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楚河活了二十幾年,這是第一次拿著水杯喂別人喝水,那動作虎的根本沒法看,偏偏此時秦珊少女心被徹底觸動,眼角莫名濕潤了,楚河嚇了一跳趕忙收了杯子。

「怎麼了?燙著了?」

楚河皺了皺眉,還以為是水給秦珊燙哭了,自己反手喝了一口,正是秦珊的唇印處,奇怪的看了秦珊一眼。


「不燙啊……」

說著話,又把兩人唇印的地方遞到了秦珊嘴邊……

末世上生活的久了,根本就沒有個人衛生這樣的概念了,一個水壺,你喝一口,我喝一口,這種情況再正常不過,即使那水裡有泥沙都照喝不誤,但是秦珊一直也沒經歷過這些,從守夜人初建就跟著守夜人,一直有資源,只不過很少。

楚河接管守夜人之後,生活更是日漸提高,現在的守夜人,在末世上,幾乎能夠媲美末世前的生活水平,所以楚河的這一舉動,看在秦珊眼裡,那就是在來回的間接接吻……

楚河雖然有些傻,但是此時也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秦珊可是女孩,而且沒經歷過這些,自己被白桃和張瑩感情上*了這麼久,也不是白紙一張了,排除血緣親人或者愛人,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能喝一杯水,那后喝的那一位基本可以對前邊那位有愛意,才能接受。

就在楚河意識到這些,想要把水杯收回來的時候,秦珊竟然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嘴唇抿了上去,眼角挑起一道弧度看著已經忘了抬手送水的楚河……

楚河此時心莫名的跳動了幾下,剛才這杯水,秦珊喝了,自己也喝了,秦珊又喝了……

詭異的場景,秦珊等著送水,楚河在原地發獃,秦珊急的用牙齒咬了一下杯口,楚河這才驚醒,趕忙又送了兩口水。

「還疼嗎?」

楚河回身放下杯子,眼神飄忽的問道。

秦珊緩緩搖了搖頭。

「那你有什麼想吃的東西嗎?」

秦珊搖搖頭。

「有想看的書或者需要什麼東西?」


秦珊搖搖頭。

「額……」

楚河實在沒得問了,秦珊哪怕說出一樣東西,自己就可以立刻離開這個尷尬之地,再回來可能就沒這麼尷尬了,可是秦珊就像是故意不給他脫身的機會一樣,一直搖頭,讓楚河根本沒有離開的理由。

「我好羨慕桃子和瑩姐。」

就在楚河發愣的時候,秦珊再次說出一句令人窒息的話,而且直視著楚河飄忽不定的眼神。

楚河就算再傻,也能明白秦珊的心意了,楚河真的挺想接受的,秦珊的確很美,柔美,安靜,淡雅,但楚河捫心自問,自己還沒有愛上她,遠遠沒有,即便是她救了自己,寧願為自己付出生命,楚河現在也只對她有愧疚感,但那還不足以升級為愛,像張瑩一樣。

如果自己接受了,那麼肥遺鳥的預言可以順利完成,皆大歡喜,但這對自己不公平,對白桃,對張瑩,都不公平。

當然,最最不公平的,就是秦珊,如果有一天秦珊知道了真相,知道自己不是因為愛,才接受她,那她把她傷到體無完膚,可如果拒絕,那現在,就將傷到她無地自容。

「我……」

楚河此時心底無比掙扎,秦珊也是無比緊張,偏偏,此時無比湊巧,監護病房的門被推開了。

「大哥,BOSS!你還真在這,姍姍姐你怎麼樣。」

宋涼現在沒之前打扮的那麼酷了,成熟了不少,畢竟現在有媳婦管,不允許再穿那麼蠢的衣服,不過性格變得卻是不多,一樣那麼張揚,對守夜人高層因為平時都比較親近,所以稱呼起來也比較隨便。

楚河第一次感覺這個小子這麼可愛,趕緊站起來雙手抓住宋涼的手,使勁握了握:

「原來是我兄弟來了!算你還有點良心,知道來看你姍姍姐,作為懲罰,你在這陪你姍姍姐一會,我有事先走!」

「啊?我正要找你有事呢?」

「嗯對,我說的就是你這個事。」

「我還沒說呢你怎麼知道?」

「……出去說,讓你姍姍姐休息!」 不明所以的宋涼,被楚河直接推了出來。

「哥你咋了?」

「別說話,先救我出去……」

病房內的秦珊,頗有些失落的看著楚河逃跑的背影,她到現在也不確定楚河到底喜不喜歡自己,其實早在楚河第二次救出了自己,秦珊就已經以心相許了,楚河那種可靠的感覺,秦珊無比想要讓它跟隨自己一生,而感情一旦萌芽,看得見卻摸不著,則越來越不可收拾。

自己剛才說的那句話,顯然已經不在乎楚河有兩個媳婦了,自己主動送上門,楚河卻還是逃避,難道是自己哪裡不足么?

低下頭,秦珊看著自己跟張瑩比起來有點繁星與皓月爭輝的兇器,默默開始懷疑各種可能的原因……

一直出了醫療中心這一層樓,楚河才心有餘悸的問道:

「找我幹什麼?」

「你幹嘛躲著秦珊姐啊……」

宋涼現在反而不急說正事,難得扒一扒楚河的八卦。

「大人的事,小屁孩少摻和……」

「……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切。」

「我有倆!」

「你贏了。」

「什麼事?」

「你能不能找黑龍走走關係,讓他給我們在這裡和K4區開幾個傳送門?」

「就這事?」

「嗯。」

「你以為黑龍現在在什麼地方?黑龍已經是我們得人了,現在是聯盟,不過很快就會合併進守夜人了,現在黑龍就在去三區的路上,我還沒來得及回來和你們說,等兩天吧,到時候他們直接就開傳送門過來了。」

「BOSS就是BOSS,高。」

「……」

成功脫身的楚河告別了宋涼之後,直接就去找胡不開了。

指揮大樓傾倒發生時,胡不開就在大樓的三樓,幸運的是巨大的爆炸衝擊波直接把他從另一側的窗戶催飛了出去,命大的傢伙這才得以存活了下來。

此後胡不開有了陰影,決不待在指揮大樓當中,只要有楚河在的大樓,都找不到胡不開的身影……

守夜人宿舍,這裡臨近守夜人訓練場的兩個車間,經常會有刀兵碰撞,喝喊不斷的噪音,異常吵鬧,但是好在是離食堂較近,吃,是胡不開唯一開心的事。白天是最吵的時候,胡不開卻是在這種吵鬧中,能夠找到一種別樣的平靜,此時正沉浸在半沉睡狀態中。

足足到了下午五點,胡不開才緩緩睜開了眼睛,異樣的動作,讓胡不開每次醒來脖子都有點木,可能是習慣原因,他每次必須都要找一個地上能坐背後能靠,別人看上去挺難受的一個動作,他躺著才舒服。

「啊~~~」

一睜眼,胡不開就發出一聲怪叫,就在自己對面的地上,幾乎是面對面,楚河正笑吟吟的看著他,不過這笑容看上去有點讓胡不開不大好接受,這是一個資本家的笑容。

「我就算不被炸死,也早晚要被你嚇死啦,魔鬼大佬!我不是你的私人物品,你不能這樣剝削我,我要休息,我要吃東西!」

胡不開幾乎快要哭了,自己就沒有一刻消停。

「老子知道你一定到了飯點才醒,所以給你帶了飯,來讓我們邊吃邊說吧。」

楚河從身後拎出兩個飯盒,一盒飯,一盒菜,楚河為了消除這傢伙的反抗情緒,還特意要了一個雞腿,畢竟胡不開的工作量實在太大了,除了秦珊和宋涼白桃等人需要他幫忙找各種各樣的物資和人,私下裡,所有的閑暇時間則全部都由楚河死盯著,一刻不得閑。

胡不開狠狠的奪過楚河的飯盒,牢騷歸牢騷,胡不開不得不承認自己在這裡的待遇,和在地下城簡直是天堂地獄的差別,在那裡,自己是個無人問津,人人喊打的賭徒。而在這裡,自己是受人尊敬,高層重視,待遇優厚的精英,胡不開很享受這種被人需要的感覺。

「怎麼樣,最近在這睡的好嗎?」

楚河臉上快要笑出花來了,但越是這樣,胡不開看著越瘮得慌。

「好……」

「吃的怎麼樣?」

「好……」

「我母親有消息嗎?」

「有……」

啪!

胡不開挑起一筷子菜剛要往嘴裡送,手腕一下被楚河攥住,速度太快,楚河明顯慌了,力道不穩,連筷子帶菜直接杵到了胡不開臉上。

「有消息了???」

胡不開生無可戀的看著楚河,擦了擦臉上的菜湯,放下筷子,點了點頭,逐漸露出一絲微笑。

「嗯……」

能找到楚河的母親,胡不開其實也很興奮,他就是要看楚河這種驚訝的表情才過癮,他很享受和楚河開玩笑的感覺,彷彿這一刻楚河不是一個幾萬人勢力的領頭人,只是個無良的損友,不停打擾自己吃飯睡覺,但是卻會給自己帶飯,還會陪自己聊天。

「在哪!」

楚河一邊驚訝的問著,一邊用手在胡不開臉上胡亂蹭了幾下,不但沒擦乾淨,反而弄得滿臉都是。

「行行行了!」

「快說!」

「看起來,你的母親大人,還是一個偉大的醫生!」

「醫生?」

「嗯,我也是今天上午才發現的,不過有一個不好的消息,就是她現在很可能在屠神者聯盟的勢力里,而且在J女營……不過你不用擔心,她只是在裡面做婦科醫生,而且她年齡偏大,又故意把自己打扮的……」

胡不開表情凝重起來,不過發現自己越說越像不宜繼續討論的話題進行,於是趕忙打住了。

「總之就是你母親很安全,但是她在做很不安全的事。」

「什麼事?」


楚河表情也越來越凝重,光是聽到母親在屠神者聯盟,就覺得大事不好了,屠神者聯盟,自己早晚要滅,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屠神者聯盟人數眾多,自己打過去的話,以他們的熱武器,守夜人一定傷亡慘重。

「我觀察了何阿姨一天的工作狀態,他們那裡一共有十一個專門給J女們看病的女醫生,今天有很多J女過去看病,但是其實他們大多數只是不想接客,去那裡躲一躲而已,其他的婦科醫生會把那些沒有病的J女趕出去,但是何阿姨不會……」

「不會?你的意思是我媽收留那些J女?」

楚河瞬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這種事如果被發現了,絕對是不會被輕饒的。

「要光是這樣還好,我發現很多人都求何阿姨幫他們逃跑,或者安樂死……」 「什麼?」

楚河噌的一聲站了起來,這還了得?

「不光如此,何阿姨顯然還有一個稱號……」

「稱號?」

「放生者……」

楚河無奈的一陣扶額,看來自己家裡這幾個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