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青衣老者眉頭皺在一起,這可關係到新晉聖女的威望,宗門的名聲,可得慎重!

“其實此事我也並不能確定,不過,一月之前的一個夜晚,我到親眼所見穆秋蓉與他深夜相會,不知爲何最終穆秋榮出手偷襲了那臭小子,親手打斷了他的脊柱,從他身上挖走了什麼東西,隨後一夜的時間,穆秋容的境界連升三級,對外宣稱突然覺醒了傳說當中的至尊骨!宗門內一片譁然,驚動了所有高層,最終被宗門破例晉升成爲聖女,與我並駕齊驅了!”

說罷,這傾國傾城的白衣女子撇了撇嘴,顯然她已經認定與她並駕齊驅的那位穆聖女,並非是傳說中的那樣高貴!

青衣老者終於表情嚴肅下來,他也感受到了事態的嚴重性:“此事千真萬確?”

“爺爺,你孫女的話還能有假?此事確係我親眼目睹,千真萬確,她那突然覺醒的至尊骨,怕是來歷蹊蹺!”

“此事相當嚴重,關係到宗門的聲譽!我得去告知那些傢伙,你隨我一併前來!”

轉身化作一道流光,轉瞬即逝!

“唉!你倒是等等我呀!”


身後的白衣女子有些哭笑不得,隨即尋着流光追去! 接下來的幾天蘇長空一直在住處閉關修煉,外門大比即將開始,雖然以他現在的實力並不會被驅逐出宗門,但他現在深陷褻瀆聖女的風波,無數人視他如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後快!

說不定還會牽連天譽城的蘇家,他必須全力以赴,至少也要得到宗門高層的關注認可,只有這樣他才能在宗門內站穩腳跟,尋找報仇的機會!

這幾日蘇長空一直拼命修煉輪迴天聖法,終於體內的真元全部進化,不管是質量還是數量都有了一個龐大的提升!

這日蘇長空正在修煉時,忽然聽到三聲巨大銅鐘的聲音悠悠傳來,響徹天地,蘇長空臉色一變,終於來啦!

終於到了外門大比的時間!蘇長空深吸一口氣長身而起,他等這一刻已經許久了!

出門而去,卻發現街上的外門弟子人人興高采烈,個個面帶微笑,雖然也有許多不乏緊張之色的人,但多半淹沒在了興奮當中!紛紛朝着同一方向匯聚而去!

畢竟外門大比,所有外門弟子皆會出戰,那壯大的場面極其壯觀刺激,畢竟同門之中數以千計的人圍觀,勝者站在臺上掌聲雷動,那份得意是跑不了的,若是有些年輕貌美的師妹被折服,那豈不更是一樁人生快事?


紛紛擾擾之間,衆外門弟子盡皆匯聚在了廣場之上!

輪迴宗的風景是極美的,共有三山十二峯,三山十二峯的峯頂乃是真正的宗門大殿所在,宗門高層,以及精英弟子所在之地,蘇長空至今沒有上去過,只是從遠方看到過,風悠悠空谷來兮,霧濛濛深澗生煙,俯看雲海波濤翻滾,遠眺羣山繚繞飄渺,真可謂是人在天庭走胸中萬里雲!

山腰那裏風景秀美險峻,遠遠就能看到盤旋在山腰的曲折險峻的實木棧道,如縷縷飄帶一般的靈氣環繞在綠水青山之中,形成一道獨特的亮麗風景,升騰着神鬼莫測的氤氳氣息,隱隱約約的就能看到有無數的宮殿以及修行場所,把那裏乃是內門弟子的所在之地!

而在羣山腳下,同樣有數之不盡的宮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飛檐上白鶴展翅欲飛,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牆壁,上午好的白玉鋪造的地面閃爍着溫潤的光芒,一條筆直的道路盡頭一個巨大的廣場隨之浮現!

廣場上有兩個巨大的石柱,上面雕刻着精美的紋飾,讓人情不自禁的就把目光集中到這精美的紋飾之上,這兩個巨大的石柱共同託舉着一個巨大無比的門牌,門牌上面龍飛鳳舞的刻着三個大字!

輪迴宗!”

在這巨大的廣場裏,此時匯聚着所有外門弟子,共三千有餘,盡皆靜靜地等在那裏!

不多時天上十餘道流光閃爍,落在廣場上首,乃是十餘位神態各異的老者,他們皆是輪迴宗的長老,有高有矮有胖有瘦,盡皆姿態不凡,其中有一位老者上前走上幾步朗聲說道:“諸位弟子,你們都是我輪迴宗未來的希望,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我輪迴宗,從建派至今,已有三千餘載,實爲一方巨擎,守護一方安寧,但古人有道:業興於勤荒於嬉,又有云: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各代祖師爲了警戒後人,並提攜年輕弟子,顧傳下了每年外門大比一次,每三年內門大比一次,每五年精英弟子會武一次,至今已有兩千餘年!”

衆外門弟子聽的如癡如醉,不時發出一陣陣驚歎!

這時另一位長老緩步上前又繼續說道:“時至今日,我輪迴宗在徐掌門師兄的帶領下,興旺繁榮,遠勝從前,外門弟子已達三千有餘,其中出類拔萃者數不勝數,還望諸位弟子傾盡全力,展我輪迴宗無上風采!”

此番話一出所有外門弟子羣情激奮,無不激動萬分,誰都想此時此刻一展風采,到宗門的重視,以優異的成績成爲內門弟子!

諸位長老看到弟子神情亢奮的表情,很是滿意!

正在千人鼎沸之時,忽然一股龐大而又令人恐懼的大恐怖氣息陡然而降,無數外門弟子驚駭萬分,甚至有些弟子承受不住那龐大的壓力吐血而倒!

就連廣場上方的那十數位長老,也都臉色大變,看向遠處高空,目光露出凝重之色!

“轟!!!”

一聲驚天陣地的雷鳴之聲傳出,一道道閃電陸續出現,越來越頻繁,場景有些詭異而又有些可怕!

就連蘇長空看到這詭異的場景也有一些緊張!他還是在這個世界第一次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強者,什麼是真正的大恐怖!

“龍!居然有龍!”

遠處有弟子驚呼聲傳來,蘇長空連忙眺望,在目光之盡頭,在那裏一頭長達數千米的巨龍盤旋飛舞,伴隨着數之不盡的雷鳴之聲,向這裏迅速靠近!

“我靠……居然……真的是龍……”

蘇長空死死的盯着空中,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此時此刻內心中的震撼!

在輪迴宗上空,一道身影如同閃電一般降臨,凌空站立,此人乃是中年模樣,相貌極爲英俊,看到他出現,在場的諸位強者都微微欠身,對此人行禮,顯然此人地位及尊!

只見此人揹負雙手,凌空站立,同樣目光有些沉重的看向遠方,這時身後一道道流光同樣出現,化作一位位老者,站在此人身後,同樣對此人恭敬施禮!這些人中,其中就有鎮守風雲臺的那位青衣老者!

“諸位長老,觀看此撩,有何感想?”

卻見他身後的一位矮胖老者目光凝重說道:“回稟宗主,此獠不是龍!”

這個矮胖老者同樣擡頭,望向虛空,第一句話便使得在場諸位弟子一陣心頭顫動!

鎮守風雲臺的那位青衣老者同樣開口:“這孽畜只有龍形,龍蘊尚且欠缺,並不完全是龍,不過看這孽畜的威勢,估計也有幾分造化了!”

青衣老者眼神鋒利至極,一語道破其中玄機!

中年人點了點頭,對青衣老者的話表示贊同,道:“這孽畜能化成龍形,必然機緣非凡,雖然龍韻欠缺,缺少了一些真龍的破壞力,但話雖如此,也得了幾分真髓,這孽畜已經成了氣候,不好對付啊!”

“這孽畜居然敢明目張膽出現在我輪迴宗的地界,真是張狂之極,也不知到底是何用意!”

宗主身後有位身材消瘦的老者目光有神,目光掃下方,看到不管是山腳下的廣場上的外門弟子,還是半山腰的內門弟子,又或者三山十二峯的精英弟子,盡皆匯聚起來,看向遠方!

“真是一羣膽大包天,不知所謂的少年!”

他們畢竟都是一些少年人,少年人的內心總是充滿了好奇,尤其是對於這等傳說之物!

“這羣小兔崽子,真是不知死活!”另一位強者低聲罵道,開始招呼其他強者,將所有弟子保護開來! 混在人羣中的蘇長空心無旁騖,呆呆的站在那裏,眼中只有虛空之上的巨龍,巨龍的一舉一動盡劫被他看在眼裏,或神龍擺尾,或飛龍在天,那一幕幕景象不斷的衝擊着他的內心!

其實他此刻內心狂喜不已,他一直對傳說當中威力巨大的降龍十八掌甚是愛慕,如今轉世重生,來到了這個靈氣十足的天荒大陸,終於有大顯身手的機會,早就想復刻出降龍十八掌了,奈何他並沒有見過龍是何樣,降龍十八掌總是煉不成,只能退而求其次,修煉成了太極拳以及金剛伏魔拳,如今終於讓他見識到了龍是何樣,你能不讓他驚喜?

強大的神識自動觀摩巨龍的英偉神姿,他的詩海中彷彿也出現了無盡的雷霆,雷霆之中有一條龐大的巨龍閃轉騰挪!

龐大的靈氣朝着他周身匯聚,他的意識彷彿都要沉淪,瞳孔中,識海中,只剩下那頭威武霸氣的神龍!

此刻天空盡頭的那條巨龍,伴隨着無盡的雷霆,以無盡威壓的姿態,向着輪迴宗緩緩而來!

“居然是它?”

中年模樣的輪迴宗宗主終於認出了眼前這條雷龍到底是誰!

“宗主,你認識這孽畜?”

身後有老者不明所以!

宗主微微一笑:“你們都認識它的,它可是我們的老朋友了,正是萬獸山脈裏的那條雷蛟!”

“什麼?居然是它?”

身後一衆老者無不啞然,只是那條雷蛟,何時修成巨龍啦?

顯然他們都認識這妖孽是誰,原本它只是一條雷蟒,修煉多年,幻化成爲一條雷蛟,妖氣極爲可怕,向來作惡多端,數十年前徹底被宗主壓制,封印在了萬獸山脈,沒曾想這才短短几十年的時間,居然從雷蛟進化成雷龍了,屬實可怕!

估計此時的它,必定威力暴漲,不知宗主還能不能壓制住它!

身後的老者議論紛紛,隱隱約約之間都感覺有些不對勁,幾十年的時間就能從蛟進化成龍了?

隨着巨龍越來越近,衆人身上的壓力也瞬間倍增,甚至有極多的地址承受不住那恐怖的壓力吐血暈闕,

這時宗主雙手一揮,一股無形的力量自蒼穹而上降落下來,衆弟子這才感到壓力消失!

“不愧是神龍,單單是霸氣,就有如此威力!”

看到這裏蘇長空簡直垂延三尺,何時他纔能有這等威力呢?

“狗屁的神龍,區區一條爬蟲兒,你就在這裏大呼小叫,作爲諸神宿主,真他媽的丟人!”

忽然,一道聲音在蘇長空的腦海中炸響,瞬間一個機靈,只把蘇長空嚇得三魂出竅,驚魂未定!

“誰?”

這一下簡直都要把蘇長空的魂給驚掉了,此刻的他驚駭欲絕,底是誰居然能在他腦海中說話?

“作爲宿主這點膽量都沒有,也不知諸神到底是如何選中你的!”

“你到底是何人?”

直到此刻蘇長空仍然感覺有些驚駭未定!

“我乃鯤鵬是也!”

“鯤鵬?你是鯤鵬?契約達成了?我可以召喚你出來啦?”

蘇長空瞬間驚呆了!鯤鵬可以出來了?不知爲什麼,他有種想哭的衝動!終於有自己的靠山底蘊了!

尼瑪,這可是鯤鵬啊,鯤鵬之大,一鍋燉不下的鯤鵬啊!到時誰若不服讓鯤鵬一屁股坐死他!

“什麼?一鍋燉不下?你還要吃了我?想死不成?”

蘇長空瞬間一呆!什麼情況?心靈感應?趕緊收拾心神,不再胡思亂想:“那個,鯤鵬大人,你什麼時候能出來?那個,那條龍,你搞不搞得定?”

蘇長空賤賤的問道,那可是龍啊,讓鯤鵬搞了來,不管是燉,還是燒烤,可都是美味呀!

“龍什麼龍?就那玩意兒也算是龍?說那玩意兒是龍,簡直是在侮辱龍,頂多算個爬蟲!”

“……”

蘇長空汗顏!

“自求多福吧您吶,這玩意兒可是衝着你來的,等你逃過這一劫,得到這所謂比賽的第一名了,契約也算完成了,到時我就出來幫你把這爬蟲收拾了!……真沒想到居然是我第一個出來,那幫傢伙是瞧不起我嗎?……認爲我最弱嗎?他奶奶的……等你們甦醒了,我一個一個收拾你們丫的……讓你們好看……”

說着聲音越來越小,漸漸幾不可聞,終於毫無聲息!

聽到這話蘇長空瞬間一驚:“什麼?衝着我來的?什麼情況?喂,把話說清楚!這玩意兒爲什麼衝着我來?喂……別走哇……”

蘇長空欲哭無淚,還以爲好事來臨,沒想到居然是禍不單行!

……

這時那條雷霆巨龍終於以無敵的姿態降臨到了輪迴宗上空,輪迴宗的諸位強者在它的面前渺小無比,視覺對比極爲強烈!

卻見輪迴宗主淡淡的開口:“孽畜,你不在萬獸山脈中安靜的待着,來我輪迴宗作甚?”


一道蒼老威嚴的聲音傳來:“姓徐的,老子今天來你算賬!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說罷仰天咆哮!不滿獠牙的大嘴瞬間張開,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裏面彷彿深淵巨洞深不見底!

尤其是那兩排天刀一般的獠牙鋒銳無比,每一粒獠牙都有數十米長,獠牙上雷霆霹靂,恐怖異常,深淵巨口的兩側有兩道虛冉,至少也有數十米長,伴隨着無盡的雷霆上下漂浮,此刻遮天蔽日的龍頭就停留在宗主身前幾米,形成對峙之姿!

顯然此刻他無比憤怒!

宗主也逐漸面色難看:“孽畜,居然膽敢跑到輪迴宗來胡作非爲,說不得今日我就要把你留在這裏!”

“姓徐的,少在這裏囂張,本尊一直在萬獸山脈安安分分,從不惹是生非,沒想到你這卑鄙的傢伙派人偷了我守護許久的靈藥,還斬殺了我的兒子!今日我便來討個說法!”

說罷,遮天蔽日的雷龍仰天咆哮,聲震萬里!雷霆翻滾間,磅礴大雨傾盆而下!

PS:各位看官大大 ,現在是新書期,任何一點的點贊 ,無論 ,收藏,都至關重要 ,本書能不能繼續下去 ,還有看各位大人的 支持 ,謝謝 ,作者一定會再接再厲 ,絕對不讓你們失望 ! 隱藏在人羣當中的蘇長空聽到這話,臉色一變!

“還真他媽是衝着我來的?”

當初他斬殺的那條巨蛇妖獸居然是這雷龍的子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