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哼。”畢雲紅不在說話,冷哼一聲過後,就徹底的沉默了,她也明白了,說話說的越多,只會給紫山香雪更多諷刺自己的機會罷了。

最後紫山香雪還是爽快的拿出了價值五百萬的寶物出來支付了這截手臂的錢,這些寶物之中,有一件寶物位列人榜前三十,價值一百五十萬精石。

紫山香雪拿到那截玉藕般的手臂後,直接丟給了北靈陽,說:“說好給我加符文弄成一個符陣手臂給我的。”

說到紫山香雪的臉色有些微紅,因爲這截手臂是她將來要截肢移到自己身體上的,現在給北靈陽摸來摸去,也就等於說,北靈陽已經把她未來的手臂,給摸了個遍。

北靈陽摸了摸這截手臂,那肌膚的細膩程度還真不是害的,比起蟒虎熾雪的,還要滑嫩三分,不過就是有些微涼,因爲裏面有一枚四級的冰寒符文。

“喂,你摸夠了沒有,一截手臂也摸個不停,不知道死者爲大啊,人家都死了還捨不得放過人家的手臂,你不知道未來香雪姐也要用這條手臂嗎?你這是在間接的猥褻兩個女人。”

蟒虎熾雪看到北靈陽不停的撫摸那截手臂,心中大怒,這傢伙,自己這裏兩條肌膚如玉的手臂不見他來摸,現在抱着一截手臂摸來摸去算什麼一回事?氣極之下,蟒虎熾雪直接破口罵了北靈陽一痛

“罵的好,罵的好,這壞蛋就是得多罵罵。”南辰雅唯恐天下不亂,在一旁拍手叫好。

北靈陽欲哭無淚,自己只是想看看這截手臂裏的四個符文而已,怎麼轉眼就成了流氓呢,他也不好意思在研究了,直接丟進聖世宮,讓通天符獸把手臂之中的符文組合好,煉成一個符陣。

北靈陽這邊欲哭無淚,而紫山香雪則是俏臉通紅,像是飛來了一朵晚霞的紅雲一樣蟒虎熾雪所說的,正是她在擔心的。

“哎喲,香雪姐姐,你怎麼臉突然紅了,不至於吧,罵畢雲紅一頓還能氣血上涌不成?”南辰雅看到了紫山香雪的異狀,隱隱猜想到了什麼,不過這看似大大咧咧的姑娘這次卻不動聲色的,把話題引到了一旁。

南辰雅都能看出紫山香雪的不自然和異狀,蟒虎熾雪又豈會不知,不過她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在一旁和北靈陽繼續甜蜜的拌嘴。

南辰雅抱着紫山香雪的手臂,放在自己初具規模的小胸脯上,嬌聲嬌氣的說:“我說了吧,香雪姐姐你是最厲害的,三言兩語就把畢雲紅罵的狗血淋頭,佛跳三尸,啞口無言,不敢反駁,我和比起來還差的多呢。”

“你這張嘴實在是太厲害,以後找個男人,還不被你吵死。”紫山香雪平復下心情,又恢復了聖潔高傲的樣子。

“等你找了,我再找,實在找不到,就找那個大富翁包養我,本小姐天真浪漫,人嬌可愛,他一定不會錯過的。”

南辰雅嘻嘻笑道,北靈陽也懶得理會他的瘋言瘋語。

場上此刻安靜無比,大家都默契的不發出聲音,等待最後一件寶物出來,看看壓軸物品,究竟是何種神奇的寶物。

蕭琴在臺上環顧一圈,所有的包廂都寂靜無比,她也是一個處事老道的人,知道大家在期待什麼。

乾咳了兩句,潤了一下嗓子,成功的把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後,蕭琴才露出了一個十分專業的微笑,隨後在儲物器中拿出最後一件壓軸物品。

因爲是最後一件壓軸物品了,大家的期待心和胃口已經早已吊起來了,所以這次的寶物,沒有用東西蓋着,而是直接拿了出來。

捧在蕭琴手中的,是一個暗青色的土罐,不大,和一個人腦的尺寸差不多,是一般人家用來泡製醃菜之類的東西。

這個土罐看上去普普通通,沒有什麼神異的地方,有的,只是一股泥土的芬芳和歲月的腐朽之氣,看樣子這是一個纔出土不久的老物什。

儘管它看上去很普通,可是自然沒有人去小看它,作爲壓軸物品,它的價值一定還在魂靈果和那截手臂之上。

既然肉眼看不出什麼東西來,北靈陽他們都一起發動了心靈力量,朝土罐探測而去,興許是察覺了北靈陽等人密佈在空中的心靈力量,蕭琴頓時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

當北靈陽等人的心靈力量,靠近那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土罐之時,忽然之間,心靈力量感受到了一股吸力,霸道絕輪的吸力,這股吸力一爆發,所有放出心靈力量的人,在外面的心靈力量全部被吞噬一空,可謂是損失嚴重。

北靈陽在那股吸力爆發的時候,就有所察覺了,日月神王體暗合天道,冥冥之中自有危機感知,一靠近土罐,北靈陽就生出了警示的感覺,他毫不猶豫的立馬把心靈力量撤回來。

但可惜還是慢了一步,那股驚人的吸力一爆發,就把出現在英雄廳的所有心靈力量,吞噬一空,十分的恐怖。

“靠,這東西還真是邪門哈,專吞心靈力量,我都損失一半的心靈力量了。”齊汀霜有些後怕,他九十多的心靈力量,瞬間被吞噬點一半,餘下四十多,剩下的沒有個三五天,根本難以恢復巔峯狀態。

“我的也被吞噬了。”北靈陽有些凝重的說,他修煉的冥想之法可謂是天地間最絕頂的了,心靈凝練無比,別人的是絲線的話,那麼他的就是鐵絲,金絲。

而且他還提前把心靈力量收回來了,還是沒逃過土罐的吞噬,被吞噬了二十多了的心靈力量,不過他過了今夜就能恢復完好,畢竟他的冥想之法非常的頂尖,不需要像齊汀霜他們的那樣,耗費大量的時間。

“哦,這東西有點這門,是一門古器。”潛藏研究的神祕魔方的櫨突然出現,感知一下土罐,有些驚愕的說。

“哦,這是什麼,連你這個老怪物都能吸引出來。”北靈陽有些驚訝了,櫨的出現,多半說明了這件寶貝的不凡,畢竟櫨的眼界實在是太高了。

“看來,又要得罪人了。”北靈陽苦笑一聲,這東西很是不凡,自己自然不能錯過,而一旦競拍,無疑是虎口拔牙,把所有競爭的人都得罪一個遍。

“反正債多不壓身。”北靈陽倒也看的開,再次看向土罐的眼神,多了幾分熾熱。 神祕土罐霸道無比,瞬息之間,把所有人延伸出去的心靈力量,一下子全部都吞噬吸收了,不留半點,震懾住了衆人,再也不敢輕易釋放心靈力量。

這時蕭琴站出來了,是時候爲大家解說解說,這神祕土罐的來歷。

蕭琴說:“八荒紀元開創至今,無數億年過去了,無論古國還是山野之地,都有神和神器的傳說,他們是人和器的終極形態,今日拋開神不談,來談談神器。”

蕭琴的開場白足夠震撼,直接搬出了神和神器。神是什麼?是真正超脫物外,超脫一切的至高存在,天都無法毀滅的存在,他們的力量已經凌駕了所有的力量,是真正的萬劫不磨,是以,櫨和通天符獸,才一直在尋找最天才的人進行培養,就是希望能有人突破成神,抗衡大災變。

而神器,則是器之終極,上面萬法凝聚,破天如無物,是神的武器,是神施展絕世力量的承載物品,它們亦可超脫天地的束縛,不受控制。

但是神器不如神一樣,永恆不滅,當出現神一級的力量時,神器就會崩毀掉級,如北靈陽氣海之中,四層的聖世宮一樣,從神器跌落至聖器。

“怎麼又扯到神和神器了,至尊不可妄論,神更加的不可玷污,你這是在玷污諸神啊。”有人開始不滿的埋怨了,至尊心靈力量遍佈天地,能察覺萬事,一旦有人討論他們,議論他們的是非,很可能引來劫難。

所以有“至尊不可妄論”這樣的話。

神超脫至尊,超脫大帝,世間最強,又怎麼能妄自討論呢?這是大不敬。

蕭琴聞言有些難堪,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下去,神的傳說一直存在,可是誰也沒見過神,但是也不可能說,不存在你就可以隨便去抹黑神靈,這會讓人說你心中沒有敬意,對強者沒有敬意,會被一些喜怒無常的至尊隨手降下劫難,當場抹殺。

“實在是聒噪,給我吃了他。”就在氣氛逐漸冷淡下來的時候,南辰虢開口了,指揮自己身邊的灰蛟,騰飛而去,衝入赤炎鯪的包廂,把一名赤炎族人當場咔嚓咔嚓的吃了,場面十分的血腥。

“你繼續。”南辰虢荒莽的聲音如同天鼓,讓蕭琴繼續,有南辰虢壓陣,蕭琴也不再害怕了,臉上再次升起一抹職業化的微笑,繼續解說:“傳聞中的神器有很多,比如十大神器中的盤古斧,軒轅劍,煉妖壺,混沌鍾。還有其他的,比如戮天神槍,玄黃母鼎,聖世仙宮,十絕皇旗,這些都是古老書籍上記載的有名神器。”

蕭琴這次的解說有些慢,可是卻沒有人抱怨,沒有人敢出聲,害怕南辰虢再次發火,畢竟赤炎星域才死了一個人,面對南辰虢,赤炎鯪都不敢起身爲自己的族人討個公道。

北靈陽他們幾個也是沉默不言,沒人敢去議論南辰虢,畢竟兇名在外,沒人敢去捋虎鬚,趁着蕭琴進行長篇大論的時刻,北靈陽已經和冒頭的櫨說上話了。

北靈陽說:“老頭,幾大神器之中的聖世仙宮,是不是我們的這個啊?”

“嗯!”櫨的回答很簡單,北靈陽頓時有些興奮了,沒想到自己體內之中的殘破聖器,居然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聖世仙宮。

“那十大神器是真的嗎?”北靈陽想起了軒轅劍,崑崙鏡,混沌鍾,煉妖壺這存在無數歲月的傳說的神器,有些好奇。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們沒見過,倒是戮天神槍,十絕皇旗這些是真的,一個個都是牛逼無比的神器,戮天神槍曾經憑藉自己的神性,乾死過一名神靈,十絕皇旗更牛逼,十絕一出,諸神退讓,可想而知他們的威力有多麼的強大。”

櫨似乎有些緬懷曾經的日子,有些癡喃的說道。

北靈陽聽了也是熱血沸騰,這些神奇的東西,對他有着致命的吸引,恨不得現在就拿着戮天神槍去端了純血生靈和魔族的老巢。

“那你呢?你也是威名赫赫,你又有什麼本事?”北靈陽繼續追問,有名的神器都有着自己驕人的戰績,要麼殺神靈,要麼兇名遠播,神靈都不敢靠近。

“聖世仙宮嗎?這麼說吧,我們的仙古時代,有六成的神靈,都是在聖世仙宮中突破而成的,它還有一個外號,叫‘神靈搖籃’,否則的話,我們也不敢直接培養神靈啊。”櫨無不驕傲的說,北靈陽聽後,更加的覺得驕傲自豪,神靈搖籃啊,多牛逼的稱號啊。

“好了,她開始說正事了。”櫨似乎察覺了北靈陽還打算繼續追問,連忙打斷他。

正好蕭琴胡扯半天,終於說到了正事,她說:“神器那麼多,各有妙用,而在這些神器裏,有一件神器名爲‘吞天寶罐’,它的能力十分的強大,號稱能吞天,而這個天就是一個一個大世界,如同我們的八荒世界一樣,十分的強大,妙用不弱於戮天神槍這等有名神器。”

“而我手中的這個看似如普通土罐的東西,就是一件吞天寶罐的仿製品,雖然是仿製品,可也有大威能,一經催動,無物不吞,它裏面有一個兇火符陣,可以煉化心靈和實物,可以說,吸進去的一般都難逃厄運。”

“這吞天寶罐是從天路小世界中淘出來的,雖然有些破損了,不過力壓白銀器還是不成問題的,絕對能比肩一般的黃金器,它的報價是三百萬精石,這次交易,不接受精石,只接受寶物,寶物按市場價轉化爲精石額度來競拍,好了,話說的太多了,現在直接競拍吧。”

蕭琴終於說完了,不過大家並沒有直接報價競拍,蓋因三百萬精石的價格,實在是太高了,雖然這對於黃金器而言不算什麼,因爲黃金器的價格三百萬,五百萬的太平常了,而且黃金器一般都是用靈石交易的。

不過這個價格對於現在的北靈陽他們而言還是太高了,北靈陽他們的主要消費範圍,還在青銅器和白銀器,因爲哪怕像是畢雲紅這等有大奇遇的天才,身上可動用的資金,也不過兩百萬左右,至於其他的普通天才就更少了。

唯一能出價的,就是紫山香雪這幾個超級天才,他們身上的寶物究竟有多少沒人知道,不過看紫山香雪輕易拿出價值五百萬的精石,就能猜測,她的身上應該還有更多的寶物,她是這次吞天寶罐的有力競爭者。

“這次我就不競爭了,這吞天寶罐雖然有很大的名頭,但是最多也就能和黃金器媲美而已,我們如今的實力都不能完全運轉使用白銀器,何況是黃金器,黃金器日後我們絕對不缺,沒必要拿現在修行的資源,去換一件現在無法用到的武器。”

紫山香雪說,看起來她像是在說自己,但是其中的提醒話語已經非常的明瞭了,她不希望北靈陽一時衝動,買下這吞天寶罐。

不僅她這麼想,雷劍弓他們也是這樣想的,吞天寶罐有些破損,只能堪比黃金器而已,雖說有吞噬萬物的神奇能力,但是也不值得大量耗費自身現有的修煉資源,去搶這麼一件還不到時候用的武器。

神魄境,能完全發揮戰力的就只有青銅器而已,白銀器最多隻能催動五六成,雖比青銅器厲害,但更耗戰氣,而且不能順心如意的使用。


只有合適自己的,纔是最好的,購買強大的白銀器,只是爲了在最後關頭,進行殊死一搏。

所以場上出現尷尬的冷局面,蕭琴說了半天,其中還有一名天才殞命,居然無人叫價


蕭琴臉上的職業化笑容,也有一些僵硬了,萬分沒有想到,擁有巨大名頭的吞天寶罐仿製品,居然有了流拍的趨勢。

她那裏知道,在場的人個個都是人精,都是有巨大野心的絕頂天才,根本不會爲了眼前利益,而拋棄自己的未來,他們之所以能站在南辰大州青年一輩的巔峯,靠的就是這些雄厚的資源,沒了資源,不見得他們會有多出類拔萃。

“吞天寶罐仿製品,真的沒人叫價嗎?”蕭琴還是壓下心中的焦急與不安,笑的有些勉強,詢問大家。

她換來的是大家寂靜無聲的沉默。

“既然沒有人叫價,那我宣佈,第三十件拍賣品,正式流……”蕭琴舉起了拍賣錘,有些失落的準備宣佈吞天寶罐流拍,可是流拍二字還未說出口,她就聽到了宛若仙音一樣美妙的聲音。

“我出三百萬。”

主持了這麼久的拍賣,蕭琴自然明白叫價的是誰,雖然有些煩他三番兩次打斷自己報數,不過此刻的蕭琴卻非常的快樂。

她曾有過一個夢想,那就是在她主持的拍賣會中,絕不允許出現流拍情況。

本想以爲今天夢想就要被打破的時候,北靈陽卻忽然出現,把她從深淵的邊緣拉了回來。

北靈陽叫價了,叫三百萬的底價,他等了半天見真的無人動心,這才截斷蕭琴的話,直接叫價的。

蕭琴有些失落的神情彷彿又重新注入了新的活力,變得容光煥發起來,眼瞳裏都有靈光在閃,說話的語速,悄然加快了一兩分。

“三百萬,北靈陽出價三百萬,有人加價嗎?”

“三百萬一次。”

“三百萬兩次。”

“三百萬三次,當,恭喜北靈陽以三百萬的高價,拍下了本次拍賣會的最後一件拍賣物品,至此,本次拍賣會到此結束,希望大家下次繼續捧場,我是蕭琴,很高興能爲大家服務。”

蕭琴害怕出現異數,很快的把整個流程走完,接受了北靈陽給的幾件寶物,價值絕對在三百萬精石以上,她才離開英雄廳的。

當人腦大小的吞天寶罐落入北靈陽的手中之時,本次天才易物大典,全部結束。 真正的天才易物大典隨着蕭琴的拍賣錘重重的落下,發出沉悶的響聲之時,已經算是結束了。

“不是跟你說不要買嗎?拿出三百萬的巨大資源,去換一個破損的仿製品,雖有黃金器之威,可憑藉你的戰氣,能催動幾次?以我們的天賦,日後會缺少這些東西嗎?”

紫山香雪看到北靈陽沉默半天,卻在突然之間叫價,買下吞天寶罐,先是驚愕了一番,隨後醒轉過來,有些皺眉的看着北靈陽,覺得對方有些不懂事。

北靈陽手拖吞天寶罐,它的手感帶沙,跟普通的土罐沒有區別,渾身上下也無玄妙神異氣息泄露,非常的普通,不明白的人,絕對不會把它當做一件武器。

聽了紫山香雪的話,北靈陽才露齒一笑,自信的說:“放心吧,我從來不做沒把握和虧本的生意,至於我爲何會買下這件吞天寶罐的仿製品,日後你會明白的。”

“你果然藏着無數祕密,讓人看不透。”紫山香雪叫北靈陽話說到這裏,也不好再繼續說什麼了,唯有感嘆一聲。

北靈陽聞言只是嘿嘿的一笑,沒有說什麼,隔牆有耳,這場拍賣會本就不簡單,他自然不會在大庭廣衆之下,把自己的想法和底牌說出來。

“好了,我們走吧,今夜註定是個殺戮夜,說不定會有天境高手出手,前來掠奪我們的奇遇。”北靈陽收起笑容凝重說道,衆人自然也知道接下來將要面對什麼,臉上也多了一絲擔憂。

“走吧,走慢了說不定在半路就會被人獵殺。”北靈陽起身,渾身有金光閃過,霸道陽剛之氣瀰漫出體外,如同一尊太陽神。

“唉,南辰部落不管的嗎?”齊汀鍪的闖蕩經驗似乎有些缺乏,問出了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

只聽見齊汀霜冷哼一聲,眼神裏閃過一絲不屑,說:“說不定今晚上絕大部分人都是他們部落派來的。”

齊汀霜說話無遮無掩,完全忽略了旁邊的南辰雅,南辰雅身爲南辰部落的小公主,怎麼會讓齊汀霜如此污衊南辰部落。

所以她聽到了齊汀霜的話後,直接跳了出來,有些野蠻的指着齊汀霜的鼻子說:“齊汀霜你是什麼意思?在污衊我南辰部落是嗎?笑話,我南辰部落家大業大,會貪圖你這點兒小東西?”

“哼!”當着人家的面污衊人家部落的確讓齊汀霜面子掛不住,冷哼一聲過後,再也不說話了。

“我這就找人保護香雪姐你們,看誰敢在我南辰州城撒野。哼,既然齊汀霜說我南辰部落會派人搶劫,那麼我就找幾個天境統領來搶劫搶劫他。”南辰雅插着腰嬌蠻的說道,一邊說還一邊用大眼瞪着齊汀霜。

北靈陽可沒敢按照南辰雅所說的做,叫人保護自己?到時候恐怕還沒保護,就先在背後下黑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