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是啦!真的要是希爾娜的話就好了,你不要再問了,趕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魏言一愣,看樣子是比希爾娜還要可怕,那到底是誰?他想不出來,雖然知道庫露露不是開玩笑,不過剛剛追了過去的巴爾坦斯卻是沒有回來,這讓他開始擔心。

剛想開口問一問巴爾坦斯的蹤跡,這時,遠處傳來一陣肆意的笑聲,渾厚激盪而久久不散:“哈哈哈,別掙扎了,想要逃跑已經晚了。”

一個黑點迅速逼近,靠近之後,才模糊看清那是一個人影,彷彿彗星般的速度朝這邊衝來。

看樣子就是來者不善,魏言舉起流星杖迎擊,也在這個時候,那人向着魏言這邊扔出一個東西,他趕緊避開。




落下之後,魏言瞳孔一縮,被扔過來的正是他剛纔還在擔心的巴爾坦斯,此刻,只見他渾身浸滿鮮血,全身上下大大小小几十道傷口,看得人觸目驚心。

魏言汗毛戰慄,看着那靠近的人影,只覺得頭皮發麻,這纔多久的時間,從巴爾坦斯追過去到現在,也才半個小時的時間,竟然能把這傢伙打成這幅模樣,就連魏言都辦不到。

下一刻,魏言卻是被怒火點燃,雖然傻蛋總是跟他不對付,可怎麼說也是一起經歷過生死隊友,眼看着他被人打了,哪有不憤怒的。

“十字劈”

“你這個魂淡!竟然敢對傻蛋下這麼重的毒手,找死!”



流星杖劃出的十字劈與那人接觸到一起,卻是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更快的衝向了魏言。


舉起流星杖狠狠向着那人劈去,下一刻,短兵相接,魏言只覺得一個大力傳來,身體竟然承受不住,整個人再也控制不住飛了出去。


轟轟轟

魏言一路被打飛,沿途撞碎了好幾塊石頭才終於停了下來,深深的嵌入一塊岩石之中。

也在此時,那道人影停了下來,仔細看去,竟是一個模樣俊俏的少年,看起來比上庫露露要高上一些。

劍眉星目,秀髮外揚,儘管年幼,卻是充滿了男人的帥氣。

手上提着一把銀色大劍,劍身印刻着一條條古老而不知名的咒文,如蒼龍般英武霸氣,僅僅一眼,就能看出這把劍的不凡之處,讓人不敢在它的面前擡起頭。

少年翹翹眉頭,朝着庫露露一個紳士的鞠躬,親切的說道:“好久不見,庫露露殿下,能在這裏相遇,是在下的榮幸。”

少年對庫露露的友善讓衆人一驚,聽這語氣,就跟是她的追隨者一般。

不過卻讓其它人更加疑惑,庫露露是魏言他們的隊友,按理來說,她的追隨者跟魏言也沒有理由對立,不應該一見面就大打出手。

庫露露的反應也不自然,像被惹急了的兔子似的,一個閃身就躲到了布魯背後,小聲叫道:“你認錯人了,我不是庫露露,你快走吧,庫露露剛纔往那邊走了。”

聞言,少年只是微微一笑,有趣的看着畏縮在布魯身後的庫露露。

“圓舞盾”

布魯手上的方盾頓時向少年襲來,手中大劍輕輕一劈,盾牌立即被砍翻。

“你爲什麼要對老大出手,你是壞人,我要替老大報仇。”

布魯一聲怒吼,撿起盾牌向着少年重重砸來,眼中佈滿血絲,好似發狂的野獸一般。

在他心裏魏言與其他人不一樣,雖然經常小打小罵的,但布魯卻能從其中體會到對於他的關心。

也是因爲這樣,布魯早就心甘情願的成爲魏言的小弟,也對於這個老大非常的敬畏。

如今,眼看着魏言在他面前被人打成這樣,就算老實憨厚的他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怒氣,動起手來。



布魯的盾牌砸在少年身上,卻連讓他後退一步都做不到,只見他單手就輕輕鬆鬆的擋下了盾牌。

冷笑一聲,好似在嘲諷布魯的不自量力,銀色大劍向布魯劈來。



布魯舉盾抵擋,卻發現好似一座大山壓下來一樣,整個人竟受不住少年的攻擊,左手盾牌脫手而出,整個人直接被一劍砸進了地下,已是生死不知。

“爲什麼?”

即使失去知覺,卻是在最後一刻從深坑伸出一隻血淋淋的手,那是布魯的執著。

“枯燥”

少年臉上再也無法保持微笑,厭惡的看着那隻抓在自己腿上的血手,一腳踢開。

庫露露在這個時候終於再也忍不住,看着布魯的慘樣痛哭起來,直面少年,眼中有着說不出的堅定。

“住手!不要傷害大個子, 悍妃在上:妖孽邪王輕點愛 ,他們都是我的朋友。”

“朋友?”少年冷冷一笑,眼中有說不出的蔑視。

“隕山崩”

就在此時,之前被打飛出去的魏言終於站了起來,看到了布魯的模樣,憤怒充斥着他的大腦,朝着少年劈來。

魏言的攻擊來得太過突然,來不及反應的少年匆忙一擋,卻是被魏言劈在手上,劃出一個長長的傷口。

受傷!這是恥辱,而且還是在一個只有三紋的弱者手上,這對於少年來說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簡直就像有人就站在他面前扇過來一巴掌似的。

“魂淡!你找死”

少年反手橫掃過去,與魏言的流星杖碰撞在一起,終於讓魏言不斷後退,而他,只是小小的退後一步。 “不管你是誰,竟然敢對傻蛋和布魯出手,本大爺今天絕對饒不了你。”

“你饒不了我?呵呵,笑話,是誰給你一個才三紋的小子勇氣敢如此大言不慚,竟然還敢用卑鄙的手段讓我受傷,我也把話撂在這邊,你死定了。”

魏言和少年對峙着,目光交錯,彷彿周圍有驚雷炸響,轟隆隆的響個不停。

“十字劈”

“十字裂地劈”



魏言的十字劈在接觸少年的那一瞬間,瞬間被他的劍氣劈碎,再次落到魏言的身上。




只感覺一股怪力打在他的身上,讓魏言五臟六腑翻涌,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出。


見到魏言受傷,庫露露在一旁急壞了,跑過來橫身擋在魏言的面前,朝着正準備繼續出手的少年說道:“沃茲克,你快點住手,你要再敢出手,我就!我就!”

說到一半,庫露露卻是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威脅不了少年,再次急得哭了出來。

魏言掙扎着起身,推開庫露露,吼道:“庫露露,別來妨礙我,我今天要跟這個傢伙決一生死,這是男人間的決鬥。”

“決一生死?我看你是必死無疑,正巧,我也沒準備放過你,即使公主殿下求情也沒用。”

眼看着兩人之間的戰鬥愈演愈烈,庫露露更加慌張,一把撲上去,死死抱住魏言。

“阿爾卑斯哥哥,你不要去,你打不贏他的,你是去送死,他真的會殺了你的!”

“別來擋我,不過就是七紋而已,本大爺又不是沒有跟七紋的人打過,這次,就讓本大爺來譜寫這個奇蹟!”

對面,少年右臂上的七道神紋,象徵着他七紋狂戰士的身份,可魏言的心中卻沒有一點畏懼。

七紋又怎樣,本大爺之前就打過一次,就算正面打不過,可本大爺有近乎全滿的韌性,本大爺可以一直慢慢拖,拖到你力量耗盡的那一刻。

庫露露卻再次叫喊了起來,死死抓着魏言說道:“不,阿爾卑斯哥哥,他不是普通的七紋狂戰士,他叫安魯斯·沃茲克,是安魯斯大公爵的兒子,也是我們卡西里爾最可怕的天才,同時擁有超等力量資質和超等韌性資質的狂戰士,天賦已經近乎變態了,才幾個月就已經修煉到了七紋。”

蒙大拿牧場主 ,那是魔劍阿波菲斯,在沃茲克出生那天從天而降到王國帝都的,只有沃茲克一個人能夠拔出那把劍。”

“阿波菲斯是神器,它能讓無限制增幅使用者的力量,每分鐘增加一成力量,無限制的疊加,戰鬥時間越長,所增幅的力量就越強。”

“擁有阿波菲斯的沃茲克是無敵的,就算只是七紋狂戰士,可他卻比十四紋的狂戰士還要強大。”

“……”

剛剛還要提着流星杖衝上去的魏言瞬間愣住,被庫露露喊出的一席話驚得呆若木雞。

開玩笑吧!雙超等資質,這樣的天賦也太可怕了吧,雖然他的天賦還要更強,可是魏言的職業不合,導致了他的天賦浪費了一半。

而且那把劍是什麼鬼,神器?開玩笑吧!神器怎麼可能會出現在一個七紋的小孩子手上,並且還只有他能把神器拔出來使用。

這到底是怎樣的天賦,太可怕了,簡直就像開了外掛一樣,光是從出生起就已經領先其他人一大截了吧!

這讓魏言的心中更加嫉妒,明明本大爺纔是穿越者,這樣的天賦和待遇不應該是本大爺纔對嗎?都是蒂彌斯那個混賬女神,故意坑害本大爺,才導致我落到現在這個樣子,可惡!

雖然魏言心中不平,可卻是很快冷靜下來,他不是傻子,也不是那種只憑着怒氣就跑去跟人打架的二愣子,他會思考實力的差距。

雖然對面只是七紋的狂戰士,可他自己本身也才三紋,更何況,沃茲克強得太過變態,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狂戰士,跟他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有任何勝算,再打下去,只是送死而已。

魏言立即繼續後退,緊緊盯着沃茲克大聲叫道:“本大爺從來就沒有見過你,爲什麼一見面就要對我們出手?”

沃茲克似乎很享受魏言對他畏懼的目光,這也是他最喜歡的環節之一。

上輩子的他只是一個每天泡在網吧的肥宅而已,每天花着父母的血汗錢悠閒度日,是一個十足的吸血鬼、寄生蟲,即使被周圍的人指指點點也毫不在意。

可是,自從他突然猝死,遇見了那位女神大人後就變得不一樣了,她是那樣的神聖而美麗,只需一眼,就能完完全全的征服他。

能在死後遇見這樣的女神大人,對於沃茲克來說,也算不枉此生。

更重要的是,女神大人還告訴他,他是被選中的人,接下來,可以讓他轉生到異世界,成爲萬人敬仰的救世英雄,還會賜予無可匹敵的神力。

這樣的待遇,這樣的人生,對於沃茲克來說簡直是不可想象的,所以,他心滿意足的接受了,來到了這個世界。

一來到這個世界,他就成爲了萬衆矚目的焦點,不管是父母、兄弟還是周圍的人,在他們眼中,沃茲克就是一個完美的孩子,精明、能幹、無與倫比的天賦,使他一直遠遠超越同齡人一大截。

待到覺醒的時候,他超強的天賦資質更是舉國震驚,就連國王陛下都親自前來恭賀,待到他將魔劍阿波菲斯拔出來的那一刻,就連國王陛下都不淡定了,直接宣佈他爲下一屆“榮耀”稱號的繼承人。

卡西里爾三大稱號“榮耀”“聖光”“天機”,這三個稱號的最終歸屬都是要經過成千上萬次不死不休的爭奪纔會決出的,而他,就這樣簡單得到這個稱號,卻是沒有任何人覺得不妥的。

對於沃茲克來說,這輩子他拿到的就是一個完美的男主劇本,他喜歡繼續這樣演下去,當他看到庫露露的那一刻,這位可愛的哥特蘿莉就深深的佔據了他的心。

然而前世的他,這樣子的庫露露只存在於二次元之中,能在三次元見到這樣的存在,這一定是女神大人對他另外的恩賜,那一定是女神大賜予他劇本中的女主角。

再次遇見庫露露的時候,沃茲克心中本是狂喜萬分,可見到他的第一句話,庫露露就是要跑來搶劫。

??

這是什麼操作,堂堂一國公主,他眼中的完美女主,竟然跑來幹這種勾當了,不應該是純潔可愛,有些傲嬌而又讓人慾罷不能的小公主嗎,該死,到底是誰破壞了他的劇本!

看到巴爾坦斯的那一瞬間,沃茲克心中瞬間就有了一個猜測:該死!一定是這些可惡的小土匪,他們教壞了我的公主,也是他們洗腦公主,讓她變成了這副模樣,我要殺了這羣魂淡!

至於魏言,好像還是他們的老大,那不就更加可惡了,這傢伙纔是罪魁禍首,要將他碎屍萬段才能解恨。

“少說廢話!受死吧,你們這羣萬惡的土匪!”

沃茲克一聲大吼,二話不說,直接朝着魏言砍來。

魏言無語,驚呆了,咱能不能好好說清楚,萬一是誤會了呢,大水衝了龍王廟,打着自家人就不好了。

“兄弟,先等等,咱們能不能好好談談!”

“去死吧,土匪,誰和你是兄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