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慕容昕沒有在說話。

葉凡已經感受自己脖子後面有股溫熱,搖了搖頭朝着家大步走去。

臨近到家的時候,慕容昕突然問道:“葉凡,爸爸他還有什麼話嗎?”

葉凡停下腳步,想了想說道:“他說他將慕容集團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將慕容集團變的越來越強!”

“是嗎?”

聽着那淡淡的疑問,葉凡肯定的點點:“恩,所以你要打起精神,這是他的希望。”

沒辦法,葉凡生怕自己後背的女人想不開。

即使在堅強的人在面對了大喜大悲之後,都會有些心緒的變化。

在樣的狀況下,能重新站起來的都是英雄。站不起來的,即使過去在輝煌,在未來也不過泯然衆人矣。

葉凡生怕自己的女人爬不起來,只能借用一下慕容則這位岳父的名頭,給慕容昕設置一個目標。希望藉此轉移慕容昕的注意力。

果然,聽了這話的慕容昕,猛然直起身子:“那名老管家呢?”

葉凡感受到自己後背小女人突然轉變的氣勢,知道自己的計謀起作用了。

能讓她從陰影中走出來,自然很是開心說道:“噢,他去慕容集團總部了,畢竟昨天發生了那麼大動靜,今天必須要給一個解釋的。”

慕容昕沒有問昨天晚上在她昏迷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即使她很想知道,可是聰慧的她明白,現在的她就算知道了也做不了什麼,所以她不問,他也不說!

歸根結底還是太弱了。此刻的葉凡不知道慕容昕已經做了一個決定,一個改變所有人命運的決定。

“葉凡我想站在世界的頂端,你還會陪我嗎?”

感受着那霸道語言中的一絲絲期待,葉凡點點頭:“我會一直陪你。就算你站在了世界的頂端依舊還是我的女人。”

葉凡手的故意在慕容昕那豐潤的翹臀上,捏了捏,繼續調笑道:“誰說一定是女人征服男人來征服全世界的。要我說,一個優秀的男人可以靠着征服一個已經征服全世界的女人,來稱霸世界!”

一番幾乎無恥的小白臉似的宣言,被葉凡說的大義凜然,彷彿天經地義的樣子。

強如此刻的慕容昕,也不由的握起粉拳無力的捶打了一下葉凡:“胡說霸道!”

葉凡不在意的笑了笑,只要他的女人能開心,就算再說一些混賬話又能如何?

比起那個荒唐到烽火戲諸侯只爲搏美人一笑,導致滅國的周幽王來說,他還真算不得什麼。

打笑過後的慕容昕,輕聲說道:“謝謝你!”

葉凡沒有說話,繼續前行。

有些話不需要說出口,那些天天把愛掛在嘴邊的人,難道就是真心愛了嗎?葉凡不屑,他更重終於行動。

“現在幾點,我去公司來得及嗎?”

葉凡懶洋洋的說道:“回家洗個澡,吃個早飯再去,也來得及。再說她們還很擔心你呢~!”

“恩,有你真好,我愛你!”

“回家咯!”

這一幕羨煞了無數的早起的屌絲們,看着遠去的那道俏麗風景,他們不約而同的低下頭看着手裏的書,更加努力的開始背書了。

心裏不停的唸叨: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

慕容集團今天公司總部的前臺,一大早就冒出了一陣陣冷汗。

身爲前臺自然對公司高層銘記於心,以往能出現兩三個聯袂而來的高層董事,就足以說明發生一件大事了。

可是今天僅僅上班時間才過了不到一個小時,整個慕容集團的高層悉數到齊。這讓前臺的小美眉們一個個小心肝撲通的亂跳。

不單是前臺小妹,今天整個慕容集團的員工都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恐慌感,那股籠罩在集團上空的壓抑氣氛,讓人們明白慕容集團肯定發生大事了。

尤其是那些辦公人員,對着那扇緊閉的會議室大門,不停的指指點點,各自說着自己的揣測。不安的情緒一直髮酵着。

直到一條緊急新聞播出,瞬間將醞釀已久的情緒給點燃。

此刻各大新聞媒體,包裹移動客戶端,都在滾動一條震驚華夏金融界的消息:“昨晚凌晨,慕容莊園發生泄露引發爆炸。據悉,此次爆炸覆蓋了整個慕容莊園,據透露當晚慕容莊園正舉行私人聚會。外界揣測有可能囊括所有慕容家的嫡系成員。目前慕容集團尚未作出迴應,下面是有關慕容集團的相關資料。”

接着屏幕下方,滾動一條條的有關慕容集團的數據,讓所有不由的咂舌。

單單一個固定資產超百億,就足以太多太多的人望塵莫及了。

尤其是底下對於有個福布斯這類極具權威的經濟雜誌給出的評價:“慕容集團是華夏隱形的金融大鱷,誰也不知道他隱藏在沼澤裏的獠牙,吞噬了多少財富。”

這一時刻,完全屬於慕容家,它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慕容集團的員工,在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都陷入了沉寂。

這條新聞太震撼了,如果是真的,那麼這個薪資豐厚的崗位註定要煙消雲散。

慕容家成員的死活或許跟他們這些員工沒有關係,但是發工資的人沒了,那就出現大問題了。

短暫的沉寂過後,所有員工放下手裏的活,不約而同的朝着會議室涌過去。


好在,他們都還沒有忘記他們精英的身份,沒有鬧也沒有起鬨路,只是安靜的等待那扇緊閉的大門打開。

隨着這條新聞的播出,華夏股市一開盤,整個慕容集團的股票,一路狂跌根本停不下來。

那綠幽幽的顏色直接刺激了無數股民,那些手裏拿着大堆慕容集團股票的股民們,不但臉色是慘綠的就是眼睛也都冒着綠光。

沒有人組織,沒有人帶頭。但是所有人都開始往慕容集團的方向涌去。


而一些跟慕容集團有着合作關係,或者是一些銷售渠道的公司,也都紛紛派出代表或者是老闆親自上陣,一個個拿着合同來到慕容集團。

他們只是來確認一下,這些合同還能不能繼續完成。

如果真的如新聞媒體那樣報道的話,不但慕容集團完了,這些跟附庸着慕容集團存活的小企業也都會瀕臨破產。

隨着越來越多的人涌入慕容集團,集團內部的保安全都被派到樓下,進行阻隔。一些警察也都陸陸續續的趕過來,維持秩序。

而那些嗅覺靈敏的各路媒體,更是佔據了有力地勢,拿着長槍短炮,隨時一副進行攻堅的準備。

當然一些媒體也沒閒着,不停的採訪着這羣聚衆抗議的人。

一輛勞斯萊斯幻影正在朝着慕容集團疾馳而去,坐在車裏的慕容昕此刻一身低調奢華的銀白色套裝,配上極具視覺衝擊黑色高跟鞋,顯得優雅而高貴。

慕容昕盯着車載電視上關於慕容集團的實況轉播,眼神一片焦急。

一旁的同樣一聲黑西服保鏢裝的葉凡,悄悄握住慕容昕的手:“別擔心,有我在!”

慕容昕從葉凡的眼中得到了鼓勵,瞬間勇氣倍增:“這是屬於我的戰場,我一定會贏!我要讓全世界知道,慕容家只要有我就不會倒!”

末了,慕容昕調皮的說道:“相信我,我的男人,我會讓你成爲第一個靠征服女人而征服全世界的男人!”

葉凡眼神溫暖的回敬道:“期待你成爲女王的那一天!”

一個征服與被征服的故事正在開始!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而有利益的地方通常會伴隨着鬥爭。


在葉凡陪同慕容昕往慕容集團趕的時候,慕容集團大最頂層的會議室已經吵翻天了。

誤惹修羅殿下 ,還有產業!

他們曾經都是慕容集團的董事成員,曾經一起爲了慕容集團的強大而努力,當然也有一些其他風投大鱷也在內。

不過這都已經已經是過去式了,當他們接到消息後,除了最先的驚慌之後,各個都冒出了貪婪的目光。

此刻的慕容集團就是一頭待宰的肥羊,惹無數人眼紅。

“目前我持有的股份最多,我建議拆分慕容集團如何?”

會議室內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兩眼冒着精光衝着身邊的其他幾位股東提出了提議。

所有股東都陷入了沉思,各自盤算着屬於自己的利益。

要知道慕容集團發展到今天,靠的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厚積薄發。

如今的慕容集團涉及到了當今最賺錢的幾個行業,就連跟軍方也有一個生物能源的開發項目。

可以說慕容集團是當之無愧的商業巨無霸。

短暫的沉默之後,一位兩鬢花白的老人看着提出提議的中年男子說道:“陳總不知道你想要哪一塊的業務?”

被稱呼稱呼陳總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慕容地產!”

“呵,陳總好大的胃口,你就不怕撐得慌?”另一名董事聽完陳總的話立即拍案而起。

其他董事也都一副怒氣,要知道最近幾年華夏地產業簡直就是印鈔票的機器,慕容集團利潤大部分都來自這一塊。

重生八十年代小女當家

陳總聽着各方的怨言也不以爲意,只是笑道:“各位,不是在下說大話,除了我,你們所有人的中誰的資本能解決掉慕容地產上債務?”

這番話擊中了在場所有人的軟肋。

地產雖然賺錢,但同樣也能燒錢。投資跟收益往往都是成正比的。

慕容集團雖然在地產上很賺了一筆,可同樣也投資了很大。不久前就曾豪擲近百億競拍下了一個地皮地產着東西,不見錢是不會吐錢的。

很多私交還不錯的董事互相對視一眼,都無奈的搖搖頭接受了這個現實。

陳總看着大家無奈接受的表情,灑然一笑無心道:“地產沒了,不是還有能源嗎?能源沒了不是還有電子產業嗎?蚊子再小也是肉!”

一句話瞬間點燃了戰火。

什麼修養,什麼素質全都丟在了爪窪國以外了。

在這裏沒有尊老愛幼的優秀品質,更沒有謙遜禮貌的風範。

在這裏,不管老人也好壯年也罷,他們信奉只有一個道理,手快有,手慢無。

“我要能源業了!”

“屁,你搞演藝圈的,怎的還想挖煤?”

“幼稚,現在追求多元化發展,你懂?”

“能源產業我要了,你換其他的!”

“先來後到,論股份我比你的多!”

“哼,我跟慕容老猶如頭子打天下的時候,你還在玩泥巴,滾蛋!”

“你~~~”

看着如同菜市場一般的場景,率先拿到肥肉的陳總露出不屑的表情,沒有再跟這羣董事搶產業,而是饒有興致的,雙手放於那碩大的肚子上,樂呵呵的看着戲。


當然還有一個人跟陳總一樣,對於這些董事的搶奪無動於衷,那就是通知他們董事開會的慕容富貴。

身爲慕容家的老管家,慕容富貴跟這些董事還是比較熟絡的。

不過也正因爲他的身份,所有董事從家僕身份的慕容富貴口裏知道了相關消息之後,就採取了冷處理,不在搭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