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斧子呢?”祁湖月問聞人。

“在我那!”

“抽時間拿來!”

聞人笑語諾諾連聲,但是他真得捨不得給,如此精緻漂亮的斧子,他第一次見過!

末了,又是簽字,聞人笑語看看自己的右手食指,心想這不定賣了多少回!

一上午把聞人笑語忙的,連個休息的閒都沒有。

錄完口供,將近一點,祁湖月也不請客,學校的食堂早打烊了。

“走,去飯店吧,我請客!”

聽到聞人笑語的邀請,雲橋中學十大梟雄之首的楊躍龍卻有點不好意思了。

“老師,你請客不好意思吧?”

“有什麼不要意思的!”

“你是長輩,我是晚輩!”楊躍龍摸摸頭說。

“走吧,咱師生之間閒歇會兒!”

兩個人進了一家麪館,要了一盤牛肉,一碟花生,炒了兩個熱菜。

“你爹是大富豪,可別嫌這菜不好!”

“哪都一樣,老師你喝啤酒還是白酒!”

“下午還有事,來瓶啤的吧,你也喝點?”

“我下午還有課呢,來點飲料吧!”

聞人笑語笑了笑,“有課”這兩個詞從他嘴裏說出來着實不易!

“也是,等你沒事了,叫上那三大金剛,咱們喝點!”

“老師,你能喝多少?”

“我呀,略微能喝點,白的一瓶,啤的十五六瓶吧!”

“可以,和我酒量差不多!”

聞人笑語笑了笑:“你這麼小,你爸爸讓你喝酒?”

“讓呀,他的哥們多,每次到我家做客,都讓我陪客!”

“未成年喝酒不好!”

“讓你吸菸嗎?”

“怎麼說呢,看見了不管!唉,他的煙到處都是,我拿了他也不知道!”

楊躍龍眼睛一亮:“老師你吸菸嗎?韓國帶回來的!”

楊躍龍說着,從褲腰裏掏出一盒煙,開過口的,已經吸了好幾根。

聞人笑語眼睛睜得大大的,被啤酒嗆了一下,他咳嗽了一聲:

“管你們這麼緊,藏到哪啦,褲襠裏?”

“沒有,沒有,腰間,腰間!”

楊躍龍發現祕密說漏了,生怕聞人老師怪罪下來,縮縮身子說。

“我看看什麼煙,褲襠裏不吸!”

“沒藏到褲襠裏,看這裏!”

聞人笑語伸頭看看,楊躍龍的褲腰內側有個布袋。

“這個地方很難被老師發現!”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以後他們吸菸喝酒你就別管了,管都管不住!”

“哦?”

聞人笑語把摸着躍龍那盒煙,煙盒很精緻,那煙又細又長,標着韓語,他以前從來沒見過。

他聞聞煙,破例點上一根,吧嗒吧嗒嘴,深吸一口,在嘴裏迴旋一下,感覺感覺富人的味道。

“你知道他們把煙藏到哪裏嗎,猜都猜不到?”

“哪裏呢?”聞人笑語激動地幾乎站起來。

“別說是我說的?”

“絕對!”

“窗縫、牀縫、牆縫、書裏面夾着,甚至鞋兜裏!”

“鞋兜裏那麼臭,還能吸嗎?”

“能,味濃一點!賈重文更帶勁,把煙藏到廁所夾板縫中!”

“那還能吸嗎,書裏面怎麼夾着!”

“把書刻一個煙大小的模板,把煙放進去,你想都想不到!”

聞人笑語簡直像魯濱遜發現小島一樣,那麼驚訝那麼好奇那麼高興!

“誰淨幹那活!”

“是好學生,你絕對想不到!”

“誰呢?”

“你千萬不能把我賣了!”

“絕對不會!”

“梅傑!”

“梅傑,不可能?”

“真的,咱們班大部分都吸菸,你只不過不知道罷了!”

“冷冰萌也吸?”

“他不但吸,而且還喝酒呢!”


“文天昊呢?”

“他可能不吸,但是他可能和明玉嬋關係不錯!”

聽到這些,如打翻了五味瓶,聞人笑語很不是滋味,痛苦、絕望、傷心幾乎充斥了整個大腦。

他自斟自飲了一杯,狠吸了一口煙,又覺得失態。


楊躍龍把真話告訴了他,不能負了他,他故作鎮靜!


“老師,她們女生也不安穩,我聽說她們帶手機,晚上看一宿!”

“她們都藏到哪呀?”

“不知道,戈姍姍沒說!”

“奇怪了呀,不是剛搜過一回嗎?”

不能再問了,再問就吃不下去了,換換話題吧!

“老師,你今年多大了?”

“不到三十!”

“我能叫你哥嗎?”

“可以,班裏不能!”

“那絕對,老師,派出所拘了斧子,我再送你一個,沒開刃!”

“你在哪呢?”

剛出了飯店,就聽見謝素雅急着着打來電話。

“悅兒從臺階上摔了下來,現在在西京人民醫院!”

“怎麼領的……怎麼摔得……”

聞人笑語幾乎昏厥! “你先回去吧,聽老師的話,幫助文天昊管好班。”聞人笑語囑咐着。


“放心吧老師,去醫院要緊。”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聞人笑語躍上出租車,心急火燎的去了醫院。

謝素雅抱着孩子,孩子的姥姥陪着,掛號的隊伍很長很長。

聞人悅一個勁兒地哭,前翻後仰的,謝素雅總想抱不住。

“頭疼,頭疼!”

“都兩個小時了,還沒有掛上號?”

聞人笑語有點着急,他恨不得抱着孩子飛到第一個位置。

假如有孫悟空的本領就好了,使一個定身法把排隊的都定住。

“你還有臉說呢?幾點了纔來?”

“班裏有點事。”

“班裏哪天沒有事,你總東找藉口西找藉口的,好像地球離了你不轉似的。”

“怎麼摔的 ,那麼不小心……”

聞人笑語知道這句話不該說,說了誰都不高興。

這是宣泄痛苦情緒的一種方式,宣泄了讓別人接,誰接誰傷心。

他突然理解了家長,柳絮、喬良、蘇紅,甚至葛業……

孩子好端端的交給了你,因爲千不該萬不該的不小心,擱誰誰也不高興。

聞人笑語看着悅兒痛苦的樣子,很惱火,他真想扇自己兩巴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