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的天…這些雪狼也太厲害了吧?”白峯倒吸了口涼氣。

“確實厲害!”

在此之前,葉城還想過,捕殺雪狼,烤熟之後,製作成乾糧。可以支撐他們去雪山之巔。因爲雪狼比雪熊弱小,比較容易獵殺。

可是見到眼前的一幕,葉城意識到了,雪狼雖小,卻不好惹。

它們非常團結,能召集足夠數量的狼羣,形成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

與單個的雪熊比起來,似乎狼羣更加可怕。

“快進去看看,還有活着的人沒有…。”葉城和白峯跑進了山洞。

洞裏面躺着十幾個人,情況跟外面的人一樣。

在最中間,擺放了三頭烤全狼!

地上的火還沒熄滅,應該是剛烤好的。

白峯看着便流口水:“我先吃飽再說,都快餓死我了…。”白峯衝上去,撕扯下一根狼腿,便大塊剁吧。

葉城也餓的不行。

在四處看了看後,也吃了起來。

“不對!”

“什麼不對啊?”

“咱們剛纔進來,沒有看到孫大勇的屍體,說明他還沒有死!”葉城噌的站了起來,雙目如電,朝洞內各處掃去。

嗖!嗖!

葉城剛想仔細的找找,便有兩道破空聲,從背後傳來。

“小心…。”白峯也聽見了,扔掉手中的狼腿,飛撲過來。

葉城猛的回身,只見箭矢已經距離白峯的後背很近,在一眨眼間,刺進了他的身體。

“白峯!”

葉城撿起地上的一根木尖槍,朝遠處投去。

噗噗!!

連續兩聲入肉的聲響。

在一個角落裏,有兩個人倒了出來。

一個是孫大勇,還有一個是他的助手雲霓。

他們手上都拿着弩箭,但是被葉城擲出的木尖槍,穿胸而過。

“葉城哥…。”白峯身中兩箭,口吐鮮血。

“不要說話,堅持住!”

葉城抱起他,衝出洞口。

遠處,孫大龍、雲浩、張敏、張嬌嬌,估計已經知道了孫大勇被雪狼攻擊的消息,前來查看情況。

葉城吼道:“白峯受傷了,快過來!”

“葉城哥…。”

衆人跑了過來。

葉城又把白峯送回到洞裏。

進洞時,衆人看見了躺在一旁的孫大勇,都一臉驚喜之色:“孫大勇死了,我們的對手沒了!”

“太好了,這下咱們誰也不怕了。”

葉城喊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去計較那些。快看看他們這幫人,身上有沒有止血的藥,白峯兄弟快不行了。”

“哦哦…。”


張敏和張嬌嬌四處找了找。

在兩個人的身上,搜到了一些藥物。不僅有止血的,還有包紮的紗布、癒合的藥物,最適合用來治療外傷。

“找到了…。”


張敏把止血的藥帶了過來。

葉城點點頭,朝已經快昏迷的白峯笑道:“白兄弟,看來你的運氣不錯哦。有了止血的藥,你的命就算保住八成了。”

白峯背部中箭,說話十分艱難。

葉城示意他不要回話,接着伸手握住一支箭:“我要拔箭了。這些箭矢是木頭做的,沒有倒鉤,很容易拔出來。或許有些疼,但是危險性不大。你只要提着一口氣,堅持下去。不出幾分鐘,就大功告成了。”

“嗯!”

白峯強忍着疼痛。

“啊啊…。”葉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續拔掉了他身上的兩根箭矢。

白峯的臉龐已是青筋爆鼓,死死的咬着牙。

在堅持了幾秒鐘後,他還是昏迷了過去。

“白峯…。”衆人都湊了過來,替他擔心。

葉城動作飛快,先把血止住,再敷上利於癒合的藥,用紗布纏住傷口。

“他只是昏迷了過去,並沒有死。你們不用擔心。”

葉城嘴上這樣說,臉龐卻還是愁雲密佈。

張敏察言觀色,皺眉道:“葉城哥,白峯的傷勢,是不是很嚴重啊?”

“傷勢並不嚴重。我擔心的是…他已經好幾天沒有吃東西,又在這時候昏迷。如果兩天內醒不過來,我們又沒有醫療器械,不能給他的身體輸送營養,他會被活活餓死!”

“是啊…。”孫大龍道:“我們只幾天沒吃東西,就餓的沒力氣。如果再受了傷,想想就…。”

後面的話,他沒有再說下去。

如果白峯真的沒有醒來,確實存在很大的危險。

但是,葉城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救活白峯。畢竟白峯是爲了救他,才中的兩箭。如果沒有白峯,現在躺在地上的,就該是他了。

………

雪狼的出動,致使孫大勇全軍覆沒。

現在整個無名島上,只剩下孫大龍一家勢力。

不管孫大龍能否奪得延年益壽的寶貝,孫家的千億家產,最後都會落到孫大龍的手裏。因爲孫家只能這樣做。

但是…


衆人都是歷經了千難萬險,纔來到這裏。總不能空手而回。

葉城把雪山上的情況跟衆人說了。

孫大龍和雲浩,都一致認爲,要想盡一切辦法,去雪山之巔,奪取寶物!

葉城坐在洞口,喝了口水,說道:“要想奪取延年益壽的寶貝,看起來容易,實際非常艱難。先不說那些紅色的蛇,他們會阻止我們奪取寶貝。就眼前的雪狼,就不是我們能對付得了的。他們的數量非常龐大,可能有上千只!一旦被他們盯上,我們死無葬身之地!” 江帆急忙去讀取接收的信息,果然,首先被讀取的就是出去的辦法,「欲出符陣陣基,找鼎魂既可!」

我靠,陣基,原來已是進入符陣的核心部位了,這一旦自毀那威力絕對比之前遇上的一系列符陣厲害十倍,江帆吃了一驚。

江帆急忙意念滲入爐鼎,頓時鼎魂出現恭敬道:「主人您好!」

「好,很好,你可知道怎麼出符陣陣基?」江帆應了聲也不多說其他就直接問道。

「主人,這很簡單,原主人已經留下傳送陣在小的這裡了,您只要進入就立刻能出去!」鼎魂答道。

「是啊,那傳送陣在哪呢?」江帆大喜忙問道。

「小的這就釋放出來!呃,不過這裡好像不是符陣陣基中,釋放出來也無用的,傳送陣與符陣陣基是相融的,只有在符陣陣基中才有效!」鼎魂應下但提出疑問。

江帆立刻意念發出,將爐鼎從符咒世界召出,爐鼎立刻藍光一閃,一道灰濛濛的霧團釋放出來,傳送陣出現。隨即江帆將爐鼎收回符咒世界,一招手帶著吳雅姿、李盈嬌、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進入傳送陣。

傳送陣啟動,呼的一下,江帆幾人一進入便覺得天旋地轉頭髮暈,身體似乎失控,眼前漆黑一片,很開大家覺得眼前一亮,再看周圍已是一片開闊平坦的沙漠了,十餘裡外才是連綿不斷的沙丘。

「呃,我們出來了,這是哪裡?」吳雅姿既是欣慰又是迷惑道。

「盈嬌,還認得路嗎?」江帆看著周圍陌生的沙丘環境問道。

轟!還沒等李盈嬌答話,忽然前面遠方沙丘方向傳來驚天動地的局限,接著像是核彈爆炸升起蘑菇雲直竄天空。


巨量的沙子隨之飛射天空,大片沙丘瞬間被削平,並掀起百餘米高的沙浪向四周擴散蔓延。

「主人,沙浪來了,要飛上天避一避嗎?」納甲土屍看著前方巨大沙浪急速撲來急忙道。

「沒事,天上那蘑菇雲會馬上炸開形成衝擊波速度非常快,有可能被殃及,還是地面更安全些,用符咒吧!」江帆看了看道。

「空間封印!」納甲土屍立刻領命一揮手全力使出空間符咒,數秒鐘沙浪到來,呼的一下變得昏暗一片,巨量的沙子遮蔽了光線。

很快光線亮堂起來,不過周圍卻是昏暗,光線是從上方落下,一看原來周圍已是鋪上一層厚達十米的沙層了。

納甲土屍立刻使用空間位移,將大家帶上飛上沙面,吳雅姿忽然鬱悶道:「哎呀,天上下雨了,不是下雨,是下沙子了,弄得身上頭上都是,真討厭!」說完急忙使出空間隔離。

「呃,我們還是趕緊走吧,倒出都是灰濛濛的,除了沙子還有灰塵呢!」李盈嬌也是急忙使出空間隔離不然沙塵落到身上,一邊提議道。

「嗯,不過得辨別一下方向!」江帆點點頭道,周圍方園數十里地已是改變地貌,只怕一時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那我們還是到空中找吧,這一片是無法認路了!」李盈嬌看了看周圍建議道。

此時空中的蘑菇雲已是擴散了,江帆召出飛翼銀龍,雙頭裂體獸回到江帆的腰際,大家上了飛翼銀龍的背上低空盤旋起來,很開在四五十裡外找到回去的路。

飛翼銀龍馱著大家幾個小時便飛到來時的沙漠邊緣,江帆將飛翼銀龍收入符咒世界,取出符獸車趕往附近的空間傳送場。

「江帆,接下來我們去哪?」李盈嬌問道。

「去雲海洲雲海城!」江帆道。

「雲海城,藍雲宮在那,太好了!」納甲土屍頓時眼睛一臉興奮道。

「傻蛋,你怎麼那麼高息?」吳雅姿奇道。

「嘻嘻,羅碧玉、麗珠妹子在那呢!」納甲土屍面帶壞笑道。

「我靠,你個混蛋還惦記著那兩個婦女啊!」江帆一愣隨即有些無語道。

「呃,主人,小的真的很想念她們呢,不會耽擱主人辦事的!」納甲土屍急忙道。

「隨你吧,只是到時低調小心些就是,不過你要記住,不可招惹是非!」江帆想了想也無所謂,便應下叮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