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來!」

當這樣的一擊落下的同時,柳青雲也是一聲大吼,一枚銅錢出現在手中,銅錢古樸盎然,帶有歲月的悠久氣息,更是散發著華貴的氣勢,化為了一道光,似乎穿梭了時空而來,瞬間出現在噬的頭頂上方。

緊接著,一股詭異的波動傳來,那當頭罩下的一縷混沌氣好似被什麼東西牽引了一般,竟然不由自主的朝著噬身旁而去。

噬的眼中發出一股興奮的光芒,看著頭頂上只有拳頭那麼大的一枚銅錢,恨不能將其摟在懷中,這是一宗異寶啊,竟然可以將能量遷移,讓其落在別處,簡直就是強悍到不行。

『轟隆』一聲,傀儡發出的至強一擊落空了,砸落在其餘的玉石台階上,玉石台階究竟是什麼,連出身名門的柳青雲都看不出來,兩人判斷它是出自仙域中的寶物,這樣的一擊強大攻擊砸落,甚至在玉石台階上連一點波紋都沒有產生。

頃刻間就消散為一空,這讓噬與柳青雲瞳孔都是一縮,而後心中暗嘆一聲僥倖。

以玉石台階散發出來的這種神奇能力,如果不是有那生死魔氣與之對抗,並且互相牽制,恐怕兩人根本就走不到祭壇的身旁,就要身死道消了。

「嗷」

那傀儡也是急了眼,仇恨的目光在兩雙眼眸之中散發了出來,一顆頭顱看向柳青雲,另一顆頭顱看向了噬,眼中憤怒的怒火清晰可見,如同多了幾團小火苗。


「方才的一擊應該是它醞釀了許久才發出的威力,畢竟它本體已經損壞的極為嚴重了,那樣的一擊甚至堪比天人境高手的攻擊了,若不是有你的這枚銅錢在,即便小爺能夠扛下來恐怕也得重傷。」

噬也有些心有餘悸的樣子,感謝的看了一眼柳青雲,柳青雲對此只是笑笑,這實在是沒什麼好炫耀的,只是因為佔了寶物的便宜而已。

「你這銅錢哪來的?看著好像很不錯的樣子,像是凡人之間流通的普通貨幣,不如賣給我吧,一年以前我還只是一名普通的卑微的凡人,螻蟻一樣的人物,對這種貨幣最是感覺親近,你不要誤會,我沒有要奪寶的意思,只是因為單純的感覺到親近。」

最終,噬的一番話說下來,又讓柳青雲有要罵娘的衝動了,感覺親近?親你妹的近啊,你倒是識得寶貝,真不傻!

「這是我無意中得到的保命之物,不賣!」

柳青雲臉色紅里待著青,紅是因為全身真元沸騰的緣故,而青則純屬是被噬給氣的。

「喂,咱們倆是什麼關係,誰跟誰啊,這樣吧,我出雙倍的價錢,大不了從你欠我的東西裡面扣,怎麼樣?」

噬有些不死心,從頭至尾如同貓見了老鼠般,將懸浮的銅錢盯的死死的,再次問道。


「我說你有功夫琢磨琢磨怎麼對付這個鐵疙瘩好不好?不要想著殺熟啊朋友!老子說了不賣就是不賣。」

最後,柳青雲實在是忍不了了,幾乎是大吼了出來!而後一副防賊的模樣,將銅錢召回,小心的收了起來。

「啊呀,別生氣別生氣,多大點事啊,不賣就不賣嘛,別傷了和氣,對了,你剛剛跟我稱老子?」

噬眼神斜睨,帶著威脅的語氣看著柳青雲,似乎是要確定一下,又似乎是想要用強。

「大哥哎,我叫你大哥行不行?現在是說這些的時候么?」

柳青雲快哭了,他發現自己跟這個半大孩子真的是溝通有問題,絕對的溝通有問題,不然的話怎麼會這樣?

「咳咳,說的也是,旁邊還有一個鐵疙瘩,那就先將他解決了吧,等等,你說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那就是說今後有說這些的時候了對不?」

噬說著說著眼中再次竄出興奮的光芒,不過緊接著就是訕訕的一笑,因為那傀儡眼中再次冒出火光來。

之前一次給了這傀儡充足的準備時間可以說是不小心,但是如果再來那麼一次,而且看柳青雲的樣子似乎是不想著要用銅錢幫自己了,砸吧砸吧嘴,手中一抄石棍當頭再次砸落了下去。

『鏗鏘』『轟隆』

噬手中的石棍發出耀眼的白色光芒,石棍變為百米長,根本就不再催動其中道的氣息,而是直接用本體重量砸下,那堪比數十萬斤的重量砸落了下來,哪裡都不敲,專敲傀儡的腦袋。

因此,如同打鐵般的聲音此起彼伏,讓傀儡眼中的火光一陣幻滅,根本就凝聚不起來,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裡有一名鐵匠呢。

鎖鏈發出嘩啦啦的巨響,被柳青雲催動,將傀儡裹的嚴嚴實實,可憐的破道精金傀儡只能成為一個無法移動的靶子,被噬一下又一下砸的鏗鏘作響。

『嗷』

最終,傀儡的口中發出哀嚎,腦袋快要被敲爛了,喊叫的聲音聽著讓人心中傷心,讓聞者就有可憐的感覺,噬此刻似乎打上了癮,一擊又一擊打的開心不已,而且看著兩顆腦袋都被自己打成了包子臉,噬的臉上更是露出開心的笑。 「這傢伙簡直就是個小惡魔!」

柳青雲看著打的正high的噬,心中默默嘟囔著,似乎是在提醒自己,今後沒事千萬不能招惹這個傢伙,看吧,眼前的傀儡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而那個正在被噬毆打的傀儡也是發出或是不甘又或是痛苦不堪的哀嚎聲,就連眼中的怒火也是減少了許多。

噬與柳青雲二人感覺傀儡像是耍賴皮,根本就打不動,而傀儡此時也是如此,這兩人分明是在耍賴皮,一個將自己捆的跟個粽子似的,另一個更是帶著根棍子專門砸自己的腦袋。

甚至,傀儡心中已經將噬定格為了危險人物,喜好嘛,那就是熱衷於砸人的腦袋,而且那叫一個瘋狂,真正的變態,當然,這個變態那就是真正意義上的變態的意思了。

「不行了,我怕要撐不住了,這傀儡實在是難纏,除了困住它,根本就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來,我說你打夠了沒有?要不咱們換換?」

柳青雲臉頰上有汗珠滾落,丹田之中更是傳來一陣陣空虛的感覺,全身的力量有些入不敷出,尤其是方才將一枚銅錢祭出。

那銅錢不是凡物,能夠做到將超過御天境修士全力一擊的力量給牽引出來,也是要付出巨大的代價的,就是因為柳青雲幾乎消耗了體內近乎一般的真元,這才將那超強的一擊給完美的牽引出去。

所以,此刻的柳青雲就有些力有不逮了,那傀儡雖然表面上帶著痛苦的神色,而且原本一張還算是英俊的臉頰此刻更是被揍成了包子臉,不知道噬是不是故意的,其實想想也對,你一個傀儡整那麼帥氣幹嘛?這不是找揍么,看,終於有看不順眼的找上門來了吧?

而噬,此刻卻也是帶著些膩味,方才砸的很開心,雖然不能讓那傀儡再次發出方才的一擊,但是也只能是傷其皮毛而已,根本就對傀儡的實力沒有什麼損傷。

當然,真要硬說有些損傷,恐怕也只是多消耗了它一部分能量而已。

畢竟,傀儡是沒有神智的,只能依靠本能做事,身體之中有一道核心,只能誰能夠將那核心煉化,誰就能掌控這件強大的傀儡。

只是,噬在柳青雲說出這句話之後,嘴角就開始抽搐,聯想到自己黑洞所發出的禁錮力量,先不說能不能將這個力大無窮的大傢伙給禁錮住,便說即便能夠禁錮住,難道要讓自己跟這個包子臉的傀儡臉對臉么?

「咳咳,你還能堅持多久?或許我有辦法將其禁錮住,而後徹底的煉化它,讓它為我們所用。」

噬表情有些尷尬,臉上更是帶著不自然,但是一抹自信卻從身上散發出來,想著柳青雲問道。

「最多還能支持兩刻,時間再長我就要被累死了,還有,你既然有辦法幹嘛不早拿出來?」

說道最後,柳青雲幾乎又是怒吼了出來,這傢伙是屬驢的么?踹一腳走一步?

噬有些幽怨的看了柳青雲一眼,沒好意思再出口反駁,確實,之前只是為了發泄那傀儡發出的驚天動地的一擊而已,現在或許可以真正的考慮一下,怎麼將這尊傀儡給徹底煉化掉了。

「把它給我捆結實了,我要施法了!」


噬發出一聲低喝,而後身上傳來陣陣沸騰的氣息,身上百穴齊開,宛如上百道小型的黑洞,周圍無盡的天地靈氣被吞吸而來,因為太過濃郁了,簡直能夠肉眼可見。

「我靠,這傢伙究竟是不是人啊?這妖孽到底是哪裡來的?修行了不到一年?你丫去騙鬼去吧!」

柳青雲看的目瞪口呆,又有些咬牙切齒,實在是這傢伙太過的招人恨了,究竟是隱藏了多少手段?看這個架勢,那吞納天地靈氣的速度簡直堪比天道境的修士,這傢伙的真實境界真的只是在秘宮境嗎?

「我怎麼那麼不相信呢!」柳青雲開口嘟囔了一句道。


就在此時,那上百處的黑洞再次一變,又化為了一口虛幻的黑洞,那黑洞如同一輪神盤籠罩在噬的腦後,將噬襯托的如同下界的魔神一般。

原本,柳青雲以為,這已經結束了,因為之前一直都看到噬以莫名的黑洞進行防禦的,但是下一刻,他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離譜,更是看著噬張大了嘴巴,甚至就連被捆縛的傀儡這一刻都忘記了掙扎與憤怒,目光獃滯疑惑的看著眼前不遠處的少年。

「這他么的都是什麼事?難道這個傢伙是一名隱藏的神道高手?」柳青雲眼睛瞪的溜圓,看著此刻的噬,大腦都有些當機的架勢。

只見,噬的整體開始變得愈發虛幻起來,一個好好的人,就像是被身後的黑洞給吞吸掉了,只有幾個呼吸的功夫,整個人都消失不見了,在原地,就只剩下了一口黑洞,直徑約有兩米,幽深而又神秘,黑洞的另一邊不知道存在些什麼,連光線都被吞吸了,看著有些虛幻。

「以道化形?」柳青雲張大這嘴巴看著面前的一幕,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實在是被噬的手段給嚇到了,這原本是神道才應該有的神通啊。

不錯,這不應該稱之為術了,而是叫做神通,一個人修為達到極高的境界之後,才能夠領悟出的至高神術,乃是上天所賜予,每個人達到神道之後所能領悟的神通都不一樣,當然,這強弱也有區別,但是再怎麼樣,也不應該這樣的神通出現在一名少年的身上吧?

這傢伙難道是某個至尊轉世重生了么?

此刻的柳青雲完全被噬所展現出的黑洞給嚇到了,用柳青雲的話來說,那就是變態,而且是極為的變態。

傀儡此刻也是有些發毛,吼叫之中甚至加上了某種恐懼的成分,似乎從前見識過這樣的一口黑洞,雖然被柳青雲捆縛著,但是柳青雲卻驚異的發現,這個大傢伙在後退。

雖然,此時的傀儡依然是在掙扎著,而且掙扎的還極為劇烈,但是本能,它竟然是在後退?這傀儡可是沒有什麼神智的,極為的難以對付,此刻竟然再後退,面孔上更是人性化的帶著恐懼的神色,好似眼前出現了極為恐怖的存在。

「噬,你快點,這個鐵疙瘩想跑!」

柳青雲大喝,這傀儡想要逃跑的方向正是祭壇上那處遭到破壞的巨大坑洞內,顯然,噬所展現的這種力量已經讓這個大傢伙感覺到似曾相識的感覺,它此刻只知道一點,那就是跑,如果再不跑,可能就要面臨死亡的威脅了。

傀儡沒有神智,所以傀儡也不怕死,但是,他雖然不怕死,但並不代表著他不願意逃跑,明知道打不過,傀儡也有逃跑的時候啊。

只是,最終一切都已經晚了,那傀儡想要逃,噬的攻擊便已經到了,黑洞悠悠,其中不帶有任何聲音,跨越了時空般,稍微一移動,黑洞就已經來到了傀儡的頭頂。

『嗷』

傀儡發出不甘的吼叫聲,四隻手臂中抓著的四柄武器彷彿發狂了一般,爆發出璀璨的鋒銳光芒,這是完全由道發出的,全部朝著黑洞沒入。

只是,周圍還有捆元索的存在,這破道精金雖然比較賴皮,此時的捆元索確實不能奈何,但是這並不代表著傀儡發出的攻擊能夠突破捆元索的束縛。

最終,嘩啦啦的聲響中,捆元索的攻擊如約而至,一層又一層覆蓋而下,周圍數十丈內都是一條條鎖鏈環繞著,如同一條條金色的長龍,那刀光劍影很快就淹沒在無盡的捆元索神鏈之中,翻不起一丁點的浪花。

但是,緊接著,捆元索也在收縮,在噬落下的一刻,捆元索收縮著,這不僅是因為柳青雲在掌控著,還因為黑洞中散發出的某種氣息讓捆元索為之避退。

捆元索是什麼等級的法寶柳青雲並不知道,但是絕對的品級不會低就對了,但是即便如此,在噬所散發的威嚴之下,依然對其退避三舍。

此時的柳青雲可不會傻的認為這是那名少年噬所能夠做出來的,而是因為當初噬身後所展現出那口更為神秘的虛幻黑洞,也只有那種神秘悠遠又帶著無盡恐怖的氣息才能夠使捆元索這樣的法寶自願退步吧。

黑洞下落,其中帶有無數的黑色絲線,發出流彩光芒,將傀儡給徹底的籠罩了進去。

只見傀儡無形中好似再縮小一樣,逐漸靠近黑洞的同時,本體也在逐漸的萎縮著,僅僅幾個呼吸的功夫,捆元索就已經完全卸去了威能,將傀儡整個都裸露了出來,傀儡原本還想著掙扎。

但是為時已晚,黑洞範圍內禁錮一下,尤其是當噬整個本體都化為黑洞之後,傀儡更是逃跑不了,四隻手臂被禁錮了,只剩下兩顆頭顱發出不甘的咆哮聲,當然,也僅此而已。

無數黑色絲線纏繞在傀儡的身軀各處要害,而後那破道精金天生所帶的各種破道符文都在被迅速的瓦解著,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迅速的抽離的出來,一枚又一枚符號沒入黑洞深處,而後又一枚枚的符號自黑洞深處浮現而出。

銀色的符號當從黑洞中洗禮了一圈之後,成為黑色,再次出現在傀儡破道精金的身軀上時,已經變得愈發的詭異起來。

而後,傀儡體內的所有機關以及被煉製的各種精密的零件,成為一整幅的構造圖出現在了噬的腦海中。

其胸腹之間,一枚拳頭大的發光晶核,上面帶有仙文,竟然是以仙道手段煉製而成,這處晶核發出耀眼的光芒,帶有無盡強大的氣息,這種氣息根本就不是天道境修士所能夠抗衡的,完全是因為傀儡損壞的太過嚴重導致不能發揮出真正的威力。

看到這些,噬愈發的感覺自己做出的決定是正確的,這尊傀儡絕對是有大來頭的,不能以常理度之。

只是,有些美中不足的是,晶核之上還有幾道細微的裂痕,似乎曾經遭受過極為嚴重的衝擊所造成的。

本源之力中,夾雜有斷斷續續的天道符文,那是之前噬同化吞噬他人的道行得來,如今成為煉化晶核的主力軍。

那晶核已經是無主之物,之前的反抗完全是因為當中有一種觸發機制所造成的,就像是陷阱一樣,只是被當做一種道具來使用,如今噬的本源之力盡處,在晶核之中逐漸凝聚成一枚黑色的符號,這才算是將傀儡給徹底的煉化掉。

『鏗鏘』

直到過去了一刻鐘后,那虛浮不動的黑洞之中突然掉落出來一樣龐大的圓球,上面帶有黑色的紋路,顯得妖艷而又神秘,圓球伸展開,樣子正是之前的金屬疙瘩傀儡。

之後,黑洞消失,噬的身影掉落出來,此刻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都是無盡的喜悅。

『主人』

包子臉傀儡兩顆頭顱之中發出一道黑色的精芒,而後鏗鏘一聲就跪拜了下去,朝著噬的方向,將兩顆碩大的頭顱深深的埋下,表示了臣服。 第一百九十八章惹禍精,噬!

「主人!」

傀儡發出瓮聲瓮氣的聲音,深深的跪拜了下去,這讓噬激動的不行。

「竟然真的做到了?」

雖然早就有所預料,感覺噬可以將這尊受傷嚴重的傀儡收服,但是當事實擺在面前的時候,柳青雲又一次沉默了。

這簡直不可思議,這尊傀儡強的不可思議,若不是自己有秘寶捆元索能夠將其完全捆縛住,根本就無法跟這個大傢伙抗衡。

甚至,就連普通的御天境修士在這個鐵疙瘩的手中也只有被蹂躪的份,如果能夠持續發出之前那種水火相濟的能量的話,甚至能夠跟天人境修士抗衡。

當然,如果天人境修士耍無賴,不跟這傢伙硬碰硬,而是以速度遊走,那這尊傀儡到時候就可能吃大虧了。

但是,即便如此,也相當於噬的身旁多了一尊肉身無敵的超級打手,這要是來到了秘境之中,誰還能與之抗衡?噬這傢伙豈不是可以橫掃秘境了?

「哈哈哈,太好了,老子手下終於有小弟了,而且還是一個專門耍無賴的小弟,打不死的小強,不錯不錯,以後,就叫你。。嗯,就叫你『包子』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