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方大老闆幸福悠哉啊…

“飛揚,你看,咱們店鋪門口的的這個小攤位賣的是什麼石頭?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順着蘇雅芝目光的方向,方飛揚這才注意到,原來“霸佔”自己商鋪前空地做生意的這位攤主竟然做得的是賭石的買賣。

只不過,這裏的賭石不是翡翠毛料,而是雞血石原料。

“咦,我還沒仔細看呢,這人出售的是辰砂條帶的地開石,因爲它的顏色像雞血一樣鮮紅,所以人們俗稱雞血石。”

由於這位攤主的石頭擺放位置就在方飛揚的眼皮底下,所以看得非常清楚。

蘇雅芝開心的叫道:“這就是著名的雞血石呀,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不如咱們下樓看看去?”

“好啊,那就看看去!” 雞血石產自低溫熱液礦牀、火山岩或熱泉沉積礦的硃砂條帶的頭尾及邊緣地帶,產量相當有限。最著名的雞血石按產地命名分別是昌化雞血石和巴林雞血石。雞血石的顏色有鮮紅、淡紅、紫紅、暗紅等,最可貴的是帶有活性的鮮紅血形。

按質地一般主要分爲4大類:凍地雞血石、軟地雞血石、軟鋼板地雞血石和硬鋼板地雞血石。它同壽山田黃並列,享有“印石皇后”的美稱,爲華夏印文化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

最著名的浙江昌化玉巖山的雞血石開發始於明代早期,盛於清代乾隆時期,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雞血石美麗、晶瑩、稀少,歷來被譽爲“石後”、“印石公主”、“章石皇后”。

下樓的時候,方飛揚則在給蘇雅芝簡單的解釋了兩句什麼雞血石原料。其實方大老闆自己在這方面懂得也不算太多,此時之所以能在女友面前裝一會“教授”,完全是由於書本知識看多了。

在盛世典藏商鋪門口擺攤是一位四十出頭的男子,但模樣已經蒼老,長年的風吹日曬,使他的臉又黑又瘦,佈滿皺紋,像條枯老的絲瓜筋。不過兩隻烏黑的眼睛炯炯有神,此時正面帶着笑容像另一個顧客介紹他的貨。

方飛揚和蘇雅芝緩緩的來到地攤的一側,也不打擾這位男子做生意,蹲在那裏饒有興趣的觀察起地上的雞血石原石。

“方老闆,你是專家,你看看那一塊石頭能出彩?”

蘇雅芝俏臉上映着狡黠,還對方飛揚眨巴眨巴了眼睛,調侃着問道。

貴妻在上:廢材老公來護航 ,說道:“蘇小姐如果有興趣,我倒可以爲你參謀參謀,待本專家仔細查驗查驗…”

方大老闆搖頭晃腦的擺出一付專家的姿態,逗得蘇雅芝掩嘴抿着笑。

說笑歸說笑,地上大大小小的原石還是用心看的。

方飛揚發現,這裏擺放的大約有二三十塊雞血石原石只有十來塊是昌化老坑料。玩雞血石的人都知道,這類料纔是真正的有價值。不像其他的不是新坑料,裏面即便產生“血色”也是呈霧狀分散,收藏價值不高。

方大老闆雖然沒玩過,但是他天賦異能,如今感應能力更是比以前有質的飛躍。他低頭掃看,自然而然的就展開了憑空感應的能力。

既然要買雞血石,那當着女友的面就不能丟了辜負了“專家”的稱號。所以方飛揚一口氣將這個地攤上二三十塊原料全部“掃描”了一遍。他發現用感應能力去判斷雞血石內部的成色好壞,其實與鑑定翡翠的感覺相同。

只要原石內部存在鮮紅如血的石頭,在他的腦海影像裏就能呈現出來。同時,越是年代久遠,地質結構漫長悠久的石頭給方飛揚的感覺越是滄桑和古樸。

“兩位隨便看,我這裏的石頭都是出自昌化的老坑原料,品質絕對有保障。”

方飛揚做一個合格的“檢驗員”,正低着頭挨個檢驗這地攤原石呢,就聽見攤主帶着客氣的聲音過來招呼。

這位四十多的攤主估計看到面前是一對年紀輕輕的小情侶,雖然熱情的給方飛揚和蘇雅芝講解着,但是這話中的水分也加多了。他的貨明明只有十幾塊是昌化老坑的原料,偏偏說成全部都是,這是在做虛假廣告。

方飛揚聽在耳裏,也不吭聲。他雖然沒有專業的知識分辨什麼是老坑原料,什麼又出自新坑。但是石頭裏面蘊含的歲月的氣息是騙不了人了,方飛揚可以感應的出來。

方飛揚沒拆穿他,而是指着擺放在中間的一塊“梅花血”狀的石頭問道:“老闆,那塊石頭出自哪裏啊?”

“這個呀,當然也是出自昌化老坑的料子嘍,你可以靠近點鑑定一下,來,我這裏有手電筒。”

攤主老闆主動遞上去一件迷你小手電,這是他專門爲客人準備的。

方飛揚擺了擺手,示意不需要。

你的小手電只能觀察表面,而我的感應能力卻可以洞察其內。

這塊石料肯定不是出自昌化老坑,方大老闆經過交叉感應對比,自然能夠發現。不過,它是不是老坑的料子已經不是問題焦點了。因爲它裏面卻是有一塊麪積不小的紅**域。色彩不是很豔,而是紅色中帶着深黃,在石頭內部呈條狀分佈。從品質上評估,算是中檔的雞血石。

這塊原料的表面星星點點分散成梅花狀,紅點如菸頭般大小,從外觀表上來看就值得買家“賭一把”。可能由於表現太好,反而使得一般顧客望而止步,不敢押寶。

人的心態有的時候就是那麼的奇怪,給他的感覺太好了,另外一方面就加重了他的懷疑精神。不是有一句俗話嗎,叫做“事出反常必爲妖。”這個攤子前前後後圍繞了不少人,每個人都看到這塊“梅花血”狀的原石,卻都在觀望着。

方大老闆無所謂,他已經知根知底了,心裏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解出來的原料做成兩枚印章的話,每一枚的價值都會超過一萬元,剩下的料還能做個擺件,如果請名家雕刻的話,價格也應該能超過兩萬元。

而這塊原料的標價是一萬五千塊錢,攤主用黑色的記號筆在每塊石頭上都明碼標價了。

方飛揚決定買下來,雖然賺得不多,就當是陪蘇雅芝玩玩,買回去請人刻兩枚情侶印章,圖個高興。

“老闆,你這塊料子,標價挺高的嘛,能不能便宜點啊?”

方飛揚撿漏已成習慣,儘管這次賺的少,也肯定要討價還價的。

攤主一聽,又笑呵呵的回道:“小兄弟,你看看,我這塊石頭表現多好啊,強光一照,它的光澤反射,它的血色的滲透都是出類拔萃的,我叫價一萬五可是一點也不高呀。回頭你切下來大漲,還得感謝我呢…”

別看攤主又瘦又黑,一副蒼老的摸樣,做起生意來也是精明老臉,張起嘴來就是滔滔不絕。


方飛揚嘴角掠起一絲意味深長的微笑,心道:我當然知道這塊石頭肚裏有點貨。你這地攤上大大小小二十幾塊,我都逐個查驗過了,就只剩這塊能拿得出手。矮子裏面挑將軍,頗爲無奈啊。

“呵呵,借你吉言,我也不奢望能大漲,只要不虧本就行。”方飛揚謙虛的說道。

方飛揚有繼續說道:“你特意將這塊料子放在攤位中央位置,目的就是爲了吸引客人,可是這一上午過去,也沒有賣得出去,對吧?現在難得我對它感興趣,你就給我打個折扣,咱們買賣不就成了嘛…你認爲呢?”

攤主老闆的一張嘴還想堅持着,“哎呀,我這是小本生意…這…”

話還沒說的話,就被方飛揚打斷了,“你就別咬着一萬五的價格不鬆口了…你回頭看看,正月裏大過年的,我讓你佔着我商鋪門口做了一上午生意,都給你免了場地費了,於情於理,你都要給我便宜點,你覺得呢,老哥?”

“哈哈…”方飛揚說完就笑了。

攤主老闆回頭一看。可不是嘛,身後這家叫盛世典藏的古玩鋪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開門了。他正堵在人家門口做生意呢,這可不符合規矩呀。

男子一臉的歉意,訕訕而笑,說道:“哎呀呀…真是對不住了,本瞅着您這裏地段好,商鋪又沒營業,就自作主張擺了個地攤…這塊料子收您一個成本價,一萬二千,就當我從內蒙古的巴林右旗免費給你運回來的…”

“這不是昌化老坑石料嗎?…”方飛揚故作疑問。

“啊?…嘿嘿…一萬塊,一萬塊,咱們交個朋友。”

攤主老闆一張老臉頓時就紅了。

“行,成交…媳婦,去店裏拿錢去…”

方飛揚眉宇間夾着笑意。 方飛揚抱着這塊“梅花血”原料回到了盛世典藏的鋪子裏。

由於攤主沒有配套的解石工具,現在也沒法切開這塊料子,欣賞一下“雞血石後”的風采。雖然方大老闆已經知道了,內部不過是質地普通的中檔料子,色澤一般,但是今天購買者塊石頭只是爲了樂趣,嘗試一下以前沒有接觸過的另類寶石。

如今,隨着市場對雞血石的認可和追捧,導致雞血石的開採力度越來越大,能開採出來的雞血石一年比一年少,因此雞血石價格隨着產量的銳減而大幅度攀升。諸如昌化老坑之類的原料已經近乎絕跡,瘋狂的開採導致礦產資源全部枯竭。所以,方大老闆當然知道,精品雞血石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在這樣的小攤位,妄想從幾十塊原料中淘出一塊上品珍寶,那是不可能的。

今天能矮子裏挑將軍,得到這麼一塊中檔的“梅花血”之石,方飛揚已經心滿意足了。

“飛揚,這塊石頭需要用機器切開嗎?”

旁邊的蘇雅芝明亮的眼睛裏透着期盼和好奇,忍不住問道。

“對啊,這也是賭石的一種,和翡翠原石一樣,一刀切開以後,根據石頭內部血色的鮮寡程度,評估其經濟價值。我們今天看中這塊石頭,表現還不錯,應該能有點收穫。”

方飛揚眼眉朝着蘇雅芝得意的抖動了一下,一臉的自信。

“那咱們這裏又沒有機器,要怎樣切開呢,要不然你用手掌劈…咯咯…”

佳人滿臉的笑意。

“這個…我知道有個地方有切石機器,咱們下午反正閒來沒事,不去去玩玩。”

“去哪裏?”

“到了你就知道了,到了之後,我把第一刀的機會讓你切。”

方飛揚讓蘇雅芝把商鋪的正門鎖好,準備帶她去切開這塊雞血石。

他要去的地方就是朗庭國際的地下車庫,方飛揚知道在季二公子的私人車庫裏有一臺嶄新的解石機器,本來是季雲意用來切翡翠原石的。方飛揚第一次撿漏回來的翡翠毛料就是在那臺解石機上切出來的。

反正原理是相通的,用它來切雞血石也是一樣。

蘇雅芝畢竟是小女孩心性,一聽馬上又有解石機切雞血石,而且第一刀還讓她來操刀。立即雀躍歡呼,歡喜的挽着方飛揚的手,準備出門。

小情侶剛跨出店鋪門檻,就聽見門口的地攤上傳來一陣爭吵。

“你這個人膽子真不小,敢在這裏賣假貨,明明不是昌化的老坑的原石,竟然謊稱百年昌化老料,還要價五千,我看你是想賺錢想瘋了…”

一個激動而又高亢的聲音頓時傳到方飛揚的耳朵裏。

“哎,哎,你這個怎麼說話呢,你懂不懂規矩,你在我這裏買料子,玩的是知識和眼力,我又沒有強迫你要。現在不滿意了,就回來找後賬,哪有這種道理?”

那位攤主不甘示弱,硬生生的將找茬的買家頂了回去。

這位神情激動的買家叫道:“你少來這一套,老子既然肯花錢,當然知道古玩行業的規矩。關鍵是你不上路子,以次充好,明明是廣西、昆明產來的新坑石料,還掛着羊頭賣狗肉,說什麼是昌化老坑,你這是欺騙…你這塊爛石頭老子不要了,趕緊退錢給我。”

前來退貨的買家明顯還帶了“鑑寶專家”,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過來幫腔,指責攤主,叫道:“就是,你賣給我朋友的這塊雞血石料子,表皮毛孔過於細膩,層次感不強,質地很嫩,我一眼就看出不是昌化料子,這種新料“出彩”的概率又低,價值只有昌化料的三分之一。你要麼退三份之二的錢給我們,要麼就全額退貨。”

這一吵一鬧,很快吸引了很多的圍觀者,將這個小攤團團圍住。


這年頭閒人比較多,屁大個事情都有人圍觀。

這麼一圍,把方飛揚和蘇雅芝兩人都攔在了人羣裏面。

方飛揚和蘇雅芝無奈的相互對視了一眼。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這位賣雞血石料子的攤主之前確實是誇大宣傳。他剛纔賣給方飛揚那塊“梅花血”原料的時候,也自信滿滿的聲稱自己的原石全部都是昌化老坑料,貨真價實。只不過當時方飛揚就通過憑空感應能力,區分出他的三十多件貨裏,頂多只有十塊是老料。其他全部都是近幾年新開採的新坑毛料。

方飛揚沒有現在與他計較什麼,現在終於有其他消費者過來“找茬”了。

這也難怪這位地攤老闆打着昌化老料的牌子銷售他的原料。在衆多玩奇石的行家裏,雞血石的價值高低主要看它的出身,昌化雞血石礦也有老坑、新坑之分。老坑的雞血石從質地、血色要比新坑的好,是目前市場上的最昂貴的雞血石品種,價格一般是新坑的2到3倍。即使昌化新坑的雞血石又要比其餘地區的雞血石價格昂貴。

這樣就存在着巨大的利潤差距,賣家當然要自賣自誇,搞一點小噱頭了。好在這位攤主雖然誇大了他原料的出身,但是出售的這些雞血石原石都是正兒八經的,沒有人爲摻假的成分。

場地上,買賣雙方繼續爭執不下。一方嚷嚷着要退貨退錢,一方以行業交易規矩爲理由,買定離手,風險各擔,堅決不同意退款。

不一會兒,聞風而來的人羣已經將這個原石攤位包圍的水泄不通,大家都滿臉的興奮、伸長脖子看好戲。

霸愛總裁強勢來襲 ,這種情況着實無聊,拉着蘇雅芝準備往外面擠。

方大老闆可沒有這份閒情逸致看你們扯皮拉大鋸。

一不小心,方大老闆的肩頭觸碰到那個前來“討說法”買家的胳膊。

這位激動的買家右手正捧着那塊足球大小的原來和地攤老闆脣槍舌劍的力爭,一時激動左手的胳膊憑空揮舞了一下,正好舞到方飛揚的肩膀。

“討說法”的買家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碰到了旁人,繼續衝着地攤老闆叫嚷。換做平時,方飛揚也就淡然的走開了,絲毫不會在意這點小摩擦。

問題是,剛纔這瞬間的接觸,竟然觸發了方飛揚的感應能力。還是隔着對方的身體傳遞過來的。


方飛揚的肩膀觸碰到這人的胳膊,而這人的另一隻手正捧着那塊不知什麼地方開採的新料。就像一根連通的導線一樣,讓對方手裏的那塊足球大雞血石和方飛揚的感知力聯繫起來。

“嗡…”

那再熟悉不過的暖流應運而生。

方飛揚的腦海裏頓時就浮現了一片華麗動人、流光溢彩的影像圖案。

他看見了一片血色鮮紅,色彩蘊潤晶瑩,血性細膩穩定,聚散有度,美侖美奐,那特有的東方豔紅,顏色鮮者如淋漓之鮮血,凝者聚而不散,厚度有層次深透於石層中,質地細膩溫潤,走勢靈動,輕盈而靈動,石質溫婉瑩潤,細膩凝結,光澤悅目,氣勢動人,頓開靈氣,賞之令人造化頓生。

“這是…”

方飛揚頓時驚歎,一塊死活要退的新坑料子,竟然內涵乾坤,光芒綻放。這料子比我剛纔那塊“梅花血”品質強至百倍千倍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