些無辜的人,但是那些都是避無可避的事情。兩方強者相戰,波及身邊的人在所難免,他也不敢因爲毫不相關的人而分心,因爲分心就意味着更快的死亡。

仙者,只要元神不滅,還是可以活下來的,只不過要重塑肉身,這其中的艱難也是非比尋常。

而且元神也可以選擇進入輪迴之道,後的重生,從最開始做起,只不過要想讓前世的記憶開啓卻因各種環境和前世元神的等級來決定。

“難道前輩真的要做的這麼絕情?”雪龍面色不變,淡淡的說道。

“這已經是對你們最大的仁慈了。”戰魂淡淡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雪龍示意身邊的人先上,牽住戰魂。

衆人會意,立即出手。

“讓你們看看什麼是天仙境界強者的實力!狂龍拳!”戰魂一聲大吼,一拳揮出。

頓時一道匹練的龍威形成的拳風像是掀起了十二級的颶風,一股恐怖的壓力直壓得衝過來的八人差點喘不過氣來。

強大,天仙境界的強者太強大了!

光是隨意的一道拳風就足以令他們寸步難行,全身的骨頭都差點因此碎裂。

站在後邊的雪龍原本想找機會將天地乾坤網罩住戰魂的,但是一見戰魂的實力,身形頓時一滯,難以想象到戰魂的實力竟然這麼恐怖,天仙境界的強者果然非他們所能夠力敵。

“快點,我們快撐不住了!”這時,王子聰傳音過來,頓時驚醒了還沉浸在驚愕之中的雪龍。

聽到王子聰的話,雪龍立即清醒過來,現在確實是最好的時機,戰魂還沒與用上全部的實力,顯然想先和他們活動活動手腳,如果等下戰魂動用了更高的實力,他們幾個根本就是不夠看的。

“天地乾坤網!”

雪龍飛身而上雙手迅速的捏了一個法訣,將手中的天地乾坤網灑向戰魂。

戰魂見到隨之而來的巨網,雙眼緊緊的一縮,稍一運勁,頓時一股更爲狂暴的力量一下子掃出去,將吳子昂衆人打飛了出去。

摔倒四周的牆壁上,砸出了一個巨大的人形印跡,嘴角的鮮血忍不住重重的吐了出來。

щщщ ●ttκǎ n ●¢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