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跟不跟我下去!”界神質問着柯古,天地都被着雄渾的聲音震撼,雷電炸響,漫天落雷球,這雷球砸中的地面,無不冒起焦煙,這要是有生靈被擊中,必然死於非命。

一個雷球在天空中閃動,然後不偏不倚的朝着付珊珊的頭頂落了下來,雷球的速度極快,眼看就要炸中付珊珊了,王宇眼疾手快,迅速的將自己的左手捏成拳頭,揮舞出去,雷球在王宇的拳頭中炸裂開來。

儘管王宇已經卸掉了雷球的全部力量,但是炸裂的餘波還是向付珊珊襲去,付珊珊只覺得自己眼前彷彿有車燈直射一般,完全睜不開眼,付珊珊下意識的將自己師傅送的禮物擋在了自己的眼前,雷電先擊中了天機道人的書,頓時紙頁紛飛,一頁一頁白淨的書紙,在付珊珊的眼前落葉般飛舞着,然後張張飛紙如糊牆紙一般,橫七豎八的糊成了一面紙做的牆,然後擋在了付珊珊的面前。

雷球在紙的一層炸裂,付珊珊在紙的另一側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霧氣繚繞,但是一塵不染。付珊珊很是驚奇,定睛看着這面神奇的紙牆。

雷球炸裂的力量消失之後,紙牆迅速的旋轉,形成一個白色的漩渦,一下便將付珊珊吸入其中,然後,紙面牆繼續高速的旋轉,越轉越快,直到發出人肉眼都難以忍受的光之後,書本重新復原,陰風吹過,如秋風一般隨意的翻動了幾頁書,書本便應聲落地。

王宇左手雖然能夠抵擋着天地間巨大殺傷力的雷電,但是,自己也被震得渾身**,一時無法言語。他眼看着付珊珊的書被雷電擊中,然後紙面如牆擋在了付珊珊的面前,本來挺慶幸,可是沒想到的是,書本竟然修復了,修復後,付珊珊就不見了。

王宇撿起書,正要四處尋找,但是周圍又是好幾個雷球落下,沙塵飛舞,如同在沙塵大海之中,讓他難以呼吸,難以睜開眼。這是王宇第一次與神正面交鋒,他現在十分被動,雖然王宇沒有看到付珊珊被書吸入其中的經過,但是王宇很清楚,這是付珊珊的書,於是他先將書塞進自己的懷中,調整氣息,嚴陣以待,他正打算四處再搜尋一下付珊珊,現在風這麼大,付珊珊很有可能被風吹到了其他地方去。

柯古也在雷球雨中不斷的穿梭,他回頭看王宇,然後大喊:“快跟上,我們衝出去!”王宇聞言,不捨的四處查看了一番,沒有發現付珊珊的蹤跡,然後迅速的御氣飛行,跟在柯古身後,兩人如同靈巧的兔子,不斷的躲避着天雷如潮水般的攻擊。

“想跑!!!!”界神憤怒的發出地震般的怒嚎,瞬間柯古和王宇的周圍如天崩地裂一般,強烈的搖晃,震動,王宇能夠清楚的看見,天上的烏雲不斷的向地面移動,而地面卻又在不斷的擡升,似乎這天地要將他們兩人夾在中間。

“不好!”柯古心中暗覺不妙,界神這是有備而來的,以他對大地的控制力,柯古和王宇想從他的手中逃脫,真是癡人說夢。

之前,天機道人就讓李常勝通知張步輝,不要組織柯古的元神恢復,就是要讓柯古恢復全部的修爲,這樣纔好讓界神根據藥魔的氣息,鎖定柯古的位置,然後制服他。柯古再強也無法跟上古神正面對抗,到時候,將柯古帶到地下去接受審判,領神罰,誅元神,歸冥界,不就萬事大吉了嗎?人間劫難,藥魔顯世一事,不就完結了嗎?天機道人當然知道自己無法直接說動界神幫忙,於是,請出了自己的師傅,神農!

神農可以上古上神之一,他一出馬,界神自然也會給他這個面子。界神對柯古之前的事一直耿耿於懷,說好了在人間組織好力量之後再和他一起攻上天,柯古卻無法組織人間力量,反而在起事時,遭到了人間的強烈反抗,說白了,就是不得人心,現在搞得人神共憤,界神還不得不幫他善後,界神十分生氣,後果很嚴重,界神不打算再幫柯古了,反而打算好好表現,爭取將功補過。

柯古並沒有打算坐以待斃,他將自己的藥魔神杖插入震動的大地,這一小片大地稍得安慰,黑霧真氣如噴泉一般飛速的噴出,直衝天際。

緊接着,柯古舞動着自己的手臂,對着大地,大喊:“起!”震動的大地,震動得更加劇烈,一座巨大的山從平地上拔地而起,直抵雲端,柯古打算用自己的一己之力,抵擋住天地的夾擊。王宇雖然也想反擊,但是都像是拳打空氣一般,沒有絲毫的迴應,在這漆黑一片,漫天飛沙的地方只有防禦之力,完全無力回擊,還好,界神只是針對柯古,並沒有要針對王宇,王宇被橫飛的大石,擊倒在一邊的時候,界神並沒與理會他的存在,繼續攻擊柯古。

“愚蠢!”界神憤怒的指責柯古,然後,天地間的震動和夾擊力度更盛,柯古控制上升的大山,如同遇到巨大的液壓器一般,在觸碰到天際的時候,被天壓得粉碎。

王宇在一旁都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天塌下來是什麼感覺,周圍不管是沙土、石塊、雷電,還有一切的東西,都從天上落下來,天崩地裂的聲音不絕於耳!哪怕王宇有真氣護體,也難以抵擋這天神之威。他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大喊着,但是,他雄渾真氣發出的聲音還是淹沒在了這天崩地裂的巨響之中。

神仙也分等級修爲,九重天神仙和人間九重天修爲的金仙比,中間差着八個等級的修爲,目前界神和柯古就是這樣的實力對比,這種絕對的實力碾壓感,讓柯古有些喘不上氣。

儘管如此,柯古並沒有打算投降,他依然在上竄下跳的抵擋着根本無法抵擋的天威,阻止着根本無法阻止的天落。

柯古看着這烏雲密佈的天空,覺得這應該是自己唯一的逃生機會,雖然雷球滾動,天雷不斷,但是他無論如何都要試一試,萬一能夠逃出生天,哪怕是再次使用融魂術逃跑,自己也賺了!

想到這裏,柯古收回自己的全部黑霧真氣,然後如火箭昇天一般,正對着天空,極速的飛昇,企圖穿透這密不透風的雷電烏雲牆。

當柯古觸碰到天空的一瞬間,他彷彿看到了烏雲後的東西,頓時瞪大了雙眼,心中驚呼:“完了!”,他瞬間像是熄了火的火箭,心如死灰,不打算再反抗了,他舒展開自己的雙臂,閉上眼睛,讓自己的身體自由的從高空中落下。

天地還在不斷的縮小,如果站在很遠的地方看,地裂的開口處伸出了一隻巨大的手,手掌朝天,五指回扣,手指到手掌之間已經基本合攏,手掌與手指之間發出了霹靂吧啦的聲響,彷彿是從地下伸出的巨大魔爪,抓住了自己想要的獵物,然後不斷的握緊自己的拳頭。

王宇很明顯不是這魔爪的獵物,王宇明顯感覺到了一股強勁的陰風,將他不斷的往魔爪的手掌邊緣吹,王宇想要抵抗,可是隨着魔爪的進一步握緊,陰風就愈發的強勁,本來就無法適應這刺骨感覺的王宇,現在感覺更加難受,最終無法抵抗這力量無窮的陰風,被遠遠的吹出了魔爪之外。

王宇被陰風吹到了很遠的地方纔落地,他感覺自己的耳朵裏還回蕩着巨響,王宇還沒來得及清醒一下,遠遠的就看見了一個巨大的魔爪合攏了自己的手指。

王宇大驚失色,王宇朝着附近看了看,並沒有看到自己的師傅和付珊珊在附近,王宇心想:難道只有自己被吹出來了?他們兩人難道還在這個巨大的魔爪之中?

王宇正在思考對策之際,巨大的魔爪已經完全握緊,然後慢慢的向地下的裂縫縮回,巨大的魔爪與地面摩擦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王宇眼看情況十分危急,也沒有多想,飛奔向魔爪跑去。可是,魔爪並沒有打算等王宇,繼續往裂縫裏縮回,整體來看,就像是有一隻手從地下裂縫伸出,只露出了一個手掌,手掌巨大如山,精準的抓住了自己想要的“東西”,然後功成身退,消失得無影無蹤。

等王宇趕到時,巨大的魔爪已經幾乎全部退進裂縫之中,王宇定睛看了一眼裂縫,裂縫並不是真的縫隙,更像是一面巨大的鏡子,不過鏡面是墨黑色的,還盪漾着波紋。等魔爪完全退入“鏡子”中,之後,巨大的鏡面從邊緣開始消失,整體不斷的向中心收縮。

王宇心裏現在只牽掛着付珊珊和柯古,其他的都拋諸腦後,看着不斷縮小的鏡面,王宇沒有猶豫,義無反顧的衝了進去。

墨黑色的鏡面消失於無形,沙漠依然黃沙一片,烈日當空,沙丘連綿,彷彿這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 轟!一陣陣的魔法氣體席捲而來,夾雜着那絲絲的破風聲!

天空之上,那夕陽已經被大地染的更紅,那地面之上那些衣衫破爛的一個個殘體恐怖的倒在那血流之中。

天空上,時不時有人影飛過,唰的一聲消失不見。唰的一聲出現在那數百米之後。

那一陣陣的撕裂聲,只見那天空之上,紛紛墜落一些人影,無力的筆直轟然砰的一聲,砸的那地面一陣聲響。

隱隱看到,那天空之上,還有數十人在對峙。

彼此殺紅了眼,狠狠的盯着一個上身**的少年。而那數十人也衣衫盡碎,有些人已經斷了一手,有的已經口吐鮮血。


那少年長髮翩然,那深邃的牟子中透露出那濃濃的殺意,原本一襲藍衣如今已被那鮮血染紅。

手持那散發出濃濃的紅色長劍,一手握着一個已經被打殘的白衣老者。那老者口中正在不斷的流着鮮血。

白衣老者眼神中那驚恐的眼神望着那些與其對峙的人羣。

那少年拿着那長劍的手已經開始流血,少年看看天,看看那些人羣。

“家仇國恨!你們爲了自己的私慾,讓人間變成了那地獄。”少年用劍指了指那些人羣,冷眼相望。

“倘若以前,我們絕對不敢這麼做,但是,現在,我們必須這麼做!這個大陸與我們何干?死了那麼些人,只不過輪迴而已!”人羣中那一個僧人,手中拿着那念珠,捂着胸口開口說道。

少年看了看那些在地上的屍體,任由那喜腐爛的動物叼啃。

曾是大陸上那絕頂的強者,如今卻這般屍骨無存。山河依舊,只是,那些美好的回憶再也回不來了。

“大力帝國現在只剩你一個了,連那人稱藥神的十子都已經進入輪迴了。”那僧人雙手合與胸前,咬着牙齒再次說道。

顯然,他受到了很重的內傷,看他那口中不停的噴出那鮮血,他已經知道,今日恐怕走不了了。

“這個少年的體質很強,可以和上古劍聖媲美了,但是,他始終是一個人,再強的體質也抵擋不了那猛烈的攻擊。”

人羣中一個已經斷了一個手臂的老者眼神狠狠的盯着那少年,低聲提醒到。

“而敵人也只剩你們了。”那少年猛然擡起頭,眼神中透出那冰冷的殺意!

“噗嗤!”少年揮劍的速度極快,人羣還沒眨眼,一個人頭就這樣從空中飄過。

那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充滿了後悔。

“我要讓那踐踏我國家的人,一個個都去地獄!受那赤火燒心,受那萬鳥叼啃!受那無盡的幽怨!”少年說完,直接將上衣嘶的一聲,破裂!

“他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這是劍聖的最後一擊,所有人後退,做好護盾!”那僧人看着那少年將自己的內力全部調動起來。


很顯然,他準備同歸於盡。

唰!

只聽到那急速流動的風聲從人羣中經過,那金屬與金屬的碰撞聲發出那刺耳的滋滋聲!

“啊!”人羣中一個青衣老者一聲痛苦尖叫,讓所有人將目光轉向他。

只見他在那護盾之內,被那看不見的劍術一劍劃過接着又是一劍劃過。那古銅色的皮膚下,那看不見的利器劃出一道道深深的傷口,赫然,那森森白骨露出。

“這小子真不愧是劍聖!”連那已經打了三天的僧人都後怕的搖搖頭,他很清楚,當初殺了力國,如今,再多的解釋都沒有用,看着那地上已經被叼啃的強者屍體,如今已是那冰冷的屍體。

那青衣老者就這樣被一劍一劍的划着,由於護盾之內,除非比他強,比他低的人都進不去。

人羣就望着那青衣老者眼神中那種絕望無助的眼神。這種劍聖級別的強者,他們已經領教到了那恐怖的境界。

先前他們曾想到,一個劍聖的境界,在大陸上是神一般的存在。所以,不敢掉以輕心,派了國家最頂級的強者,然而,他們卻發現,不知道是畏懼那曾經統一驍勇善戰的大力帝國鐵騎還是那一揮手萬強來助的煉藥士。

他們始終不敢進入力國國土,而今,有了四國的幫助,軍隊人數整體碾壓力國軍隊,可是,即便是這樣,那浩浩蕩蕩以那排山倒海之勢席捲而來的軍隊,居然如今已經白骨累累在那力國邊境,任由那烈日暴曬,任由那風吹雨打。

如今,剩下那些孤軍奮戰的強者,被這個被成爲人魔的劍神斬殺只剩數十人。

那數十天的戰鬥,讓這些強者無比沮喪,更讓他們畏懼的是這個少年依舊不依不饒,如那深夜的幽靈一般,遇見一個就是一具無頭的屍體。

那數十人看着那幻影依舊在以見不到的速度繼續劃過那青衣老者皮膚,那青衣老者最終受不了這種千刀萬剮,頭一偏,直直墜落。

之後,就是在那未落地之前,人頭被唰的一聲與身體分開。

那天空之上的人羣彼此對望一眼,深深的嚥了一口吐沫。

“我早已聽聞,你們西靈崇拜全屍,懼怕那四分五裂,我到是想看看,這些人入了地獄,是否能輪迴?上天有好生之德,當看到你們爲了一己私慾,屠殺那些手無寸鐵的子民時,他又是作何感想?”

自己已經是一個孤獨強者了,沒有了人丁興旺的家族,沒有了曾傲視羣雄的國家,沒有了整日嘻嘻哈哈的師父,沒有了那終日陪伴他的夫人,所有的一切都沒有了。

“你我已經戰了這麼久,說實話,在打下去,誰贏誰輸不好說,我回去之後,我會讓教會放棄進攻,以後不再踏入力國一步。可好?”那僧人再次加強護盾,他知道,如果在這樣下去,很有可能都會死,對着空氣再次說道。

他也終於明白了,那劍術的奧妙,這幾日的打鬥,讓他已經內臟俱損,看着身旁的一些強者,那都是強弩之末,堅持不了多久了。

“呵呵!今日你和我說這話,我到想問問。昔日你們攻我城池,殺我子民,辱我族人,又可曾說過這句話?”空氣中飄來那幽怨的聲音。

“凡殺我子民者,一個都逃不掉!”空氣中那沉重的聲音一陣陣進入那人羣中。

最終,那少年出現。他的胸口浮動很大,正在努力的喘着氣。

“他已經沒有多少內力了,一起上!殺了他!”那僧人看着那身後的**的少年正在努力呼吸着,連忙怒喊。

“哈哈!一個賣國賊!明明是僧人,卻去爲教會賣命!”

那少年猛地擡起頭,眼神死死盯着那僧人。

看着那人羣再次席捲而來,夾雜着濃濃的死亡氣息,正在撲面而來。


少年感受到那壓力正在一步一步逼近,突然一個怒吼。

“劍來!”

只見,那天空中劃過一道紅色的印跡,一把長劍穩穩落在少年手中。

“十字劍法!”少年起身一個凌空翻越,在那身前,滑動了一下那正散發着濃濃殺意的長劍。

一個十字型的劍法猛然出現,欲攻之人,頓時停下來,這十字劍法是上古劍法,所到之處,皆是混沌。衆人也早已聽過那上古劍法的厲害,不敢大意。猶豫不決時,只聽那僧人突然暴怒一聲。


“如今,已是死結!爾等難道想丟了性命?”那透出一道道必殺的決心,冷哼一聲。沒用的東西!

衆人聽到這話,咬着牙,準備全力進攻!

他們知道,不是這個少年死,就是這羣人死。可是,比起別人的性命,自己的性命顯然更值錢。

“那仁慈的主啊,請讓那十二天使聽從我的…”

“噗嗤。”一顆人頭落地。

那少年快速劃過,又快速回到自己的原始位置。

一個黑衣老者雙手正在胸前合併,準備吟唱那最高級的法術,下一秒,卻人頭直直墜落。

接着,那黑衣老者身體以歪,直直墜落,發出一聲悶響。

驚得那正在貪婪啃噬着屍體的鳥兒噗嗤噗嗤紛紛逃離。

僧人看了一眼那黑衣老者落地的地方,咬着牙。

“冰封萬里!”僧人突然雙手向前一揮,直接那天空之上,那寒冷的冰塊快速向前冰凍。

“龍決,千里烈龍!給我破!”少年雙手一揮,一條金色的龍出現,向前快速破去。

只見那身散烈火的金龍遇見那寒冷的冰塊,頓時速度放慢,接着,以那勢如破竹趨勢穿過那些正在釋放氣波的一羣人。

而那些人正在破那十字劍陣,見那火龍飛快襲來,衆人紛紛逃離,一種烈火燒心的感覺撲面而來。

隨後,聽到一聲啊數十人直直落地,沒有半點反抗的餘地。

隨後,那少年消失不見。

天空出現那正在空中掙扎的強者一個個頭身分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