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恩?這……」瞬息之間白衣星宗周身空氣凝固,他臉色瞬間變了數下,還未反應過來之際,貝克的雷屬性元素光箭已然帶著無匹的穿透力量射去。



一聲並不算是很強烈的聲響,卻給人一種非常震撼人心的衝擊力。

不必懷疑,白衣星宗在瞬間被雷屬性元素光箭射穿了肚皮,剛好就是星海位置,星海瞬間被攪亂,這對白衣星宗來說無疑是要命的,如果在正常情況下,貝克或許沒有把握一定射中他的要害處,但現在……哼,白衣星宗太自大了,他以為可以瞬間殺死貝克,所以也沒有考慮到貝克到底有沒有其他的手段。

其實他遇見貝克也算是倒霉,如果是其他人或許被他殺死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但可惜,貝克是個另類,他的星力或許不高,但他一身的手段卻讓人感到可怕,白衣星宗不了解他,現在造成這種後果怨不得任何人。


在射穿白衣星宗的瞬間,白衣星宗感知到自己的身體狀況,一雙眸子頓時縮如針尖,在眼眶跳動個不停,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貝克會有這樣的手段,而當他反應過來之際已經晚了,這時候地上貝克一抹嘴角的血跡,瞬間收好了震天弓,身子衝天而起,在白衣星宗生機還未完全消散之際被他一路飛腿給踢上了半空,最終撲通一聲落地。

越階殺人,有時候……就這麼簡單。

貝克落身在白衣星宗身前不遠,此刻他一身都布滿了冷汗,這便是強行施展震天弓所帶來的副作用,好在這次亞希伯恩家族派來的是一個星宗,如果是兩個或者是一個四階甚至以上修為的星宗或許瞬間就能夠將他秒殺,但可惜,亞希伯恩家族小看了他,就派了一個剛剛進入三階星宗的高手來殺他,所以一開始貝克才表現的這麼鎮定,那鎮定可並不是強行裝出來的,而是他是用手段的。

震天弓一出,誰與爭鋒。

貝克半蹲在白衣星宗近處,狠狠的踹著粗氣,但他的眸子卻一片閃亮。

「永遠也不要小瞧別人,今天的我已非昨日的我,星宗又如何,我照樣不懼。」貝克心底湧出無限的豪氣,只見他運用自己近九成的力氣,一腳將那位白衣星宗踢進了不遠處的林子里,爾後冷冷的哼了一聲,捂著腹部,單腳一踏便上了追風馬。

現在他體內血氣翻滾的厲害,所以他並沒有催促追風馬,對準一個方向緩慢行去,同時他開始呆在追風馬的背上開始修復自己體內流失的星力,那一箭再次用盡了他幾乎所有的星力,現在想想他都有些后怕,以後在不得已之際他還是不用震天弓,實在消耗太大了,要是再出現一個人,哪怕就是一位大星師,他也必定只有一條路……死。


人約黃昏后。

邁克小鎮上,人影稀鬆走動。

一所酒樓客棧涼亭下,薩琳娜已經在岔路口等了幾個小時了,可依然不見貝克的蹤影。

摘下臉上的黑絲香巾,露出一張完美絕倫的臉蛋兒,伸出美麗的玉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大哥,二哥,你們看。」在涼亭喝茶的自然不會只有薩琳娜一個人,而是有不少人,當薩琳娜取下香巾的瞬間他的美貌便落入這些人的眼中。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第184章三匪,小少年的背景

三人中,一個是一位粗狂的大漢,另一位是一位瘦高的男子,還有一位留著平頭寸發男子,身材與另兩人相比他並不高大,也不壯碩,不過他那雙眼睛卻死死的盯著薩琳娜,剛才說話的人就是他。

另外兩位男子被這貨的話吸引,立即轉過頭去。

目光……刷刷

三個傢伙的眼睛就好似長了彈簧一樣,瞪得老大,老三嘴角更是很蕩漾的流出一絲晶瑩剔透的口水。

「老二,老三,這妞不錯啊……」粗狂漢子嘴角掀起一絲笑意。

另外兩人也嘿嘿笑了笑,三個傢伙好似商量好了一般,朝著薩琳娜那桌走過去。

喝茶的眾人一個個望著三個傢伙都搖頭嘆息一聲,看向薩琳娜都充滿了憐憫。

「唉,這女孩被這三個匪徒給看上了,這下真是羊入虎口。」

「三匪作惡多端,那女孩兒怎麼還不走啊……」

人群中不少人嘆息出聲。

原來這三人是邁克鎮這一代的三個有名的混混兒,實力都是六階星師以上的修為,身手都不弱,經常以打劫路人為生,所以得到了一個很不雅觀的詞……三匪。

這一下薩琳娜被三個傢伙看上了,自然少不得會被三個傢伙糾纏一番。

三個傢伙在沒有經過薩琳娜允許之刻就已經坐上了桌子,顯得很隨意,讓薩琳娜兩道柳眉不經意間的彎了彎。

「美人,怎能一個人獨自飲茶,不如讓咱哥兒三個來搭個伴如何。」寸頭老三, 惡少的純潔情人

「沒興趣。」薩琳娜淡淡的看了三人一眼,淡淡的回應道。

三個傢伙當即一愣,怎麼說他們三個在這一帶也是有數的『名人』,今兒個被一個娘們兒用這樣的話拒絕,還有這樣的眼神斜眼看他們,這讓他們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美人,不必要這樣決絕吧,我三人可沒有惡意。」寸頭老三沉著臉說道。

薩琳娜緩緩的拿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茶,喃喃道:「他怎麼還沒有來,會不會出什麼事情了。」

薩琳娜臉上一抹愁容。

噶……

三個傢伙完全被薩琳娜無視了。

「瑪的,大哥,老三,這女人不識好歹,直接弄回寨子里去算了,何必跟她這樣廢話。」瘦高老二惡狠狠的道,同時那雙眼睛在薩琳娜的身上掃視了好幾圈,好身材啊……

這樣的魔鬼身材,不知道壓在胯下會是什麼樣的感覺,瘦高老二狠狠的吞了一口吐沫。

「你們敢……」薩琳娜實在忍不住了,聽三人說起這樣的話,她臉色微微一變,無法再鎮定。

「呦,還很帶勁,哎呀,美人生起氣來的樣子這麼好看啊……」

哎呀,尼瑪,三個傢伙徹底被薩琳娜迷住了,心底就跟抓痒痒似得,恨不得這就將薩琳娜拿下。

「哼,一群酒囊飯袋,簡直丟了帝國的臉。」正當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猶如黃鸝一般的脆響漸漸環繞在所有人的耳邊。

所有人都轉過頭去,這時只見在路口處走過來七個人,為首的是一位面色白皙,看起來很柔弱的『小少年』。

此人面色清秀,如果說他是一個女人的話,一定會有人相信,就連聲音都跟女人幾乎一樣,但可惜的是他的裝扮卻是男子。

她拿著一把摺扇,看起來風度翩翩,在看見他的第一瞬間就知道這是一個有錢人家嬌生慣養的『小少爺』。

在他身後跟著六個高大的中年人,這些人每一個都目光如鷹,身形挺拔,看起來甚為威武,正是保護這位小少爺的護衛。

他們個個手持長槍,沒有一個例外,目光四轉間,似乎對周圍的情況都充滿了警惕。

好大的排場,看來這小少爺的背景很渾厚。

就連一向惡貫的三匪都軟下了勁,三個傢伙自然知道這不是好惹的人,所以沒有出言相激,雖然他們不出言相激,但就不是說那位小少爺就不會找他們麻煩。

只見這小少爺,一舉手對著身後的六個中年侍衛道:「把那三個敗類給本公……公子抓起來。」

後面六個人中為首的一個是一位手持銀搶的中年人,正是這其下五個侍衛的隊長。

他漠然的踏著腳步走過來,目光冷冷的盯著三個傢伙。

三個傢伙反應過來臉色也不太好看,只聽那瘦高老二道:「瑪的,不就是家族人士嘛,什麼了不起,別給你們顏色就開染坊,咱哥兒三個也不是好惹的。」

跟老大與老三比起來,老二很明顯就是一個衝動的角色,再加上他們三個在這一帶一直以來都囂張跋扈慣了,也是那種亡命的貨,遇到這樣的事情他們怎麼也不會低聲下氣。

另外兩個傢伙見老二都這樣說了,自然沒法善了,於是兩人與老二並肩而立,三個傢伙都冷冷的注視著這七人。

「咯咯,真是不自量力。」小少年嘲弄般的笑了兩聲。

「安其羅隊長……」小少年淡淡的道,順便打了個只有他們看得懂的手勢。

那位手持銀搶的中年隊長,目光一直都盯著三個傢伙,這時候聽見小少年的話,明白他的意思,他身子立即化為一道殘影,長槍如影,泛起陣陣槍花,瞬間直直三人中那位囂張的瘦高老二。

三人大駭,因為就剛才的一瞬間,他們就感受到了一股無匹的力量直襲而來。

「大星師,不知道是幾階大星師。」涼亭中將這一切觀於眼中的薩琳娜看著這一切喃喃道,既然是古摩珂的妹妹自然耳目渲染。

噗嗤

就在這一瞬間里,三個傢伙在那陣陣槍花下連反抗的實力都沒有,瞬間被氣勢沖飛,同時還被那些槍花劃過身體各處,形成道道搶痕,血跡緩慢溢出。

三個傢伙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便見一根銀色的長槍涌至,錚的一聲,長槍直直三個傢伙中壯碩老大的額頭,長槍還未至,但氣勢已然臨身,漢子頓時被凌厲般的氣勢所傷,額頭多了一個比拇指還要大一點的血洞,生機渙散,漢子倒下了地。

「大哥……」

瘦高老二和老三驚呼一聲,三人像發了瘋似得朝著安其羅涌至,星力席捲,看樣子安其羅殺死了兩人老大,這會兒兩人要跟他拚命了,可惜的是他們實在太高估自己了,下一瞬間瘦高老二便被安其羅的反手一槍給從胸口插進了後背,完全的對穿對角,瘦高老二還沒有反應過來,長槍卻已入體。

只見瘦高老二眸子一縮,雙瞳泛起灰白之色。

「二哥……」老三哭喊一聲。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顧琳不再勸解我,她此刻內心的彷徨絕對不會少於我。我知道當初顧琳爲什麼那麼爽快的答應了陳龍的求婚。她只是想保住肚子裏的孩子,讓孩子能夠順利的生下來,並且有一個名分。

因爲孩子是我的,所以顧琳才倍加珍惜,不顧一切的想將孩子生下來。誰知道一場變故,導致了顧琳流產。顧琳的心也隨着孩子的流產而幾乎絕望了。如果不是她母親還在,顧琳恐怕早就產生了厭世的心理。陳龍並不是顧琳的最佳人選,而顧子墨爲人多變,恐怕更不適合顧琳。

或者也是我的自私心在作祟,每每看到顧琳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我的內心便會感到深深的劇痛。

至今,顧琳還是我深愛的人。而我卻並不能給她承諾和名分。

“顧琳,你好好休息。我讓艾麗來照顧你,周璐有事情去了飛鷹壇。”我軟語安慰着顧琳。

顧琳只是苦笑了一下。

“周然,艾麗其實也很累的,爲了衆誠集團。我的病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我明天就回到我媽那裏,免得我媽爲我擔心。還有,我也想幹媽了。”

顧琳的話讓我更加難過了,我仍然記得我爸爸剛剛殉職的時候,似乎所有的人都看不起我,唯有顧琳的目光是那麼的柔和,安詳,給了我無盡的慰藉。她視我媽如同她親生的母親,而我呢?除了辜負,還有什麼?

我找來了院長,讓他無論如何也要給顧琳安排一個細心一點的陪護來照顧顧琳,院長滿口答應着,之後我離開了顧琳的病房,去了周海濤和彪子的病房。

艾麗還在那裏,顯得很落寞的樣子。今晚的發生的事情,着實讓艾麗受到了很大的驚嚇。周海濤讓我和艾麗早點回去休息,不要想得太多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跟艾麗一起離開了鐵血會的醫院,之後開着馬克的那輛車玻璃幾乎完全破碎的汽車往酒店而去。我見艾麗一直無精打采,便說了一句。

“艾麗,我如果能夠弄到飛鷹壇這十幾年所有的生意記錄,你會感興趣嗎?”

我的話如同給艾麗注入了雞血,她頓時來了精神。

“周然,你說什麼?我做夢都想得到那些東西。我的F公司之所以倒閉,也是跟那些東西有關。如果我當初不是爲了得到那些證據,也不會那些人的報復,當然更不會將辛苦打拼的公司賠進去了。”

艾麗這一刻顯得興奮異常,她一直都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名出色的記者,是爲人間伸張正義的化身。


我將周璐跟我的對話跟艾麗講了一遍,艾麗聽得越來越興奮,最後突然大聲說道。

“周然,我們不回酒店了,直接去衆誠網絡公司找安然。在這些東西銷燬之前,我必須將其拷貝下來,以備後用。”

艾麗的突然轉變讓我有些意外,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安然難道還沒有休息嗎?艾麗考慮的卻不是這些,她只想將所有的證據蒐集過來,爲以後的東山再起打好夯實的基礎。我還沒有想到,艾麗便已經安然打了電話。

安然此刻已經離開了衆誠網絡公司,接到了電話之後便匆匆的趕來了。此時的衆誠網絡公司無論在軟件還是硬件上,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尤其在病毒防禦系統上做了很大的改進,現在即便是顧子墨親自操刀,也未必能夠攻入衆誠網絡的官方網站。

艾麗跟安然說明了來意,安然雖然表示有些爲難,但還是滿口應承了下來。她向我詢問周海濤的事情,爲什麼好幾天了周海濤沒有跟她聯繫,也沒有來看她。我只得將周海濤和彪子受傷的經過跟安然說了,不過他二人的傷已經基本痊癒,不日就可以出院了。

安然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蓉城何日才能成爲太平盛世啊!

在衆誠集團的核心機房,安然親自坐到了電腦前。之後開始了複雜的操作,她的一系列操作我壓根看不明白。電腦顯示屏上的一串串英文字母和符號,更是讓我看來如同天書。

“周然,艾麗,你們先去休息室休息吧!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或者需要一整晚才能完成。實在抱歉得很。”安然回頭看了我和艾麗一眼,似乎有些歉意。

實際感到歉意的應該是我,安然已然下班了,而我卻仍然將她喊回了公司。我和艾麗去了一間休息室。這是當初衆誠網絡剛剛成立之時,安然爲了方便自己臨時休息而準備的。屋子雖然不大。但牀,沙發,桌子一應俱全。

“艾麗,你躺着休息一下吧!”我輕輕說道,走到了沙發上坐下。

“周然,我一想到能夠得到那麼多之前我沒能得到的重要材料,我就興奮不已。我並不是想將飛鷹壇置於死地的目的,只是想證明一下我當初的推測並沒有任何錯。”

正如艾麗自己所言,她真的顯得很興奮。臉上泛起了光澤,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模樣。我也爲艾麗高興着,艾麗的夙願終於可以得以實現了。

只是,艾麗興奮之後,臉上又露出了悽婉的表情。

“艾麗,怎麼了?”我愛憐的問道。

“周然,衆誠集團的所以項目都幾乎開始動工了,我的那個影視城何日才能正式納入規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