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過,就算這樣的獵手,也有缺點,他們居然討厭陽光,而且銀質武器會給與他們造成致命效果。

這也讓邪龍好奇德拉庫這傢伙到底是怎麼造出來的?居然沒有這種限制?

不過,大戰當前,也沒有時間想這些問題了。邪龍緩緩拔出劍,高舉空中,在yīn雲下,閃爍著銳利鋒芒。在他的身後,龐大的軍隊一望無邊,邪龍想用這次戰爭磨練那些雜兵們,給與他們自信,這一次,必勝!

「啊啊啊啊啊!」這是信號,一字排開的米諾陶萬人族同時用力的一跺腳,仰天嘶吼,那熱血的吼叫讓所有人都熱血沸騰,卻讓敵軍感到心驚膽寒。血sè瞬間蔓延雙眼,興奮的他們現在多了種屬於自己內心深處的渴望,那是本能的呼喚。

邪龍手中的寒劍向著遠處的敵軍陣營輕輕揮下。

「啊!!!」米諾陶氏族怒吼一聲,一馬當先的一衝而下。在他們的帶動下,那些炮灰們也狂熱起來,大吼大叫的隨後而至,30萬大軍,猶如cháo水,從高坡上一涌而下。

「敵襲,敵襲!嗚嗚嗚~」悠長的號角在陣營中響起,雖然軍隊已經用最快的速度集結起來,但是看著那黑cháo般涌下的敵軍,黑cháo帶著紅芒,帶著無人能阻的氣勢哄哄而下,感到了恐懼。

「結陣!不要慌,他們只是一群野獸,一群不開化的獸人而已,堅持住!」指揮官們努力的指揮著軍隊,但是那越來越近的cháo水,讓他們的聲音都有些打顫。這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區區獸人居然擁有如此壓迫感?這種死亡般的氣息蔓延了所有人。

「500米.400米.300米……」越來越近,每一個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喘息都有些費勁。緊緊的頂住手中的盾,握緊手中的長槍,那群紅眼的野獸們越來越近。

「啊啊啊!」「呯」第一線交鋒,雙方的人馬碰撞在了一起,米諾陶氏族表現出來的戰鬥力接近恐怖,居然瞬間打崩了第一線的盾兵。

看到一瞬間勝利,這讓後面的炮灰們不可置信的同時,燃起了無限的自信戰火,大吼大叫的湧進了第二戰線。打了雞血般的他們,居然發揮出了百分之兩百的力量,變成了一支強大的軍隊般,。對人類的恐懼,不滿,怒火,這一瞬在這股自信的帶動下爆發出來,無人能阻。

「哈~」雙眼紅芒,骨翼與骨刺的亂舞,那詭異的血刃輕易的掃掉一片敵人。邪龍從天而降,進入戰場,那乾脆利索,瀟洒至極,簡單又快捷的殺人方式,一瞬間居然沒有一個人敢靠近邪龍。

「王。」看著沒人敢接近邪龍,四個惡魔也鬆了一口氣,護在邪龍的四周。他們也沒想到邪龍居然那麼冒失的沖入戰場,主將,就在戰場後面指揮就行了,沒必要衝鋒陷陣,這多危險啊!

邪龍根本就不怕,想殺死自己,那就得完全壓制自己才行,除非現在戰場上出現高階的聖靈或者神臨強者,否則根本沒人能殺死他。

一招手,被自己殺死的人的屍體上抽出N把血劍凝浮在空中,別人不接近自己,自己接近別人就好了,那血蓮花般綻放的凝血劍懸浮在空中,是如此的妖艷。

「!」邪龍突然一震,停下了腳步,四周懸浮的凝血劍突然化成了液體,灑落大地。「噗」邪龍噴出一口鮮血,看著手上沾染自己的鮮血,邪龍有些驚慌:「怎麼一回事?!咳咳咳。」不斷的咳嗽,咳出一口又一口的鮮血,身體的不適感突然傳遍全身。

「???」邪龍不明白,怎麼了?難道是『憎恨』反噬?不可能啊,不可能那麼快,而且也不應該會事這樣子的。力量似乎被局限了,擾亂了自己的控制。

……「果然還是發生了呢。」

「這是怎麼一回事,原罪!」

……「本尊,不要在加入這種大廝殺了。你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了。本能那傢伙,好心做成了壞事,現在你身體已經被力量擠滿,如果在嗜取那麼多生靈之力,你就會被這股力量撐壞。現在已經開始出現先兆了。」

「如何解決?」邪龍不可能妥協,如果無法上陣殺敵,那他還談什麼復仇?

……「取回心臟。」

「!」邪龍一震,想起了白雪:「其他方法!」

……「解鎖更多的印記。」

「可惡。」() 「真的沒有其他選擇了嗎?」現在天知道罪之魂在哪裡,而且他一直都忙著計劃,又哪來的時間去大廳、尋找?

……「吶,本尊。」原罪突然一轉話題,這沒有選擇的問答繼續下去也沒意思,「剛才殺人的時候,快樂嗎?」

「?!」邪龍先是一個問號,然後才愣住了,那的確是一種無與倫比的愉悅與興奮。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是那種感覺?他殺的人不少,可每一次,他都會有些壓抑的沉默,他並不是嗜殺的無情之人。可現在回想起來,那種壓抑的感覺是什麼時候消失的?忘記了。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快感的?不知道。

……「果然吶。」

原罪的聲音越來越小,無論邪龍如何詢問呼喚,也得不到原罪的回應。

「現在的我。」邪龍看著自己的雙爪,自嘲的冷笑,「越來越像個怪物了呢。」

四個惡魔一直護在邪龍的身後,並沒有注意到邪龍吐血的那一幕,只是看見王停下了,還以為有什麼危險,jǐng惕的探查著四周的一草一木。

「我回去了,記得把戰報告訴我。」邪龍突然開口,也不等四個惡魔反應過來,轉身離去。

「是!」見邪龍離去,四個惡魔反而鬆了口氣,雖然主將參戰能起到帶頭的引導士氣之用,可更多的是讓他們這些護衛或者將領心驚膽戰啊,一旦主將被人掛了,那誰來領兵?隨便挑一個?這根本不可能,沒有一個人知道邪龍到底在想些什麼,也沒有人能做到他那種地步……

已經兩天沒有看見太陽了,它似乎厭惡戰爭,替自己蒙上了黑sè的面罩,不想看著那流淌的鮮血把草原染紅,不想看見那屍體鋪滿大地。

「啊吼吼吼~」草原迴響的獸人咆哮,宣告著這一場慘烈的戰爭的終焉。

「……」明明打了大勝仗,可王的臉卻yīn沉得可怕。四個惡魔原本的喜悅被這股冰寒凍結。

「呵呵,30萬人的軍隊打10萬人,還死了8萬多,厲害厲害。」邪龍嘲笑的把那份戰報數據丟在桌上。

「稟報王,死掉的8萬多人,大多數都是炮灰兵。jīng英兵團損失不過千,米諾陶損失也不過百,最讓人驚嘆的是,新武器兵團損傷不過十,一開始我們就把他們調遣在了敵人後方,使得他們一舉擊破敵人的魔法師部隊。」

「擊破個屁,這10萬人里的魔法師都不過千呢,上萬人拿著新武器打百人還掛了幾個,怎麼不去死!把火槍隊的將領給我殺了,選一個能者上任。」說起來來氣,槍的威力邪龍最清楚,按理來說屠虐這百人法師,應該是碾壓式的,然後從敵後迴轉支援前線,這樣可以把傷亡降到最低啊。

「那是因為大家對新武器都不熟悉,這將領也是唯一一個能指揮這部隊的人選……」羅成看著邪龍的眼神,沒敢在往下說,只能應聲,「是。」打勝仗了還要殺領將,恐怕會弄得人心惶惶吧。

氣氛一下子沉寂下來,邪龍寫寫畫畫,不知道在弄些什麼,一會兒思考,一會兒煩惱。

「王。」這時羅真站了出來,「關於人類的俘虜怎麼辦?」

「殺了。」邪龍不耐煩的隨口下令

「可那是將近五萬……」

「殺了!沒有必要讓那些不穩定因素混編在其中,拖我們的後腿。」

「是。」四個惡魔一同退下,這樣的事一個惡魔可做不來。

邪龍又開始自忙自的,在他的桌子上,擺著一張城市結構圖,雖然地圖不會看,可看個路線圖總是會看的,閑著兩天,邪龍與德拉古前往落霞谷之外,翔龍帝國防禦獸人侵襲的堡壘——鎮獸城去打探情報,雖然大部分都是德拉古完成的……

「想不到損失那麼多,這鎮獸城易守難攻,而且有大量的資源與人力,綜合戰力如果沒有20萬人,無法攻下。打個10萬人的軍隊就去了8萬人,這群廢物。先不說能否打下這個鎮獸成,就算真的打下了,我們又還有多少人可以去進攻翔龍帝國並且打通通往聖教庭的路線?可惡,想辦法,想辦法,把損失降到最低。」

想找個人討論,可在這群雜兵里,又有誰有這個眼光?有這個眼光的,不是自殺了,就是跑掉了。惡魔就不用說了,他們攻城最簡單,人數堆,可自己最缺的就是兵力啊。

「德拉古。」邪龍隨意的叫了一聲,一隻紅蝙蝠立刻飛了進來,化chéngrén形恭恭敬敬的一個紳士問禮:「願為您服務,我尊敬的主人。」

「鎮守城一共有多少守軍?」「五萬守軍,但不知道傭兵有多少。」回答完,見邪龍不在問話,德拉古也老實的站在了一邊,沒打算離去,反正自己的事忙完了,站在邪龍身邊刷下存在或者好感吧。

「如果只有五萬守軍就簡單了,可麻煩的是那些傭兵啊。」誰都知道翔龍帝國是個傭兵大國,其傭兵數都已經超過了他們的正式軍隊數,而且相比起來,傭兵的實力與配合比正式軍隊都要強,只不過向錢看與不團結,才讓這些傭兵們在帝國的管制之下。

「又沒有什麼攻城器具,雖然我殺了五萬人,擁有黑名度,讓人害怕,可別人如果緊閉城門我也沒辦法啊,總不能叫我一個人衝進去殺光他們吧,如果做得到,我還要他們那些廢物做什麼。」邪龍也不在乎什麼,自言自語的說給了德拉古聽,有個人聽聽自己的牢sāo也挺不錯,總比一個人悶著好。

德拉古立刻找到了表現的機會,說出了自己的建議:「主人,如果只是開城門的話,交給吸血鬼他們吧。讓他們化成蝙蝠潛入城市,然後打開城門,這樣不就行了嗎?」

「想過了,就那個破門,能同時進入幾個人啊,別人在城門后擺開弓箭或者魔法師,我們進去多少死多少。」邪龍早就想過這辦法了,無聊的甩甩筆,「得想辦法先擊破他們的心靈,讓他們被恐懼所佔據,最好的辦法是引出一部分,殺之,威懾城內之人,然後白rì派出食屍鬼與新武器隊伍叫陣sāo擾,晚上派出吸血鬼肆虐,這樣持續三天,三天之後便是城破之時,在jīng神壓迫與心理崩潰下,他們還能有多少反抗能力?」

德拉古不在說話,他想到的,沒想到的,主人都已經考慮過得失了,他現在只要老老實實的聽著邪龍發牢sāo就好了。

「這是最佳的作戰方案。如果不行,就只能強攻,可強攻之後,我們還有多少兵力?再者,翔龍帝國又不止這一個城市,如此消耗,恐怕連翔龍帝國都沒走出去就死光了。」

「要不,大量增殖吸血鬼?」可惜德拉古不會食屍鬼的增殖方法,「這樣的話,兵力之難便可得到解決。」

邪龍撇了德拉古一眼:「你的想法我會考慮的。」不到萬不得已,邪龍不想讓吸血鬼這樣一個種群發展起來,他只是想復仇,不想留下太多的隱患,一旦吸血鬼形成一定的數量,屆時,將會成為一場浩劫。

德拉古有些嘆息,他很想有一個血族這樣的家族群,可他也知道,這樣一個族群放到那裡都是一場災難,那嗜血的怪癖一rì得不到解決,邪龍就不會放任吸血鬼增殖。

羅歐突然站在門口:「報!王,有個俘虜想見您。」

「見我?不見,殺了。」邪龍懶得想,反正人類無須就是想用金錢什麼的換取生命,懶得理會,他對金錢從來不興趣,反正被逼上這條路,他就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與權利了。

羅歐猶豫了下,點點頭:「是。」

「等等!」邪龍突然叫停,按理來說惡魔們應該也不會犯這種錯誤才對,這種求饒他們應該也是無動於衷才對啊,「是誰想見我?」

「一個叫尼祿*洋的人類,他說他是翔龍帝國三皇子殿下,認識王,與王做過約定,現在要見王。」羅歐這才解釋,如果只是普通單純的用金錢、權勢換命,他們已經送那些傢伙去投胎了,就算是皇子,對他們來說也無所謂,殺了。可這人說認識王,與王有個約定,他們就犯難了,如果假的還好,但如果是真的呢?小心為上,他們便派出羅歐尋求一下王的意思。

「尼祿?!」邪龍一愣,這傢伙沒走,還呆在軍隊里?當初自己不是告訴過他,讓他做完那事以後就回他的dìdū,把責任撇乾淨,然後等自己消息嗎?這傢伙怎麼沒走?!不過一想,突然笑了,笑得那麼的yīn沉:「把他帶來,記得要尊敬。」

「是,王。」看來是真的了,還好自己等人還有傷害他。羅歐有些慶幸,成了王的少主,讓人感到越來越害怕了呢。

「有辦法解決了。」邪龍隨手把筆一丟,狠狠伸了個懶腰,總算可以放輕鬆了,沒想到最後卻讓自己走運了一次,在根據最佳作戰方案後續思索,邪龍突然有些暗淡:「看樣子,要真的成為魔王了呢。」

「解決了?」德拉古有些奇怪,忍不住問出聲,為什麼一個人類就讓邪龍說解決這一次的難題了呢?而且還是最佳方案的那種感覺?

「當然解決了,尼祿的身份不是三皇子嗎?只要我們假裝這一站元氣大傷,並且捕獲了三皇子。引出一部分軍隊或者傭兵來偷襲營救,這樣不就達到目的了嗎?」

「可,主人,你的名氣……」德拉古故意沒有說完,提醒邪龍。面對一個可以輕易秒殺五萬騎士隊伍的魔王在這裡,誰敢來營救啊?

「額。」邪龍到沒想過這一點,對啊,自己往那一擺,就憑鎮獸城那點兵,誰敢出來?說不定現在就算躲在城裡也是瑟瑟發抖的不安呢,廢話,人家能秒掉五萬騎士隊,在秒殺五萬又如何?

邪龍捏著下巴思考:「德拉古,找幾個能忍住怪癖的傢伙辦chéngrén類,去翔龍城與鎮獸城宣傳一點東西,就說……尼祿大戰魔王龍邪,兩敗俱傷。」

「……」德拉古臉上有些難看,這可能嗎?一個不過靈化實力的傢伙能和一個秒殺五萬騎士的魔王打成兩敗俱傷,這三歲小孩都不信啊。

「笨啊,就說我秒殺五萬騎士的時候已經元氣大傷了,在與尼祿一拼,現在已經重傷了,無法上陣了。」

邪龍的說法讓德拉古一通,對哦,如果邪龍秒殺五萬人,沒有消耗的話,那不是無敵了?說是元氣大傷了,在加上尼祿這一拼,已經重傷休養,反而更讓人相信。而且這樣做,不僅僅能讓帝國上層重視尼祿這個潛力無限的皇子,還能給敵人造成一個機會假象,對,殺死魔神龍邪一舉成名的假象,然後組隊來襲。

可一襲擊不就知道是假的了嗎?就算把所有來襲之人一個不剩的殺掉了,可攻破城市的話,一樣會暴露的啊,知道上當后,只會讓其他城市更加jǐng惕而已,這樣雖然能攻下了城市,不也變相的增加了後續難度了嗎?

「我要讓他們用生命來換取真相,然後完好無缺的站在他們的面前展現力量,至於後續……攻下鎮獸城后,我要他們聽到我的名號便顫顫發抖,失去抵抗的膽量。」

「如何做?」

「……」邪龍獰笑:「屠城!」() 落霞谷外部森林中……

「呼呼呼。」激烈的喘息,一個男人靠坐在大樹后,大喘幾下后,深吸一口氣,壓住自己的呼吸,jǐng惕的感受著四周的動靜,風吹拂樹葉,唰唰的響聲卻讓人感覺不到寧靜。

「啊啊啊啊!」慘叫聲不斷的迴響著,男子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待身體機能與理智恢復一點后,便立即起身向著敵軍方向跑去,他們撤退的路線已經完全被那些怪物截斷了,這是一場yīn謀,他們完全掉入敵人的陷阱之中了。現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出其反意,沖入敵軍內部躲起來。這也是那個討厭的小子教的,雖然自己經常與他吵架,看他不爽。

「啊~」在男子的正前方,突然發出一聲尖叫,一個人影迎面撲來,黑sè的尖銳凝體從那人的身後串出,刺向男子。

「哈!」男子用力的揮動巨斧,利用巨斧的攻擊範圍,直接把來者攔腰砍斷,他不敢回頭,也不敢停頓,繼續往前跑,他知道,那個怪物,沒有死。

「啊嘎嘎嘎!」被砍成兩段的人類發出刺耳的磨牙尖叫,那通黑的眼睛貪婪的盯著離去的男子:「食物,食物!!」口吐人言,卻讓男子跑得更加快了。


「這些到底什麼怪物!不行,絕對不能在這裡死去,我和她說好的,還要照顧她和那未出生的孩子,一定要回去。」抹掉臉上的樹葉與灰塵的偽裝,讓視野更加通暢,此人是螭龍傭兵——魏京!

五小時前……鎮獸城內……

軍隊整裝,無數傭兵來來回回的購買著軍需物品,似乎準備大幹一場的樣子。

一座木屋前,一男一女正在道別。這一幕,在城市中無數的角落上演。

「魏京,我看太危險了,還是不要去了吧。」

「安心吧,我一定會回來的。我可放心不下我那未出生的孩子和他那可愛美麗的母親。」一男一女正是當初脫離了螭龍傭兵團隱居結婚的魏京與茉莉可。

此時的茉莉可已經懷孕,那隆起的小腹看樣子也有五六個月,兩人恩恩愛愛的樣子,一副小家和睦之樣。


「總感覺有些不對勁,我們這一次可是要討伐那擁有殺戮魔神之稱的魔王,我有些害怕,吶,不去了好不好,我們找點小事做,能過活就好了。」茉莉可有些挽求,她很害怕魏京會一去不返。


「放心吧,我肉厚著呢,一旦出了事,我就跑,我才不會傻傻的去死呢。」魏京溺愛的摸著茉莉可的小腹,「我一定會回來的,賺著錢,讓你和未出生的孩子過上好rì子。」

「可邪龍在離別前不是給了我們一萬金票嗎?我們完全可以……」


「不,我不想動用那些錢,那是我們的回憶,與存在過的證明。」兩人沉默下來,一臉回憶:「也不知道他們過得怎麼樣了,是不是已經升上B級傭兵團了。」

「茉莉可,你,後悔嗎?」魏京突然問出這句話。

「有些可惜。但是……」茉莉可恩愛的摸了摸魏京那龐大的臉,「一生無悔。」魏京笑了,一把抱住茉莉可:「我也是,一生無悔。」

擁抱了許久,兩人才分開:「一定要回來,魏京。」「啊,一定會回來的。」

「哄咔咔咔」刺耳的聲響響起,鎮獸城那緊閉的城門緩緩打開,2萬軍隊與3萬雇傭兵同時出發,浩浩蕩蕩的向著獸人駐紮的落霞谷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