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 「雨來,我問你,古晨呢?」瘸子直截了當問。

「他是我殺師傅的仇人,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現在你看見了,我好好的還在,你說他會怎麼樣呢?」雨來有意想要讓四怪動怒從而亂了方寸,方便那些不死冥蛇攻擊。

「哎呀,兔崽子,我要殺了你!」瞎子喝道。

聾子也跟著道:「快把古晨交出來。」

啞巴手拿黑色拐杖,直指前方的雨來,一副要殺雨來的架勢。

雨來哈哈大笑:「想找你們的寶貝徒弟啊,好啊,他就在你們面前的不死冥蛇的肚子里,具體是那一條我也不記得了,你們還是自己進去找找吧。」

「豈有此理!」瘸子立即命四人布陣,開始準備殺那些不死冥蛇。

雨來高聲道:「四位不要忘了,我這蛇是殺不死的。正好我這些蛇好久沒開葷了,今天你們四個正好給它們解解饞。」

四個不再與之對話,四個拐杖呼呼帶風,他們準備跳出蛇的包圍圈,直接擒拿雨來。

可就在他們運功的時候,忽然發覺什麼地方有些不對,腳下大地好像鬆動了一下,幾個人還未喊出一聲「不好」,便朝下墜落而去。

與此同時,周圍那些蛇也都瘋狂跳入下沉的洞內,一時間,四怪周圍除了蛇還是蛇。

好在四怪功力非同一般,用真氣護體,才暫時免受不死冥蛇的咬傷。

那些蛇在四怪身上不斷落下,四怪落地之後就發現這裡是一個封閉的枯井,腳下周圍全是蛇,抬頭看時,就看見上方洞口處雨來正笑著看向他們。

「連老天爺都在幫我。」雨來道,「你們腳下正好是一個廢棄的枯井,哈哈,真是老天要滅你們啊。」

瘸子想要飛身而上,雨來運功催來一塊巨石將洞口封死,只聽雨來道:「不死冥蛇好好享用你們的早餐吧。」

下方那些不死冥蛇發出「嘶嘶」的聲響,準備攻擊四人。

「想不到我們四怪最後會餵了蛇,真是窩囊透了。」聾子低聲道。

「大家不要說話,先做好防護,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出去。」瘸子抬頭看向上方巨大的石塊,準備二次飛起將之推開。

雨來冷笑一聲:「你們不要白費力氣了,乖乖在裡面等死吧。」

雨來的話音剛落,那些不死冥蛇就跟瘋了一般開始攻向四個人。四個人儘管有真氣護體,但時間若是久了肯定也會遭殃。

四怪聯手想要結出一個陣法困住那些不死冥蛇,但因為地方太狹窄,根本沒有地方施展。

瘸子用手中的拐杖將那些蛇驅趕到一邊,對其餘三怪道:「我看好它們,你們快想辦法找找看有什麼出口沒有。」

其餘三怪一聽,也都覺得有理,開始四處敲敲打打尋找可能存在的出路。

瞎子看不見,但他的聽覺卻是最好的。他仔細傾聽著周圍的聲音,忽然,道:「這裡,這裡有點奇怪。」

啞巴一聽忙過去,用拐杖又捅了捅,就聽見那個地方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好像有水從高處滴落,落入下方水潭之中。

「這裡肯定有通道。」瞎子斷定道。

啞巴用拐杖用力朝里一推,面前的兩塊石頭深陷了進去,四怪更加清晰地聽見了水滴的聲音。

啞巴探頭朝里看了看,嗚啦嗚啦喊著什麼,聾子過去瞧了一眼,大聲道:「有個水潭。」

「在這山頂上怎麼會有水潭呢?」瘸子一邊阻擋那些不死冥蛇,一邊思索著。

啞巴和聾子將這一面的石塊用手小心地移去,幾個人就看見前方水潭冒著濃濃的熱氣,那裡面的水好像滾燙滾燙。

「這裡應該有火山岩漿。」聾子道。

「把那些蛇趕到水潭燙死算了。」聾子一邊說,一邊用拐杖驅趕腳邊的不死冥蛇,讓其沿著洞口落下,直接落入那水潭之中。

那不死冥蛇一進入水潭,水潭立即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音,很快那不死冥蛇連皮都不剩了。

「好可怕的潭水。」瘸子也一邊驅趕那些不死冥蛇,一邊驚嘆著。

落入這裡的不死冥蛇全部被四怪驅趕進那水潭之後,水潭內的水忽然變了顏色,本來純凈的水立即變成了粘稠狀,呈黑褐色。

「水潭好奇怪。」瘸子剛這樣一想,就看見水潭內的水開始劇烈翻滾起來,一個骨架慢慢從潭底浮上來。

那骨架看模樣輪廓應該是一個老年男性,尖尖的下巴骨,看上去比較瘦削。


骷髏頭中兩個眼睛黑洞幽幽深不見底。

「什麼人?」瘸子大喝一聲,手中的拐杖開始泛起淡淡的光芒。其餘三怪也警惕起來。

然而,那骨架浮上來之後便再無動靜,只是靜靜在水面上飄著。

「到底是什麼人呢?」瘸子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見骨架內傳出一個低低的聲音。

「救我,救我出去……」

瘸子一愣:「你們聽見沒,這聲音好耳熟。」

瞎子對聲音識別最是清晰,脫口而出道:「誰?是黑熊嗎?」

「黑熊?」其餘幾個聞聽,再仔細辨別剛剛的聲音,覺得極有可能。

「是四怪啊?是你們嗎?」黑熊似乎也聽出了幾個人的聲音,激動道。

「是黑熊,果然是黑熊,他認得我們。」瞎子道。

瘸子看向那個骨架,道:「黑熊,你在哪裡?我們怎麼救你?」

那骨架搖動了一下,低低的聲音再次傳出:「這個骨架是我在水潭底部發現的,並不是我,但我發現這骨架可以抗拒水潭的高溫,所以我的靈魂就躲在骨架之中了。」

瘸子已經猜到黑熊已經失去了肉身,不忍多問什麼,道:「那我們怎麼救你出來?」

黑熊道:「現在我只剩下魂魄了,若是你們再不來我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了。你們用真氣凝成一個安全的通道,我的魂魄就可以安全逃出水潭了,對了,你們一定要小心,水潭內有股強大的吸力,你們千萬不要過來。」

四怪一聽,臉色一變,開始聯手在虛空中凝練出一個通道,就見骨架內一團白氣慢慢從中湧出,進入通道內,很快就沿著通道回到了他們身邊。

… 「謝謝你們。」黑熊在虛空中幻化出本來模樣道,「小姐還、還好嗎?」

四怪一聽,想起往日這黑熊對雲香瑤的痴情,都默然點頭。

黑熊道:「只要她活的好我就放心了。」

瘸子道:「你是怎麼落在這水潭內的,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黑熊道:「當初我跟你們分開之後便浪跡天涯,有一天我遇見一個道士,那道士說可以教給我無上的道法,讓我成仙,我於是就跟他去修鍊,他就帶著我來了這裡,讓我日夜修鍊,我也覺得確實有進步。」

「有一天他把我帶到這個水潭,當初不是在這裡,好像在道觀的後邊直接來到了水潭邊上,我正想問什麼,就被他一掌打進了水潭,後來我肉身便被水潭內的水銷蝕了,魂魄也備受煎熬,無意中我發現了潭底一個骨架,我躲無可躲,便鑽了進去,發現那些潭水無法進入骨架內部,我這才僥倖存活在裡面,一晃都好多年過去了,我已經死心了以為再也出不去了,想不到今天你們會出現在這裡。」

「確實已經過去很多年了,如今這裡還有什麼道觀,到處都是一片廢墟了。」瘸子道。

「道觀已經沒了?那那個道士呢?」黑熊道。


「這裡現在到處一片荒蕪,我們從未見到什麼道士和道觀。」瘸子解釋道。

「你不知道那道士叫什麼?」瞎子問道。

「不記得。」黑熊道。

「好了,先不說這些了,我們現在出去最重要。」瘸子看向黑熊,「你了解這裡多少?」

黑熊沉思了片刻,道:「並沒多少,不過我知道,這潭底好像有什麼通道,潭底的水流很急,好像通往底下海。」

「你是說在這麼高的山頂上,這水潭直通地下海?」瞎子顯然覺得不可能。


黑熊道:「反正我能感覺到下方水流的很急,但我從未下到最下邊,因為我怕骨架承受不住水的重壓碎掉,那樣我就徹底沒命了。」黑熊道。

「讓我想想……」瘸子看向水潭。

這時,從水潭的上方忽然又落下很多不死冥蛇,四怪頓時一驚,剛剛他們驅趕下去的都已經被潭水吸收完了,現在這些蛇又是從什麼地方鑽進來的?

四怪等人還沒想明白,就聽見雨來的聲音傳來:「去吧,去吧,去給我將古晨那小子找回來。」

「什麼?」瘸子一驚,「沿著水潭可以找到古晨?」

幾個人-大氣不敢出,就聽上方雨來繼續道:「就算你躲在多深的水底,我一樣可以將你找出來。」

這次進入水潭的那些不死冥蛇好像被雨來施加了什麼法咒,並不會被水潭內的水燙死,就見那些蛇鑽入水潭深處而去。

「看來這水潭真的直通地下海了。」瘸子道,「我們得去救古晨,必須搶在它們之前找到古晨。」

「我們下去會不會被銷蝕了?」聾子看完瘸子手勢,問道。

「黑熊,這水潭的水到底多厲害?」瘸子問道。

「反正以我當年的功力只在裡面抵抗了三天就肉身盡毀了。」黑熊道。

「三天足夠我們從水潭下到地下海了,大家準備一下,我們馬上下去。」瘸子道。

四怪聯手用真氣鑄造了一個堅固的防護罩,幾個人鑽進,沿著水潭內的水流直追那些不死冥蛇而去。

一天之後,四怪來到了地下海,發現這裡簡直就是另一個世界,到處都是水,偶爾有幾個島嶼。

「古晨怎麼可能落在這地方。」瘸子有些懷疑起來。

「說不定是追什麼人來到這裡的。」瞎子道。

「快看,前面有個小島,我們先去看看吧。」四怪帶著黑熊一起朝著前方島嶼而去。

「還沒走近我就感覺那島上一陣陣的邪風歪氣,大家都小心了。」瞎子道。

幾個人登上了那島嶼,到處死氣沉沉一片。

「這裡應該沒有活人的。」瘸子道。

「什麼人前來嬰兒島送死!」

一個白衣女子忽然從暗處飛出,輪手就打出一道道暗器。

四怪慌忙躲避過去,驚愕不已。看那女子戴著頭紗看不清面目,但身段姣好,這樣一個美麗的女子怎麼會出現在這麼荒蕪的血腥之地。

「姑娘,你是什麼人?」瘸子問道。

「前幾天剛來個送死的,想不到今天又來幾個,看來想找死的人還真不少啊。」白衣女子看向四怪。

「你到底是人是鬼?」瞎子喝道。

「問這麼多幹什麼,很快我就讓你們全變成鬼。」白衣女子說完,一揮手,從島上四處跑出十幾個五六歲的孩子,那些孩子看上去十分可愛,但手中都拿著一把骨頭做的刀,陰森恐怖。

「嬰兒島,果然有嬰兒。」瘸子怒道,「傷天害理的妖女,今天我們就替天行道。」

四怪同時攻向白衣女子,卻忽然找不到那女子的身影了。只有遠處那些孩子叫喊著沖向他們。

看著那些可愛的孩子,四怪居然有些下不去手,儘管心中知道這些孩子很可能都是妖魔所化,但還是難以下狠心,四怪只是一味躲避著。

「先困住他們再說。」瘸子對幾人喊道。

四怪同時施法,在面前結出一個結界將那些孩子困住其中。

「那妖女到底是什麼來歷?」瞎子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