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仙逆 閻王!葉心鈴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第一次是與謝泱在酒樓中,提到他的人無一不是驚恐畏懼,行腳的商人如此,這一桌大富大貴之人也是如此.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

這桌人葉心鈴並不認識,但是看他們的舉止談吐都是極有身份的人,特別是那執羽扇的青衣文士,那份瀟洒與自信只有長期身居高位才能養成,就是這樣一群人也對「閻王」兩個字談之變色。

家丁一來,眾人皆是憂心忡忡,再好的酒菜也變得淡而無味,吃了幾口就匆匆離開了院子。

「翠萼姐姐閻王是誰啊?」

「不知道,不過聽名字就不像是什麼好人。」那些人一走今天五席全滿,翠萼收拾桌子準備關門,葉心鈴一個人坐在葡萄架下,陽光從綠葉縫中透過來,身上滿是斑斑駁駁的樹影,她眺望遠方沉思著。

俗語講,閻王要你三更死,誰能留你到五更。這個稱謂的確不是善良之輩能有的。對方出身月魔宗想必是一個大魔頭!

想到大魔頭,葉心鈴突然覺得後面有雙幽暗的眼睛盯著自己,大熱的天突然吹起一陣冷風。

她打了個寒顫,背脊涼涼的,她彷彿看到巨大的陰影後面罩住她,張開獠牙要將她吞噬。

「想什麼呢?這麼出神。」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葉心鈴一跳,雷仁的頭從她的肩膀上伸過來,髮髻上簪著一朵八爪槐,八爪槐的模樣可就不像那猙獰的獠牙。

葉心鈴拍拍胸口,平復一下受驚的心,看來是她想得太多自己嚇著自己了。

「你有沒有聽說過閻王?」

「他?!」平日里桀驁不羈的雷仁聽到「閻王」兩個字,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最近風言風語還真是厲害,連你這個大院不出的病號居然也聽到了。想知道,來叫聲哥哥。(n.n)」

葉心鈴笑笑,右手迅速地捏住他一塊肉使勁一擰,雷仁大呼饒命:「我說,我說還不成嗎.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看你一個斯斯文文的小丫頭下手居然這麼黑。」

「閻王是惡人淵月魔宗弟子,他性格乖張喜怒無常,他師尊幻法老祖是月魔宗的三長老,原本收了五個弟子,可是他的師兄弟全都被他所殺。數年之前傳聞他與血魔宗的忘情仙子有諸多曖昧,可是就在半年前,忘情仙子也同樣死在他手上。」

「他的修為很高,據說忘情仙子死後血魔宗曾派十三執法聯手抓他,被他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這件事最後不了了之,血魔宗也沒有再追究。」

「至於他為什麼突然到達大魏邊境沒人知曉。現在邊境一團亂,甚至還有傳言他已經進入勤時府境內,我好怕啊。」雷仁一屁股坐在地上,葉心鈴倒沒看出他哪裡害怕。

殺師兄弟,殺情人,閻王的名頭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叫的。

原本葉心鈴對閻王有些好奇,但聽雷仁的描述后還是覺得這樣的凶人,不遇為妙……

小院子到了傍晚十分寂靜,翠萼喜歡拉著柔娘在院里里納涼,興奮得說著今天的見聞,柔娘總是面帶微笑靜靜地聽著。

葉心鈴不明白,柔娘為何不將左頰的疤痕去掉,萬寶樓里有許多療傷祛疤的葯,不過,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柔娘是個有故事的人,或許她更願意它留著。

病患總是特別無聊,葉心鈴後悔出門的時候沒帶幾本書在身上,否則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將身上的東西一字排開,一邊清點東西,一邊打發時間。

吞噬完歲寒三友劍之後,聚寶鈴從三品升至四品,除了多幾片葉子以外聚寶鈴的外形並沒有太大的變化,裡面的儲物空間倒是大了些,比三品時足足大了四倍。

「咦?」葉心鈴用神識一抓將聚寶鈴中一個冰藍色的小珠子抓出來,珠子入手一股涼氣從手心襲遍全身。(/歡迎n.n).his.Om回-味-書-庫

「好冷。」如果她沒有看錯的話,這個不是鑲嵌在歲寒三友劍上的寒石嗎?難道說聚寶鈴在吞噬法寶的同時還能將上面的寶石分解出來不成?

葉心鈴大喜,這顆寒石的價值可不低.his.Om回-味-書-庫


葉心鈴將寒石收好,目光落到不遠處那個晶瑩剔透的玉瓶上,它的四周也有許多裝著丹藥的瓶子,但她一眼望過去,看到的卻是它。

它是如此醒目!

玉瓶里裝著回春丹,王伯那給她的時候告訴她,回春丹不僅可以恢復靈力,還能治療內傷。她在結小金烏印的時候受了些內傷,這丹藥從王伯那裡那到后還沒用過,也不知效果如何?

葉心鈴揭開瓶蓋,一團氤氳的白氣從瓶里冉冉升起,葉心鈴吸了一口,全身無比舒泰!

回春丹有小指頭那般大小,如同一片掛在樹梢的小葉子,葉子上的脈絡清晰可見,葉子四周蒙著一層淡淡的白氣。

白氣是外散的藥力,她不敢浪費立刻切出一小塊,按照王伯的吩咐,將其融入溶於水中,然後迅速收好玉瓶。

回春丹入水之後如綠色的墨汁滴進水中一般,渲染出美妙的圖案,圖案逐漸擴大,整碗水都被染成青色,濃郁的香味充斥著整個房間,但是忽然,碗中的青色消失,水清澈見底就與那清水沒有半絲區別,連香味也消失了。

葉心鈴淺嘗了一小口,比之清水多了些甘甜,帶了些清香。她又喝了一口,小腹隱隱有些發熱,她立刻開始打坐。

她發現自己的內傷正一點一點的被修復,藥力滋養著她的經脈和神魂。有許多黑色的污點正一點一點得從體外排出,她腰側的傷正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葉心鈴這次入定足足用了三個時辰,等她醒來之後,精神舒爽,彷彿有用不完的精力,她的神識和靈力居然都略有增長。

她身上附著一層黑色的油污,這些油污就是從她提內排出的雜質。

最讓葉心鈴欣喜的是,回春丹不僅能夠療傷還能滋養神魂!葉容之華髮早生,就是因為這些年來勞心勞力導致神魂受損,有了這瓶丹葉心鈴相信縱使不能使小叔叔的神魂全部恢復,也能幫助不小。

玉瓶里有二十粒回春丹,葉心鈴只給自己留了三粒備用,其餘十七粒連帶玉瓶一起封好,打算明天請雷仁拿到神行天下,寄到小叔叔手中。

子時,一條黑色的人影迅速爬上了幽閉崖,閃過了看守弟子的視線,一路往上攀登,然後在離崖頂還有百米的地方停住,那裡有一個一人高的山洞,山洞裡沒有光,黑影一閃,閃進了動中。

「什麼事?」黑影的聲音有些奇怪,好像是刻意壓得很低怕被人聽出來。

「想請管事幫個忙。」寒松瞑說道。

「忙?」黑影輕笑。「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管事,能幫得上小公子什麼忙?」

「不,這個忙只有管事能幫。管事是聰明人,知道松瞑想要什麼。」黑影沉默不語。

他又如何不知道寒松瞑的目的,葉心鈴不但讓寒松瞑在人前丟進了顏面,而且還讓他失去了歲寒三友劍,以寒松瞑的胸襟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

他與最後一考有莫大的關係,寒松瞑請他到此來,無非是想讓他在做后一考做手腳,讓葉心鈴通不過考核,更甚者……

黑影心裡猜得完全,面上卻佯裝不知。「恕我愚鈍,還真是不知。」

「管事不肯,無非是怕胡副總管。」寒松瞑沒有叫胡應總教頭,而是說「副總管」是想提醒黑影,胡應只不過是副職,他的爺爺才是勤時府第一把手。

「管事有沒有想過,他胡應是上面放下來的,總有回去的一天,到那時……」到那時整個勤時府分部就只有他爺爺說了算,今日若不相幫,等胡應一走看你怎麼辦!

後面的話寒松瞑雖然沒有說,但是弦外之音黑影已經猜得**不離。

黑影臉色微變,這也是黑影明明知道寒松瞑要他來做什麼,卻並沒有一口回絕的原因!

寒總管擔任勤時府分部的總管已經四十餘年,有著極廣的人脈,寒家在勤時府是一個大族,而寒松瞑的母親是武國英武侯的庶女,雖說是庶女也是貴不可言。

他自知自己的本事,升去總部根本就沒有希望,不能去總部就只能留在武國,留在勤時府。

他也有自己的野心,不滿足做一個小小的管事。

胡應一走再無人能與寒總管抗衡。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機會,權衡利弊之後,他很快做出了選擇。

「到時候還要仰仗小公子。」黑影原本筆直的背脊彎了下來,聲音也變得諂媚。

「哈哈,管事放心,此事一成,我寒家絕對不會虧待你!」

七日之期一晃而過,最後一考即將來臨,前天夜裡葉心鈴服下了那株雷仁送給她的贏天梔,她修為已經到引氣境巔峰只要再加把力就能突破到納氣境。

她像往常一樣來到四樓。

「傷好了?」胡應問她。


「謝謝總教頭關心,已經好了。」

「嗯,跟我來。」胡應帶著葉心鈴去了一樓辦事大廳,他們走到櫃檯后的一個房間。房間里坐著一個男子,看起來又四十多歲,穿著藍底白邊的袍子,左胸佩戴著銀色的徽章。

青銅徽章代表著行者,白銀徽章在青銅之上。

「老朱把東西拿過來。」隨著胡應這一聲,最後一考終於要開始。

…………………………

從兩千党進化成三千黨,哈哈……

求P票,求粉紅票~

hr/http:///

仙逆 「這是負責管理一層物品派送的朱管事.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胡應向葉心鈴介紹道。

「朱管事好。」

朱管事微微點頭應過,從後面的百寶閣裡面拿出一個盒子,盒子是密封的上面有一個大的信封,信封有些厚紅色的蠟印上蓋著神行天下的章戳。

朱管事將盒子和信封交給她:「信封裡面寫著地址,最後一考的內容就是在三天之內將盒子送到指定的地址,簽了回執然後返回。」

葉心鈴幫王伯送過信件,送物品這還是頭一次,不過想來章程差不多。

「好的。」葉心鈴接過盒子, 我能垂釣萬物

作為一名合格的腳夫,即使有好奇心也永遠不要去探究運送物品的內容。這是王伯告訴她的,她一直銘記於心。

她把盒子裝入芥子袋中,正打算拆開信封看東西要送去哪裡,朱管事的手突然伸出壓在她面前。「不急,出去再看也不遲。這兩樣東西你先拿著,如果考核通過,它們就是你的,如果沒有通過要將它們還到我這裡。」

朱管事說的兩樣東西一個是青銅徽章,一個是戴在手上的一個小型羅盤。羅盤只有湯圓那麼大小,盤上密密麻麻不知道刻了什麼東西。徽章是神行天下弟子身份的象徵,至於羅盤葉心鈴卻不知道是什麼作用。

狼性老公,求輕寵! :「你將靈力注入到神行盤中。」

原來這叫神行盤。

葉心鈴按照朱管事的吩咐將靈力注入其中,神行盤一亮,盤上懸浮著立體的山川虛影,這時她才明白,原來神行盤是地圖。只不過這個地圖她買的玉簡高級許多。

它是將整個勤時府濃縮在這個神行盤盤中,葉心鈴神識包裹著神行盤隨著她的心意變換盤上的虛影也跟著變幻著.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虛影上有一個小小的紅點,她仔細一看,發現紅點正是她現在所處的位置,這比玉簡更為細緻直觀。

「最後一階段考核開始,祝你好運。」胡應笑著對葉心鈴說道,他對她可是抱了很大的期望。

葉心鈴和胡應離開以後,朱管事輕笑一聲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好運,只怕是沒有了。

「小鈴鈴加油哦,等你回來的時候,咱們就是師兄妹,來,先叫一聲師兄來聽聽。」

「呸,要叫也是叫我!」岳小天和雷仁在大廳中,見葉心鈴出來都真著認師兄。

葉心鈴笑著搖搖頭,看了看天色。今早出門的時候天色就有些暗,這會兒烏雲聚在一起,黑壓壓得一片過不會兒肯定會下雨。

雨天是不能使用紙靈鶴的。她拿出信封看了看派送的地址:麓離縣聚雄庄。

麓離縣在麓離山下與大魏接壤,屬於勤時府最邊緣的縣,路途比較遙遠,麓離縣山地頗多而且路途險阻,一去一來,時間比較緊張。

「怎麼了?」雷仁見她皺眉停下與岳小天的爭吵詢問道。

「沒什麼,路途比較遙遠而已。」葉心鈴搖頭表示沒什麼。

「遠是正常的,路上多注意些。」雷仁把一個三層的食盒交到她手上:「帶在路上吃,時間緊的話就快點上路。」雷仁怕她趕時間在路上吃不好,特意請柔娘做了些糕點飯菜。

「回來請你喝酒。」葉心鈴笑著揮揮手走出了神行天下。葉心鈴自小與小叔叔相依為命,世間冷暖看了太多太多。她知道雷仁對她的好,感謝的話她不會多說,但是這份情誼卻牢牢地銘記在心中。


葉心鈴一走,雷仁拍拍岳小天的肩:「兄弟,幫我頂一天,回來請你喝酒n.n」說完也離開了神行天下.his.Om回-味-書-庫前兩天葉心鈴給他一個小盒子,請他幫忙寄回家,雷仁卻想親自跑一趟.his.Om回-味-書-庫

朱管事給葉心鈴的大信封里有兩樣東西,一樣是回執單據,回執單上有收件人的姓名和地址信息,下面有一個空白的地方,需要收件人在上面蓋上私印,如果沒有私印簽上姓名也是一樣。另一樣是一封信,這封信和盒子都是寄給一個叫王琰的人。

葉心鈴獨自上路,剛出城門沒多久大雨傾盆而下,連綿不斷的雨絲阻擋了視線。這不是入夏來的第一場雨,但無異於是最猛烈的。葉心鈴披上斗笠和蓑衣,施展從雲術加緊趕路。

雨天來往的行人很少,路上冷清,只是偶爾有一兩輛趕路的牛車走過,大雨一直下個不停,風也一直刮個不停,許多樹木被風雨壓彎。

葉心鈴披著蓑衣迎風而行,她裙擺已經被雨水濕透貼在肌膚上,她小小的身板在風雨中搖曳著,好似隨時要被大風颳走一般。

雨越下越大,地上淌了不少水,她的鞋上滿是泥濘。這一路比較偏遠,晌午過後,才好不容易看到一間廢棄的屋子。趕了這麼久的路,葉心鈴是又冷又餓,打算到屋子裡休息片刻,進進食。

她剛走了兩步發現裡面隱隱有火光透出來,看來裡面已經有人。她看了看神行盤這裡離下個鎮還有半個時辰的路程,也不知道中途有沒有休息的地方,想了想還是決定進去。

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她先站在檐下問:「雨天趕路,想藉此地稍作休整,不知可否行個方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