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做完了這些,密十三站起身,揹着手,站在了靈堂的邊上。

花千樹沒料到密十三的實力竟然這麼強,他又服軟了,說:李先生,我剛纔,剛纔就是想跟你開個玩笑,咱們合作照常!

“合作?你也配跟我談合作?人渣。”我起身,穿上了一聲黑色的絲質長袍,帶上了地府判官的雙翅帽子,走到了任婧的靈堂前,上了一炷香,鞠了一躬,說:花千樹,你們幾個給我聽好了,以前老年間,出來賺飯吃,都不容易,你呢……算是老年間的班主,你手底下那些呢,算是戲子。

戲子的命不好,都是下九流,你當班主的,在戲子身上刨食,日子過得還算不錯,你靠着戲子吃飯,卻要加害自己手下的戲子,不講究。

死!

我抓過了擺在靈堂中間的一個藍色本子和一隻硃砂沾染的毛筆,直接在本子的一頁上,寫了一個大紅色的“死”字,然後把這張紙撕了下來,遞給了密十三。

密十三抓着紙,走到花千樹的面前,伸出右手,扣住了花千樹的脖子,同時把那張“死”字,拍在了花千樹的腦門上,然後摸出一根圖釘,釘在花千樹的額頭上,把那張紙給釘實了!

花千樹疼得嗷嗷叫,密十三反手就是一耳光:一枚圖釘扎進去,你都扛不住,你們還用鐵釺子扎任婧?

花千樹直吸冷氣,告饒說:李先生,李爺,你是不是搞錯了?

“哼哼!”我懶得搭理花千樹,又給任婧上了一炷香,說:戲子的命,大多不好,都是出生貧苦,好不容易賺一口吃飯的活,誰也別砸誰的飯碗,但你們四個,不但砸了別人的飯碗,還要了人的命……不講究,死!死!死!死!

我直接在藍色的本子上,連續寫了四頁,每一頁上,都是一個通紅的硃砂“死”字。

我撕下了這四頁紙,遞給了密十三。

密十三把這四頁紙,全部用圖釘,釘在了那四個男演員的腦門上。

其中一個男演員,嚇得屎尿齊流,不停的在地上磕頭:哥!我錯了,我沒殺人,人是……人是……明水蝶殺的!

“早知道現在如此害怕,當初你就不應該肆虐!”我舉起了一炷香,說道:神明在側,慎言慎行,你當初虐任婧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的!

我把香扎到了香爐裏,開始審判葉秋的生死。

“葉秋,你也是戲子,不過是出身條件好,生在也一富商的家裏,老天爺天可憐見,給了一幅好身板和一幅好長相,本來是讓你出人頭地的,結果你卻天生一幅蛇蠍心腸,用指甲刀,劃開了別人的胸膛,侮辱了別人的清白,那給你單獨一個死字,實在是太輕了——,死前當受望天刑!”

我抓過了藍色的本子,在上面寫了“望天”兩個字。

這張紙,我沒有直接讓密十三把它釘在葉秋的腦門上,而是直接把它遞到紅蠟燭的火焰上,紙直接燃燒掉了。

下一刻,葉秋的眼神,突然昏沉,整個人麻木的走向了門外。

我看着窗戶。

從窗戶裏,我看到葉秋整個人,走到門外一個削的尖尖的木刺地樁上。

那跟木刺有兩米多高,我下午在這木刺上,打了桐油。

葉秋雙手,抱住了木刺,一點點的往上爬。

“她回來了?她回來了?”明水蝶驚慌失措的說道。

花千樹也指着我說:你根本就沒殺任婧的鬼魂?

“哼哼?殺她?我爲什麼殺她!要死的,是你們這幾個王八蛋。”我狠狠一摔那藍色的本子,說道:我今天就是你們的生死判官……。

吼完,我直接對被任婧鬼魂控制的葉秋吼了一句:望天刑! 我對葉秋吼了一聲,望天刑!

葉秋聽了,哆嗦了一聲,直接爬到了三四根手指粗的木刺頂端,然後一屁股坐在了木刺的刺尖上。

他的人,極速下滑。

木刺穿透了他的菊花,拼命的往他身體裏捅。

這種刑法,之所以叫望天,那是因爲木刺上塗了桐油,剛剛從菊花裏捅進去的時候,並不會死,因爲那些桐油,會封住血水。

一直到七天之後,那木刺從受刑人的嘴巴里,捅了出來,那人才會死透!

受刑人死的時候,因爲木刺是從嘴裏扎出來的,所以,他們保持一個“望天”的姿勢。

這叫望天刑!

在古時候,也叫檀香刑,因爲古時候比較講究,用來立着的木刺,是用檀香木做的。

我這根木刺就比較簡單了,隨便找木匠用槐樹的木頭做的。

葉秋的慘叫聲,此起彼伏,他不停的咒罵了起來。

可是沒用。

你要不那麼殘忍的對待任婧,我也不會如此殘忍的對待你。

這個世界很公平,你對別人殘忍的時候,就要做好別人對你殘忍的準備。

看到了這一幕,在我跟前的花千樹等人,全部嚇得屎尿齊流,一房子的腥臊惡臭味道。

花千樹顫顫巍巍的說道:你……你……跟我們……玩真的?

“哼哼,你以爲小孩子過家家呢。”我瞪了花千樹一眼後,說道:我對待朋友,像春天一樣溫暖,對於人渣,我會像秋風掃落葉一樣的冷酷無情!

我又轉過身,繼續給任婧,上了一炷香,又打開了藍色的本子,說道:戲子和戲子都是朋友,老年間,戲子是下九流,臺上贏得掌聲,臺下卻遭人非議,走在老北京的街上,都要被人戳脊梁骨,地位,不會比妓.女高多少,所以戲子和戲子之間都無比團結,只有抱團,才能抵禦冷漠。

明水蝶,你和任婧,是一對戲子同行,又是天生的好姐妹,前輩子的親人,這輩子的緣分,你們兩人兩人是天賜的情誼,可惜你卻不珍惜,你窺伺財物,出賣色相不說,還要拉上好姐妹去當你手下的小姐,這……是背叛,不義。

任婧死前,向你求饒,你並無任何憐憫之心,鐵石心腸,不仁

任婧當你爲親姐妹,對你極其信任,你卻當了反骨仔,加害於她,不忠!

不忠不仁不義,違反大節,受背刺之刑——尖刀插背,釘穿心臟,永世不得超生。

我直接在藍色的本子上,寫了兩個字“背刺”,然後撕下了這張紙,我把這張紙放到了香燭的火焰上,燒掉了這張紙。

我扭過頭,看着已經被“望天刑”嚇得精神已經癡呆了花千樹等人,笑道:生死判官,已定生死,諸位,好好享受一下你們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分鐘吧!

說完,我和密十三,兩個要離開這個小黑屋。

花千樹突然一把摟住了我的腳踝,發狠的求饒:爺,爺,不,不,你是我親爹,你饒了我吧,我沒殺人,我只是……只是……強上了任婧,殺人和我無關的。

我轉過身,對着花千樹的臉,就是一腳。

當時他一腳,踩爛了任婧的臉,踩掉了任婧的牙,踩踏了任婧的鼻樑骨。

現在我一腳,也踩腫了花千樹的面門,這一切叫因果循環。

我蹬開了花千樹,走到了門外,從車裏面取出了自行車鎖,直接鎖住了門。

臨鎖門前,我對裏面的人說道:諸位……生死各安天命。

在我關門的那一剎那,靈堂的最裏面,鑽出了任婧的鬼魂,她穿着白色的衣裳,面目猙獰的撲向了花千樹!

門剛剛關上,屋子裏面傳來了一陣陣嚇得嗷嗷叫喚的殺豬聲。

我想——這屋子裏的渣子,估計很享受吧。

我和密十三回到了車裏,我們兩人並排坐着,抽着煙。

密十三望着被木刺捅穿了菊花的葉秋說:小李老弟,如果明天警察發現了葉秋,葉秋沒死成怎麼辦?

“放心,他絕對得死。”我指着地下的枝椏,說:那地下的枝椏,是風影交我弄的一個障眼法風水陣,一個星期之內,沒有人發現得了葉秋的屍體。

他就好好的享受完七天的惡魔之旅吧。

我說完,密十三搖搖頭。

我問他爲什麼搖頭。

密十三說,他是第一次看到我如此鐵石心腸的模樣。

我吐了個菸圈,說:我心腸一直都很軟,但也分人,有些畜生這輩子都不配活在世上,需要我去搞定他!

我攤平了巴掌說:爲什麼我總是說江湖事江湖了,因爲法律有些時候,在保護着不該保護的人。

“有嗎?法律應該還算很公平的吧?”密十三問我。

我搖搖頭,說:你知道嗎?我以前招陰的時候,有一個女鬼,她生前被一個十五歲的男孩給奸.殺了,我找出了那個小孩,把他送進了警察局,但是……警方無法給那個男孩判死刑,因爲他是未成年,當時給他判了一個十年的有期徒刑,他們家裏後來鋪墊了一些錢,那小孩才關了三年,就被放出來了。

“唉!”密十三嘆了口氣。

我又說道:但是你說巧不巧,去年的時候,他又被我撞上了,這次他又是殺人,這次我沒有饒了他,也沒有麻煩警察局了,我直接找東北的一個陰人,做掉了他。

“江湖事江湖了。”我對密十三說:所以,很多時候,我會躍過法律,直接對一些罪大惡極的人審判,不是我能耐,而是我不想讓那些殺人兇手,逍遙法外,咱們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我扛着的大旗,寫着替天行道,這也是我們江湖高手的使命,絕對不容許任何一個身背重罪的人,成爲法外狂徒!

密十三看着我,思考良久。

我拍了拍密十三的背,說道:別想那麼多了,走吧,去那邊看看,任婧似乎快要處理完了。

鬼魂行兇的時候,會有一道黑氣,我看窗戶那兒,黑氣已經隱隱散去了,所以感覺任婧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我走到了小黑屋的門口,任婧走了出來。

她牽着一個人——那人是明水蝶。

任婧見了我,立馬給我下跪鞠躬,說:招陰人大神小李爺,任婧給你磕頭了,如果不是你,花千樹他們肯定會去找一些和尚道士過來,我剛剛變鬼,道行不夠高深,肯定擋不住那些得道高人的術,仇也肯定報不完。

這次有你小李爺,任婧我手刃仇人,心滿意足。

我對任婧笑了笑,問裏面的人都做掉了嗎?

“全部做掉了。”任婧說。

我指了指明水蝶,問:那她呢?背刺之刑還做不做?

“做!但我希望小李爺爲我插刀!”任婧遞給我一柄尖刀。

我遲疑着,問任婧:你要一輩子揹着明水蝶嗎?

“我要讓她時刻都感覺到痛苦。”任婧猙獰的說。

“那好!背起來吧。”我對任婧說。

任婧直接抓過了明水蝶,把明水蝶反着背在了背上,就像是“卡帕”的那個背靠背的logo一樣。

“請小李爺爲我插刀!”任婧對我點點頭。

我直接一刀,捅在了任婧的腹部,那刀子,穿透了任婧的身體,同時也穿透了背對着任婧的明水蝶的身體。

明小蝶悶哼了一聲,接着是哭天喊地的嚎叫聲。

“謝謝小李爺!”任婧再次給我鞠躬。

我擺擺手,對任婧說:任婧,你背上了一個受到背刺之刑的活人,黃泉路你走不了了,以後都走鄉間小路,躲避鬼差吧,好生當一個孤魂野鬼吧。

“是!”任婧又跟我點頭。

我又說道:對了,如果真的遇上了鬼差,把這個給鬼差看,鬼差見到了這個,就知道這手鍊的主人是我,會放你一馬的!

我把右手上的紅繩,解下了,遞給了任婧。

任婧閉上眼睛,跪在地上,又衝我拜了一拜,轉身離開了。

她背對着我,走得越來越遠。

而被她反揹着的明水蝶,腹部有一個刀頭,任婧每走一步,那刀頭都會顫動,明水蝶就會新增一分痛苦。

明水蝶作爲一個活人,被鬼揹着,一輩子都死不了,她一輩子都要嘗試背刺的痛苦!

“背叛朋友,就是這個下場。”我看着密十三,笑呵呵的說。

“放心,我可不會背叛,因爲我怕你一輩子把我這樣扛着,那多難受。”密十三笑哈哈的說。

“哈哈!”

我跟密十三對着擊了一掌。

……

當天晚上,我回家休息了一趟,第二天陪黃馨單獨去看了一場電影。

這一次,密十三倒是沒有阻攔我和黃馨的感情發展了。

可能是他已經默認了我的人品吧!

鈴鐺那邊進入大雪山的越野車也快改好了,我們都開始做進藏的準備了。

由於鈴鐺那邊在忙活,我們幾個閒得無聊,就在家裏一邊打牌,一邊看着電視。

電視裏,播放着新聞。

“前兩天,本事發生了一起命案,翼博娛樂的副總花千樹也在這命案中身亡,警方正在全力偵破此案,另外,翼博娛樂旗下的王牌藝人,最近名聲大噪的明星葉秋,也離奇失蹤,警方也在努力尋找當中。”

我笑着打出了“一對王”,對密十三說:找到了又如何,被鬼殺死的人,去哪兒找兇手?

密十三衝我點頭。

我換了一個臺。

裏面也播放着一段新聞:諸位親愛的市民朋友們,西藏308國道上,又發生了一起挖眼案件,大貨車司機徐某開車經過三零八國道,兩隻眼睛被人挖掉。

這已經是第二起挖眼案件,希望能夠引起廣大市民朋友的重視,將最近要去西藏的航程取消掉,等警方破獲挖眼案後,再進行西藏遊玩的計劃。

“又有人眼睛被挖了?”我瞪着也跟我一起打牌的龍三說。 龍三沒看新聞,直接甩着牌,罵道:這羣人,真是不知道死活,咱們西藏那邊,可是佛教聖地,這幾年,到處都是去西藏朝佛的,尤其是那些女大學生,一天到晚的想着去西藏窮遊……窮遊……窮她妹夫的,沒錢能跑那麼遠的路程嗎?

“哎喲,龍蜀黍,你好憤青哦,人家又木有吃你們家的大米?你這麼詛咒人家幹神馬?”鈴鐺憋着嘴,鄙視了龍三一把。

龍三罵道:沒吃我家大米,她們侮辱了我們西藏的神聖,那些窮遊的,經常和驢友一起,什麼不要臉的事情沒幹過?上次我開車路過林芝的時候,看到一堆狗男女就在路邊……幹啥……幹炮!真是有辱斯文啊,我們西藏的神聖,就被那羣人給敗壞了,我在路邊看了兩個多小時,他們竟然一直在搞,你說現在年輕人火力怎麼這麼旺呢?

“你還說人家有辱斯文,你一個人在特麼那兒看了兩個小時,要不要臉?”大金牙鄙夷了龍三一句。

龍三嘿嘿一笑,問大金牙:你在那兒,你看不。

“廢話,我當然看了,但是……我是有素質的人,我看完了,會在地上留二十塊錢,當作觀影費。”大金牙嘻嘻哈哈的說。

我則喊了一句:都別逗了,有事。

“咋了?”大金牙問我。

我指了指電視的新聞:你仔細看。

電視已經被我按了一個暫停,畫面暫停在救護車去拖受害者的那一幕上。

屏幕裏,受害者的衣服被撩了起來,露出了一個大肚腩。

大金牙看了一眼,就罵我:你個死變態,我們還只yy女人,你在這兒yy男人?不要臉了都。

我劈手給了大金牙後腦勺一記:說話過過腦子,你再仔細看看那人的肚皮。

大金牙被我吼了一句,老老實實的湊到了電視機面前,他往前面一瞅,頓時發現問題了,失聲喊道:密宗……大手印!

他這一句話,其餘的人,連忙起了身,看了看電視機。

比較熟悉西藏的龍三,指着那受害者的肚皮說:的確是……的確是密宗……大手印。

那受害者的肚皮上,有一個大手印,但那大手印,十分的淺,顏色稍稍發灰,由於受害者徐某的肚皮上,沾滿了塵土,所以看得不算太清晰。

但仔細分辨,還是能夠分辨得出來的。

我指着那個大手印說:陳奕兒上次告訴我……整個西藏,唯有大雪山的千葉明王會這門大手印,現在再次看到大手印,我想……千葉明王……現身了。

龍三問我:你是說,挖眼案的行兇人,是千葉明王?不會吧,要知道在西藏的藏傳佛教裏,千葉明王可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我看着龍三,說:賤三爺,不瞞你說,我們這次去西藏,三件事……第一,把一位故人託我們的舍利子,交給千葉明王,第二,我懷疑千葉明王,和一件滅門慘案有關,我得當面去質問他一下,第三,我有一位好朋友,差點被一個歹人,虛空道人害死,我這次去,也要找他報仇!

虛空道人就是陰山道士趙長風的師兄,上次他差點害死了“三生三世”段廣義之後,我就讓陳奕兒用“速鬼”定位,結果發現這傢伙逃到了西藏。

這次,我進藏,也要除了這個作惡多端的虛空道人。

“哦,哦!”龍三聽完,說:我聽出你們的意思了……你們懷疑千葉明王和一件滅門慘案有光,所以,你們對他印象不算太好?

“不能說不好吧,只是懷疑,就像挖眼案一樣,我們也是懷疑,但是賤三爺你看清楚了,這密宗大手印,不會有假吧?”我指了指電視屏幕。

龍三低頭嘆了一口氣,說:我以前在西藏的時候,拜會過一位“西姆上人”,期間我們也談到過密宗大手印,他當時跟我形容了一番,確實和這電視屏幕裏受害者身上的手印,一模一樣,但是……你們確定,全天下,就千葉明王一人會密宗大手印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