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小子好像比我們想象中的要來的快一些。」黑袍老道說道。

「來得早晚跟這棋局輸贏又有什麼關係?」白袍老道說。

……

兩個老道繼續下棋,繼續聊著。

地底的地下海中,古晨正撐著一個竹筏慢慢從傳送幕出發,正要越過雷海。

「想不到這雷海還是這麼強烈。」古晨暗暗運起九天玄雷訣對抗著雷海中的雷霆閃電,小心地穿過雷海,奔棋盤島而來。

遠遠地,古晨就看見了棋盤島,一切靜悄悄的,似乎跟上次離開沒有一點區別。

想起跟嚴如意一起在這裡的日子,心中竟有種暖意。

上了島,島上依舊空無一人,古晨慢慢走到石頭棋盤上,發現棋子被人動過了,上一次看的時候好像是白色棋子稍微好一些,這次再看,居然發現黑色棋子也有贏的跡象。

… 「這麼說是有人來過這裡了?還是這棋盤島的主人回來過?」古晨暗暗想著。用手去拿棋子,想看個究竟。

卻發現,那棋子似乎自己長了腳,忽然躲了開去,古晨大惑不解,伸手又要去抓那棋子。

突然,棋盤的一個座位上一個手掌朝他打來,同時一個聲音道:「小子,敢動我的棋子。」

古晨大驚,慌忙躲避退後三步遠,就看見座位上一個黑袍老道現身出來。

「老黑,脾氣還是這麼暴躁,別嚇著孩子了。」對面座位上一個白袍老道現身出來。

古晨一見兩個老道都白髮鬚眉,有著仙風道骨之采,拱手道:「兩位前輩好,晚輩古晨打擾了。」

「小子,你來這裡做什麼?」白袍老道問道。

「我想在這裡清修一段時間,不知道兩位前輩在,真是冒昧了。」古晨道。

「老白,我們這裡正缺一個端茶倒水打掃庭院的人,不如就讓他留在這裡吧。」黑袍老道說道。

「老黑,這合適嗎?」白袍老道問。

「怎麼不合適?」黑袍老道看向古晨,「這小子看上去還算乾淨利索,就這樣定了,省得你輸了你還不打掃庭院。」

「哼,我會輸?」白袍老者撅起鬍子。

古晨忙道:「多謝二位前輩。」

說完,就近拿了一把掃帚開始打掃起來。

黑袍老道道:「以後不要前輩前輩的叫了,既然你能夠跟我們遇見也是緣分,以後你就喊我老黑,喊他老白吧,這樣親切一些。」

古晨忙道:「這怎麼可以?」

白袍老道也說:「就這樣定了,不然前輩前輩的聽得我彆扭。」

古晨不再說什麼,繼續打掃庭院去了。

「這倆人十分的古怪,到底是什麼人呢?」古晨一面掃地,一面推測。就看見不少的船隻從遠處直撞棋盤島而來,嚇得大驚失色對著那些船隻又是喊叫又是招手的。

但那些船隻似乎根本看不見他的呼喊,速度奇快地奔著棋盤島就撞來了。

古晨嚇得趕緊閉眼,同時對倆下棋的老道大聲喊:「兩位快躲開,有船撞來了。」

喊完並沒聽見船撞擊島的聲音,再看時,就看見迎面而來的船已經越過棋盤島,繼續朝前而去,彷彿在那些船員的眼中,這裡根本就沒有棋盤島。

再看兩位下棋的老者,依舊全神貫注下棋,似乎也沒有看見船來船去。

「兩位,剛剛有大船來,你們看見沒有?」古晨揉著眼,以為眼花了。

「那不走遠了嗎?」黑袍老道道。

「他怎麼沒撞上來?」古晨實在不理解。

「撞什麼?」白袍老道道,「這島在他們眼中根本不存在,怎麼撞?」

古晨徹底傻眼了。又想問什麼,黑袍老道一擺手:「去干你的活去,別偷看我們下棋。」

古晨只好帶著疑問走開。

深夜,倆老道各自回了一屋去睡覺了,古晨來到外邊,四周很是安靜,他開始修鍊起來。

古晨慢慢靜心下來,想要探知魔丹的秘密,卻發現魔丹跟平常一樣,並沒有什麼異樣。

試了幾次,古晨便放棄了。趁著如此安靜的環境,他開始修鍊曾經練功的功法,從氣拳開始,一直到最近的拜月教,每一種功法都練了一遍,覺得比先前領悟了更深的功法奇妙之處。

剛剛在經過雷海的時候古晨有意多停留了一會,搞到不少雷電之力存在體內和木劍中,現在他便將這些雷電之力慢慢凝聚成電核,一次次淬鍊,使其更加精純,然後又以每個電核為中心灌輸雷電之力,凝結成一個個的雷球。

他覺得這次凝結的雷球比之前的破壞力要大很多,每一個都有核桃或者雞蛋大小,古晨十分滿意。

但一共凝聚了二十多顆便雷電之力不足了。古晨便有了打算,此後有時間便去雷海走一圈爭取凝聚更多的雷球出來。

「小子,大半夜不睡覺在這裡鼓搗什麼呢?」黑袍老道走了過來。

「前、啊,不,老、老黑。」古晨改口有些不適應,嘿嘿一笑,「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黑袍老道隨意道:「當然。」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這裡又是什麼地方?」古晨問道。

黑袍老道一笑:「這裡你不是給取名棋盤島了嗎,我看就這個名字挺好。至於我們是什麼人,現在你還不能知道,不過將來有一天你肯定會知道。」

古晨摸了摸頭,有些不太滿意這個回答,又道:「那你聽說過雙面嬰兒嗎?」

黑袍老道突然哈哈大笑:「當然聽過。」

「能不能給我講講到底是怎麼回事?」古晨忽然眼中閃光。

黑袍老道摸著鬍子看了古晨一眼:「雙面嬰兒就是有兩面,一面好看一面醜陋而已,沒什麼稀奇的。」

古晨愕然。

見古晨有些不滿意這個說法,黑袍老道繼續說道:「真的,以後你自己就會明白了。剛剛我看你修鍊的一些功法居然有些來源還不錯,想必你仙緣不淺,有沒有興趣陪我走幾招?」

「好啊。」古晨正想尋機跟這倆神秘的老道學幾手呢。

可是一動手古晨才明白如意算盤白打了,古晨一連被對方擊倒數次,都沒看清對方到底用的什麼招式,更不要說學習了。

古晨倒了再起來,起來再倒下,倒下重新站起來……

這一夜,古晨艱難度過,天亮的時候黑袍老道說累了,便去休息了,白袍老道從屋裡走出,打著哈欠道:「小子,起的這麼早啊,正好陪我活動活動筋骨。」

古晨又無法推辭,便硬著頭皮應下來,本以為晨練很快就會結束,誰知道白袍老道似乎忘記了時間,一直跟古晨練到了晚上。

白袍老道見天色暗了下來,忽然住手道:「哎呀呀,光顧練功了,都忘記時間了,我得去吃點東西睡覺了。」

白袍老道一走,黑袍老者又打著哈欠出來了……

古晨已經一天一夜沒睡,體力嚴重透支了,黑袍老道卻不管這些,跟古晨對打起來,比昨晚還有兇猛。

「好吧,既然你們倆老傢伙想試驗我,那我就不能認輸。」已經看出倆老傢伙的用心,古晨也不喊累,也不喊休息,就一直與黑袍老道打鬥。

… 如是三天三夜,古晨終於倒下去再沒醒過來,這時候黑袍老道和白袍老道同時出現在古晨身邊。

「嗯,心智還算不錯。」白袍老道道。

「有點意思,說不定這小子還真能翻起幾朵浪花呢。」黑袍老道也道。

「也該有這麼個人出現敲打敲打那些天天歌舞昇平紙醉金迷的閑人們了。」白袍老道看向無邊的大海說道。

兩個老道將古晨架起放到巨大的石頭棋盤上,一個在前一個在後,同時發掌打向昏迷的古晨。

「雙面嬰兒果然在這小子體內。」黑袍老道說道。

「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加以人為了,由他自己的心性吧。」白袍老道說。

「嗯,三界以來我們早已不具體參與任何事情,一切有其自由發展吧,是福是禍,都是自然選擇的結果,我們該省省心了。」黑袍老道跟著說。

二人同時運功,分別給古晨注入了一點各自的力量,然後收掌,大笑而去。

古晨醒來的時候,早已不見了兩個老道的身影,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沒有。

他有些失落,但也沒辦法,在海水中抓住兩條魚烤著吃了,突然感覺體內好像有另外兩股力量,稍微一探查,發現這兩股力量雖然不大,但精純度卻是他從未見過的。

古晨忙運轉真氣,努力將這兩股力量化進自己真氣中,就聽見兩個老道同時道:「小子,你陪我們完了三天,累得夠嗆,這些真氣算是感謝你的。」

古晨四處看,卻不見兩個老道的影子,但體力因為這兩股力量的加入顯得更加充沛起來。

古晨試著修鍊之前的功法,簡直如魚得水,就連修鍊火炎真人那個無心術一直沒什麼大的進展,這一次也感覺到了明顯的進步。

大喜之下的古晨,借著兩股力量在體內的遊走,開始衝擊先天武聖四級境界,瘋狂地衝擊了數次,壁壘依舊沒有鬆動的痕迹,古晨只好暫時放棄。

他躺在棋盤島的地上,看向上方黑洞洞的天空,不明白為什麼這地底下怎麼還會有這樣的天空出現。就像是不明白很多船從棋盤島駛過卻並不會撞上一樣。


古晨在棋盤島上靜靜修鍊了半個多月,感覺功力增長很快,這半個多月古晨過的很充實,但一直無法與魔丹對話,令他有幾分的失望。

「再修鍊半個月,如果還是無法找出雙面嬰兒,只好先放棄回雲天大陸了。」古晨知道不能長久在這裡待下去,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這一夜,他依舊在思索關於雙面嬰兒的事,就看見一艘船從遠處駛來,最後在他身體不遠處穿過棋盤島,遠遠去了。

女人乖乖讓我寵 ,為什麼我能看見,還能住在上邊,對那些人而言卻如空氣一般不存在呢?」古晨皺著眉頭,始終想不明白。


「這些船來來去去到底是幹什麼的?去了哪裡?」古晨突然好奇心起,「何不跟著一個船看看究竟。」

又看見有船過來的時候,古晨便早早等在了前方,等到船從他身邊駛過的時候,他猛地跳起,想要跳到那船上,卻發現好像被什麼拉了一下,又落回了棋盤島上。

看著小船遠去,古晨有些氣惱:「上次我跟如意在這裡住了那麼久,一艘船都沒看見,這次這麼多船,真是不可思議,是不是什麼地方發生什麼事了。」


古晨一面猜測,一面找來木筏,想要撐著木筏出去周圍轉轉,但當他找到木筏之後,發現他根本就無法跳到木筏之上,這一發現令他瞠目結舌。

「這是怎麼回事?」古晨忽然不解了。

又試了幾次還是無法離開棋盤島。

「該不是倆老道把我困在這島上了吧?」古晨覺得十分有可能,不然為什麼就無法離開了呢。


黑袍老道的聲音突然響起:「小子,達不到先天武聖九級巔峰就休想離開棋盤島。」

「老黑,不至於這麼黑吧?」古晨喊道,「我還有很多事要做,你別耽誤我啊。」

「耽誤你的是你自己,想早點離開就日夜苦修,早點達到先天武聖九級巔峰吧。」黑袍老道說。

「我想要達到先天武聖九級巔峰至少需要幾年的時間,會耽誤我大事的,求你快點解除島上的禁制吧。」古晨對著虛空喊著。

「唉,真是失敗,按理說達不到幻星境不該讓你離開的,但我們考慮到你境界實在差的太多,才不得不將標準降低到最低最低,幾乎是不堪入目的水平,你若是連這個都達不到,死在棋盤島也不冤枉。」黑袍老道道。

「什麼幻星境,你以為境界是想達到就可以達到的嗎?」古晨反問道。

「小子,好好修鍊吧,你再抱怨我就給你來個幻星境禁制,讓你可能一輩子都困在這裡。」黑袍老道喝道,「相信你自己,你會製造奇迹。」

「哪你能不能教給我些修鍊的秘訣什麼的。」古晨喊道。

「你現在修鍊的功法中互補的很多,而且你身上攜帶的很多法寶都還沒有發揮作用,只要你細細研究它們,定然會事半功倍。」黑袍老道說,「我們以後還會再見面,你好好感悟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