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烈龍這一番話讓羣龍爲之憤怒,神族竟將首領煉化以取地火,想來是何等的殘忍……

水龍默不作聲,聽到這些他自然心痛,但此時他心中的擔憂卻變得越來越明顯。以雨龍的法力,若說挪動這封龍印倒不無可能,但要打開它卻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做到的。

正當羣龍義憤填膺之時,水龍忽然凝神聚氣地看着那龍穴中的龍印。

封龍印緩緩升起,它慢慢轉動着升上半空中。

羣龍一時間安靜下來,待那漩渦漸漸平復下來。水龍的法力催動着水流圍繞着封龍印飛快地旋轉着。

龍印上的紋絡一點點被點亮最後匯聚成明亮的龍圖,白光閃過龍魂從中一躍而出。

巨大的龍魂遊走在衆龍頭頂,即便是羣龍現出真身在它的面前也會黯然失色。龍魂靜靜地端詳着眼前的衆龍。

水龍緩緩行了一禮。龍魂似乎對他認可,忽然昂起龍頭向上游去。

水龍看着封龍印輕吟龍咒,龍印被慢慢打開,一時間光明如晝,萬物失色。羣龍一同向那龍印望去,而這一刻誰都沒有說話。他們亦或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水龍緊鎖的眉頭慢慢鬆開,他最擔心的事果然發生了……封龍印內空空如也。 晴天站在雨龍的行宮外,烈龍和木白早已走遠,他卻動也未動。

周圍的一切都異常的安靜,晴天卻感覺有什麼東西就在他的四周。忽然在他的眼前一個女子的身形漸漸顯現出來,而這女子通透如水,又似虛無一般。

晴天愣在那一動未動,那女子卻忽然開口:“從百獸谷出來我一直跟你到這裏,沒想到你會有勇氣自己來拿聖器。這一點真是跟他一模一樣……”

晴天疑惑地問道:“像誰?”

女子停了一下,看着他說道:“你的父親燭龍……”

晴天呆呆地愣了半天,他一時間不知道這眼前的女子到底是誰。

“你要找的聖器並不在這裏。”

晴天的臉色微變,他不知道眼前這女子到底是不是在騙他。女子接着說着:“神族不會相信任何人,更不可能把聖器交給龍族,他們早就被神族騙了。”

“那聖器在哪裏?”

女子緩緩說道:“聖器一直都藏在神界天神聖殿……”

晴天怔怔地看着這女子,她的每一句都讓自己疑惑不解,更是難辨真假。正當他遲疑間,那女子的身形竟漸漸變得模糊起來。

他正想再問些什麼,那女子輕輕說道:“如果有一天你去神器取那聖器,我會幫你的。”

女子的聲竟越來越小終究消失不見,晴天看着那一片虛空大聲喊道:“你爲什麼要幫我?”“爲什麼?哈哈哈……”女子並沒有回答他,而是留下了一陣狂笑,那笑聲幽怨淒涼……

等晴天來到龍穴時,封龍印已經又回到了龍穴之中。烈龍將剛纔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晴天暗暗心驚,這一切竟然真的跟那女子說的一樣,但他終究沒有將那神祕的女子告訴烈龍。


等衆龍回到聖殿時,大家已經知曉了,雨龍毒害雪龍的事。青龍靜靜注視龍主緩緩說道:“此間的事情都已經很清楚了,現在龍主還有什麼要考慮的嗎?”

水龍看向一旁的木白和晴天,再看看殿中的衆龍默默說道:“自族龍現世已是萬年有餘,無論這世上有何紛爭,龍族向來都是匡扶正義。現在若與魔族共伍……”

青龍微微一笑:“龍主,你覺得現在的神族和魔族哪個是善哪個是惡呢?”

水龍看着衆龍沒有回答。

青龍緩緩說道:“魔帝冥王在三界大戰前本是人族的皇帝,而神族爲了控制人族,就是三界大戰中假借魔族之名殺了他和那些人族的大臣。這個皇帝死後鬱憤難平,沉淪冥府,最後捨棄輪迴永陷冥界。他爲的就是心中對神族卑鄙的怨恨。直到現在他成爲了魔帝冥王,您覺得他找神族報仇錯了嗎?若不是當初首領留在神界,只怕我們龍族也逃不過這樣的結果吧?”


羣龍面面相覷,水龍面色凝重,青龍又接着說道:“燭龍之子晴天,自幼被神族追殺。首領以命相抵才救下了他,可晴天做錯了什麼嗎?神族又憑什麼要將他至於死地?龍族可以不於魔族聯手,更可以袖手旁觀。但這樣的天下又與那地獄有何分別,你的心能過得去嗎?”

青龍又轉身看向衆龍,問道:“我們又怎能對得起首領燭龍?!”

烈龍、冰龍、雷龍……衆龍一一看向龍主,過了許久水龍緩緩說道:“羣龍一心,祭我龍魂。聯手魔族,誅殺惡神……”

水晶宮殿一陣怒吼,一時間整個東海爲之震顫。

水龍默默地轉身看向殿臺上的金龍說道:“祖龍在上……龍族只爲天下之正義,望能得到您的庇佑。”

又是一個十五月圓之夜,東海的月夜比在人間更安靜。晴天看着那一片黑暗的海水,心裏卻忽然變得十分的安靜。

東海一行並沒有找到聖器,卻得到了龍族的幫助。晴天不知道這樣能不能救出遠在天界的爺爺。如果真如那個神祕的女子所說,聖器就在天神聖殿的話,那魔族與龍族聯手便是救出爺爺的最後辦法了。

離開人族這麼久,晴天不知道思若有沒有好一些。只希望思若能等他回去,等他把爺爺救出來,她肯定也會好起來的。

晴天看了一眼身旁的木白。自從龍穴歸來,他一直都不知道說話。本以後他會恨極了雨龍,找他報仇的,可他的安靜讓晴天太過意外。也許對於木白的母親雪龍來說相比於那漫無邊際的等待,死或許是一種更好的解脫吧……至少她已不再受那份痛苦和煎熬,而這一切只有木白纔會懂。

晴天靜靜地看着那海水,緩緩流動的海水時明時暗,在那明暗之間他似乎又看到了自己的父親燭龍。在那沖天的焰火中父親就這樣靜靜的看着他,那一刻父親的心中是有多麼的心疼與不捨……可又能如何……

他的臉上一絲微涼,不知何時眼淚已經滑落下來。

房門慢慢被推開,青龍走了進來。他來到晴天身前輕輕說道:“明天就要回去了,無論後事如何,你可以保護好自己……”

晴天輕輕點點頭,並沒有回答。


青龍輕輕嘆了口氣,他知道晴天還是放不下父親的事。他忽然又微微一笑說道:“來,你跟我出來。龍主說要送你一件禮物。”

晴天一愣,直直看向青龍,便起身隨他向外走去。一旁的木白早已和晴天形影不離也怔怔地跟了出去。一路上青龍也不說話,引着晴天向龍穴方向走去。晴天心中疑惑卻沒開口問,不一會三人便來到了龍穴旁。

晴天遠遠看到龍主站在龍穴外的巨石下。當他走到巨石前時,水龍開口說道:“孩子,你既是燭龍之子便是龍族一員。這些年來你沒有龍族的庇護一直在外流浪受盡苦楚。現在你既然已經回到龍族,自今日起你的一切都將受到龍族的保護,從今後誰若再動你龍族絕對不會放過他。今天我將對龍子晴天行封龍祭禮,將龍族的法力傳承於你。從今後你便是地火真龍。”

水龍的話剛剛落下,晴天傻傻地愣在了那裏。一旁的青龍淡淡一笑拍着他的肩膀說道:“一會可能會有些痛苦,忍過去就好了。”

說完便退到一旁,只剩晴天愣在那裏。他看着身邊出現的衆龍,再看看木白。只見他憂傷的臉龐上泛出淡淡笑容,他是在爲晴天高興。轉眼間天空中的月光灑落下來,海底的泛着一層淡淡的銀光。龍穴中的漩渦慢慢收攏起來,這一刻整個東海都如同睡着了一般份外安靜。

水龍注視着那龍穴,忽然一束光從那龍穴中射出來直衝天際。轉眼間在那光束之中巨大的封龍印緩緩升起,衆龍默默的看着龍印,心中充滿了敬畏之情。

隨着那光芒漸漸褪去,封龍印重重地落在了水龍與晴天之間。

衆龍紛紛後退在晴天的周圍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空間。水龍走到那龍印的前,他的手掌輕輕撫摸着封龍印上古樸的印跡,那滄桑的歲月似乎慢慢從他的眼前流過。他雙目微閉,手停在封龍印的中間,海流輕輕拂過他那斑白的鬢角,他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漸漸的他的手掌中發出微微的亮光,這亮光如同水流一般沿着封龍印上的紋絡慢慢向四周舒展,那亙古不變的龍圖慢慢被他喚醒。當封龍印上的龍紋全都亮起時,水龍睜開眼慢慢退到遠處。

封龍印的光芒一時一暗的閃爍着,衆龍屏住呼吸看着龍印上的龍圖。頃刻間光芒大盛,白色的光芒將晴天籠罩在其中……白光慢慢褪去時,幾條巨龍從龍圖中飛昇天際,它們翻騰的遊曳在衆龍的頭頂,將晴天圍繞其中。轉眼間它們又躍出海面飛騰天際肆意的吸納着純淨的月光。這些遠古的聖靈便是龍族永恆的守護者,當每一條龍經過他們的認可時,便會得到龍族傳承與庇護……任何一個聖靈都曾是龍族呼風喚雨的王者。

晴天怔怔地看着那些飛騰的聖靈,霎時間一條聖龍竟從天際直衝晴天而下。他本想躲開,卻忽然像被什麼困住了一般,動都動不了半分。

轉眼間那巨龍已經衝到他的身前,晴天一聲痛苦的叫喊,巨龍透體而過。他體內的五行之力,魔族法力都被這聖靈衝得七零八落,恍惚間他似乎看到那五行之力化作五彩的碎片飄散在了大海中。

緊接着又是另一條巨龍,晴天的痛苦似乎少了些,但他體內的法力已經全都被這巨龍衝散了,漸漸地他的體內變成了一片虛空,他不再痛苦的身體這一刻似乎變得透明瞭一般。

青龍靜靜看着晴天,他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這些都是每一條龍所應該承受的。忽然他心中一驚,下一個儀式便是化龍。所受祭禮者應當現出龍形……可晴天畢竟只是一個凡人,以他的身體現出龍形……

青龍急忙看向晴天,只見他已是昏昏沉沉幾近昏迷。在他的體內,原本放空的身體給了地火之力足夠的空間,那被壓抑已久的地火在這一刻爆發出來。地火炙烤着晴天,他再也無力控制這股強大的力量。終於地火之力溢出了他的身體,轉眼間把他化成了一團巨大的火焰。

衆龍都瞪大了雙眼誰也不敢相信這一切會變成這樣。劇痛之下的晴天一聲竭力的怒吼,那沖天的火焰化作一條巨大的火龍飛騰上天際。這火龍巡遊在天空之中,它狂傲地俯視着世間的一切,就連那封龍印上的聖靈都被它顯得小了幾分。

火龍之下聖龍伴遊左右,衆龍從再未見如此的盛境。就連那陣前的水龍都凝神注視。

一旁的青龍怔怔地看着這一切,過了許久輕輕嘆息了一聲說道:“你……終究還是放不下你的孩子……”

水龍慢慢閉上眼,龍穴上的封龍印又開始亮起,一條條龍魂聖靈從龍圖中閃顯出來,飛昇在半空之中圍繞着陣中的晴天。那飛昇在天際的火龍又潛下來,直撲晴天而去,青龍一陣心驚,只見那火龍繞了一圈將晴天護在中間。

一聲龍嘯羣龍臣服,整個東海爲之震顫……

火龍終究是衆龍之王,那龍圖中的聖靈竟緩緩隨之遊動。在火龍的光芒之下它們早已失去了自己的色彩……忽然間那火龍再次直衝上天際,當衆龍迷惑不解之時,火龍已經從天而降那炙熱的火焰最終降臨到晴天的身體上……

青龍竟看得癡迷了,傻傻地說道:“火龍噬天……”

巨大的火龍最終化作一團火焰,在那些龍魂聖靈的環繞之下慢慢收攏,最終全都融匯到晴天的身體內。

當聖靈散去回到封龍印中時,火焰也慢慢褪去,晴天的身體又漸漸顯露出來。只是他早已昏死過去。

一旁的木白驚叫着撲上前去一邊搖晃着他一邊喊道:“天哥,你怎麼了?你這是怎麼了?”

青龍忙走上前將他攔住說道:“別擔心,他沒事只要睡一覺就好了。”

木白半信半疑的看着青龍又再看向晴天,一會烈龍便上前將晴天抱起,送他們回了住處。

龍谷中的羣龍漸漸散去,封龍印回位一切又恢復了平靜。水龍卻依舊站在那龍穴旁,青龍站在他的身後。

“燭龍爲了這孩子真是用心了,若是好好栽培這孩子將來必成大器。”

青龍淡淡一笑,看着遠處的龍宮此刻他心中更多的卻是欣慰。許久之後他慢慢說道:“大器當需重煉,只希望不會枉費了燭龍的一片愛子之心……” 晴天醒來時天已大亮,木白眉飛色舞地給他的講了昨天發生的事。晴天聽得不怎麼明白,心裏卻很高興。孩子總能轉眼便把所有不快樂的事忘的一乾二淨。

沒多會烈龍走了進來,他看着晴天說道:“龍族這邊的事情都已經安排妥當了,你回去與魔族那邊定下來。早點把信傳回來,以免夜長夢多。”晴天點點頭。

青龍與烈龍將晴天送到東海岸邊,木白卻怎麼也不捨得他。他一手拉着晴天說道:“天哥,我想跟你去人間。”晴天一怔,看向烈龍。

烈龍更是面露難色,他看了看身旁的青龍。

青龍卻淡淡一笑,說道:“這樣也好,你與晴天也好有個照應。等晴天將所有的事情處理好就讓木白回來報信便可。”

木白一聽高興地跳了起來。

青龍又看着晴天緩緩說道:“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要冒險。只要你們安全,其他事龍族會出面幫你解決的。”

晴天心中一暖,原本無依無靠的他早已習慣了一切都靠自己。青龍的話卻讓他心中有了一種家的溫暖。

晴天和木白別了兩人,慢慢潛向海邊。沒多久兩人的身影就越來越遠。


青龍看着漸漸遠去的晴天深深地嘆息道:“你覺得他像不像燭龍?”

烈龍看了許久回答道:“但願首領能夠安心吧,我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再回人族一切都似乎過了好久一般。若不是一直跟在他身邊的木白,也許晴天會覺得這一切可能只是一場夢罷了。他多希望這一切如果都是夢,這夢要再長點多好……那樣爺爺也不會被抓走……巴嶽也不會……他們會一直過着最平靜安逸的生活。

木白看着身邊那些從沒有見過的東西,總是感覺一切都是那樣的新奇。哪怕是一些不起眼的小玩意也會讓他開心不已。

晴天是多麼羨慕他,可這種快樂似乎早已離他而去,而且再也找不會回來。


轉眼他們來到人族已經有五日,雖然晴天歸心似箭但以他們的速度要到泗水至少還要三天時間。爲了儘量避免官府的麻煩他們走的都是些偏遠的地方,當他經過青龍山時,仍是忍不住想起那應天神壇,十皇子終是不可能再回來了……

離開青龍山,人煙漸漸開始多了起來。各地的官兵比十皇子在時還多,而且處處都是臨陣以待的樣子。晴天沒時間在意這些,兩人一路直奔泗水城而去。

晴天不在的這些日子,圖巴早已是胖的不成樣子。由於蒙克每天悶悶不樂經常不吃東西。這正好便宜了它,起初圖巴還多少有些顧及偷偷試探幾次再吃。後來只要府裏的人送來飯它便湊上前,先將那飯食翻個遍,把好吃的都撿來吃掉,飽餐之後便跑到一邊曬太陽去了。

蒙克多半不會搭理它,偶爾嗚嗚低吼幾聲,圖巴卻像沒有聽到一樣。

這些日子皇子府特別的安寧,並沒有人來打擾他們。思若還是每天過着一樣的生活。只是有時候當思若看到那瘦弱無神的蒙克時,她總會呆上許久。她知道蒙克是因爲她才這樣,但當她看到蒙克時,又如同看到了現在的自己一般……一人一獸就這樣呆呆地站在那許久。

早上思若早早修習完巫法剛剛回到府裏,天佑忽然喊道:“思姑娘,晴天回來了。”

思若一下子愣在了那裏,她傻傻地看着晴天,忽然覺得他變得熟悉又陌生。

此時的思若已經瘦弱了許多,整個人如同只被那一口氣強撐着。而當晴天來到面前時,她便再也撐不住了,忽然撲到晴天的懷中,哭得像個孩子一樣。

晴天只是輕撫着她的肩膀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一旁的天佑長長地舒了口氣思若終於哭出了心中的苦痛。

哭過之後的思若平靜了許多,臉上的怨氣終於褪去。晴天看着她好了些,臉上終於又泛出了淡淡的笑容。

他正要說什麼,還沒開口一口熱氣已經撲面而來。緊接着又腥又臭的口水給他抹了一臉。晴天一轉頭纔看到,不知圖巴何時已經湊到了他的面前。

晴天忙招手去擋又張開大口的圖巴,那狼狽的模樣若得衆人哈哈大笑。他好不容易纔把圖巴趕到一旁,思若看着他問道:“你拿到聖器了嗎?”

晴天搖了搖頭,思若的眼中閃過一縷失落。他忙說:“不過龍主已經答應幫我們對付神族。”

思若怔怔地看着他問道:“他們能打敗神族嗎?”

“龍族的實力並不在神族之下,開三界時也是最強的主力。應該至少有八九分把握。”

一旁的天佑高興地說道:“那我早點把這個消息告訴師父,到時再加上魔族,我們一定能打敗神族。”

晴天看着天佑說道:“事不宜遲,我們明日一早就趕往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