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看它都頭暈了,居然還想玩。”葉寒看着揮舞着爪子的豆豆,苦笑道:“這下子你不暈我都暈了。”

豆豆繼續揮舞着爪子,表示着它的不滿。

“你自己玩去。”葉寒蹲下身,把豆豆放到地上。

豆豆在地上轉了個圈,然後轉身跑進了草叢裏。

“哥哥,我還想玩。”林夕瑤紅着臉撲進葉寒的懷裏。

“親,你不暈我都要暈了。”看到賣着萌的林夕瑤,葉寒苦笑道。

“不嘛,再玩一次,最後一次,好不好嘛。”林夕瑤在葉寒的懷裏蹭了蹭,做出一副很可憐的模樣。

林夕瑤的要求,葉寒從來都不會拒絕。

葉寒再次把林夕瑤抱緊在懷裏,然後再轉了三圈。

“耶!”落地後,林夕瑤在葉寒的嘴脣上親了一下。

“好了,不鬧了,我要休息休息。”葉寒坐到公園的椅子上,搖晃了一下腦袋。

心語走到葉寒的身旁,靜悄悄的坐下。

“來,讓我躺一趟。”葉寒說完,直接躺到了心語的大腿上。

心語的大腿很柔軟,比花影的還有彈性。

葉寒一躺下去,那舒服,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心語頓時滿臉通紅,想推開葉寒,但身體卻不受控制。

“真舒服啊。”葉寒伸了個懶腰,滿臉享受道。

“起來。”心語強迫自己冷下臉,沉聲道。

“我纔不要,有本事你推我下去。”葉寒很不要臉的說道。

林夕瑤站在一旁,看到兩人的舉動,連忙拿出手機。

“咔嚓!”

林夕瑤給葉寒和心語拍了張照。

“耶,這照片不錯。”林夕瑤歡呼着說道。

葉寒笑了笑,並沒有反對林夕瑤拍照。

但心語則滿臉通紅,一時間拿葉寒沒辦法。

“別動,讓我躺着休息下。”葉寒閉上了眼睛,淡淡道。

心語白了葉寒一眼,然後沒有再反抗。

“我不打擾你們啦,你們繼續,嘻嘻。”林夕瑤對着兩人做了個鬼臉,然後轉身跑去花叢裏。

而在花叢裏的豆豆,正追着一隻蝴蝶跑着,它只是一隻剛出世沒多久的邊境牧羊犬,看起來小巧玲瓏的,怎麼追的上一隻飛在空中的蝴蝶。

但豆豆依然不放棄,依然追着這隻蝴蝶,並且用它那小小的爪子揮舞着,想要抓住這隻蝴蝶。

林夕瑤站在一旁,用手機將這一幕錄了下來。

整個下午,三人都待在公園裏,三人都玩的很開心,而葉寒不停的調戲着心語,林夕瑤則在一旁偷笑着,還時不時偷拍。

回到別墅後,葉寒就躲進房間裏,因爲在公園的時候,他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有一些異樣。

葉寒站在鏡子前,深吸了一口氣,暗暗的催動念力。

果然,他終於發現了異樣是什麼。

當念力籠罩住全身的時候,葉寒已經看不到鏡子裏的自己了。

他,會隱身了。

“原來念力還能這麼用!”

葉寒看着已經完全隱身的自己,讚歎道。

可以隱身,那葉寒以後飛翔在空中也不是什麼難事了,因爲沒有人會見到。

“那老頭說要修煉,但我壓根不用修煉,就可以控制一切,翱翔在空中,畢竟還能隱身,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我天賦異稟?”

葉寒思索了一下,恐怕也只有這個解釋了,自己太天才了,肯定是這樣的。

“去實驗一下。”


葉寒偷偷一笑,離開了房間。

而林夕瑤正在房間裏玩着電腦,當葉寒走進來的時候,她彷彿什麼也沒有看到一樣。

葉寒輕手輕腳的走到林夕瑤的身後,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但林夕瑤依然玩着電腦,真的什麼都沒有看見。

“我靠,這個好。”葉寒讚歎了一聲,然後離開了林夕瑤的房間。

取消隱身後,葉寒對着正在玩電腦的林夕瑤說道:“夕瑤,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

“嗯哪,哥哥給我買些零食回來,零食吃完了啦。”林夕瑤頭也沒回的說道。

葉寒笑了笑,“好,吃那麼多零食,小心長胖。”


說完,葉寒離開了林夕瑤的房間,走到陽臺上,發動隱身,然後飛向了空中。

有了隱身,以後想怎麼飛,也沒有人會發現了。

葉寒飛到高空,俯視着整個東海,嘴角勾勒起一絲笑容。

“奧斯維德,你的父親都死在了我的手裏,如今我有了念力,就算你有改造人,也一樣要死。”葉寒在心中暗暗道。

葉寒漂浮在空中,沒有任何人發現,因爲此時的他,是隱身的。

如今的葉寒,可以用神來形容。

只要神,纔有飛翔的能力。

如今的他,不僅可以飛,可以隱身,還可以控制一切。

葉寒降低了高度,低空飛行着。

他可以清晰的看到下面的行人,但卻沒有人能看見他。

葉寒停止了飛行,降落在一條人行道上。

“別跑,站住。”

突然,一名警察跑了出來,追着一名戴着鴨舌帽的男子。

而男子則往着葉寒的方向跑來,但葉寒此時是隱身的,所以他什麼都沒有看到。

葉寒不屑一笑,往左靠了靠,然後伸出腿。

“我靠。”

男子直接被絆倒,壓根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叫你跑。”警察跑到男子的身旁,拿出手銬,將男子拷了起來。

“這裏鬧鬼嗎?剛纔誰絆倒我的。”男子被抓起來後,四處的掃視着。

“吵你大爺,跟我回警局喝茶吧。”警察沒好氣的罵道。

剛纔追的那麼辛苦,好不容易抓到這傢伙,警察才懶得理會那麼多,先抓他回警局再說。

葉寒笑了笑,咋們的人民警察辛苦了。

葉寒沒有再停留,念力發動,再次飛向空中。

有了念力,以後葉寒去哪都不用買機票了,直接飛就可以了。

讓葉寒驚訝的是,自己飛了這麼久,居然沒有感到念力的枯竭,彷彿念力用不完一樣。

以前用一點都會頭暈,但現在又隱身又飛行的,居然感覺不到一絲的疲憊。


“有意思。”葉寒笑了笑,控制着自己的身體往左邊飛去。

剛纔林夕瑤可是要葉寒買零食來着,現在葉寒飛向一個大型商場。


東海的地圖葉寒可是記在了腦海裏,所以即使在飛行中,葉寒也不會迷失方向。

再說了,現在這個世上可是有衛星地圖的,葉寒要是迷失方向了,直接拿出手機按兩下就知道了。

足足買了幾大包零食,葉寒走進一個沒人的巷子裏,確認周圍沒有人後,發動隱身,然後飛回自己的別墅。

葉寒現在那叫一個瀟灑,能打,能飛,還能隱身,這世上還有誰比他幸運。

葉寒發現自己還能控制飛行的速度,最快的時候,直接超越了噴氣式戰鬥機的最高速度,這是讓葉寒感覺到驚訝的。

畢竟有了這樣的速度,葉寒以後想去哪都不用擔心了。

“我還是人麼,這也太牛逼了。”飛行中的葉寒忍不住感嘆道。

是啊,有了這樣的能力,這個世上還有誰能和自己匹敵。

就算有,自己能飛,他們又能把自己怎麼樣。 龍七殿下龍敖宿對清靈另眼相看,他是沒有想到這個年僅十六歲的少女能夠有如此大的影響力,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影響了一個門派的生死興亡。

這樣的女子今後定會前途無量,此時他也明白了父王對少女所下的結論,此女非凡。

這四個字當初在龍敖宿心中有些不屑,因為他還從未見過父皇如此稱讚一個人,即便是他的大皇兄也沒有得到如此殊榮,可是一個人類少女卻得到了,難不成她會比自己的皇兄更加厲害?

可如今,他略有所感,現在少女就隱隱有著這樣的影響力,若是等幾十年幾百年後那還了得?

鳳玄凰鳳目中帶著濃重的懷疑,天地靈氣變動的事情就算是他也沒有辦法掌握解決,清靈真的可以和她所說的一樣做到?

不是他對清靈的不信任,而是因為關心才多了如此的擔心。清靈要他和清瑩先離開,他怎麼放心的下她一人?

「小清靈,我留下來陪你好了。」

聲音裡帶著幾分堅持,清靈沒有在這個時候當場拒絕,因為她怕變動的神色暴漏自己的內心。

沒有理會風玄的話,清靈繼續保持微笑,「父親、親媽、眾位師兄弟們,還有幽穎,你們放心吧,清嶼山定會沒事的。」

說完之後,她便轉身,主動的拉住鳳玄凰的手腕,又是微微一笑,「我有幾句話要跟你說。」

說話時臉色微紅,讓所有人都以為她在感情上有了些突破進展。雖然這個時間點兒上發上不大合適,但所有人也都暗暗為她祝福。

只有鳳玄凰一人清楚,清靈絕對是在偽裝,那握住他手腕的手冰涼的微微發抖,緊緊的拉住自己彷彿是拉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