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些人難道真的都不考慮一下自己爲什麼站在這個地方?爲什麼這些人能夠給他們這次的尊重爲什麼自己能夠在這裏面活下去嗎?

就是因爲他們這次用的這個方法沒有辦法讓這些人破解,他們用了這一次之後,根本就不可能會用其他的方式對付他們。

現在這一次之後要做的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這些人可以看得到的,尤其是這些所謂的神仙那種高高在上的嘴臉,難道他們還沒有認清楚嗎? “我現在重新給你們說一次,如果你們真的覺得他們可以信任,你們完全可以過去,不用在這裏面等着我們的!”


林凡的這句話說完,天蓬毫不猶豫的站到了他的身邊,而後小影他們也站了過去,一些龍族也慢慢悠悠的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他們早就已經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都會有這麼一個結果,只不過是這個結果他們到底能不能夠選擇到而已。

面前的這個觀世音菩薩有可能就是他們這一輩子沒有辦法可以看到的,也有可能是自己身邊的這些人,覺得他們要做的這些事情有什麼地方不太對。

但是沒有辦法,任何一個情況都有着最後的輸贏成敗,這次如果他們真的輸了,那隻能是怪自己這邊沒有足夠的方式。

“我給你們的這次機會你難道還覺得不夠嗎?都已經讓你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難道連這個方式你們都不能接受?”

觀世音菩薩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接朝天上看了一眼,本來應該是在九重天的位置,這一次他們直接就來到了如來佛祖的身邊。

都已經到了現在了,林凡他們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些人就是有着一個足夠的陰謀,而這個陰謀到了最後會發生的這些事情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這些人心中更是心知肚明。

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覺得自己現在做的這個事情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這些人心中想要知道的這些情況,早就已經被其他人給看到了眼裏。

“你要做的這些事情難道就沒有想過剩下的後果嗎?如果我們這裏面只要稍微的做一個是你們現在要弄的,這一切根本不可能會有什麼別的稱謂!”

這句話說到底就是讓自己身邊的這些人覺得他們要做的這一些事情,有着一個特殊的轉折,而這個所謂的轉折就是林凡他們到底能不能夠在這裏面堅持下去,面前的這個如來佛祖,只不過是他們覺得特別厲害。

但是他們身邊的這些人早就已經提升了,自己提升了自己之後就不可能會僅僅只有一個方面的變化,現在別說是別人的,就連天蓬都能夠對付玉帝。

他們周圍的這些人早就已經不再是原來那個小蝦米了,已經有了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底線到了最後所達成的這些事情,根本不是這些人可以看得到的。

身旁的這些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凡,他們想知道最後這個結果究竟是誰輸誰勝。

如果在這個時候已經確定了對方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說不定他們現在能夠放棄所有的臉面,尤其是到了現在要做的這些事情,根本不是自己一開始的時候看到的那個樣子,要知道現在所發生的這些情況,自然不是自己原來看到的那個情況。

他們還以爲自己特別聰明,但是都已經到了,現在別人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些人心裏面在想着什麼呢,已經在這裏跟他們繼續這樣耗下去,還不如現在趕緊找一個人認爲他們一定會成功。

天蓬看着自己面前的人,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得有些複雜。

原來她們還是並肩作戰的人,到了現在兩個人完全的戰鬥到這裏面,而這些人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地方做錯了,難道說現在所發生的這些事情和自己原來出現的那些會有一定的區別嗎?

面前的這個觀世音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得更加的複雜,難道不應該是這些人要做出來的,這一切顯得和自己原來看到的不一樣嗎?

這些人所有的表情都已經變得更加的邪惡,根本不再是原來那個情況。

如果說這裏面的所有一切都已經變得跟原來不一樣了,所有的人都已經惡化了,那麼他們在這裏面繼續這樣下去又有什麼用呢?

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在這裏面完全的一成不變,尤其是這些人想要得到的更多那麼他們想要弄出來的這些東西,也就會更加的複雜一些,只要這些人有一天在這裏面繼續這樣堅持下去,到了最後他們證明這一些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會有什麼特別的好處。

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覺得自己這一次做的這個事情是完全正確的,但是他們自己心裏清楚,自己要做出來的這一些選擇跟原來的時候沒有什麼多大的差別。

他們自己心裏也明白,這次就算是真正的站到了對立面,但是自己現在的任務和使命根本就沒有完全的放棄。

到了現在他們完全能夠明白過來自己現在最需要的是些什麼,尤其是這些人要做出來的這些選擇根本就完全的不同。

“這次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們真的願意這樣下去,我們也未嘗不能接受你們。”

這句話剛一說完就看到自己面前的這個人臉上的表情更加的無所謂,如果到了現在這個情況發生的這些事情,和自己原來看到的不一樣,他們又怎麼可能會把這件事情完全的拋棄呢?

主要是這次爲了和他們談談面前的這個誅仙大陣,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可以解決。

如果可以把這個東西解決掉的話,面前的這些人又怎麼可能會這樣給他們一個面子呢,發生的這些事情,既然到了最後要發生的這些情況,自然不可能會變成他們原來所看到的那個模樣。

“你以爲我不知道最後那個結果嗎?無非就是等我們把這次的東西完全的弄走了之後,你們就會直接翻臉不認人,原來這個情況你們難道沒有用過?”

敖丙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還是隱隱的擔着一絲的自豪。

這個男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完全都站到了林凡的這邊,這一次的大戰計劃拉扯的又快又急,但是對於他來說卻是恰恰的剛到好處。


因爲這次他正好提升了自己一個大境界的提升,自然是需要戰鬥來磨合自己,然後讓自己更加的掌握這一個境界的變化。

都已經到了,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情自然會讓他們覺得更加的厲害。 “你在這裏面說這麼多也沒有用我們周圍的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會相信你們這些鬼話連篇的人!”

都已經到了現在了發生的這些事情竟然不是自己原來看到的那個情況,真願意把這裏面的這些情況給弄到手,剩下的這些人自然不可能會覺得自己當初要做的這個事情究竟能有一個什麼樣的把握。

面前的這些人一開始還以爲是自己原來的一些事情有着什麼樣的變化,但是都已經到了現在這個結果,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會把一些東西完全的放到他們的身邊。

天蓬在這個時候也都是看着自己面前的這些人臉上的表情,也是單純的意思疑惑,因爲都已經到了現,在了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會把一些東西完全的拋到自己的腦後。

他們能夠清楚的瞭解到自己原來的歷史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那些人又怎麼可能會變成了神變成了佛!

如果現在發生了這些事情和他們本來的那些有着一定的區別,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會在這裏面覺得他們要做的這個事情有什麼樣特殊的好處。

“我現在最後給你們一次機會,如果在這個時候臣服,我們還能給你們最後一次活下去的原因!”

說完了這句話,面前的這些佛臉上的表情都變得更加的邪惡,雖然現在笑起來,但是這些樣子卻讓周圍的這些人有些不寒而顫。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些人已經變得跟他們完全不一樣了,就算是別人認識過的,但是對於他們來說,看到的這一些事情都跟自己原來那些沒有什麼單獨的區別。

周圍的這些人都已經覺得自己渾身有些發冷,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天空都已經變得更加的黑暗。

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覺得自己身邊的這些事情有着什麼,其他的變化都已經到了,現在這個結果剩下的這些人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這些人心裏面更是心知肚明。

“我給你最後這個結果,就是爲了讓你們能夠多一層活下去的勇氣,到了現在繼續這樣跟我們作對下去的話,你覺得你們還有更多的計劃嗎?!”

說完了這句話,面前的這個人只不過是稍微的揮了一下手,整個天空中的氣氛更加的焦灼。

林凡他們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佛祖的能力,這個人只要稍微的一張手,就能夠讓這片天地爲之顫動。

他們不知道這個人最後的能力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但是到了這個結果了,如果咱這時候能夠退縮,他們又怎麼可能會用出這種力量來。

都已經到了現在了,周圍的這些人早就已經明白過來了,自己現在遇到的這些事情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面前的這人都是擺出了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周圍的這些人雖然明知道自己的力量比較薄弱,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在這裏面退縮。

他們心中明白自己,這次如果一退縮到了最後,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能抵抗這次的威力。

尤其是到了現在要做出來的這些選擇,根本不是自己一開始的那種選擇。

周圍的這些人要是願意把這裏面的這些事情做到剩下的這些人能夠做到的,這一切事情跟自己原來所看到的那些完全的不同。

“怎麼樣,我只要一揮手,你們這些人完全都要死在這個地方,我現在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如果可以把這次的誅仙大戰撤去,說不定那些人還能死而復生!”

觀世音菩薩在這個時候直接張了張嘴,念出了一串法咒,隨即擺弄了一下自己手裏面的玉淨瓶。

“我們這邊的人都是以天下蒼生爲己任的,如果到了現在,你們覺得自己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就可以退去。”

都已經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了,如果他們繼續這樣下去,那簡直就是無惡不作的魔頭。

林凡自己心裏又不是不清楚,都已經到了,現在周圍的這些人都已經到了這個地位了,如果這次退去的話,到了最後他們又怎麼可能會有戰鬥的機會,這只是他們唯一的機會了。

那些人高高在上,他們有着無數的機會,甚至可以有着無數的人來爲他們有着更多的信仰之力。

但是相反來說,他們呢。

這些人無非就是底下一些做多端的小嘍囉而已,到了最後如果沒有足夠的人站起來,那麼現在他們能夠面對的這些又怎麼可能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些人難道只是說兩句你們退開嗎?所有發生的這些事情我們都不計較,他們完全就能夠離開嗎?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尤其是到了現在這個情況要發生的,這一切選擇根本不是林凡他們想要看到的那個樣子。

還沒有等着其他人說點什麼,面前的敖丙臉上的表情便是微微的一頓。


隨即直接就握起來了自己手中的鋼叉。

“你們現在說這麼多又有什麼用本來發生的那些事情,你們這些人解決嗎?還是說到了最後一定要把我們這些人當做是你們手下那些什麼都不懂的小玩意兒?”

他這個人向來是嫉惡如仇的,根本就沒有想到這次發生的這些事情竟然在裏面有着這麼大的內幕,早知道會有這麼一些選擇,她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會對自己面前的這些東西有着更大的深惡痛絕。

“既然是如此的話,你們不願意退羣我們也不願意退羣,一直以來都是由贏的人來書寫歷史的,那我們就戰吧!”

這句話剛一說完,面前的這個人便毫不猶豫的朝着自己面前的人衝了上去,敖丙也清楚自己的實力絕對沒有那麼大,直接就找到了一旁的一個十八羅漢之中的一個。

這次的誅仙大陣雖然直接給天庭這邊造成了更大的後果,但是對於如來佛那邊卻沒有更多的選擇。

因爲那些人根本就沒有來到這邊,那些人也從來都沒有把自己放到這個位置,現在受到傷害最多的人就是玉帝這邊。 尤其是到了現在,這些人早就已經能夠看出來了,那邊的人根本就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也就是說現在所發生的這些事情,斷然不是他們看到的那個樣子。

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覺得自己現在發生的這個情況,會跟剩下的這些人之間有着什麼樣的區別,單純的憑藉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情,都已經能讓他們覺得自己心裏特別的不爽了。

林凡帶着小影直接就對上了如來佛。

面前的這個男人雖然看起來一如既往的向前,但是到了現在這個情況的時候,周圍的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的那些事情,能有一個什麼樣的好處。

“你現在如果退怯的話,我甚至可以饒你一命。”

如來佛的這句話剛一說完就看到自己面前的那個人臉上也是隱隱的帶上了一絲的堅定。

林凡對於現在這個情況,根本就不可能有着絲毫的退縮,這次的事情是他期盼了很久的,兩個人可以真刀真槍的打一場無論輸贏。

但是隨着交手,林凡就能感受到這個人的深不可測,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周圍的這些人已經倒下的越來越多。

而對面雖然也有着一定的傷亡,但是總體來說比他們這邊傷亡小多了。

玉帝不知道去了什麼樣的地方,在這時候會不會給他來一個背後的陰槍。

林凡不確定,不過都已經到了,現在這個結果要發生的這些事情,竟然不是自己那個時候看到的這個樣子。

他努力的揮起來了自己手中的神劍,嘴上還說道:“我不管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情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要出現的那些選擇都是你們自己現在的結果,我只需要知道自己現在做的這些這些完全的是正確的,就已經足夠了!”

這句話剛一說完,他就感受到自己身後傳來了一片的灰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影直接就站到了如來佛的身後,整個身體膨脹的無限大。


這個時候他哪能不知道呢,林凡心中清清楚楚的明白到,這個人就是想要保護自己,而在這時候犧牲了自己的命。

林凡甚至可以看到這個人臉上那種絕望的表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面前的小影早就已經把所有的一切全部給忘記了。

“對不起……”

最後一個意識裏面林凡能夠感受到的只有最後一句道歉。

重新醒來的時候,面前的這些人,所有的都已經消失掉了,而這次最後的勝利者留下來的也是龍族。


敖丙的身上波光粼粼的看起來更加的微風,但是仔細看一看,都能感受到這,只不過是蘊含了各種各樣鮮血的海水。

雖然依舊是那麼的清澈,但實際上血腥味早就已經凝聚在裏面絲毫不散。

“節哀順變……”

天蓬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的身邊,拍了拍林凡的肩膀,臉上的表情永遠是那麼的堅定。

最後這個結果,他們早就已經幻想過很多次,甚至也想到了很多次,但是沒有任何一次想到這竟然是用一個女孩的生命來換到的。

林凡對於這個結果,也不知道究竟想到了什麼,大家看着他這個樣子,心中也是有些無奈。

“最後那個結果大家心裏早就已經明白過來了,都已經到了,現在要發生的這些事情,你也不用太過難過……”

林凡微微的擡頭看了看天。

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用力的吐出。

“如來死了,玉帝走了,最後這個結果你們應該已經想到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