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聽到響聲,詩音急忙離開夏凡,抹了把淚水,鄭重的道:“我需要你幫我!”

“說吧,只要我能做得到!”

夏凡拿起辦公桌上的紙巾,爲詩音擦去淚花。

“我要當殺手!”

山村春綠 ,紙巾掉在地上,驚愕的看着她,“怎會突然有此想法?”


“我這輩子已經沒法伺候你……所以,倒不如做一名殺手,爲你掃清障礙,反正現在的我,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

夏凡心疼的輕喝道:“簡單胡鬧!以後,不許作踐自己!”

詩音怔怔的沒在說話,夏凡又安慰了一會,這才離開人事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以爲兩人有一腿,都躲在辦公室裏側耳偷聽,有巴頓在外面呢,均是探了下頭又縮了回去。

走進尹晴柔的辦公室時,只有柳月一人無聊的坐在電腦前鬥地主,一見夏凡,放下游戲,迎了上去,“夏大哥,這裏無聊死了,要不你帶我出去轉轉吧!”

夏凡被她搖得頭都懵了,“好好,晴柔呢?”

“哦,柔姐去車間了。”

柳月急聲應道。

“走吧。”

夏凡沒讓巴頓跟着,帶着柳月去了最近固體2車間,門廳人員不認識夏凡,立即攔住二人,“你們找誰?有預約嗎?”

“誰都不找,只想進去參觀一下。”

夏凡拉着柳月往裏走。

“咦?出去!不然,我喊保安了!”

門廳接待員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兩臂一伸,再次攔住夏凡。


“好吧,我找你們主任。”

人家硬是不讓進,實在沒辦法,夏凡只好叫她們主任親自過來迎接。

“我呸!俺家主任豈是你這小毛孩說見就見的,去去去,別在這兒搗亂!”

女人哪有門廳人員形象,整一個潑婦,像驅趕蒼蠅似的把夏凡和柳月往外趕。

這人蠻不講理,夏凡的怒氣騰一下點着了,“就你這態度根本就不配前廳接待這個位置!”

“配不配,你的不算!知道這車間主任是誰嗎?是俺自家表哥,你能把我怎地?”

女人跳着腳,指着夏凡的鼻子喝道。

“夏大哥,算了,咱們還是走吧!”

柳月拽了拽夏凡衣角。

“呵呵。”

夏凡不怒反而笑道:“告訴你們主任一聲,就說夏先生來了!”

“就是上先生來了,我也不通報!大門敞開,請自便!”

女人堵着門,就是不讓進。

“夏凡?怎麼了這是?”

女更衣室門一開,尹晴柔身着白大衣,從裏面走了出來。

“哎喲,尹廠長啊,你可得給俺做主呀!不知哪兒來的小屁孩,非要往裏闖,我耐着性子勸說幾句,就要打我,還口口聲聲恐嚇我!這種危險工作,我不想做了!”

女人兩步跑到尹晴柔面前,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尹晴柔還沒聽明白呢,男總更打開,出來一名中年男子,同樣一身白大衣,聽到了女人的哭訴,當即臉一沉,直視夏凡,“你是誰?來這兒幹嘛?爲何欺負我們的工作人員?”

真是百口莫辯,夏凡索性抱着膀子,看着兩人演戲。

“孫主任,他罵我不配待這崗位!還要打我!你得給你作主啊!”

女人又道。

“你不配誰配呢!讓尹廠長見笑了,我這就叫保安把人轟走!”

孫主任說着就要打電話。


“孫主任,你打算怎麼解決?”


不問青紅皁白,偏聽偏信,就這一點孫主任已不勝任主任職務,尹晴柔打算給他一次機會。

“哦,這種混混我見的多了,肯定趁門崗保安不注意,溜進來的,拖到外面打一頓算了,保證以後不敢來!”

看夏凡衣着普通,眼裏竟流出鄙夷的目光。

“你覺得這麼解決合適嗎?”

尹晴柔秀眉緊蹙。

“要不交給警察,按偷竊論處!”

孫主任既想爲表妹出氣,又想在尹晴柔面前表現,故此,想出這樣的陰招。

“是呀,賊眉鼠眼的,咋看咋不像好人!必須予以懲罰。”

女子附和道。

“好吧,趕緊叫保安!”

尹晴柔目光如刀,俏麗的容顏,浮起無比的怒意。

柳月想說什麼,被夏凡用眼神制止住。

孫主任和門廳接待相視一眼,幸災樂禍的等着保安到來。


“小子,現在走還來得及,磕頭認錯放你一馬。”

孫主任圍着夏凡繞了一圈,趾高氣揚的說道。

夏凡嘴角微扯,翻了個白眼,置若罔聞。

“哼,看你牛氣到何時?”

當着廠長的面,這麼小的事要是處理不好,以後還怎麼晉升,孫主任打着自己的小算盤。

保安很快趕到,一下子來了十多號。

“尹廠長,夏先生,流氓呢?”

幾個保安急忙跟夏凡和尹晴柔打招呼。

“你們幾個是不是眼瞎了?明明是尹廠長和我孫主任,哪來的夏先生?”

孫主任點指着說話的保安怒斥道。

“表……表哥,他……他就是夏先生!”

門廳接待員意識到情況不妙,哆嗦着嘴脣,一指夏凡。

“你姓夏?和夏董同姓……”

說到這裏,孫主任大驚失色,似乎覺得夏凡眼熟。

“來人!把孫主任和這潑婦拖走!即刻撤除主任職務!永不錄用!”

尹晴柔冷喝一聲,馬上走到夏凡身邊,“夏董,讓你受驚了!”

幾名保安衝過去摁住孫主任和前廳接待員。

“夏董,這兩人如何處理?”

保安們立即徵詢夏凡。

“按尹廠長說的辦,撤除孫主任職務,把他們倆轟出藥廠。”

夏凡不鹹不淡的揮手道。

“是”

保安們哪敢怠慢,像拖死狗般將二人拉走,甚至有人藉機朝孫主任腚上踹了幾下。

“夏……夏董,誤……誤會,純屬誤會啊!”

孫主任哀求道,直到此刻,腸子都悔青了。 一旁的柳月,簡直驚掉下巴,只知道尹晴柔是藥廠的廠長,沒想到夏凡居然是這裏的董事長,驚訝之餘,孫主任二人的錯愕,讓她覺得更加痛快,更加解恨。

“你怎麼來了?”

尹晴柔冰冷的眼神,瞬間融化成暖暖的笑意。

夏凡淡然笑道:”聽說尹廠長深入車間,體恤員工疾苦,你都下到基層體驗,咋說我也算是董事長,也得下到車間看望大家不是。”

“說謊不臉紅,明明找晴柔姐來者。”

柳月暗自哼唧道,只是沒當面拆穿而矣。

“是嗎?要不要我陪你進去轉一圈?”

尹晴柔臉上一喜,笑容可掬的問道。

“算了,今天晦氣,改天吧,先回你辦公室,商討一下接替孫主任的人選。”

國一日不可無君,車間一日不可無主任,繁瑣事太多,總不能尹晴柔這個大廠長親歷而爲,夏凡會心疼的,所以,急於物色合適人員。

尹晴柔的想法和夏凡想到一處,於是三人一併返回辦公室。

巴頓不愧軍人出身,執行力極強,縱然屋裏沒人,依然守在門外,不曾離開半步。

“一塊進去吧,有事我們商量一下。”

進門前夏凡拍了下巴頓肩膀。

四人落座後,尹晴柔率先開口,“以我對所有中高層以上領導的瞭解,能勝任固體二號車間主任的寥寥無幾,因爲此人必須具備技能水平和管理能力,有幾位合適的大都在要職,的確讓人頭痛。”

夏凡思慮一番,笑而不語。

“火燒眉毛了都,你還笑得出來!”

尹晴柔嗔怪道。

“華夏這麼大,人才濟濟,只要花錢,什麼樣的人才招不到,我建議到人才招聘網上發佈信息,廣納賢才,我相信在極短時間內,必定收到成千上萬份簡歷,如果覺得慢,還有一條捷徑可循。”

柳月賣了個彎子,並沒一口氣說完。

“什麼捷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