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單人悔發現自己失手了之後,頓時警覺,立即轉向四周,尋找逍遙的身影。

果然,他發現逍遙就在他身後,依舊一副戲謔的神情看著他,這讓他驚懼的同時又憤怒不已。

「小道爾!」

暗自嘀咕一聲,單人悔立即揮拳擊向眼前的逍遙。拳頭散發出的劇烈真元波動,使得周圍的空氣劇烈震蕩起來。

可是,待到他的拳頭擊潰逍遙時,才發現這還是一個虛影。

「又消失了!」

「好身法!」

「此人實力不弱!」

「看!他在那兒!」

……

!! 逍遙再次出現時,在單人悔的左邊,雙手抱胸,戲謔地看著單人悔,嘴角還泛著一絲絲笑意。但是,在單人悔看來,這是笑意,卻讓他怒火填膺,似乎是逍遙在嘲諷他。

「該死!就知道躲,有準跟我正面對抗!」單人悔狠聲道。

「若不是為了教訓你,我懶得出手,你根本沒有與我交戰的資格!」逍遙咧嘴一笑,道。

「啊!我殺了你!」單人悔身上的氣勢凝聚道巔峰,右手呈爪,抓向逍遙的胸口。

「血脈枯竭!」

逍遙這次沒有閃避,輕輕揮出了樸實無華的一掌,迎向單人悔。

「轟!」

能量爆散開來,單人悔退後一丈,而逍遙卻是紋絲不動。

「什麼?怎麼可能?」

「什麼情況?我沒看錯吧?」

「太強悍了!」

……

周圍的眾人頓時精神百倍,有的激動不已。很多人都知道單人悔其人,這段時間,其聲名大振,豫城附近無人不知,實力絲毫不弱於第五刀。

只是,這麼強的一個武者,竟然未能撼動逍遙絲毫,這實在讓人大跌眼鏡。

風鈴百廝學園錄 ,對方不但身法極妙,連實力也在自己之上。

其實,他哪裡知道,此時的逍遙,已經強忍著壓制自己的戰力,以免一出手就擊傷或者殺死對方,那樣就不好玩了。

單人悔神色凝重,揣著粗氣,再也沒有之前的狂傲囂張了,眼珠子轉個不停,打量著逍遙。

五息之後,他搖了搖牙,再次運起全部實力,身後出現了一個詭異的血色影子,似人似怪,他右手呈爪,直接抓向逍遙的胸口。

逍遙毅然不懼,右手揮出,伏魔手一經施展,輕描淡寫地擊潰了對方的攻擊,生生將單人悔擊退了三丈,而他自己,仍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單人悔恐懼了,他從未遇到過這樣的對手,即便是能將自己震退五六丈的武者,也不會一動不動。 [紅樓]這個世界有點亂 ,對方是不是隱匿了修為。

此時,周圍已經喧嘩成一片了,有人在震驚逍遙的實力,而有人卻在嘲笑這單人悔。

機智萌寶,拒爹地 神魂俱傷!」

單人悔狠下心來,雙手呈爪,迅速掠向逍遙,那種陰狠的氣勢,連遠處的圍觀之人都有些難受。

不過,逍遙恍若未覺,依舊是伏魔手擊出,再次將單人悔的感覺擊潰,使之倒飛了三丈之遠,差點落入湖中。

「該死!」單人悔騰空而起,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身後出現了一個天河虛影,他右手掌擊出,一個三丈大小的血色手印憑空出現,襲向逍遙。

「逆化神功·逆!」

逍遙感受這壓下來的巨大手印,眉頭一挑,右手向上擊出,強橫的真元直接將血色手印擊潰,消於無形。

「站那麼高有個鳥用!待會兒就成落湯雞了!」逍遙嘀咕一聲,右手再出抓向空中的單人悔,一個四丈大小的銀白色巨手出現在單人悔的頭頂。

「噗通!」

單人悔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逍遙一把捏住,直接扔進了水中。

「天哪!太強大了!」


「偶像啊!太帥了!」

「我要拜師!」

……

「好強啊!豫城什麼時候出現了如此強大之人?」林婉清看著逍遙懸於半空的身影,美眸異彩連連。

本來一個弔兒郎當的形象,在眾人眼中,卻是強大與威風的代名詞,逍遙享受著周圍的讚歎聲和羨慕崇拜的目光,洋洋得意,時不時地向著宇文天拋去一個十分享受的眼神。

三息之後,單人悔浮上湖面,狼狽至極,看著逍遙的眼神中,除了驚懼,還有怨恨。

不巧,逍遙發現了對方眼神中的那一絲怨恨,隨即眉頭一挑,一巴掌扇出。

「啪!」

單人悔直接被扇飛了,倒在湖堤上,嘴角溢血,左臉上留下了一個清晰的巴掌印。

「嘩!」

眾人再次喧鬧起來,誰這樣欺負過一個虛靈境的武者,也只有逍遙這樣身手的人才敢如此行事。

「收起你那囂張的樣子,沒實力,你囂張有個鳥用!」逍遙瞪了一眼單人悔,理也不理,直接退回到亭子中。

這時,亭子中的其他人看逍遙的眼神變得不一樣了,如果說之前當逍遙是高人,那麼此時,逍遙便是他們心中的神。

「逍遙兄,你也太恐怖了,純粹是玩人哪!」千葉傳奇看著逍遙,苦笑道。

「嗨嗨!誰讓那小子看不起人!我今天已經是極度收斂了,若有下次,我一定將他揍成狍子!」逍遙一挺胸膛,對著千葉傳奇一笑,隨後走向宇文天,拍拍其肩膀,道:「怎麼樣?老哥還行吧?」

「嗛!我沒覺得你有多行!」宇文天撇撇嘴,道:「我倒是感覺到你一肚子鬱悶!」

「呃?這個……」逍遙一時語塞,稍停片刻才開口,道:「其實,我真的是鬱悶啊!對方太弱了,殺他沒意思,打起來又不帶勁!真是不爽!」

「忍忍吧!到了王都之後就有好玩的了!」宇文天將酒壺遞給他,輕輕地拍了幾下逍遙的肩膀,勸道。

逍遙沒有說話,眼睛環視了一下看向自己的眾人,微笑著道:「老弟,你有沒有發現,被人注視的感覺非常爽!」

「老哥!我可告訴你,千萬不要沉溺於虛榮之中,行走江湖,低調行事,才會少許多麻煩!」宇文天看著逍遙,嚴肅道。

「哦!明白!我聽老弟的!」逍遙恍若泄了氣一般,低頭慢慢品嘗起壺中的美酒來。

逍遙剛才的大戰雖然不精彩,但是給眾人的印象極為深刻,雙方實力差距太大,只能當做娛樂了。


單人悔沒臉留在萬仙亭,在逍遙回到座位之際,便立即消失了。眾人還沒有從逍遙剛才的表演中反應過來,目光都聚集在宇文天所在的亭子中。

林婉清站起身來,目光在逍遙身上停留了三息,才環視了眾人一眼道:「接下來誰願上場展示一番!」

只是,場上很靜,沒有人出場,顯然,沒有人好意思在逍遙表演之後去丟人現眼。

五息時間悄然而逝,眾人沒有一絲反應,林婉清有些尷尬。

宇文天看了看身旁的千葉傳奇,道:「千葉兄,你上去試試,有助於實力的提升!」

「我?」千葉傳奇顯然沒有反應過來,指了指自己,不自信地道:「我上去豈不是丟人現眼?」

「不要這麼說!我們是武者,只要能提升實力,還管那些幹嘛?」宇文天拍拍千葉傳奇的肩膀,道。

「呃?好吧!上去就上去!宇文兄和逍遙兄可不要笑話在下!」千葉傳奇鼓足勇氣,站起身來,道。

「不會不會!儘管去!鍛煉鍛煉!」逍遙拍拍千葉傳奇的肩膀,鼓勵道。

千葉傳奇點點頭,身形一動,掠向了湖中,落在假山之上,然後抱拳,對著眾人道:「剛才逍遙兄的表演,實在讓我等汗顏!今番硬著頭皮上來,只為武道的追求,不知哪位兄台上來,切磋一番?」

眾人這是才喘出起來,也知道了剛才那人的名字叫逍遙。這時,沒有人說千葉傳奇上場是來丟人現眼的,畢竟,能在逍遙之後上場,這份魄力,不是旁人可以比擬的。

同時,這也給了眾人出手切磋的機會。

千葉傳奇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因為很多人都認識他,不是因為他的實力有多強,而是他經常出現在豫城,尤其是這段時間,經常與在場的強者打交道,所以,他算是眾人的熟人。

「千葉兄,我來跟你切磋一番!」

聲音響起,一個灰影出現在湖面上,落在千葉傳奇對面的假山上。

「原來是韓兄,請!」千葉傳奇看到來人,微微一笑,道。

「請!」

瞬間,兩道身影便衝撞在一起,兵刃相交,激烈無比。

……

「老弟,你說千葉傳奇能不能戰勝對方?」逍遙看了一眼韓明,眉毛微挑,隨即將目光移向宇文天,道。

「這個,很難!」宇文天看著場上激斗的兩道身影,神色淡然,道:「不過,並非沒有機會,二人實力相差不大!只要千葉傳奇能集中注意力,便又可能獲勝!」

其實,韓明和千葉傳奇都是虛靈二重天初期,只是,千葉傳奇剛剛突破不久,氣息不穩,而韓明應該是突破依舊,已經完全掌握了自己的能力。

而且,兩人的天賦相差無幾,都在一個檔次。所以,千葉傳奇獲勝的幾率不大。

當然,實戰之時,戰力是一方面,經驗和心性也是至關重要的。還有,就是運氣。

如果運氣好,可以將前邊的所有因素都推翻。

其實,對於這種切磋的比斗,如果雙方實力有差距,那麼實力低的人收穫會大一些,而實力高的相對較小一些。

韓明出戰千葉傳奇,可能是因為兩人認識,也可能是因為千葉傳奇認識逍遙。

不過,兩人戰鬥之時並沒有絲毫保留,都是全力施展,才讓這場切磋精彩起來。

「千葉傳奇較之昨日略有進步啊!」逍遙看著千葉傳奇,道。


「是有進步!」羽化書也點點頭,他昨日與千葉傳奇交過手,能感覺道對方那些微小的進步。

「千葉傳奇的天賦也不錯!」宇文天點點頭,道:「不過,看其情況,應該沒有得到宗門的重點培養!」

!! 羽化書看向湖中千葉傳奇的身影,道:「千葉傳奇出自火宵宗,雖是五品宗門,但卻不如雲清宗和玄水宗,更何況,他不是火宵宗首席弟子,自然無法得到宗門的重點照顧!」

「火宵宗!」宇文天喃喃道,「火宵宗應該有王榜上的強者吧?」

「赤炎王君楓白,王榜排名第七,僅次於誅仙王之後,境界應該是虛靈三重天之境吧!」羽化書稍作思考,輕聲道。

「王榜第七,確實是高手,難怪千葉傳奇會被埋沒!」宇文天嘀咕道。

遠處的戰鬥非常激烈,上百個回合已經過去了,千葉傳奇漸覺體力不支,頓時落於下風,被韓明追著打。

十回合后,千葉傳奇被韓明擊退了,這一戰,韓明獲勝。千葉傳奇沒有一絲失落,反而興奮不已,因為他有了巨大的收穫,他盡全力了,雖敗猶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