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游龍劍!寶貝,看來劉老頭這數百年,你花費了不少心思,既然如此,那就戰個痛快。」伒玉麟雙手合掌,虛身往前一衝,他與凌風雲一樣,選擇的是修拳。但凌風雲的雙拳與他相比簡直就是地上的淤泥與天上的雲彩一般,數百年的修鍊,他的雙拳已經無堅不摧,其硬度更是一般寶劍難以在他雙手上留下任何痕迹。

兩道身影在兩人所站位置的中間撞在了一起。

「嘭。」兩大高手的武氣相撞在一起,哪怕沒有任何其他招式,武氣碰撞發出的威力都能普通人粉身碎骨,這也是為何他們讓其他人退後的原因,若是在觀看強者對決之中死了,這簡直就是有冤無處伸。


凌風雲瞳孔逐漸放大,雖然他看不清兩人的招式,但是兩人交手產生的氣勢已經徹底讓他震驚了,這便是最強人類了嗎?若還有強者,那麼該有多強?

此時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鎖定在半空中戰鬥的兩人身上,他們中的強者心中的震撼遠比凌風雲這一輩人要大的多,甚至不知不覺之中他們的渾身已經濕透了。所有的人都已經忘記了自己的目的,奪取寶藏還是守護寶藏已經不在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這場戰鬥,誰勝誰負?誰都不敢妄下結論,但是誰都知道,伒玉麟與劉老頭的這場決鬥勝負將決定寶藏的歸屬,螞蟻咬死大象理論上是可行的,但是他們這麼點螞蟻怎麼可能咬死伒玉麟或者劉老頭這兩頭倖存下來的其中一頭大象?雙拳難敵四手在他們面前根本是不存在的。

然而此時人群之中有兩人似乎並未在關注伒玉麟與劉老頭的決鬥,雖然這場決鬥對武者而言如同聖戰,但是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其中一人正是矮胖子百事通,他先是緩緩的移動身體,想要遠離這些觀戰的人群,後來見根本沒人關注自己索性也不再隱藏,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而此時另一個人他雖然與眾人一樣似乎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兩人的決鬥上,但是他飄忽的眼神已經並未定位焦距還是暴露出他的注意力並非與眾人一樣。

此時身為眾人視覺的焦點的伒玉麟與劉老頭越戰越勇,兩人互相糾纏難解難分,不過在閑暇之餘,兩人竟然還能發出暢快的大笑。

不久之後,原本糾纏在一起的兩人分開,再次回到之前的位置。

「暢快。」伒玉麟笑道。

「沒想到伒老頭這些年,你進步不少啊。」 最強修仙歸來

「當真是驚天一戰吶。」凌嘯天喃喃道,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因為兩人停戰而收了回來。

站在凌嘯天身旁的一人有些顫抖的說道,「作為武者,能看到如此一戰,死不足惜,死不足惜吶。」

「是啊,我們到死也不能及之一二,慚愧慚愧。」另外一人感慨道。

「是啊,同樣都是武者,這般差距讓我真的感覺到我們與他們不是同一個世界上的人。」站在一側的一人說道。

凌嘯天此時拍了拍凌風雲的肩膀,凌風雲自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不過或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又或許是他實力未達到之前感慨的那些人般的高度未能知道自己與伒玉麟以及劉老頭的差距,此刻他反而躍躍欲試,心中更是以伒玉麟為目標,他的雙拳緊握,雙眼盯著伒玉麟,是的,他還年輕,他有還有機會,對於武者而言,時間意味著太多,天賦、機遇、未來。

「來,再打。」伒玉麟大笑一聲朝劉老頭衝去。

「哈哈,今天一定要把你打趴下。」劉老頭提劍上前。

兩道身影再次糾纏在半空之中,所有人的目光以及注意力再次回到兩人身上。

沒人知道這兩人的戰鬥會持續多久,曾經有高手對決,一個月未分勝負,當然也有高手對決三招之類敗退,什麼情況都會有,因為他們是旗鼓相當的對手。此時圍觀的人希望他們早點分出勝負,這樣便可以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強者,但他們又不希望馬上分出勝負,畢竟這樣的對決不說百年難得一見,至少這一生見著一次已屬於幸運,當然希望它更長更久一點,更何況,不論誰勝誰負,都會意味著後面會是一場剷除異己的屠殺,雖有人說見過此戰死不足惜,但誰不惜命?命越長就意味著自己會變得越強,你數百年能有如此功力,那麼我數千年,只要我活的久,那麼就沒有我不能超越的人,這是每個武者都知道的道理,然而事實卻是強者活的會更久,於是他會更強,弱者則會被強者抑或是時間淘汰或者成為他人強者路上的踏腳石。

… 伒玉麟與劉老頭此時戰的難解難分,圍觀之眾都忍不住要為之喝彩,然而,兩人交手不久之後,卻突然間再次分開,回到原地。

如果說,第一次分開,那是相互之間的試探的話,那麼這一次再次分開眾人就有些看不懂了。

然而,突然間劉老頭噗的一聲噴出一團黑色血霧。圍觀眾人瞬間愣住了,難道就這般分出了勝負?難道劉老頭真的是虛張聲勢?還是說伒玉麟真的已經無人可匹敵了?不過不管如何這也太過於快速了吧?


片刻之後,劉老頭呢喃道,「伒老頭,我一直當你是英雄豪傑,雖然我們有世仇,但是我卻沒有想到你竟然會事先下毒。」

聽聞劉老頭的話,所有人都震驚了,如同一面平靜的湖水之中被扔下一塊巨石一般。

所有的人此刻都注視著伒玉麟,想要得到一個解釋,然而當眾人看向伒玉麟時,卻發現伒玉麟面色極差,難道這是被揭穿之後的尷尬神情嗎?既然敢做為何不敢承認?眾人猜測無數,然而片刻之後,伒玉麟身形一晃,從他的嘴裡亦是噴出一團黑色的血霧。

伒玉麟這一下子讓所有人都驚呆了,原來之前他那模樣不是尷尬而是在運氣解毒,此時伒玉麟的嫌疑已經排除了,誰會給自己下毒?即便是下了也早吃解藥了,哪會像現在這般,要是今天真是伒玉麟下的毒,只要他解決了劉老頭,在場眾人不敢有半句多言,這就是強者的威壓。

「伒老頭,你在玩什麼把戲?」劉老頭吼道。

「你覺得我伒玉麟是會用毒這種下/流把戲之人嗎?再說,若真是我下毒,你認為你現在還能開口說話?而且我也沒必要與你一起中毒吧?」伒玉麟皺眉不安的說道。他說的是事實,如果真是他下毒,他一定會在劉老頭出現癥狀之前徹底讓劉老頭閉嘴,這樣根本無人知曉此事。

究竟會是誰?伒玉麟不安的想到,一個個人臉從他腦海之中滑過然後被他否認,先不說此毒他是否能解,最關鍵的在於他根本就不知道這毒叫什麼,也就是說下毒的是一位用毒高手,至少他自詡這世間他不知道的毒藥最多不會超過五種。

「劉老頭,你可知道這是什麼毒?」伒玉麟開口問道,如果知道這毒叫什麼,至少還會有一絲希望。

狂逆魔神 又不是老子下的毒,老子又怎麼知道。」劉老頭就差破口大罵了,很顯然下毒之人及其陰險狡詐,此次挑在這個時候下毒,明顯是要自己姓名的,作為一大高手,雖然從他手刃第一個人起,他便已經有了被殺的覺悟,但死在被人用毒這種下/流的手段上,這對於武者而言就是恥辱。

究竟會是誰?伒玉麟一邊調息一邊不停的猜測,然而就在此時,兩人身後的高手們此刻也都臉色一變,有些人與伒玉麟、劉老頭一樣噴出一口鮮血,眾人瞬間明白過來,這根本不是針對伒玉麟或者劉老頭下的毒,而是針對所有的人。

老毛子?一張臉晃過伒玉麟腦海時,伒玉麟打了個顫,他睜開雙眼,掃視四周,然後大喊道,「老毛子,你在哪裡?」

「老島主,你找我有何事?」只見老毛子緩緩從人群之中走出。

伒玉麟見到老毛子心中舒了一口氣,若是此刻見不著老毛子,那麼必定就是他下毒沒錯,若真是老毛子,那伒玉麟當真是死不瞑目,如此信任之人竟然會做出這般事情。

「沒事,你快去看看眾人中的什麼毒,有沒有藥物能夠化解。」伒玉麟說道,然而他才說完便愣住了,為什麼所有人都中毒了,但是老毛子看起來卻是若無其事?他再次將目光鎖定在老毛子身上,只見老毛子十分淡定自若的看著自己,那表情與眼神與其他相差太多。

「老毛子,這毒,莫非是你下的?」伒玉麟顫抖的問道。

「正是在下,不知道老島主覺得怎麼樣?沒有讓老島主失望吧?」老毛子拍了拍伒玉麟的肩膀回答道。

「噗。」顯然伒玉麟無法相信,再次噴出一口鮮血,這個答案給了他沉重的一擊。

老毛子看了一眼伒玉麟然後身形緩緩飄起,看向眾人說道,「諸位,莫要白費心機了,你們中的毒,藥性不大,不會傷及你們性命,只不過會困住你們一些時候,如果你們不乖乖聽話,那麼就不要怪我手下無情。」

「你個賊子,老夫自認待你不薄,你為何要這樣對待老夫?虧得老夫如此相信你。」伒玉麟顯然發現自己無論怎般運氣都無法阻止毒性擴散,好在如同老毛子所說那般藥性不大,但是中毒之後卻和廢人無異。

「哈哈,從我爺爺輩開始,我們毛家就一直追隨著你,我爺爺半生心血都在這不滅島上,而我父親更是一生一世困在這不滅島上最後鬱鬱而終,如今我已在不滅島上生活了一百三十六年,我毛家三代都要因為你這所謂的不滅島寶藏而被困在這鳥不拉屎的不滅島上,我們毛家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對吧,可是兩年之後便是九九歸一,這寶藏你可有說過給我毛家一分?若無這寶藏,我毛家如何再亂世之中立足?既然你不願意給,那麼我就知道自己親手拿了,只要我得到此寶藏,捋他個上千姑娘,老子帶著她們躲起來,為人類保住一條血脈豈不是無上的功德?」

「哈哈, 親親寶貝放倒你 ?」

「哈哈,說的真好聽,卸磨殺驢,過河拆橋,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這個道理連三歲的娃娃都知道,伒玉麟,放心,等會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也算是我最後再為你做一件事情,哈哈。」


… 伒玉麟沉思一想知道此事已成定局,再多說無異,但是他必須要拖住時間,雖然這毒不一定能解但是多一點時間便多一分希望,於是伒玉麟再次開口道,「你是如何對我們下毒的?」

通常而言,每個人都有虛榮心,每個人都喜歡在自己的對手面前炫耀自己如何會擊敗他人,不管是下毒也好還是其他也罷,即便是下毒能夠放倒伒玉麟、劉老頭這般高手也是一件值得吹噓之事,即便傳到江湖中去,亦會博得一番威名,在江湖中的人誰都清楚一個最為簡單的規律,要想出名,那就殺死一個名氣大的人,要想證明自己強,就殺死一個公認的強者。

果然,如同伒玉麟猜測那般,老毛子先是哈哈一笑,轉而負手而立,睥睨天下的眼神看向眾人。

「哈哈,我能怎麼下毒?還不是在酒里下毒,枉你們自詡高手天下無雙,卻也是敵不過我這一小包毒藥吧。」

「這究竟是什麼毒?為何我們都未曾發覺?」伒玉麟再次問道。

「此毒如同小人一般都是小人物,您這般大人物又何須知道,不過也多虧了這毒,若是其他毒藥哪怕一絲一毫你們也能夠聞出來,但是此毒不同,無色無味且無效,正是因為無效,所以你們直到此刻才知曉自己中毒,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伒玉麟暗自點了點頭,老毛子說的沒錯,只要是毒物,哪怕是微讀,他一聞便知,看來這毒真非老毛子所說那般無名,應該是極具盛名,他之所以不敢告訴自己那肯定是因為他害怕,一般來說,毒性越大的毒藥解毒也越容易,只不過往往錯過了解毒的最佳時機,而毒性越小的毒,解藥反而及其複雜還不如人體自行排出,根據這樣來推斷,能夠毒到自己和劉老頭的毒,應該也不難解。

「可是我就不懂了,伒老頭的人都喝酒了,但爺爺這邊只有爺爺一個人喝酒了,為何其他人都中毒了?」已經盤腿而坐的劉老頭開口問道,確實如他所說那般,在客棧唯獨他一人喝酒,那為何其他人也會中毒?

「哈哈,劉老頭,難道你沒發現你們之中少了一個人?」老毛子笑著說道。

「你是說百事通?」百事通今天回到伒玉麟身邊他早就知道,他原本也沒想過百事通真心投誠,知道他只不過是為了保住自己性命而假裝投降而已,現如今伒玉麟已經現身,那麼有沒有百事通對他而言都無大礙。

「是的,從前夜開始,他就已經陸陸續續給你下面的人都下毒了,劉前輩,你想不到吧,這也是此毒的一大特效,老夫想讓它幾時發作它便幾十發作,哈哈。」

此時伒玉麟的男色越發難堪,倒不是毒性發作,此毒本不是要人性命的毒藥,不過只是讓人一段時間內變成廢人而已,他難堪是因為百事通與老毛子,想起之前,自己還特意敬了兩人一杯酒,卻是沒有想到會是這般結局。

「哈哈,伒老頭,一直以來我都佩服你看人的眼神,今日還真是讓老夫大吃一驚,當真是佩服,佩服吶。」

「哈哈,想當年,與老夫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們,唉,世道變了,人心不古吶。」伒玉麟此時已經沒有與劉老頭拼嘴巴子功夫的心情了。

「哈哈,也罷,也罷,老夫卻是沒有想到會落得如此結局,不過黃泉路上有你伒老頭子相伴也是不寂寞了,哈哈,來吧,給爺爺一個痛快。」劉老頭知道已經無望,他這段時間試了無數次解毒的方法,知道自己無力升天,既然如此不如求個痛快。

「哈哈,好,果然是大英雄氣概,可惜,英雄都短命,我就給你一個痛快。」老毛子奪過劉老頭的長劍,猛然朝劉老頭脖子砍去。

最後一刻,劉老頭一直看著那把游龍劍,此劍殺人無數,最後自己也是死在這般劍上,當真是因果輪迴,因果輪迴吶。

「慢著。」突然一道呵斥聲響起,眾人皆是一驚,辨聲尋人。

只見人群之中,凌風雲握了握凌嘯天的手,站了起來。

「喲,原來是凌老爺子的乖孫子,我倒是把你忘記了,都忘記讓你喝酒了,罪過,罪過,不過那又怎麼樣呢?」老毛子說完猛然朝凌風雲一瞪,雙目之中的殺氣讓凌風雲身形頓住了。

「哈哈哈哈,告訴你,你想幹什麼?」老毛子收回遊龍劍看著凌道。

「爺爺說,武者最基本的是要一顆正心,如今諸多前輩被你暗算,我如何能夠置之不理。」凌道。

「哈哈,那麼你的意思是,要與我決一高下?」

「正是。」

此時百事通不知去了何處,如果百事通也在,那麼原本就是劣勢的凌風雲根本毫無勝算。

「哈哈,一個小屁娃娃竟然說要挑戰我,當真是以為老夫只會下毒嗎?」老毛子緩緩提起游龍劍。

「既然如此,那麼我就讓你看看老夫的武道。」一聲因為的龍吟響起,老毛子人瞬間朝凌風雲衝去。

「武道,你這般人如何配得上武道一詞,來吧。」凌風雲胸口一挺,武氣盡出,朝著老毛子衝去。

兩人瞬間在中間糾纏成一團,此時凌嘯天緩緩前行,他想離凌風雲近一點,雖然什麼都幫不上,但是只要距離近一點他便感覺自己可以給凌風雲力量。

「凌老,你還真是有個好孫兒。」伒玉麟看著走過來的凌嘯天感慨道。

「這是我的福氣,我凌某白撿了一個好孫兒。」凌嘯天眼眶微濕。

「唉,是我的錯,凌老,我對不住你,這份情,老夫下輩子再還你。」顯然伒玉麟已經認定凌風雲今日會葬身於此,畢竟凌風雲太弱,他還太小,即便吸收了白髮老魔百年功力,但尚未完全吸收的他的哪會是一個與白髮老魔功力相差無幾老毛子的對手?

「哈哈,這是我凌家的命,老島主還望不要有所內疚,再說,好男兒站著死也比跪著活要好。」

「好,凌老說的好,既然我們連死都不怕,為何不相信風雲會創造一個奇迹?」

凌嘯天點了點頭,四隻手握在了一起,是的,縱觀所有人,誰會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然而,凌風雲終究還是太弱,如果給他一年時間讓他徹底將白髮老魔的功力化為已有,那麼勝利可望,但如今,要想獲勝談何容易。

游龍劍刺穿凌風雲肋下的衣物,老毛子眉頭微皺,這一劍原本是直刺凌風雲心臟的,但是游龍劍最後卻偏離了目標,當然,老毛子知道為何,畢竟這把劍的主人是劉老頭,即便自己奪了劍,但還未重新認主之前,劉老頭還是會對劍有一定影響力的,不過這又能如何?結局早已註定,一劍偏離,還會有一劍。


不過是片刻之間,凌風雲的長袍已經有了無數道口子,然而每一道口子都未傷及肌膚。

「前輩,你不要再這般下去了,不如將心思花在解毒上吧。」凌風雲自然也是知道自己一直未受傷的原因,此時他看著一臉大汗的劉老頭勸說道。

劉老頭朝他笑了一笑道,「你個小屁娃娃都沒放棄,我如何能放棄?」

「注意功他右下肋,以柔克剛。」劉老頭繼續說道。

「是。」凌風雲調息好之後再次攻了上去,而那游龍劍似乎長了眼睛一般,每每都避過凌風雲,此時老毛子也是失去了耐心,直接將游龍劍扔下,抽出自己的長劍,不管什麼劍,只要能殺死人,那就是一把好劍。

果然少了游龍劍的束縛,僅僅只是一招之中,凌風雲上身的長袍便已經染成了鮮紅色。

「哈哈,自古英雄出少年,可是我之前說了,自古英雄死的早,今日我便先送你上路。」老毛子捏了一個劍訣,長劍虛空之中挑起幾朵劍花,然而這劍花並不簡單,挑完之後凌風雲竟然感覺到這劍花朝自己飛來,如同暗器一般,僅僅是一開始的片刻失神,凌風雲身上再添三刀劍痕。

「風雲,你快走,不要管我們了。」凌嘯天終於還是不忍了,畢竟是自己的孫兒,若是可以即便凌風雲選擇跪著生他也心甘情願,畢竟這是凌家最後的火種。

「老毛子,你不是要寶藏嗎?只要你不濫殺無辜,讓他們安然離開,我將這寶藏給你。」

「老島主,這萬萬不可啊。」凌嘯天看著伒玉麟說道,而一直跟在伒玉麟身邊的那二十多人更是跪下請願。

「你們起來吧,我想清楚了,如果人沒了,即便有寶藏又有何用,但若人還在,寶藏沒了,我們還能有希望,這麼多年,是我錯了,是我們伒家錯了,誤將寶藏當做了最後的希望,這與那些想要搶奪寶藏的人又有和區別,劉老頭,這麼多年,我們都錯了,哈哈,若沒有寶藏,我們兩家早已成為親家了,如何會落到這一步下場?我錯了,我愧對你們,愧對天下。」

此時所有人人都看著伒玉麟,不知道是否有人會因為伒玉麟這番話而有所改變。

劉老頭開口道,「哈哈,不是你錯了,是我們都錯了。」

… 「哈哈,如此感人的一幕。」老毛子看著伒玉麟說道,他的臉上帶著笑容,只不過那絲笑容之中卻隱藏著其他的東西。

「我是不是可以把這理解為你在向我求饒,對我低頭?」老毛子緩緩走向伒玉麟,他提著長劍指著伒玉麟的脖子。

「多麼高貴的頭顱,哈哈,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高貴的頭顱竟然有一天會在我面前低下,可是你覺得我會答應嗎?」老毛子的手在顫抖,他的長劍距離伒玉麟的脖子不過只有一寸遠,只要他願意,哪怕只是一個普通孩子的力氣都能瞬間奪走伒玉麟這個高高在上一世尊榮人的性命。

「你為什麼不早點有這樣的覺悟?如果你在數百年前有這樣的覺悟,那我的爺爺,我們毛家所有的人都不會因此而死,你還記得我們毛家為了你,為了你的這個寶藏死去的人嗎?還記得客棧下面那個靈堂嗎?你有臉去面那一百三十二快靈牌以及靈牌上永遠抹不去的名字嗎?」老毛子越來越激動,他的長劍在伒玉麟脖子上留下幾道淺淺的劍痕,瞬間紅色鮮血從那痕迹中緩緩流出,覆蓋住了伒玉麟的整個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