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如果說正氣劍和赤炎劍的劍魂是兩頭猛虎的話,那赤霄劍的劍魂絕對是一條龍,不是一山難容二虎嗎?現在哥們就給你弄條龍來,看你這兩個老虎怎麼鬧騰!

武浩將赤霄劍的劍魂和手中的長劍壓縮融合,他要將三個劍魂融合在一起,重新打造出一柄專屬於自己的劍!


劍身顫抖,居然有哀鳴之聲響起,一向說都不鳥的正氣劍和赤炎劍的劍魂是真的怕了,一旦融合,正氣劍和赤炎劍這兩位劍魂之虎在赤霄劍這種劍魂之龍來說,就是一盤菜啊!

赤霄劍的劍魂倒是極為興奮,對於僅僅只有劍魂的赤霄劍來說,他也迫切地需要一柄劍身來做棲身之地。

虛空之中有炸雷之聲響起,有一道拇指粗的閃電從虛空之中劈下來,直接劈到了劍身之上,劍身顫抖,哀鳴陣陣,赤炎劍和正氣劍的劍魂反抗的氣息弱了三分。

凝珠妹妹瞪大了眼睛,她從來不知道能引動這種天象而打造出的神兵到底有多少威力,從這種架勢上看,應該很厲害吧。

轟……

又是一聲炸雷響起,一道閃電蜿蜿蜒蜒地劈下來,直接劈到了劍身之上,劍身哀鳴嗚咽之聲減弱,居然上下點頭,似乎在求饒。

武浩一陣感嘆,連劍魂都知道磕頭求饒,這世道,果然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

轟……

又是一道閃電劈下來,劈到了劍身之上,這次兩隻劍靈只是輕微顫抖了一下,似乎連求饒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有赤霄劍的劍魂爆發出的浩蕩龍威上躥下跳,肆無忌憚。

三道閃電過後,一道紅光閃過,武浩身後浮現的赤霄劍的劍魂化作一道赤紅色的流光衝進了劍身之中,劍身立刻爆發出刺眼的光芒,好像是一輪新的太陽出現在武浩手中。

赤橙黃綠青藍紫,七道光芒依次從劍身之上閃現,當最後一道紫色光芒消散之後,劍身之上浮現出兩個行雲流水一樣的古篆,赤霄二字!

「從這一刻起,你就是赤霄劍!」武浩握緊了手中的長劍,一種骨肉相連的感覺從劍身之上傳來,似乎此劍正是武浩身體的延續。

一股強大的自信出現在武浩心裡,從這一刻起,武浩才算是真正擁有了地級神兵。

劍身抖動,似乎是在感謝武浩,作為華夏的帝道之劍,赤霄劍本來就是不甘寂寞的,他在武浩身上感受到了澎湃的戰意。

「當年你在漢高祖手中斬白蛇,盪天下,無堅不摧,塑造了一個永恆的神話,今天在哥們手中,在這個異國他鄉,讓我們一起將華夏的神話在這個世界延續!」武浩握著手中的赤霄劍低聲說道。

時間過了一刻鐘,幾頭聖獸的變化也都依次完成。

此時的神鳥朱雀已經近乎全部完成了光質化,遠遠看去和地級的獸魂沒有什麼兩樣,饕餮獸魂還是丑的驚天地泣鬼魂,慘絕人寰,他膨大的腦袋也近乎完成了光質化進程,巨大的嘴巴怎麼看都猙獰恐怖,而白貓的獠牙利齒也完成了光質化過程,現在正上下磨牙,準備看看誰不順眼而咬一口呢。

晉級的過程也促進了武浩傷勢的恢復,從喋血天罡山到現在,不過是過去了三天的時間而已,武浩的傷勢居然已經好了九成,如此速度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

「真好。」小丫頭凝珠笑盈盈地看著武浩,不知道她所說的真好是因為武浩的晉級還是因為武浩傷勢的痊癒,也許兩者都有吧。

武浩伸出手攬住了凝珠的楊柳細腰,而後身後朱雀翼煽動,整個人像是雄鷹一樣衝天而起,凝珠妹妹在武浩懷裡大呼小叫,整個一個好奇寶寶。

「咦,好奇怪啊,那裡有人在打架呢。」飛到天上的凝珠好奇地看著地面,發現在距離兩人不遠地地方有兩方正在對峙。

「是她。」武浩目力過人,眉頭一皺,居然看到熟人了。

曠野之上,兩方人馬正在對峙,其中一方正是之前曾經救了武浩的上官婉兒等人,而另一方的人物則個個黑衣蒙面,似乎是一群訓練有素的土匪馬賊。

上官婉兒的侍衛圍成了一個圓圈,將上官婉兒的馬車圍在正中央,管家上官顯貴和上官寶正各自拎著一把長劍,和對方的山賊首領對峙。

「聽說馬車裡面有一個漂亮的**,我們寨主正好缺一個壓寨夫人,把她留下,我們饒你們一命,如若不然,哼哼,管殺不管埋!」為首的大漢長著一臉的大鬍子,眼睛像是銅鈴一樣猙獰恐怖,正氣勢洶洶地揮動著手中的大斧子。

「你們是那個山寨的?可知道馬車裡面的人是誰?瞎了你們的狗眼。」管家上官顯貴冷笑道,「趕快滾,說出小姐的身份能嚇死你們的寨主!」

「我們是大名鼎鼎的猛虎寨的,我管馬車裡面的**是什麼身份,**只要長的漂亮就行,他就算是帝國的公主,我們今天也搶定了,我們大哥正好想做駙馬爺呢。」揮舞戰斧的大鬍子嘿嘿大笑,而後帶領著眾土匪嗷嗷叫地沖向了上官顯貴等人。

上官婉兒的侍衛絕對是訓練有素之人,只見他們各自退後三步,縮小了包圍圈,而後分出一半的人衝到了土匪中央,頓時一場血戰拉開了序幕。

上官婉兒的侍衛訓練有素在預料之中,但是沒有想到對面猛虎寨的山賊居然也不是簡單貨色,一番交手之後,雙方居然各有損傷。

帷幕拉開,露出上官婉兒秀麗驚艷的小臉兒,她現在頗為後悔自己的離家出走。

似乎這個年紀的小姐都喜歡離家出走,都像籠子裡面的小鳥一樣喜歡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上官婉兒在家裡待煩了,正好趕上上官無敵要到武家莊去找武浩,所以她趁亂就跑了出來。

上官大元帥知道這件事之後,立刻就派出了不下十隊的人馬撒到各個方向去找偷偷上官婉兒,不偷偷找也不行,沒有辦法,因為上官家族得罪人頗多,大張旗鼓的找尋上官婉兒反而是不妙,等於告訴別人自家小姐走丟了。

因為只能偷偷摸摸的找,而且還要分好幾十路,所以在人員數量和質量至上自然有有所欠缺。

管家上官顯貴這一隊人馬正好找到了上官婉兒,於是打算帶她回家,誰知道在路上居然遇上了猛虎寨的山賊。

上官婉兒的侍衛頗為勇猛精幹,但是對面猛虎寨的山賊一樣訓練有素,進退時間居然頗有法度,上官婉兒有一種不妙的感覺浮上心頭,她實在是想不明白,一幫山賊居然有如此強大的戰鬥力?

武浩帶著凝珠,在距離兩隊人馬不遠的地方停下,躲在一塊巨石後面看兩方的廝殺。

「這哪裡是什麼山賊?簡直就是兩支訓練有素的軍隊在廝殺。」武浩看了一會兒兩者的戰鬥,心知肚明的評價道。

「那個油頭粉面的傢伙表現的倒是很搶眼啊。」凝珠笑盈盈地指了指正在人群之中廝殺的上官寶。

上官寶明明只有人武者五重天的實力,卻彷彿吃了興奮劑一樣,將幾個人武者七重天左右的山賊卻被他殺的屁滾尿流、滿地找牙。


「我明白了,這是一場有人導演的戲,戲中所有的人都是群眾演員,主角只有一個,那就是上官寶這個油頭粉面的傢伙。」武浩瞬間明白過來,這不過就是營造一處英雄救美的橋段而已,地球上都用爛的招數,幼稚的很啊! 待徐明菲趕到慧姨娘的屋子裡時,范氏正安慰著得知自己懷孕之後喜極而泣的慧姨娘。

慧姨娘一隻手輕撫著自己的肚子,一邊作勢要跪到范氏的面前磕頭。

「你這是做什麼,肚子里可是有了孩子了,小心點才是。」 呆萌配腹黑:歡喜小冤家 ,沒讓她真的跪倒地上去。

「太太,讓我給您磕個頭吧!要是沒有太太,我怎麼也不可能懷上孕的。」慧姨娘歡喜得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范氏聞言一笑,將慧姨娘給扶到了床上坐下:「你能夠懷孕這是你自己的福氣,和我哪裡有什麼關係?現在老爺也不在府中,旁的你也別多想了,好生養胎就行了。等老爺回來之後聽到這個消息,指不定會有多高興呢!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兒,老爺都會喜歡的。」

慧姨娘面帶羞澀的低下頭,低低的應了一聲。

「行了,何大夫已經給您開了安胎藥,待會兒記著老老實實的喝了,要是嘴饞想要吃什麼,也別忍著,反正柳通房也懷孕了,為了方便小廚房一直都是開著的,你要想吃什麼儘管吩咐就是了。」范氏一派大方的道。

「多謝太太,太太的恩情,我就是下輩子做牛做馬都沒有辦法報答。」慧姨娘一臉感激的看著范氏,眼神中透著真誠,絲毫不見作偽。

「你是什麼人我還能不知道?下輩子做牛做馬就不必了,這輩子跟我一起好好的伺候老爺就行了。」范氏拿起手中的錦帕,捂著嘴輕輕地笑了一聲。

接著范氏又好好的安撫了慧姨娘一通,這才起身離開了慧姨娘的屋子。

原本身為通房的柳茹是沒有資格住姨娘才能住的院子的,只是自從她懷孕之後,范氏為了顯示對她的照顧,特意讓人在院子中收拾了屋子給她。

只是范氏的這一番好意,柳茹卻是一點兒都不稀罕。

任誰每天都在一個院子中看到自己的對頭,就算是屋子再好,心裡也舒坦不起來。

此時,慧姨娘那邊是歡天喜地,更有不少的人上門恭喜,相比起前一段時間的冷清,那可是熱鬧了不少。


范氏從慧姨娘的屋子中出來之後,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轉身進了柳茹的屋子。

「如今慧姨娘也懷孕了,你們兩個孕婦同在一個院子里,可要互相多多照顧才是。」范氏坐在主位上,笑得十分的和善。

柳茹聽著范氏的話,雖說臉色不太好看,但難得的沒有立馬說出什麼反對的話來,只是點了點頭,算是應下了。

她這樣的反應,實在有些出乎徐明菲的意料之外,依著柳茹懷孕之後的那種囂張樣兒,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老實?

反常必為妖,想起雲兒提到的陳大夫,徐明菲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些深思。

「想什麼呢,這麼入迷?」走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范氏發現徐明菲有些心不在焉的,不禁開口問道。

徐明菲看了范氏一眼,道:「慧姨娘懷孕了,柳通房不生氣嗎?」

「怎麼不生氣,看她那臉色,怕是快要被氣死了。」提到這個,范氏的心情也好上了幾分。

「可是……」徐明菲有些猶疑,「雲兒說今天陳大夫走的時候臉色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兒了。」

范氏伸手摸了摸徐明菲的頭,笑道:「陳大夫是柳茹自己定的,要是出了什麼事兒那也是她自找的。你爹還沒有回來,你也別去柳茹那邊,免得她弄出什麼幺蛾子來。」

「是。」徐明菲點頭,「春闈應該已經結束了吧,爹爹他們什麼時候才回來?」

「放榜之後就該回來了。」范氏在心中默默的算了一下日子,估摸著就這幾天,春闈的結果就該出來了。

也不知道徐二老爺這次到底考上沒有……

夜幕降臨,白日里熱鬧的徐府也安靜了下來,只是慧姨娘的屋子依然熱鬧無比,伺候的丫鬟個個臉上都喜氣洋洋的不說,范氏給賞賜也一件接著一件的送進了屋。

這比起柳茹剛剛懷孕的時候,那可是風光的多了!

「我讓廚房燉的燕窩呢?」柳茹盡量忽視著慧姨娘那邊傳來的歡笑聲,半靠著在床上,看著眼前的小丫鬟,輕聲問道。

被臨時調過來伺候柳茹的小丫鬟縮了縮脖子,有些害怕的看了柳茹一眼,開口道:「剛剛去小廚房問過了,小廚房的牛嬸說慧姨娘想吃燕窩,已經把燕窩給端走了。」

「那是老爺特意留給我的燕窩,我每天晚上都要吃一盅的,小廚房的人憑什麼端給慧姨娘?」柳茹坐直了身子,直直的看著小丫鬟,語氣充滿怒氣。

小丫鬟剛被買進徐府不到一個月,被人簡單的教了一些規矩之後就分到了柳茹這邊伺候,這會兒見柳茹生氣了,心裡也害怕得緊,連忙道:「我也和牛嬸這麼說了,可是牛嬸說老爺留下的燕窩是說了給孕婦吃的,又沒說到底是給誰吃,現在慧姨娘懷孕了,自然是先緊著慧姨娘,畢竟……柳通房只是一個通房罷了。」

「好大的膽子!」柳茹聞言大怒。

看到柳茹聽了自己的話之後好像更生氣了,小丫鬟立馬低下了頭,嘴巴閉得緊緊的,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原本柳茹的心情就不太好,得知慧姨娘剛懷孕就來打她的臉,她的心情就更糟糕了幾分。

要是換在往常,她非得上門去說個清楚明白不可,只是今天……


「我累了,吹燈休息吧!」柳茹煩躁的躺下身,背對著床外。

小丫鬟見柳茹沒有繼續沖著她發火,暗暗在心中大呼僥倖,也顧不上思考柳茹為什麼這簡單的就算了,連忙應了一聲,吹滅了房中的燈,退出房外,輕輕的關上了房門。

走出房門,小丫鬟的鼻子嗅到了食物散發在空氣中的香味兒,她循著香味兒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便瞧見廚房中的牛嬸提著盒子從院子外走進來,直接就進了慧姨娘的屋子。

不用想也知道,這定是送了精緻可口的夜宵來了。

她伺候柳茹這麼久,還從來沒有看到牛嬸這麼殷勤的上門過,想到剛懷孕就如此風光的慧姨娘,心裡不禁升起幾分羨慕。

果然,身份地位不同,待遇就不同。

心中狠狠的感嘆了一番,小丫鬟呼出一口熱氣,搓了搓自己的手,也不敢多待,趕緊回了下人住的房間睡覺去了。

聽到門外的腳步聲消失,躺在床上的柳茹微微一動,便重新坐起身子。

她伸出手,輕輕的在肚子上來回撫摸了一會兒,感受到手底下的小腹依然平坦緊緻,又緊緊的皺著自己的眉頭。

自從懷了孕,她也是開心得不行,只是近段時間孕期反應有些過了,吃進去的東西老往外吐,這才讓人請了陳大夫入府看診,誰知道陳大夫診脈之後得出的結果卻讓她大吃一驚。

胎息不穩?

這是個什麼意思,她又不是剛剛才懷孕,而且孕期反應這麼明顯,怎麼會胎息不穩!

柳茹的手指緊緊的抓著床單,心裡翻騰得厲害,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在徐府中翻身的關鍵,萬萬不能有一點兒的閃失。

更何況,現在那個該死的慧姨娘居然也跟著懷孕了,她不再是府上唯一的孕婦,肚子里的孩子對她來說就更是重要。

只要她能先生兒子,一切都會好的。

可是……

這算起來已經快三個月了,怎麼肚子還是這麼平,一點兒鼓起來的樣子都沒有? 一聲尖嘯從遠處的樹林之中傳來,一支利箭像是破空的子彈,呼嘯著向著戰鬥的人群飛來,最後釘在了一個剛剛擊殺了山賊的侍衛額頭之上。

強大的力道推著侍衛飛出去幾十米,一頭撞在了馬車的車架之上,上官婉兒從馬車之上走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腳下侍衛死不瞑目的眼神,以及額頭中央的鮮血和腦漿。

「小姐,危險,快走……」青年侍衛斷斷續續地說完這句話,腦袋一歪,就此駕鶴西遊了,只留下死不瞑目的眼神看著臉色煞白的上官婉兒。

上官婉兒嬌軀一顫,小丫頭雖然出身軍中世家,生生死死的並不陌生,但是面對如此血腥的事情,還是第一次。

「小姐,遠處的樹林之中藏匿著一個擅長射箭的地級強者,老奴這就去殺了他。」上官顯貴走到上官婉兒面前說道,「小姐放心,您的安危會有小侄上官寶來保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