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再看李馨月,人家此刻那還有一絲少女的模樣,這東西隨隨便便往身上一穿,人家立馬就隱沒了女生的外形,若是再把腦袋扣上,估計就和蕭焱一樣,就算兩人突然站在對方面前,也絕對不可能辨認出對方。

「好了,兩位,既然已經偽裝完畢,那麼,就請從這裡進入。」櫃檯邊緣,女子輕聲說道對著身後那小門一指。

「哦。」蕭焱隨即一應,對這女子點了點頭,就跟著李馨月一起進入了門口。

從門口內,行了將近五六分鐘,但見前方一排排整齊有序的座位自低到高,呈現出階梯的模樣一直通往整個拍賣會的頂峰。

他們剛來到這裡時,已經有不少人了,只不過這種天階位置卻還沒有幾人,只有兩旁,地面上的人在此刻竊竊私語,顯然,這些人對於今天的拍賣會很是期待。

蕭焱與李馨月,在天階位置上隨便一坐,這才把目光投射在前面的一個黃金櫃檯上,兩人所坐的位置正好靠在最前方,而蕭焱的目光卻在此刻一滯,黃金櫃檯?好大的手筆!


由於是初次來米特爾拍賣場,蕭焱對於這裡面的一切都是異常好奇,一雙眼睛不停地在整個拍賣會一陣掃蕩,然而,就在蕭焱掃蕩的正是愜意時,拍賣場內突然一片驚寂,一雙雙火熱的目光頓時對著一個方向投射了過去!

蕭焱的目光早就劃過了此人,這是一名足已傾倒眾生的臉頰,這是蕭焱對此女的第一評價,這種評價也只不過是大致而已,因為這女子卻帶著一張面紗,青綠色的面紗在行動間飄飄渺渺,蕭焱再看上此女的那一眼間,瞬間感覺自己彷彿入浴春日,就彷彿徜徉在大地綠色的懷抱中,那種感覺不免讓人心動的同時,卻讓人心神俱驚!

這女子,究竟修鍊的是何種功法?竟然如此令人神魂顛倒!

蕭焱此刻再難保持平靜,若非自己那強大的靈魂力,否則只怕是已經陷入此女的魅功之下。

「蕭焱哥哥,不要去看這女子的面紗!」李馨月此刻嬌嗔道。


蕭焱聞言,尷尬一笑,這女子,原來連這也吃醋啊!

她接著又道:「蕭焱哥哥,此人能夠擁有如此令人神魂顛倒的魅力,就是與她那青綠色的面紗有著極大的關聯!」

她說的話永遠都是那麼平淡,卻永遠也是那麼的準確。

蕭焱這次非但沒有尷尬,反而卻笑了,他說:「原來!」

這女子的出場顯然是非常驚艷的。她雖沒有來到櫃檯旁,可是那種比普通拍賣師站在櫃檯旁,一遍遍維持秩序的要強上百倍,她雖沒有說話,可是那種令人遐想的聲音已彷彿傳入每一個人的耳朵里。

她身姿卓越,宛若仙子;她綠衣盎然,宛若精靈,她魅力四射,驚艷四方!

每個人都彷彿在此刻已停止了呼吸,米特爾拍賣場永遠都是那麼的不缺佳人!

「現在拍賣,開始!」這女子來到櫃檯上,卻並沒有多去往台下多望一眼,也並沒有從台下多去瞧上天階座位半眼,只是淡淡一道,語音動聽,已經無法用辭彙加以描述。

她來櫃檯前,並不同與那些拍賣師,上來大致對著客戶掃描一邊,繼而判斷人數,因為她已不用去看,也已知道有多少人!

有多少雙火熱的目光,自然就有多少人!

隨著拍賣的開始,眾人卻是出現了少許的騷動,這種模樣,不知是因為此人,還是因為所要拍賣的東西。

「擺賣第一物,築基靈液!低價五千金幣!」櫃檯上,那女子面紗輕起,語氣如是絲,而台下卻是一片騷動,震撼無比!

「什麼?築基靈液!這怎麼可能?大陸上已經失傳百年之久的秘方,竟然有人能夠再次煉製?」天階座位上,距離蕭焱與李馨月後一排的幾人此刻大呼小叫著,眼神熾熱的盯著那女子掌中的兩瓶築基靈液!

築基靈液,顧名思義,就是一種專門為沒有成為斗者的修鍊者打造的一種靈藥,這種靈藥性情溫和,既不傷人,也不有所後遺症,服用者,百分之百的能夠強行提升斗之氣,若是換作擁有九段斗之氣的人,那服用了這種靈藥,那可是百分之百的成功凝聚出斗之氣旋!

「我出八千!」在此刻,位於兩側的一名中年男子一聲大喝,他雖然身披黑衣,可是卻隱藏不了此人的年份,就此一聲,眾人已是知曉,那人是一位中年人,他此刻能夠在這瓶築基靈液剛公布時,就已經拍價,顯然對於此物有著一定的用途。

他話音剛落,可有人在此刻也已森然笑道:「閣下只怕太心急了吧,既然如此,我也看上了此物,不妨來掙上一掙!」

「一萬!」這是位於另一側的一名中年人,他家孫子正好是八段斗之氣,若是把這築基靈液拍賣回來,那就能夠在短時間內再晉級,如此划算的買賣,他巴之不得!

他之所以如此一說,那還不是因為自己?別人只當此人是故意為難那中年男子,可誰也想不到,自己這僅僅是更好的為自己爭取拍賣的機會罷了。

眼見這兩人不大一會就已經把價值僅值五千的兩瓶築基靈液競拍到了三萬的高價,在場的眾人,大多都是呼了口大氣,花上三萬金幣去購買兩瓶築基靈液,這顯然是不划算的,就算是一個腦殘之人也知道,這兩人無非就是在嘔氣!

一名中年人想要立馬拍下,可另一位卻彷彿知曉此人想要這築基靈液一般,寧是在此人價格中再多加了一半,這中間,還沒算上其它人的參與,如此一來,價格自然是非同小可!

「哈哈,我看你怎麼拍的下此物!三萬五!」右側那第一個開口的人突然大聲喝到,通過剛剛一番的對峙,他可以肯定的感覺出來,這人,很是需要此物,雖然自己同樣需要,可是卻並沒有此人如此熱情!


「三萬五,一聲,還有沒有人要競拍的?」聽著在自己耳旁迅速漲價的築基靈液,櫃檯上,那女子笑吟吟的道。

她知道,能夠產生如此效果,還多虧了許多對自己有著隱晦目光的七八人,儘管他們看自己目光中多少有著許多貪婪,可是,看在這幾乎被拍賣給天價的的築基靈液,她還是沒問你放在心上!

「三萬五,兩聲,可還有人想要競拍?」這女子又開始吐氣如絲的說道。

這語聲本來就是異常美妙的,可是之前那中年人聽在心中卻是滿臉皺紋啊,我草,老子被坑了!這人真他媽的不是人啊,怎會如此待我,把我的表情掌握的分毫不差,這三萬五的價格啊,想想就是一陣陣的心痛!

這最先開口出價的中年男子,此刻猛然回過神來,上去就是冷眼如刀,在對面那人的斗篷大衣上剮來剮去,狠不得,上去揍此人一頓。

若非是所有人都是斗篷大衣裹身,若非是拍賣場不允許出手傷人,他早就拚命去了!

自己雖然對於築基靈液有所用途,可是,這人卻有了最明顯的察覺,因為,自己最後一次競拍時,所叫的價格,並非自己的意識而為! 他可是非常非常清楚的感覺,自己當時在說出這三萬五時,自己的腦海中有過片刻的眩暈,而後,那些事也就……

「不!誰在給老子使用***?」他此刻那叫一個動怒啊,自己在無形當中被人陰上一把,而自己卻毫無知覺,這人若非實力強於自己,自己哪能被其陰上?

面對此人此刻的話語,所有人只當這人是傻了,試問,就算有人想要在這裡做手腳,難道就不怕被米特爾拍賣場的內幕人員發覺?

「築基靈液,三萬五!成交!」櫃檯之上,那被遮蓋在面紗下面的一張小嘴輕輕蠕動,將之說了出來。

「這位先生,還請上來,好讓我把東西給你。」台上那女子望了望此刻那中年人,語氣溫柔的笑道,她全然不顧及此刻中年人那憤怒的表情,對此,她已見怪不怪。

「哦,叫我呢!」這中年男子,此刻一聽,方才從怒火心中回過神來,當下,也匆匆的走到櫃檯上,把東西接到手中。

「蕭焱哥哥,你說剛剛那人是否被人施展了***」少女對著身旁的蕭焱輕聲問道。

「這個。應該是沒有。」蕭焱笑了笑,對於剛剛那一場頗為熱鬧的競拍,他還是關注的很認真,對於每個人的說話口氣,他也是聽得一清二楚,他能若有若無的感覺出,此人多半是被之前那人的話語相激而成的。

「其實此人非但沒有被人施加移魂*,而且也沒被那人的話語給相激!」她頓了頓,接著又說到:「他只不過是被台上那女子的魅力給打敗!」

李馨月輕聲細語著,蕭焱聽得她這般說法,頓時恍然,自己怎麼忘了這事啊!自己之前在看到這女子的第一眼不也是快要被人家給吸引住嗎?若非自己的靈魂力比別人要強,意志比別人要韌,早已也在這築基靈液上開始叫價了!

「這樣做,貌似不符合商家的道德啊!」蕭焱望了望台上那女子,搖頭道。

「呵呵,或許吧,總之沒有人規定哦!」

李馨月調皮一笑,對著蕭焱道。

當那人在台上把築基靈液取到手中時,接下來,拍賣場那叫一個熱鬧,每當這女子報出一種物品,台下就是轟趴炸響!

「下面一件,上品靈器,金陽烈焰刀!」隨著女子話音的落在,突然從台上後方滾出了一個人來,此人一身肥肉,那粗壯的腰圍,就比兩個蕭焱都要寬,這中年男子剛一上台,眾人便是個個驚訝,這人好不臃腫!

只見得此人身上背負著一把比烈焰還要火紅的刀,刀沒有刀鞘,那種凜冽的刀刃卻在此人的舞動下閃著耀眼奪目的光芒!

「好刀啊!」蕭焱隨口讚歎一句,對於這種模樣的刀,他除了在蕭敬騰在比斗台上見過一次外,估計就非這把莫屬了!

「蕭焱哥哥,要不也來掙一掙?」少女笑道,看到蕭焱對此刀有所興趣,試問了一下。

「嘿嘿,可以啊!」蕭焱嘿嘿一笑,頓時令得少女愕然的望向了蕭焱,她從蕭焱的話語之中已經聽出,蕭焱要使壞了!


「金陽烈焰刀!低價五萬!」櫃檯之上,那女子在臃腫中年男子把刀在空中舞過後,笑吟吟道。

「果然是好刀!此刀我要了!十萬!」突聽一人大聲喝到,只見得位於蕭焱身後的第五排那裡有一斗篷大衣人,正在此刻站直了身軀,他這麼一站,登時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匯聚了過來。

雖然人人都是身披斗篷大衣,可是還忍不住瞧了過去,這人出手好不闊氣,竟然連拍到了二倍之高,這還叫他們這些下面眾人如此去掙?

兩旁之人,又有那個富可敵國?!

沒有!

此人眼見自己這效果果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原本站直了的身軀卻又輕微的晃動,這種晃動絕非那種被震驚過後的震動,而是所謂的得瑟!

在座的,並不缺少高手,下面的人也並非都沒有錢,富可敵國他們做不到,可對於這區區十萬金幣,又算的什麼?

突聽一中年男子,一聲大喝:「十一萬!」他這聲大喝,在拍賣場足足停留了三十秒鐘方才消散,這人不但張大了嘴巴去說,並且還蓄足了鬥氣!

這人剛叫完價,隨後又有人也開始了,只聽的一人不冷不熱的說道:「十二萬!」

「蕭焱哥哥,不要叫那麼多啊,小心沒人敢再叫!」身旁突然傳來了少女那輕靈的聲音,蕭焱聞言,這才一驚,自己竟然叫的太高了!

正愁著怎麼還沒有競拍時,之前那第一個叫價的中年男子,在此刻又開口了,「十二萬五!」

「呼——」

蕭焱總算是呼了一口大氣,這刀還有人要,他之所以叫價,無非就是想要嘗試一下這種抬價的滋味何如?既然滋味嘗試過了,而這把刀又被此人競價勢在必得,那麼,他自然也樂的清閑。

「金陽烈焰刀,十二萬五!成交!」櫃檯上,那女子望了望中年男子堅決志在必得的語氣,以及周圍那些急速迴避的眼神,一口定價!

「最後一件物品,也是此次拍賣會的壓軸品,這是一部捲軸,經過我們米特爾最有名的鑒寶師鑒定!這赫然是一步地階低級鬥技!」那櫃檯旁,女子話語微微動容,對於地階低級鬥技,就連她也都不怎麼遇到過。

她在眾人火熱的目光中接著說道:「地階低級鬥技,電光切風腿!一百萬!」說著她就從身旁那櫃檯裡面掏出一本薄薄的冊子,對著眾人晃了晃。

「嘩——」

此話一出,眾人再也抗拒不了,一個個都似要站立,面對地階低級鬥技,他們可是沒有了一絲淡定,就連蕭焱,此刻也出現了震撼!

他並非和眾人一樣,對這地階兩字震撼,而是對於此刻那捲軸的顏色!

這正是自己此次前來,最需要的東西!

在那裡面,可是有著玄冥鑰匙的!

「蕭焱哥哥,是血殺傭兵團今天的那件!」李馨月眼神直直的盯著眼前的捲軸,失聲道。

「正是,我今天一定要得到!」蕭焱握了握拳頭,眼睛一直盯著上面,一刻也沒有放鬆。

「可是蕭焱哥哥,我們——」眼前的這部捲軸,那可是一百萬底價啊,到時候,再經過眾人的競拍,那種價格,可遠非此刻的兩人所能夠承受,她現在,身旁最多也就五十萬金幣而已,想要拍下此物,簡直比登天還難!

「沒事,哥哥我自有辦法!」蕭焱在此刻目光出現了些許瘋狂,地階鬥技雖說吸引人,但並不能讓得瘋狂,而唯一能夠使他瘋狂的就是,這裡面的鑰匙!

因為除了他娘,就只有他自己知道木匣子裡面究竟放著什麼!

「可是——」李馨月吞吞吐吐的說道,對於蕭焱這瘋狂的眼神,她可算是看的一清二楚,但,關鍵是自己兩人此刻沒有錢呀!

「妹子,你放心,哥哥的辦法最好了,到時候你就會知道!」蕭焱突然握住了李馨月你小手,淡淡的說道。

突然被蕭焱的手握住,李馨月下意識的一縮,這裡人太多,被蕭焱這麼一握,處於少女的那種羞澀,她還是不好意思的。

就在此刻,那櫃檯上的地階鬥技已經被眾人競拍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高價,至少已經在此次拍賣上是天價了!

聽著耳旁不時傳來的聲音,蕭焱還是下意識的眉頭一皺,心神一凜,「地階鬥技啊,永遠都是如此吸引人!」

「此部鬥技本人勢在必得,我出兩百萬,可還有更高了?」就在這時,位於蕭焱身後,第八排的一人大聲叫道,兩百萬的高價,可是讓許多人在此刻縮了縮脖子。

「呵呵,閣下好不闊綽!若是想要以兩百萬就拍買下此物,恐怕還有點難度!兩百二十萬!」這人脖子一硬,頭顱抬得老高,漫不經心的說道。

「兩百三十萬!」之前那人聞言,對著對方狠狠地剮了一眼。

「兩百三十五萬!」

「兩百四十萬!」

「兩百五十萬!」

「兩百五十萬,還有沒有人要競拍?」這人突然大笑一聲道,他可是奉了宗主之命,前來拍賣場專門找最好的東西拍買的,他身上,那可是足足有三百五十萬的金幣呢,就這點錢,還怕出不起?

「我要!三百萬!」這一刻,蕭焱終於開口了,他這麼一開口,眾人登時就被嚇了一跳,就連身旁的李馨月此刻也微微皺了皺眉頭,三百萬喃,可不是一般家族能夠承受的,就算是蕭族恐怕也消耗不起啊!

她對於蕭焱敢競拍,自然是想到了蕭焱打算動用家族的力量。

「什麼?還有人敢跟我掙?好小子,你很有魄氣啊!」那人一聽,竟然是個少年的聲音,頓時譏笑著。

「我出,三百一十萬,小子,沒錢可別亂搶我的生意!」

「呵呵,閣下只怕說笑了,本人非但要搶你生意,並且還要讓你別跟老子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