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頭上綠油油的滋味,應該很不好受。

當然,陳明並不準備當面交給高茹。

而是找了個快遞員,給對方五百塊錢,讓其把東西送到大地集團。

做完一切,陳明不知道該去哪,於是又回了明揚建築。

晚上,陳明猶豫一番還是選擇了回家。

只不過當回到家時,陳明看着哪腦海之中都會浮現許玉峯和林婉馨赤膊大戰的影子。

一時間心情又變得無比煩躁起來。

不過陳明知道要冷靜,暫時還不能暴露自己已經知道這件事情。

婚肯定是要離的,但不是現在!

難道離過婚之後,成全他們一對狗男女毫無顧忌的在一起嗎!

豎日,陳明剛準備出門,林婉馨就從臥室出來,想要拉着陳明坐到沙發上說說話。

陳明猶豫一下,還是跟着林婉馨一起坐在了沙發上。

聊了十多分鐘,陳明就藉口明揚建築有事離開了。

陳明也確實去了明揚建築,不過坐在辦公桌前陳明第一時間就打開了定位軟件。

果不其然,不久後寶馬車就從新江園行駛了出去,二十多分鐘後停在廬江別墅區。

陳明想了想,準備前往廬江別墅區,看看林婉馨是去幹什麼。 不過就在這時,手機卻突然響起一陣鈴聲。

看了下,來電顯示上是高茹。

“你在哪?”.

雖然許久未見,但還是和以前一樣,語氣中總是帶着一絲高冷。

之前沒什麼感覺,不過現在陳明很不喜歡這種語氣。

或許也是因爲許玉峯的原因,讓陳明對高茹有點厭倦。

“什麼事?”

“我要見你!”

“沒空。”


陳明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可誰知高茹並沒有就此罷休,而是突然道:“被許玉峯帶綠帽子的感覺很不爽吧?”

“你什麼意思?”陳明沉聲道。

“沒事就是想見見你而已,你被許玉峯戴了綠帽子我又何嘗不是呢。”

言語中根本聽不出來高茹有什麼情緒波動。

想了想,陳明還是答應了跟高茹見面。

正如高茹所說的那樣,或許自己能跟高茹達成合作也不一定。

不久後,陳明來到左岸咖啡。

“給你的U盤。”

陳明剛進包間準備坐下,高茹甩手就把黑色的小U盤扔在了桌子上。

陳明訕訕一笑,拿起來裝進口袋。

陳明絲毫不詫異高茹知道是自己讓人送的U盤。

高茹可是大地集團的財務總監,而且其身後的高家也是大地地產最大的股東!

“下次不要用這麼無聊的手段,許玉峯什麼樣的人我比你清楚。”

“難道你就放任他在外面給你…”

陳明話還沒說完,高茹就沒好氣瞪陳明一眼。

“我早就跟他分居了,所以他怎麼樣跟我沒關係。”

“你們結婚…”

“結婚只是不得已,如果不是因爲那件事,我纔不會跟他結婚。”高茹一臉不悅道。“行了,你知道的有點多,還是說說正事吧。”

“行,你還是想讓我幫你炒股賺錢是吧?”

“不止是炒股,還有一件事。”高茹微微搖頭道。“我要你進入大地地產,幫我拿到大地地產的控制權。”

“高總,你在逗我嗎?讓我炒股沒問題,進大地地產工作也沒問題,可幫你得到大地地產的控制權,你控制大地地產難道不是一句話的事?”

“你想的太簡單了,大地地產現在百分之八十都是許玉峯的人,根本就不在我的掌控中。”

陳明一怔,沒想到高茹和許玉峯之間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看來兩人應該不止是分居那麼簡單。

不過想到進入大地地產是自己唯一能接觸到許玉峯的機會,陳明開始動搖了。

“另外你難道不想知道你老婆是怎麼和許玉峯勾搭在一起的嗎?”這時,高茹再次道。

“你早就知道這件事?”陳明臉色猛然變冷,質問道。

“是又如何?”高茹沒有絲毫在意陳明的模樣,反而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早點告訴你,你會相信我嗎?”

陳明沒有繼續說話。

確實如此,陳明從來就沒想過林婉馨會背叛自己,如果高茹貿然告訴自己這件事,自己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答應我,幫我取得大地地產的控制權,我還可以告訴你個祕密。”

“什麼祕密?”

“放心,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難道你就這麼認定我能幫你拿下大地地產?”

“我調查過你以前的資料,沒有賭博之前,你能在廬州單憑自己能接下上千萬的工程,還能做的風生水起,能力已經很不錯了。”

陳明啞然,之前的事情可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也就在明揚建築那段時間學了一些東西。

但想到高茹承諾的事情,陳明還是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不過陳明並沒有把話說太滿,因爲自己也不確定行不行。

“期待年後你的加入。”高茹笑笑,端起咖啡衝陳明示意一下。

陳明回敬一下。

從左岸咖啡離開,陳明又去一趟廣告公司。

這段時間雖然比較忙,但陳明也沒有停止尋找小陳澤,而是委託給一家廣告公司,幫忙招了一些發傳單的兼職工,大街小巷的發着單頁。

在廣告公司留了兩萬塊錢,這纔回新江園。

當陳明到家時,林婉馨正和林母在客廳說着話呢。

不過看見陳明,林母原本帶着笑意的臉上頓時變得冰冷起來,沒好氣的嘟囔一句。

陳明沒有聽清楚林母的話,也沒有在意,而是走到沙發旁坐下,若無其事的跟林婉馨閒聊了起來。

“對了,婉馨,我有個新打算,年後去大地地產應聘施工員或者是項目經理,你感覺怎麼樣?”

話一出口,林婉馨剛拿到手裏的水果猛地從手中掉落在桌子上,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見狀,陳明心裏冷笑一聲。

這麼緊張嗎?

自己不過是要去大地地產上班而已,是怕自己發現她的祕密嗎。

不過越是這樣,那自己就越要去大地地產!

“怎麼了?是有什麼不舒服嗎?”隨即陳明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關心道。

“沒,我沒事。”林婉馨慌忙迴應道,不過眼神中卻閃過一絲慌亂。“你不是一直在經營明揚建築嗎,怎麼突然要去大地地產上班?上班哪有自己創業掙的多。”

“掙多掙少沒關係,反正我可以邊上班邊炒股,掙得肯定比明揚建築要多。”

“我還是不太想讓你去大地地產,要不還是好好經營明揚建築吧。”

“你是怕我去了公司的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後,說我是靠關係才進的公司嗎?”

“當然不是,就是上班時間不自由,你多久都沒上過班了,肯定適應不了工作節奏。”

“放心吧,我可以的。”

如果不是知道林婉馨和許玉峯的事,陳明肯定會認爲林婉馨這是關心自己,但知道兩人乾的那不要臉的事,陳明只感覺到噁心。

“行了,別說了,我已經決定了,年後過了元宵節就去應聘。”陳明見林婉馨還想說什麼,於是是率先道。

林婉馨見陳明這樣說,也沒好再說什麼,說多了可能就要引起懷疑了。

而陳明看一眼林婉馨,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旋即轉頭看向林母。 “媽,明天你和爸還回來住吧,婉馨天天在家也挺無聊的,你們也能陪陪她。”

陳明當然不是真心想要林父林母住進來,只是想要看看林婉馨到底有多不要臉,會不會當着林父林母把狗男人帶回來。

然而林母面對陳明的突然邀請卻是一臉的詫異。

不過隨後卻擺出一副冷冰冰的態度道:“還是不了,我們在家棟那住的挺好,而且家棟最近也接了幾個大工程,我在他那也能招呼招呼。”

“大工程?大哥又幹水電了?”

“上千萬的大工程呢,幹完怎麼着也得掙個三四百萬吧。”林母一臉得意,就好像是錢已經拿到手裏了一樣。“當初讓你幫着他接點工地,你不願意,現在家棟自己有出息了。”


陳明並沒有在意林母的話,而是在疑惑林家棟哪來的錢接那麼大的工程。

就算是一千萬的工程前期投入怎麼着也要兩三百萬吧?

把南湖縣的房子賣掉撐死也就一百萬不到,新江園的房子還在還房貸,就算是貸款也只是幾十萬而已。

剩下的錢上哪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