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隨即他二人在偌大的天羽城北區內七拐八折,來到了一棟閣樓面前。

……

(前天說只請假一天,結果我的簽約賬戶出了點問題,一直沒弄好,到現在編輯都還沒給我回復,哎!

在此,我得說一聲,學校放假了,咱是農村的娃,家裡沒網,可能無法每天更新,但我會每天堅持碼子的,這寒假期間,各位就全當是養著本書吧,等開學后,我必定會爆發的…

明天一大早就要做火車回家了,哎!響起兩天的火車就頭疼啊!

其實呢,我也知道,看本書的沒幾個人,看正版的就更少了,我印象最深的是189416…..一長竄數字的讀者,他雖然沒有打賞俺,也沒有評論,但只要我更新,他都會基本上每天看,我很高興,真的。) 「周天,這位就是我們羽組的大姐大,**師姐!」剛走進一間裝飾頗為豪華的房間內,偉逸景便是介紹道。

聞言,周天眼眸便是頗為驚奇的望著眼前的女子,只見得,一位容貌絕美,身材欣長苗條的少女正眼角含笑的盯著自己。

不用多說,周天也是知道眼前的這位身著白色衣衫,猶如夢幻般的女子便是**了,所以他倒是頗為恭敬的拱手行禮道。

「周天見過**師姐!」

「進日來,周師弟的名字可謂是如雷貫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伸出潔白的手掌,示意周天二人坐下,旋即**抿嘴笑吟吟的道。

對於**這般稱讚的話語,周天一笑以置之,既不否認也不應承。

見到周天這般反應,**的眼中閃過一抹讚賞的神色。

「白姐,周師弟已經決定加入我們羽組了。」偉逸景適時的出言道。

「哦,是嘛!這對我們羽組而言還真是個可喜可賀的消息了。」

**淺笑一聲,旋即盯著周天,道:「不知周師弟加入我們羽組可對我們可有什麼要求啊?畢竟你可是今年新弟子比試的第二名,有些特殊的待遇也是應該的。」

「既然白師姐都如此說了,那我要是不說些什麼請求的話,倒是顯得有些矯情了。」

微微一笑,周天巧妙的將要求二字改為了請求,旋即沉吟了片刻,接著道:「我只有一個請求,那就是能給我足夠的時間,讓我安心修鍊…當然,如果我有什麼地方能為羽組效力的話,師姐你儘管跟我們說,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必定竭盡全力。」

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要想有所收穫,那就得有所付出。

「這個自然,我可以保證,從今往後,要是嶸虎幫的人還敢來找你的麻煩,那就是他嶸虎幫對我羽組的宣戰。」

**似乎對此早有所料,輕抿一口茶水,侃侃道:「所以呢,在最近的一段時間裡,周師弟你可以放心的修鍊,當然這是有條件的。」

眉梢一挑,周天不慌不忙的問道:「有什麼條件師姐你儘管說。」

到了如今,周天也算是想明白了,與其說是他加入羽組,倒不如說是他跟羽組正在進行著一場交易與合作,羽組為他提供安全的修鍊環境,他為羽組做某些事情。

「好,那我就直說了,我希望周師弟能在一個月半內突破到凝脈境八門,到時候,有件事情需要師弟你去辦。」

聞言,周天的眉梢微皺,頗為疑惑的道:「不知是何事需要我去辦?」

「師弟無須多問,等你在一個半月內修為達到凝脈境八門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是什麼事,當然這件事對你而言是沒有什麼致命危險的,或許你機緣足夠的話,還會有所收穫的。」

還不待周天說些什麼,**便是接著道:「現在,我們就為周師弟舉行入組儀式吧。」

對此,周天也不好在過多的追問什麼,他看的出來,**是真的不想對此多說些什麼,至少在他未能在一個半月內突破到凝脈境八門之前。

不過,周天多少也是能夠從**的話語已經自身的條件能夠猜出些什麼來…

**說,要他做的事情沒有什麼致命的危險,那就表示可能會有非致命的危險存在,其次,是凝脈境八門的實力,他沒記錯的話,宗門有著規定,只有實力達到凝脈境八門才能接手完成宗門任務。

所以,周天隱約的猜測到,這件事情多半是跟宗門任務有關的。

最後,是羽組內必定有著不少凝脈境八門甚至實力在其上的人,那為什麼這件事要周天來做呢?

這極有可能和他是新弟子的身份有著莫大的關係。

……

隨著**,周天來到了一件頗為寬敞的大廳內,這裡便是羽組舉行羽組儀式的地方。


當在羽閣內的人基本上都是到齊后,周天加入羽組的儀式也是順利的開始了。

當然羽組的人也是有著不少人沒在羽閣內,他們有的出去做任務了,有的在修鍊,有的在外玩了…….

其實,這所謂的入組儀式,不過就是一些宣誓之詞而已,什麼同甘共苦,什麼絕不能背叛羽組之類的話語,已經一些羽組的重要規定。

一刻鐘之後,入組儀式順利的完成,旋即便是在偉逸景的介紹下,周天和在場諸人的認識了。

對於在場的人,周天都是客客氣氣的應承下來,而其他人對於周天這個新人比試第一的人也是沒有過多的刁難。

總而言之,周天的算是順利的加入了羽組了。


半個時辰后,到場的諸人都是一一告辭離去,周天也是向**辭行。

臨行前,**再次叮囑周天要努力修鍊,爭取一個半月內突破到凝脈境八門。

……

「偉師弟,你有什麼話就直說,把疑惑憋在心裡會很難受的。」

**望著周天離去的身影,瞥了一眼身邊欲言又止的偉逸景,意味深長的道。

聞言,偉逸景微微一怔,旋即無奈的苦笑道:「雖然我不知道白師姐你為什麼這麼做,但我知道你這麼做一定有你的理由。」

「偉師弟,有些人註定非池中之物的,一遇風雲便是龍翔九天之時,我當然想羽組能接龍騰飛而起,但面對聰明的龍時,雙方坦誠點才能更好的合作。」

說完,**便是翩然離去,而偉景逸卻是楞在了原地。

半響后,偉逸景才回過神來,望著周天離去的方向,感嘆道:「想不到,白師姐對周天的評價竟然會如此的高,看來,我還是小瞧了你啊!」

「希望你不會讓白師姐失望的才好。」

(本來說前天就要更新的,結果電腦出了點問題,加上我要撲考(去年掛了整整三門課程啊!),所以開學了一周才開始更新….

最後,求支持,求點擊,求票票,求收藏,總之,各種求啊!啊!啊! 聚元塔第一層,某間修鍊室內,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一個白衫少年正盤膝而坐。

這少年看上去有著十六七歲,眉宇清秀,五官稜角分明,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泛著絲絲紅暈。

此時,這少年正雙手結印,衣衫無風自動,幽黑的頭髮隨風漂浮,平添了幾分英姿。

不僅如此,一縷縷白色的精純天地元氣正順著少年坐下的蒲團繚繞而上,而後順著肌膚下的毛孔和鼻竅蔓入了少年的體內。

不用多說,這個少年正是在聚元塔內修鍊的周天了。

此時的少年正在修鍊一部風屬性天階低級功法,這部風屬性天階功法正是他此次新弟子比試第二名的獎勵,從功法閣選取的無極風卷決。

昨天他剛加入羽組,今日他加入羽組的效果便是立竿見影般的顯現了出來。

那些昨日還追著他,吆喝著要找他算賬的嶸虎幫幫眾,在今日都是不見蹤影,就算是在來聚元塔的路上遇見了陳訊,他都只是惡狠狠的瞪著他,也不見絲毫動手的意思。

今日他吃完了最後一點靈獸肉,便是決定開始修鍊這部天階低級的風屬性功法,畢竟他還有著一部風屬性的天階武技在等著他修鍊呢。

他必須抓緊一絲一毫的時間,不僅要在一個半月內修為突破到凝脈境八門,風屬性的功法和武技他也是不想落下。

說到底,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更快更全面的增強他自身的實力。

當然,武技和功法的修鍊,特別是高階功法和武技的修鍊對於修為的提升都是有著極大的裨益,這二者之間可謂是速途同歸。


忽然,周天的睫毛微微的抖動了一下,旋即他漆黑的雙眸便是緩緩的睜開了,他手中的印法也是散去,隨即他輕吐一口污氣,感嘆道。

「唉!看來這屬性的強弱,對於功法的修鍊,的確是有著莫大的影響啊!」

此時,他在聚元塔內已經是修鍊了三個多時辰了,顯然他今日冥想修鍊的時間都用完了。

然而,這修鍊的結果卻是有些不盡如意,按照他原本的預計,這一日的冥想修鍊時間足以讓他領悟到無極風卷決的第一重。

可事實卻是,他離修鍊到無極風卷決的第一重還有著不小的距離,他估計,至少還需要兩三日的冥想修鍊他才能將無極風卷決修鍊到第一重。

然後,他再和他修鍊烈焰噬浪決噬時的效果一比,自然是失望至極。

烈焰噬浪決噬是天階中級功法,這無極風卷決是天階低級功法,他修鍊烈焰噬浪決時一口就修鍊到了第三重。

雖然其中大部分的原因是他修鍊烈焰噬浪決時進入了無我兩忘的境界,但也與他自身屬性的強弱有著不少的關聯。

他的火雷屬性是最強屬性,為完美級,木風土三種屬性次一級,為究級,所以在修鍊有著屬性的功法和武技時,這種屬性強弱的優勢差別便是顯現出來了。

屬性越強,修鍊相應的屬性功法和武技就會更加的得心應手,速度更快,相同情況下,屬性強者,施展的威力會越強。

無奈的搖了搖頭,周天起身向著聚元塔外走去。

這聚元塔內天地元氣比之外界都是要充沛的多,即便是不修鍊,僅僅是待在這裡,對於身體和自身的真元都是有著不可言喻的好處。

然而,這天羽城內卻是有著十多萬的外門弟子,要是人人都待在這裡不願出去,這聚元塔非被擠爆不可。

所以,宗門才設立的聚元塔的執法隊,凡是不修鍊的人都不得在聚元塔內逗留,一經發現,嚴懲不貸。


不過話又說回來,執法隊的人卻是能夠長時間的待在聚元塔內,而且還名正言順,因而,聚元塔執法隊是個香饃饃,誰都想進。

出了聚元塔,周天向著北城區快步而去,雖然他今日冥想修鍊的時間用完了,但他今日的修鍊之旅卻是還有著不少的路程需要行走。

半個小時后,周天來到了北城區的修武場,這半個小時的快步行走讓得他的額頭之上浮現出細密的汗水,呼吸沉重而悠長,全身都是被一股暖洋洋的氣流所充斥著。

這修武場在整個天羽城可謂隨處可見,是專門用於弟子們修鍊武技的場所,其實說白了就是一片空地。

不過這修武場卻也是分等級的,分為天地人三個級別,天級的修武場最好,人級的修武場最差。

其實,人級的修武場更像是一塊廣場,四周沒有圍欄,只要是弟子都是可以在裡面修鍊武技,當然人數也是最多的。

只不過這人數一多,人事糾紛發生的概率便是大大的增加了,在人級修武場里,各種切磋比試較量已經是屢見不鮮了。

而周天所來的這個修武場卻是地級的修武場,這地級修武場比之人級修武場而言卻是好了不少,在這裡,修武場被一道道院牆,分割出上百的院子。

在這裡那些糾紛就少了不少,可以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上身,當然,在這裡修鍊卻不少免費的,這需要宗門貢獻點,一個院子,修鍊四個時辰需要一個宗門貢獻點。

最後是天級修武場,天羽城一共就四個,分佈在四個城區,這四個天級修武場都是在天羽城的邊緣,面積廣闊,然而在裡面修鍊一天卻是需要十個宗門貢獻點。

不僅如此,對於實力也是有著要求,修為必須突破凝脈境十門才能在哪裡修鍊。

在門口的辦事處租賃了一間院子,領著鑰匙,周天來到了被他租賃的院子。

這院子倒是頗為開闊,有四五百平米,什麼擺設都沒有,地面是被青石鋪設而成,看上去頗為堅硬。

在青石地板和厚重的牆壁之上都是有著數不清的凹痕,顯然在他之前,已經是有著不少人在這間院子里留下了他們的足跡。

將房門關上,周天來到院子的中央,取出黑鋼劍,他準備在這裡修鍊天階中級風屬性武技—清風劍罡。

一劍在手,豎於胸前,眼眸閉上,屏氣凝神…

幕然,周天漆黑的眼眸陡然睜開,流轉著陣陣精光,他的衣衫頭髮都是無風自動,一股股肉眼可見的旋風繚繞在他的周身。

鏗!

手掌猛的一抖,黑鋼劍發出一聲清脆的金屬聲響,旋即他一劍橫掃而出,一股似刃似風的真元匹練橫掃而出,在幾十米外的牆壁之上留下了一條長越一丈的凹痕。

隨即院子里風聲忽起,勁風四溢,少年仗劍隨風起舞,他的身姿頗為讓人賞心悅目,他手中劍卻是刁鑽無匹,一招一式之間,都是有著凌厲的真元匹練呼嘯而出。

(昨天真是煩啊,電腦難了…

最後,書里有些出別字,還望包涵,如果我發現了,我會及時更改,萬一我沒發現,就只能說聲抱歉,我想以讀者們的聰明才智,完全可以猜出來,當然,各位讀者大大可以在書評區里給我指出,我會及時改正的….還有就是某些字發出來就變成了「星號」,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清風劍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