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天品?不就是十品嗎?”

龍王覺得自己的心快承受不住了:“天品,怕我們家要橫掃祕修會,不,是整個古老的修真世界了。”

許家地皮上,一支浩蕩的工程大軍開了進來。

那間小屋裏的披頭散髮老人目露奇光:“老夫等候的這一刻,終於是要來了嗎?咦,什麼情況?”

老頭驚訝地看到,那工程隊被人給攔停下來了。

可別呀,我還等你們給我挖珍寶呢。

林絕站在工程隊面前,做了個停止的動作。

金誠鬱悶道:“林先生,時間就是金錢,我們啥時候開工?”

林絕笑道:“誰說我們要開工?那邊的老東西看來是激動壞了,可我偏偏不能讓他如意,誰都別動這裏的一分土。”

然後林絕回到許家的屋子,打起了電話。 “喂,師弟啊,你通知一下園主夫人,就說我這裏出了天大的稀世寶貝,如果感興趣,就快點過來。”

“喂,瑩瑩嗎?告訴你爺爺,許家地皮上出了好寶貝,想要就抓緊,晚了沒了。”

納蘭玉珠一頭霧水:“林絕,你這是玩哪出?難道通知他們過來看我們開工?”

林絕搖頭:“玉珠,那釘子戶我們可碰不起,如果我沒感應錯,應該至少是個八品的超級高手,我們對付不了。等園主夫人過來,加上夏老爺子,我們纔有把握動工。”

“八品?”納蘭玉珠給嚇到了。

這許家地皮上,也許真的藏着什麼驚世駭俗的寶物。

林絕沒有妄動,等夏老爺子和園主夫人過來,兩人見多識廣,纔好應付。


在林絕的過去,他曾見過祕修會的前輩,害人滿門,就爲了一件威力絕倫的武器。

“媽的,老子也是修者,如果真的是驚天動地的驚世寶貝,那就算玩命也要搶奪一番。”

這一刻,林絕那曾經縱橫世界的喋血展現了出來。

空曠的地皮上,龍家老者見工程隊遲遲沒動手,心頭有些煩躁。

但他是絕不會離開這地方的,怕被人偷雞摸狗。

“哼,這些小輩裏還是有人發現了嗎?那又如何,我龍破天要的東西,誰敢搶奪誰死。”

許家屋子外,夏冰瑩遠遠嚷起來:“林先生,你把我們叫到這荒山野嶺來,幹什麼呀?”

我只能看見屬性面板 ,趕緊退往一邊,這可是京城真正的大人物,居然被林先生叫過來了。


軍色誘惑 ,笑道:“老爺子,夫人,你們再不來,寶貝就要被人挖走了。”

夏老爺子沒好氣道:“小林,你小子天天搞事情,說吧,有什麼寶貝?”

園主夫人也是埋怨道:“林專家,你叫我過來,不會是欣賞風景的吧?”

“夫人真會說笑,這裏哪有什麼風景。”

林絕神祕一笑:“讓一個八品強者守候了三年的好東西,夫人你覺得夠吸引人嗎?”

此言一出,夏老爺子率先驚呼:“在哪裏?帶我過去看看?”

園主夫人雖然沒說話,但從呼吸絮亂上,林絕知道,動心了,非常的動心。

“都是人精。”

林絕吐槽了一句,夏老爺子居然連七品的保鏢高手都帶上了。

至於神祕的園主夫人,本身實力擺在那裏,不帶怕的。

三人同行,加上夏老爺子的保鏢,來到空地上的小屋處。

林絕看着披頭散髮的老頭:“老人家,這塊地我買下來了,麻煩你挪窩,我們要開工了。”

龍破天裝得像個拾荒老人:“你們這些黑心的開發商,我已經在這裏住了好幾年,你們趕不走我的,我不會走的。”

“這麼說,老人家你是要做一個釘子戶了。”林絕笑容玩味:“而且還是一個八品的釘子戶,嘖嘖,老人家你絕對是釘子戶裏最叼的存在。”

龍破天眼睛眯起:“這位老闆,我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

他心頭涌起驚濤巨浪,識破了?

難道苦心經營的身份被識破了?

“別裝了。”園主夫人是個暴脾氣:“你就是一個八品高手,我也知道你在這裏爲了什麼,龍眼下的東西,我要一份。”

夏老爺子生怕落後了:“還有我,沒想到許家居然有這麼一塊龍穴寶地,下面的東西,我也要一份。”

龍破天怒極,“你們算什麼東西,老子在這裏守了這麼多年,你們剛來就想染指?做夢。”

“終於是承認了,果然有好東西。”林絕笑了起來:“這塊地我剛買下來,下面的東西,我至少要一半。”


一半?

別說是龍破天了,就是夏老爺子和園主夫人,看向林絕的目光也是帶着壓抑不住的窩火。

“你小子,真是獅子大開口啊。”


夏老爺子都佩服這年輕人的膽量了,敢在這種場合下如此貪婪,這不是找死嗎?

龍破天陰森道:“年輕人,我勸你滾遠點,這裏沒有你說話的份。”

“老東西,這裏是我的地盤,我怎麼就不能說話了。你們想獨吞那是不可能的,我已經讓我的人候命了,只要我有事,這裏的消息立刻全世界的飛。”

林絕撇嘴道:“一個八品高手都覬覦的寶貝,我相信很快就會有更多的修者趕過來。”

龍破天怕的就是消息被捅出去,怒喝道:“你敢?我滅你全家。”

林絕冷笑道:“對不起,我全家就我一個人,沒有我的工程隊,你們也起不出這寶貝。”

龍破天冷聲道:“沒有你的工程隊,我也有辦法,這下面是什麼,你小子都不知道,還想分杯羹,真是可笑。”

“還能是什麼?無非是黃土之靈唄,大地萬年才孕育而出的一種靈體,是修者突破九品的好東西。”

林絕說得很輕鬆。

但龍破天卻是失聲道:“你怎麼會知道,這可是祕修會的最高密卷纔會記錄的東西,不對,你小子是祕修會的人,而且還是高層。”

這下連園主夫人和夏老爺子臉色也變化了。

世家和祕修會緊緊聯繫在一起,林絕居然會是祕修會的高層,這就很耐人尋味了。

“沒錯,我就是祕修會的,不過那是從前。”林絕沉聲道。

他不想提起從前。

“老爺子,夫人,你們不用懷疑我的來歷,到時候你們自會知道。”

林絕道:“但是當前最重要的事,是得到這黃土之靈,我想,你們不願意空手回去吧。”

夏老爺子哈哈笑道:“小林是我的晚輩,我相信他,黃土之靈啊,老子就算今天把老命丟在這裏,也要分一部分。”

林絕能理解老爺子這心思,只要得到黃土之靈,他夏家就多了一個九品高手的可能。

不拼命纔怪。

至於園主夫人,更是要拼命,她是八品,九品就在眼前,不拼命不行。

“哈哈哈,你們兩個小輩,可知道我是誰嗎?”

腹黑爹地寵妻成癮 :“我是龍家上任家主,龍破天,我勸你們趕緊滾開,你們還不夠格和我搶。”

他說的兩個小輩,指的是園主夫人和夏老爺子。

“龍破天?龍家老資格的八品高手,你不是死了嗎?”

園主夫人驚駭出聲。

夏老爺子也是面色大變。

“那不過是騙你們這些凡夫俗子的把戲而已,我活得好得很。”

龍破天帶着傲然道:“你們快速離開,這裏沒有你們的份。”

林絕暗道不好,果然,夏老爺子和園主夫人臉色掙扎,開始打退堂鼓了。 “罷了,既然是龍家的老前輩,我夏某人不敢冒犯。”

夏老爺子喟然長嘆。

園主夫人也是行禮道:“龍老爺,青竹有禮了。”

龍破天很滿意兩人反應,龍家的老祖宗,這名頭還是一如既往的令人震撼啊。

“既然老爺子你和夫人都要走,那我就和龍老家主平分黃土之靈吧。”

林絕一點不慌道。

“你特麼,你真是不知死是怎麼寫啊。”龍破天暴怒了:“人家兩個大人物都不敢和老子搶,你的膽子倒是夠肥,就這麼想死嗎?”

還說什麼平分?

龍破天不禁感嘆,時代變了,現在的年輕修者,都特麼這麼不知死活嗎?

夏家老爺子和園主夫人神色凝固,這小子,你知道你在和誰討價還價嗎?

他們都不敢想的事,這小子偏偏還說得那麼輕鬆,這真是太他孃的不像話了。

誰知林絕繼續道:“怕什麼?我都說了,我要是出事,這裏的情況馬上暴露出去。老爺子,夫人,以你們的能量,居然不敢留下來,我都替你們感到臉上沒光,你們膽子太小了。”

老爺子給說得臉紅筋漲:“小林,事情不是你說的這麼簡單,龍老爺子,不好惹啊。”

林絕無限誘惑道:“老爺子你要走,我不拉你。可是你想清楚了,能到九品的好東西啊,如今這地球上,到底還剩多少黃土之靈誰都不知道,說不定就這一處了。夏家家大業大,但是沒九品高手,始終都被龍家等家族壓着,老爺子你也不好受吧。”

夏老爺子沉吟不決,但卻是心動了。

林絕又朝園主夫人道:“夫人,你都八品了吧,差一步就是九品,可是你要是走了,可能這輩子就沒希望了,你要走就走,我反正是不走。”

“好你個林專家,本夫人就陪你玩一票狠的。”

園主夫人猛咬牙道:“你這傢伙,以後我要離你遠點,不然遲早被你害死。”

林絕嘀咕道:“明明想要,嘴上還說不想要。”

夫人羞怒道:“林專家,你說什麼?”

她沒想到,這個該死的年輕人,居然敢對她開黃腔。

“我什麼都沒說,我說夫人你真明智。”林絕一臉正氣回答。

他倒是很想知道,面紗後的園主夫人,到底什麼姿色。

龍破天更火:“你們當真要留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