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學歷,參加過的工作,以及具備的能力,如果我滿意,錢就是你們的。”

霍東說完,三沓票子砸在了桌子上。

看見這票子的厚度,三人就歡快的笑了。

左面第一位站着的小弟是個馬臉,青春估計快走光了,但青春痘還賴着沒走,他第一個道:“東哥我藍翔技校畢業,學的挖掘機專業,就業困難,又自學了開鎖技術,畢業後一直跟二龍哥混,能力自我感覺還不錯。”

他說完後,身邊的圓臉小胖子也開口了,“哥,俺是新東方烹飪學校畢業,做菜挺香,業餘愛好就是攝影,在野模圈混過一段時間,玩過不少妹,後來惹事跟了大熊哥混到現在。”

最後一位看起來相對比較木訥的高個小弟,則先是拘謹的獻上了一個鞠躬,然後才討好的道:“東哥好,我是新華電腦專修學校畢業的,會點電腦技術,畢業後沒找到工作,自己乾點小買賣,原來賣切糕,現在玩碰瓷。”

霍東聽完三人的自我介紹,無語好一陣子……

原來都是華夏名聲赫赫的八大技校的學子啊!

看來二龍大熊手下,果真是人才濟濟,藏龍臥虎!

以霍東的眼力勁看去,三人中雖然最後一位高個男最木訥,但應該是最狠的一個!因爲切糕這買賣,一般人真心幹不了!一小撮就幾百塊,完全是敲錢!沒點本事,估計都要被客戶反虐!而碰瓷更是個技術活,對身體的靈活度,膽色以及口才,表演能力都要求很高!

所以霍東認定這個高個男,是個複合型人才。

其次就是圓臉小胖子,玩妹不負責,還說的這麼坦蕩的,多數都是不要臉的,霍東雖然多情,卻沒濫情,這是有本質區別的,當然主要原因還是霍東對白菜的審美觀太高,一般白菜根本沒興趣拱。

至於第一位疙瘩馬臉男,機靈勁有點,最多就是一蠻漢,否則也不會去學挖掘機。

心裏有了比較清晰的判定之後,霍東揚手將錢分給了三人,然後道:“我有件事需要哥三幫忙,醜話說在前頭,感覺幹不了提前告訴我,一旦去幹如果不盡力,或者賣了我,後果自負,當然幹得好這點錢只是預付,完事哥還有打賞。”

錢對霍東來說,從來就沒感覺很重要。

即便他窮,也窮的很有範。

三人聽完當然很是興奮!

一個個都忙點頭效忠,巴結霍東這老大都來不及,誰敢賣了他?

霍東以一種嚴謹的裝壁方式,拿來一張白紙鋪在了茶几上,然後開始用筆在上面一邊寫,一邊給三人解釋,將自己在非洲幹僱傭兵那陣子,學的那點偵查技術,都儘量教給了三人。

合理的保持距離,巧妙的僞裝,以及諸多簡單易學的竊聽方式,與跟梢方式,待他詳實的講完,三位名校畢業的小弟,都已經雙眼閃爍亮晶晶的崇拜之色,一時驚爲天人!


看來當一個混子不難,難的是當一個有素質有文化還有內涵的混子。

讓三人拿着這張紙,去複印兩份,保證人手一張回家複習,明早再來這裏找霍東開工。辦完這件大事之後,霍東總算是舒心不少,也幫唐磊葉俊傑周宏三人安排好了精彩的劇本,作爲一名盡職盡責的人棍,霍東要做的,不是陪三人玩,而是玩死三人!

正想找小美愉悅一下身心,交流學習下人體工程學,就聽見手機響了。

居然是李局……

“喂李老大,找我什麼事?”

霍東輕佻的道。

“我六點下班,現在五點,你快點來分局找我,記住儘量別讓人認出你來。”

“老大,來不及啊我在蹲馬桶拉稀,渾身冒虛汗,完事後還要去診所打吊瓶拿藥,接鈴鐺放學,幫女友做飯晾衣服刷碗,小區的老太太都要等我跳廣場舞,你看看我這日程安排,一點閒工夫沒有。”

霍東無恥道。

他真心懶得去分局上班,他想要的就是分局那點工資……

“來不來一句話!”

“……想去,沒時間啊……”

“那好,今晚掃黃找人潛入按摩房體驗蒐集證據的事,我找其他人吧。”

李局先是一頓,然後略有惋惜的道,霍東一聽頓時眼神亮了!尼瑪,等會啊!這不是給自己量身定做的任務嗎?!還有誰比自個這身子更經得起按摩妹摧殘?而且還是公款找妹!

他忙捏緊手機道:“李局,這麼艱鉅的任務,別人去你放心我也不放心啊!你等會我這就到,排除萬難也不能辜負組織對我的信任,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一直在等這種能考驗我能力的任務!”

霍東說完掛了電話,美滋滋打車去分局了。

而電話那頭的李局,也一臉狡黠的笑了。

到了分局之後,霍東跟門口警衛打過招呼,便進去了,繞開人員集中的地方,專找人少的地方前行,很聽話的到了李局所在的四樓辦公室,不過剛上四樓,他就不想再這麼低調了……

因爲眼前出現了一位讓他沒法淡定的美女!

蜂腰長腿,香肩玉頸,再加一頭披肩發桃花臉,無可挑剔的五官,霍東真心沒法安靜做美男子了!尤其對方被合體制服包裹的水蛇身材,更是讓人血脈噴張!腦域運轉速度,迅速飆升到智商250的境界,加快腳步走到了美女前面。

然後,他就裝作整理錢包,銀行卡那麼不小心的掉在了地上,都沒看見。

“喂,你卡掉了!”

身後的美女警員趕緊道。

眼瞎一般朝前走的霍東,頓時笑了,身子迅疾後轉,正巧看到美女警員蹲身撿卡,豐滿雪白的上圍頃刻映入眼中,憑藉過硬的視力,以及強悍的經驗,霍東頃刻判定這是一對36D的飽滿糧倉。

值得每個渴望母愛的漢子擁有!

“真是太感謝了警官。”

“客氣,下次注意點。”

女警員臉色微紅的道,將手裏的卡朝前遞去,霍東當然含蓄感激的伸手去接,且很是隱晦的摸了一下美女的玉手,觸感柔滑綿軟,極品……

“你是周敏?”

霍東故意道。

“不,我是新來的,叫雲菲,在刑偵科。”


“哦,那我認錯了,不好意思。”

“沒事,我先走了再見。”

雲菲說完莞爾一笑轉身下樓了。

而霍東則一臉猥瑣表情的笑了,周敏當然是他瞎編的人名,不過是用來搭訕套取雲菲的姓名,只一點伎倆霍東就探明瞭雲菲上圍的儲量,有了身體接觸,還問出了名字,把妹的手段絕對登峯造極。

更讓他高興的是,雲菲全程都沒起疑……

事實證明,這是一塊難得的淨土,一定還未被任何男人染指開發過,這麼艱鉅的開荒任務,霍東怎麼能交給別人?只是這麼短暫的接觸,他就決定將雲菲納入自己贈送家族遺傳基因液體的花名冊內了。

這不是好色!

完全是出於對組織的信任,對革命同仁的照顧!

還有爲人民服務的責任感!

當然僅對女性公民…… 走到李局辦公室門前,霍東依舊沒敲門的習慣,直接就推門進去了!剛好李局在喝水,茶水不小心滴在了褲子拉鍊上,正在用紙擦,因爲整個動作在桌面一下,位置又是如此的敏感。

難免讓人忍不住的猜忌!

霍東一瞅就呆住了!

我勒個擦!李局竟然飢渴到這個程度了?大白天一個人窩辦公室擦拭槍炮?

見霍東進來了,李局忙停手將溼漉漉的手帕紙拿了起來,很是淡定的丟在了垃圾桶內,然後整理了一下拉鍊,“你在看什麼霍東?怎麼臉色有點怪異?”

“……領導你剛纔在幹什麼?幾天沒交公糧了?憋成這樣?”

霍東壞笑道。

“別瞎扯!我是喝水弄溼褲子了,剛纔用紙擦了擦。”

李局無語道。

但霍東豈能信他?“呃,沒事大家都是男人,能理解,李局不用緊張,我不會告訴別人。”

“告訴個屁啊!你給我正經點,別瞎說!我真是褲子溼了點水,用紙擦了擦這麼簡單!”

“呃,還生氣了?好,我就裝作什麼都沒看見。”

“你……讓你敗了!”


“其實這事也沒這麼尷尬,這說明李局清正廉明,寧可自個解決身體需求,也不潛規則女警,不去風月場所,不利用職權換取**交易,哎,難得的好官啊。”

霍東唏噓道,一臉的敬重欽佩!說的很有感染力,但李局臉色已經變黑!拿起一本書朝霍東砸去!“滾犢子,給我閉嘴!”

一個靈巧的躲避,霍東舉手抓住了飛來的書籍,“暴力執法啊!李局你要小心我舉報你。”

“你敢!”

“我曰,這是什麼書?你竟然看這個?!”

霍東剛一瞅書籍內容,頓時被雷的外焦裏嫩!居然是花花公子精品兔女郎彩色圖片集錦!全本都是白花花的美腿大波!看得人眼睛發暈,鼻血鼓脹,連下半身都快激動的泄了!


此時此刻霍東才明白,當領導有多性福!

上班喝茶玩電腦,看看兔女郎,擦拭一下槍炮,太特麼舒服了!

“那是白天一個警員偷看,被我沒收的!你別亂想!”

李局這次真是有理說不清了!任憑他百般解釋,霍東還是用一種你懂得的眼神看着他,曖昧的笑着,最後直接將這本書據爲己有揣兜裏了!這種精神鴉片,哪能留着毒害領導?

作爲下屬,他一定要幫領導分憂!

費勁解釋十分鐘,李局嗓子快說啞,仰脖喝了一杯水,果斷放棄了辯解!直接將話題轉移到了工作上,至於對方是不是還懷疑他搞飛機的事,李局懶得在去想了。

“今天找你來有件大事。”

李局鄭重的道。

“知道,不就是深入虎穴,以身探險嗎?沒問題!我的身體經得起女老虎摧殘!我臨來時就決定了,最起碼要去徹夜蒐集一整晚證據,讓對方無可狡辯!”

霍東正兒八經的道,腦子裏卻全是不見光的花花心思。

誰知燦爛的設想還沒上場,就流產了!

李局居然說:“那件事先推後,還有件更重要的事需要你,而且必須你去。”

“啥事?我感覺又想拉肚子,醫生說六點前不去打點滴今晚要拉死!也快到時間接鈴鐺放學了。”霍東眼見李局不守信用,以妹子將他騙來了,頓時滿肚子不爽想要溜走!

但李局這跟老油條豈會放他走?

“剛纔走廊裏見的雲菲漂亮吧?”

“……還行。”

“你看了人家胸,摸了人家手,問了人家名字,沒點念頭?誰信啊!”

李局直白的道,剛纔可是從監控視頻上,欣賞了霍東把妹的風騷手法。

“呃……別說的這麼明顯啊,再這麼說大家沒法做朋友了。”

霍東眉梢一挑輕佻道。

“這次任務做完,下次真有一個打擊國際賣淫的案件讓你去執行,而且還能跟雲菲做搭檔,你不感興趣?那我就換別人了,反正雲菲來分局之後,身子後面一幫大小夥子在追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