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呸,你這個欺師滅祖的叛徒。”陸雲仙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起來銀牙緊咬道。

邱新月冷笑一聲,一點也不在乎陸雲仙的謾罵,淡淡道:“師傅就是太缺心眼了,我哪一點比不上你,非要把這個宮主之位傳給你,這都是她逼我的,可怪不得我。”

原本她以爲大師姐離開寒月宮之後,師傅就會把她定位繼承人,沒想到卻是從外面不知道哪裏找來了一個十幾歲的孩童,並當衆宣佈她爲寒月宮聖女,讓邱新月氣的不行。

師徒兩人之間早就有了間隙,這次好不容易的得到了這混元心經的手稿,原本以爲師傅會表揚她,甚至說不定一喜之下會改變主意,將宮主之位傳給她,沒想到師傅不僅沒有欣喜,反而把她狠狠的數落了一番,說自己不該窺視蓬萊島的武功,還讓自己給還回去。

這讓邱新月心中很是怨恨,這才知道,自己無論做什麼,師傅終是不會改變主意,將宮主之位傳給她的,於是憤怒之下自己開始修煉起這混元心經起來。

但是剛開始修煉沒多久,很快就走火入魔。

楚飛早就說過,這本混元心經就應該是修真的心法而不是什麼武功祕籍,非得突破生死玄關才能修煉,否則定然走火入魔。

這邱新月不知道這一點,自然就會走火入魔不可。

不過有些時候,事情就是那麼湊巧,邱新月誤打誤撞之中,居然逆行修煉,不僅避免了走火入魔生死的危機,還讓她練成了另一種厲害的武功。

其實混元心經只是一門修煉的心法,並沒有固定的招式,每個人理解不同,領悟出來的武功自然也是不同的。

黑化之後的邱新月決定自己動手拿回自己的一切,於是毒害了自己的師傅,還將所有發對她的人統統殺死,可惜陸雲仙最終是逃了。

原本再想找到自己師妹很是困難,沒想到對方居然親自來送死,連老天都站在她這邊。

“師妹,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我這就親自送你去見師傅她老人家。”說着,眼神一凝,一掌拍下。

卻是眼睛陡然升起一陣迷霧,雙眼模糊一片。

待再看清週遭事物之時,哪裏還有師妹的身影。


“可惡!”

邱新月氣急敗壞,走出門外對着外面大喊道:“來人啊!”


第二日一大早,林凡就朝着龍帝寶庫出發了,才知道只是自己一個人上路,師公連一個幫手都沒有派給他。

不過林凡也沒有抱怨什麼,他對這個龍帝寶庫根本就不熟,豈會知道這一路前去將會遇到何種危險?

“金老頭,你就這麼放心他一個人去?”楚飛看着金古庸問道。

“不放心又能怎麼樣,想要成長必須要歷經數不清的磨難,這才只不是踏入了一小步而已,如果這樣都過不去,那就說明他承擔不起隱世家族的重擔,不是我們要找的傳人。”

“是不是有點操之過急了?”楚飛皺眉道。

“我這不是也沒有辦法,我們五個老傢伙時日不多,不抓緊一點時間,怕是來不及啊!我們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等待小飛慢慢成長了。”金古庸苦笑道。

楚飛聞言也不禁一陣傷感,畢竟都是認識很多年了。

“不用悲傷,我們五人已經活了千萬載的歲月,早就已經活夠了。”似乎是感受到了楚飛的情緒波動,金古庸倒是看得很看,反而勸慰起楚飛起來。

“我可沒有爲你五個老傢伙悲傷,別自作多情了。”楚飛收斂情緒,嗤笑道。

“哈哈!”金古庸卻是忍不住一陣大笑。

就在兩人說着這番話的時候,此時的林凡已經是走出了結界,出現在了崑崙山上。

崑崙山自古都有神山之說,成爲兩界的邊界,林凡也不是太過奇怪。

按照師公所說的,林凡輕而易舉的找到了下山的道路。

龍帝寶庫就在秦嶺深處距離秦皇陵不遠的地方。

崑崙山地處帕米爾高原東部,橫貫新疆、西藏間,伸延至青海境內,自己要去秦嶺怕是要好幾天的時間。

崑崙山周邊大部分都是無人區,此時林凡就是身處這無人區內,周圍幾百公里,想要步行到有人的地方不說會迷路,怕是步行也要走上好幾天的路程。

還好林凡早就有準備,對着天空發出了一隻穿雲箭。

這古代武林發送信號的玩意,到了這個時候就派上了用場。

發完穿雲箭之後,林凡就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安心的等待接他的人。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一輛悍馬的身影從遠處朝他這邊駛了過來,很快就在林凡身邊停下,一個憨厚的年輕人從車上跳了下來。

“少主,我是駐崑崙山辦事處的鐘石,很高興見到您。”憨厚的年輕人十分恭敬的說道,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林凡一看這年輕人就是一個沒有心機的心思單純之人,當下就很是有好感,說道:“駐崑崙山辦事處?弄得還蠻洋氣的。你們隱世家族究竟有多少這樣的辦事處?”

“這不是爲了與時俱進嗎?全國各地大小城市都有,估計有幾百個吧!”鍾石呵呵一笑,摸了摸後腦勺不好意思道。

林凡無語,“對了,你爲何叫我少主?”

“老主人讓我們這麼叫你,我們就怎麼叫你啊!”鍾石理所當然的說道。

林凡聽罷,也沒心思去琢磨這裏面的意義,聞言立刻坐上車子的副駕駛上,直接吩咐鍾石一路朝着烏市的機場開去。 “陸師妹,你已深受重傷別無去路,還是束手就擒吧!”十幾個寒月宮弟子當中,吳青玉冷聲道。

她是靈心的第五個弟子,這次二師姐突然反叛,殺死師傅控制了寒月宮,她親眼見到反對二師姐的三師姐和四師姐相繼慘死,見識到了二師姐的狠辣手段,所以爲了保住性命,她選擇了投靠。

昨晚二師姐遇襲,她便被二師姐派出來帶着十幾個師妹來捉拿陸雲仙。

她雖是陸雲仙的師姐,但是這個小師妹的武功卻是比她要高,因此纏鬥了一夜,依舊沒能制服對方。

“休想!”一副絕美容顏的陸雲仙單手捂住胸口,一臉的慘白,邱新月那一掌讓她深受重傷,再加上整夜的奔逃,早已是身心俱疲,精神可謂是極其萎靡。

聞言,立刻銀牙緊咬,露出一副不屈之色。

她已經抱了必死之心,即便是死在吳青玉手上,也不願抓回去受邱新月那個叛徒的折磨。

吳青玉臉色頓時一冷道:“如此,你就不要怪我不念同門之情了,我也是迫不得已!”

說着,就要吩咐師妹們一起上,憑衆人之力一舉拿下陸雲仙,但就在這時,一個寒月宮師妹突然道:“師姐,有輛車朝這邊過來了。”

吳青玉回頭望去,果然便見一輛悍馬正朝這邊駛來。

且說,崑崙山周邊的無人區實在是太過廣袤,林凡坐在悍馬車內,行駛了幾個小時也不見半個人影,這裏風光雖然美麗,但是實在太過寂靜,好不容易出了這無人區,突然看到前方不遠處一幫江湖女子正在圍攻一女子。

於是便對鍾石道:“把車速放慢一點,看看前面是什麼人。”

鍾石自然是照吩咐行事,立即便將車速降了下來。

待到了近處,一臉憨厚的鐘石才道:“前面好像是寒月宮的人。”

“寒月宮?”

林凡頓時一個激靈,將目光透過車窗望了過去,果然寒月宮的裝束無疑,而那被圍攻的白衣古裝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一直揚言要殺他的陸雲仙。

林凡眉頭一皺,陸雲仙爲何會在這裏?

聯想到師公跟他說過,如今寒月宮鉅變,已經被邱新月掌控,這個寒月宮的未來繼承人自然便成了邱新月的心腹大患。

不過,她不是已經逃了嗎?爲何又被發現呢?

自己要不要下去救她呢?

林凡有點躊蹴,這個女人可是一直揚言要殺自己的,自己下去救她是不是有點跟自己過不去?

見林凡只是說了三個字,便再沒出聲,鍾石也搞不懂少主的心思,就要一路直接開過去,卻是林凡突然出聲道:“停車。”

最終,林凡還是心有不忍,不願見死不救!

鍾石聞言,立刻將車停下來,心中卻是不禁嘀咕,少主這究竟是幾個意思?

吳青玉等寒月宮弟子見這行駛過來的悍馬突然停了下來,頓時露出警惕之色,因爲一般人看到這個情況基本上就會嚇得直接開走,豈會停下車子,顯然必定也是和他們一樣是武林中人,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武林中人!

有兩個寒月宮的弟子走了過去道:“寒月宮在此辦事,識相的不要多管閒事,趕緊離開,切莫引火燒身。”

這兩個寒月宮的人還以爲林凡和鍾石想要下車插手此事,就想拿出寒月宮的名頭出來威嚇一下讓對方直接離開。

卻見鍾石怒道:“瞎了你們的狗眼,寒月宮很了不起嗎?這位是我們的少主龍帝大人。”


“龍帝!”兩人聞言臉色一變,互相對視一眼。

她們自然是聽過這武林神話龍帝的名頭,也知道幾年前新的龍帝已經出現,可是少有人見到龍帝的真面目,根本就不知道這新龍帝長得什麼樣子,至少她們兩個沒見過,卻是根本就不知道這新龍帝也換了人。

因爲隱世家族還沒來得及對外宣佈這個消息,他們是打算林凡從龍帝寶庫回來之後才正式告知武林的,畢竟那個時候林凡才算是名歸言順。

一時之間,兩個寒月宮弟子也弄不清真假,無法做出決定,只能是回去向吳青玉這位師姐稟告這個消息。

吳青玉聽這車上的人是龍帝,當下也是一驚,她可是見過龍帝的,知道龍帝是大師姐的情郎楚飛。

自從七年前大師姐隨楚飛離開寒月宮之後,她便再也沒有見過兩人。

原本她以爲這一輩子都不會在見到兩人了,可是上次楚飛突然出現在修羅門的總壇,更是親手殺了言無歡,一舉滅了修羅門,那展現出來的實力,絕對不是邱新月能夠抗衡的,所以,她這個二師姐纔不敢對武當派下手,因爲武當派有楚飛在。

那些野蠻人不知道楚飛的厲害,非要過去找虐,結果就被人家打的爹媽都不認識了。

雖然不知道,楚飛爲什麼對如今古武界發生的事不聞不問,但是也阻擋不住吳青玉對大師姐這個情郎的畏懼之心。

如果真是楚飛來了,今日怕是無法完成二師姐交代的任務了,一時之間,吳青玉也是心中很苦。

可是當她走過去之後,卻是愣住了,因爲這車上並沒有楚飛,而是上次和楚飛一起的叫做段飛的年輕男人。

“怎麼是你?”

段飛雖然也見過這個吳青玉,但是當時在修羅門總壇那麼多人,他又豈會全部都記住,早已是沒有了印象,聞言愣道:“你認識我?”

“當然知道,你不是和楚大俠一起的那個段飛嗎?”

吳青玉之所以能夠一下子記住林凡的名字,蓋因上次林凡實在是太過拉風,如果不是言無歡突然下毒,怕是就是敗在這個男人劍下。

這樣一個讓人記憶深刻的人又豈會忘記?

這下子倒是讓林凡有些愣神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隨即又想起了正事,問道:“你已經投靠邱新月了?”

吳青玉聞言臉色很是不好看,事實上她也並非是心甘情願投靠二師姐,只不過她不願步三師姐和四師姐的後塵,纔會迫不得已。如今被林凡直接撕破傷口,自然臉色不會好到哪裏去。

如果可以的話,誰想助紂爲虐! “這個不關你的事。”吳青玉冷聲道。

“自然是不關我的事,但是這個女人我要帶走。”林凡指着遠處的陸雲仙道。


吳青玉臉色一變道:“這不可能。”

若是放走陸雲仙,二師姐又豈會放過她?

“那就沒有辦法了,我只能是親自領教一下寒月宮的高招了。”林凡淡淡的道。

說着,就要親自下去,卻是被一旁的鐘石阻止道:“少主,這種事情,怎麼能讓您親自動手,還是我來吧!”

“你?”林凡露出懷疑之色,他可不清楚鍾石的本事。

“少主切莫小看於我,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鍾石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臉自信道。


“那好吧!”林凡見這廝一副自信滿滿的神色,也不願拂了對方的好意。

見少主答應,鍾石立刻露出欣喜的表情,立刻下車而去。

吳青玉聽這人稱呼段飛爲少主,還以爲鍾石乃是段飛的僕人,見一個僕人就想對付自己心中忍不住很是氣憤,對方簡直太不把她放在眼裏了。

她雖然可能打不過段飛,但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夠想要踩上兩腳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