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但是在進入城市之後,原本就不怎麼熟悉戰馬的十三參騎兵被這種狹小的範圍所約束,倉促間進行攻擊,絲毫沒有協同的方法,不是不想而是沒有辦法按照小黑安排的協同方式進行戰鬥,因爲地方實在是太小了。

這種混亂的情況給了駐守的高廬國士兵很大的機會,在一陣慌亂之後紛紛拿起手裏的武器,對着正在慌亂的十三參就殺了過去。

十三參的騎兵奮勇迎戰,仗着自己人數衆多,很艱難的把敵軍的反抗給壓了下去。

戰鬥一直在持續,雖然十三參的騎兵沒有彰顯多大的威力,但小黑所率領的嫡系騎兵還是起到了應有的壓制力,在他們身邊幾米之外,沒有一名士兵能夠立足,小黑率領嫡系以極快的速度不斷衝刺,把反抗的高廬國士兵紛紛給壓制了下去。

“實在不行你們就下馬。”小黑差點被十三參的攻擊方式氣死,花了那麼多時間訓練他們的整體協同能力,結果還是各自爲戰,還不如下馬再做回步兵呢。

雖然小黑這樣說,可十三參的人還是能夠聽出小黑的意思,下馬就意味着自己不配做騎兵,這對於一向精銳的十三參來說無疑是種侮辱。

十三參的人都是萬里挑一的精銳,骨子裏有着一股不服輸的勁頭,怎麼可能會遇到挫折就退縮呢。

葉南和卡瓦並沒有進入集結點,兩人一直站在城外,透過戰牛獸的高度觀察着十三參的戰鬥。

事實上葉南並沒有考慮過直接摧毀這個集結點,如果只說摧毀能力,沒有什麼能夠比得上戰牛獸的爆炎彈來的強大。

這個集結點雖然有城牆,但是城裏的空間並不是很大,如果只要摧毀的話,用不了幾個爆炎彈就可以把這裏炸空,根本就用不到十三參進去廝殺。

讓十三參進攻是有目的的,雖然十三參整體已經編製成騎兵,並且受到了小黑將近半個月的訓練時間,但是要說道真正的實戰能力幾乎爲零,他們畢竟是步兵,在編製成騎兵之後還是需要很多的實踐才能擁有戰鬥力的。

目前的情況幾乎和葉南想象中一模一樣,騎兵的慌亂一直在持續,直到他們中有人開始醒悟。

真正制約十三參戰鬥力的並不是配合模式,而是他們對於自己以往的戰鬥方式的解脫,要知道馬是比人快的,在攻擊的時候要用快速的攻擊方式,最好是那種一戰就走,一擊不中等待下次,而做爲步兵,最常用的方式並不是如此,而是要粘上去,纏住敵人之後要跟住,之後找準空隙再次攻擊。

這兩種攻擊模式後者一直都是十三參的常用攻擊方式,一時半刻是不會那麼簡單就解開的。

廝殺了許久之後,終於有人醒悟了,明白自己現在是騎兵以往的戰鬥方式已經不適用現在的攻擊模式了,在明白之後,這些士兵很自然的就改變了自己的攻擊方式。

一沾即走,以速度拉開攻擊間距,主動控制攻擊距離,在自己攻擊距離最舒服的時候揮出致命的一擊。

只要一擊就可以,只要這一擊奏效,就比以前的攻擊方式要有威力。

這種行動很快在十三參的陣形裏普及開了,十三參的人明白了,攻擊轉眼就變得凌厲起來。

整個集結點的高廬國士兵並不是很多,只有不到幾千人,原本就不可能擋住一萬三千多騎兵的攻擊,只不過是因爲十三參的騎兵都是新手才勉強把十三參的騎兵擋在城裏的空地上。

在十三參騎兵越來越熟悉的前提之下,高廬國的士兵覺得壓力越來越大,已經到了難以抵擋的程度了。

在且戰且退的前提之下,高廬國的士兵們紛紛退避,緩慢的分散在城市之中。

“我們要追擊嗎?”這是十三參騎兵的共同心聲,在訓練之初,小黑已經說過騎兵不宜於在狹窄的街道發生戰鬥,一時間拿不定注意,不時回頭看向小黑,等待下面的命令。


“衝。”小黑很簡潔的下達命令,驅動胯下戰馬,領着身後的嫡系衝進了街道中心。

“衝啊。”背後一陣嚎叫,十三參的士兵尾隨着小黑殺了進去。

“這下有點不好吧。”卡瓦已經爬到了戰牛獸的頭頂,縮在葉南身後,滿臉緊張的盯着衝進巷道的士兵們。

“沒有問題的。”葉南臉上稍顯緊張,不過還是肯定的說道:“我相信小黑會帶他們出來的。”

城裏的戰爭還在持續,小黑已經帶着身後將近幾千名騎兵衝進了城市的街道中。

如果不是親自衝進街道,十三參的騎兵永遠不會明白騎兵在城裏的街道中會有多麼難受,這已經可以用憋屈來形容了。

戰馬每一步都會碰到阻擋,走不了幾步就是轉折,如果沒有高明的騎術,相信撞死在牆上都有可能的。

小黑和嫡系的騎術完全沒有問題,街道雖然狹窄,可他們還是能夠保持着相當完備的陣形,幾乎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背後的十三參卻沒那麼簡單了,速度優勢已經失去了,只能盡力控制戰馬,緩慢向前方推進。

這種情況是高廬國士兵最喜歡的,看到騎兵們減速之後,一小股一小股的人羣從街道上涌了出來,幾乎沒有受到什麼攻擊就把十三參分散出去的小股騎兵給抓了起來。

等附近的騎兵們想去救援的時候,他們早已挾持着十三參的騎兵退到了狹窄的房間裏,瞬間逃跑了。


“一羣蠢蛋。”小黑在前方吼道:“拿出你們的勇氣和力量,這只是一些普通的士兵,要想辦法戰勝他們,而不是這樣憋着。”

隨着小黑的一聲大吼,手裏的鬼頭大刀高高舉起,巨大的殘影從刀鋒之上飛了出來,嘩啦一聲把前面擋路的房屋劈倒了。

雖然倒塌的房屋會堵塞街道,但是相比於在狹窄的街道不斷碰撞明顯已經好了不少。

“跟我學!”小黑一聲大吼,指揮戰馬高高跳起,落在倒塌的建築物上面,凌亂的廢墟多少讓他的速度稍減,卻並沒有影響多少,小黑依然用極快的速度穿過廢墟,加速衝向不斷逃竄的高廬國士兵。

親眼見到小黑擊垮房屋,十三參的士兵心裏一陣嘀咕,明白自己不可能有小黑那種破壞力,一下子就擊垮房間是辦不到的。

小黑當然也知道他們不能像自己一樣擊垮整個房屋,他不過是提供了一種思路而已,回頭不時打量身後十三參的騎兵,看到他們的方式之後,長出了一口氣。

十三參的騎兵們雖然沒有一下子擊垮房間的威力,卻有着聰明的頭腦,在明白自己不可能一下子擊垮房間之後紛紛拿起手裏的砍刀,對着房子的四角不斷劈砍着。所砍部位全部都是房間的受力點。這一擊雖然沒有直接把房子砍倒,卻把房子受力點給破壞了。

這裏原本是一座荒廢的城市,裏面的建築因爲年久失修早已破敗不堪,只聽到一陣嘩嘩嘩的聲音,被騎兵擊毀受力點之後,房屋發出一陣沉悶的吱嘎聲,轟然倒塌。

“這還算有點樣子。”小黑點了點頭。 雖然倒塌的房屋會堵塞街道,但是相比於在狹窄的街道不斷碰撞明顯已經好了不少。

“跟我學!”小黑一聲大吼,指揮戰馬高高跳起,落在倒塌的建築物上面,凌亂的廢墟多少讓他的速度稍減,卻並沒有影響多少,小黑依然用極快的速度穿過廢墟,加速衝向不斷逃竄的高廬國士兵。

親眼見到小黑擊垮房屋,十三參的士兵心裏一陣嘀咕,明白自己不可能有小黑那種破壞力,一下子就擊垮房間是辦不到的。

小黑當然也知道他們不能像自己一樣擊垮整個房屋,他不過是提供了一種思路而已,回頭不時打量身後十三參的騎兵,看到他們的方式之後,長出了一口氣。

十三參的騎兵們雖然沒有一下子擊垮房間的威力,卻有着聰明的頭腦,在明白自己不可能一下子擊垮房間之後紛紛拿起手裏的砍刀,對着房子的四角不斷劈砍着。所砍部位全部都是房間的受力點。這一擊雖然沒有直接把房子砍倒,卻把房子受力點給破壞了。

這裏原本是一座荒廢的城市,裏面的建築因爲年久失修早已破敗不堪,只聽到一陣嘩嘩嘩的聲音,被騎兵擊毀受力點之後,房屋發出一陣沉悶的吱嘎聲,轟然倒塌。


“這還算有點樣子。”小黑點了點頭。

集結點的房屋不斷倒塌,在騎兵的衝鋒之下變得更加破敗,沒用多少時間就把整個集結點變成了一座廢墟。

“他們差不多了。”葉南喃喃自語着。

卡瓦點了點頭,明白這些新晉騎兵已經具有了初級的攻擊能力。

隨着集結點的房屋越來越少,高廬國的士兵的活動空間也越來越小了,不知不覺間已經被從狹小的角落給逼了出來。

離開了房屋的掩護,高廬國的士兵們無奈的聚集在一起,背靠着背努力抵抗着騎兵的攻擊。

雖然已經具備了初級的攻擊力,可被高廬國士兵這樣聚堆防禦,十三參的新晉騎兵有些不知所措,每一次上前攻擊都會被對方防禦下來,甚至有時候還會傷到自己,這讓人有些尷尬。


“一羣白癡。”小黑一聲大吼:“組團衝鋒!”

隨着小黑的大吼,新晉騎兵恍然大悟,敵軍組成一團四周開闊,不正好是騎兵所期望的嗎,只要距離合適,騎兵完全可以發動衝鋒。

和普通砍殺相比,真正致命的就是騎兵的組團衝鋒。

一聲整齊嘹亮的吼叫之後,十三參的新晉騎兵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了自己的隊形,下一秒對着敵軍的士兵衝了過去。

如果單說對騎兵作戰的熟悉程度,十三參的新晉騎兵是沒有辦法和高廬國的士兵相比的,因爲生活環境的差異,十三參總共騎上戰馬纔不到兩個月,而高廬國的士兵可以說從小就接觸戰馬,雖然不是騎兵卻對騎兵作戰方式非常的熟悉。

看到十三參的騎兵衝了過來,高廬國的士兵們急忙變陣,從最初的團形快速分散,七到十人形成一個小隊,快速的分散了。

十三參的新晉騎兵和快速衝鋒,手裏的砍刀快速揮舞着,衝向高廬國的士兵,雙方初一接觸,同時爆發出一陣嘶吼聲,蘊含着自己全部力量的武器不斷揮舞着、劈砍着。

雖然高廬國的士兵吼聲很大,卻不能改變騎兵在寬闊地就是王者這一事實,雖然努力抵抗,卻絲毫沒有辦法,被騎兵像刀子一樣刺穿了陣形。

接下來的是一翻毫無抵抗的屠殺,幾千名高廬國的士兵被衝鋒的騎兵撞的找不到北,戰馬帶着巨大的嘶叫聲不斷衝突。

沒用多久,這些抵抗的步兵被衝殺殆盡,在兩國交戰的歷史上,很少有活下來的例子。連平民都會殺光,更何況是士兵了。

嘈雜的戰爭很快結束,十三參新晉騎兵雖然贏了這場戰爭,卻損失了將近兩千的人手,雖然騎兵作戰能力強大,卻因爲是新手而折損了不少人手,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損失。

在小黑的命令下,十三參的騎兵快速組隊,在倒塌的廢墟里快速搜索,仔細搜索每一名可能存活的敵人。

“哎,這次的損失有點大啊。”葉南透過小黑的意識已經明白了這場戰爭其實贏得並不容易,兩千名新晉騎兵的損失對於十三參來說還是有點難以接受的,畢竟只有兩萬人,一次就損失了十分之一,如果不能儘快適應這種戰爭,可能以後用不了十場戰爭就會全部死光了。

卡瓦並不知道確切的死亡人數,因此也沒有多少表情寫在臉上,不過他還是從葉南的口氣裏聽出了什麼。

“死了兩千人,殺了敵方將近四千。”葉南把人數說了出來。

“二比一?”卡瓦表情一下子沉了下來,在對上步兵的時候以騎兵的能力竟然會達到這種對比,不管再怎麼說,也是個沉重的打擊。而且非常的沉重。

“這下子可以空出坐騎來給新的士兵了。”葉南並沒有過多的對此表示哀悼,語氣裏甚至還有點欣慰。

哪裏能有戰爭不死人的呢,不管怎麼說,這場戰爭勝利了,雖然不那麼光彩。

十三參的實力並不是很強,最起碼做爲騎兵來說,他們還缺少太多太多的東西了,騎兵雖然是強大的,但那也要在有足夠訓練足夠空間的基礎上才能如此,在沒有經過太多訓練的十三參來說,能夠獲勝就已經是一種收穫了。

死去的人數雖然很多,雖然讓人悲痛,卻給了活下來的騎兵更多的經驗,給了他們成長的空間,這就是收穫。

看到卡瓦臉色有些悲痛,葉南拍了拍他的肩膀,安穩道:“戰爭沒有不死人的。”

“現在的十三參已經沒有了太多東西,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須要成長起來,那些沒有成長起來的人雖然值得惋惜,卻也是無奈的事情。如果沒有太多的實力,十三參在缺乏補給的情況下,很難存活下去。”葉南擡頭向天,喃喃說道:“現在的我們就像是一羣戰場上孤獨的狼羣,沒有任何補給,也沒有太多的約束,要想活下去,就得不斷戰鬥,快速成長起來。”

卡瓦目瞪口呆的看着葉南。

戰爭之後的收尾工作就是收穫,十三參的新晉騎兵跳下戰馬,在廢墟中翻找着,收拾可以使用的一切物資。

最初襲擊這裏的目的是這裏儲藏着大量的糧草,在暗影的搜索下,很快在倒塌的廢墟中找到了一個倉庫,裏面存儲着很多糧食和戰馬的飼料,初步估計可以讓十三參一萬六千多人供給半個多月。沒辦法,這裏的守衛薄弱,說明這是一處很小的戰略地點,能夠有十五天的糧草已經不錯了,那些儲存大量糧草的地方駐紮的守衛都很多,以十三參現在的能力來說,是很難戰勝的。

葉南指揮戰牛獸張開嘴巴,十三參的士兵們魚貫而出,把倉庫裏所有的物資都集中搬運,儲藏在戰牛獸的倉庫裏。

收尾工作進行的有條不紊,雖然十三參的騎兵經驗明顯不足,卻對這種幾乎統一的收尾工作爛熟於胸,士兵們有充足的經驗打掃戰場,幾乎不會留下任何遺漏。

在十三參敏銳的搜索之下,很多沒有想到的設施被搜了出來,在某個角落裏竟然還找到了一個小型的酒庫,裏面存着有不少陳年烈酒,酒香撲鼻,十三參負責搬運的士兵有不少都流了口水。

“這些傢伙。”卡瓦一直跟在葉南身邊,看到這種情況搔了搔後腦勺,有些尷尬的說:“這些人有不少人都喜歡喝酒,你也知道的,士兵們沒有多少娛樂。”

“沒事。”葉南點了點頭,忽然說道:“你準備一下,回去了我們把這些烈酒都開了,開個酒會怎麼樣,就當是這次的慶祝了。”

“那感情好。”卡瓦忙不迭的點頭,卻沒有告訴葉南,他也是酒鬼中的一員。

經過長達半個多小時的搜索之後,這個集結點終於被搬運一空,除了糧食以外,其他所有能夠使用的物資也全都被當成戰利品帶走了。


回去的路上十三參的騎兵們臉色都很難看,雖然葉南和卡瓦兩人都沒有說什麼,但他們對於這種有些難受的戰損比例心有餘悸,一直都知道騎兵強悍,卻在今天終於明白了強悍的背後所付出的代價,如果沒有強大的實力,即使給你戰馬和器械,也很難說有太多的建樹,畢竟實力纔是最重要的,戰馬和盔甲只是輔助而已,就像小黑率領的嫡系部隊,只有三十二人,卻不光可以戰勝千人以上的精銳騎兵,甚至戰鬥至今每一次都衝鋒在前,卻始終沒有折損任何一名人手。

同樣的裝備,同樣的配置,卻因爲不同的實力有着不一樣的結局。

“回去了我們一定要加油!”人羣中,有騎兵和同伴小聲的商量着。

回去的路程非常的順利,不知道什麼原因,這段時間很少能夠看到高廬國的騎兵在巡查了,一連襲擊了三個集結點之後,高廬國的騎兵們彷彿害怕了一樣,始終沒有在附近出現過,這讓人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葉南卻並沒有放鬆什麼,恍惚間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這段時間不光一直在派遣人手四處巡查,甚至還不顧身體不適,每時每刻都在用自己的搜索煙霧進行偵測。

生怕有什麼不好的情況發生,在和唐納德打交道之後,一向敏感的葉南也越發的慎重起來。

戰爭不是兒戲,一個處理不好就會粉身碎骨。1 “這些傢伙。”卡瓦一直跟在葉南身邊,看到這種情況搔了搔後腦勺,有些尷尬的說:“這些人有不少人都喜歡喝酒,你也知道的,士兵們沒有多少娛樂。”

“沒事。”葉南點了點頭,忽然說道:“你準備一下,回去了我們把這些烈酒都開了,開個酒會怎麼樣,就當是這次的慶祝了。”

“那感情好。”卡瓦忙不迭的點頭,卻沒有告訴葉南,他也是酒鬼中的一員。

經過長達半個多小時的搜索之後,這個集結點終於被搬運一空,除了糧食以外,其他所有能夠使用的物資也全都被當成戰利品帶走了。

回去的路上十三參的騎兵們臉色都很難看,雖然葉南和卡瓦兩人都沒有說什麼,但他們對於這種有些難受的戰損比例心有餘悸,一直都知道騎兵強悍,卻在今天終於明白了強悍的背後所付出的代價,如果沒有強大的實力,即使給你戰馬和器械,也很難說有太多的建樹,畢竟實力纔是最重要的,戰馬和盔甲只是輔助而已,就像小黑率領的嫡系部隊,只有三十二人,卻不光可以戰勝千人以上的精銳騎兵,甚至戰鬥至今每一次都衝鋒在前,卻始終沒有折損任何一名人手。

同樣的裝備,同樣的配置,卻因爲不同的實力有着不一樣的結局。

“回去了我們一定要加油!”人羣中,有騎兵和同伴小聲的商量着。

回去的路程非常的順利,不知道什麼原因,這段時間很少能夠看到高廬國的騎兵在巡查了,一連襲擊了三個集結點之後,高廬國的騎兵們彷彿害怕了一樣,始終沒有在附近出現過,這讓人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葉南卻並沒有放鬆什麼,恍惚間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