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曾魂也很很興奮,必竟他也想曾浩早日爲自己找到醒魂木,好讓自己早日回覆原有的靈識,可進入奪舍。

於是曾浩又將曾魂以及柳靜收入了存魂珠內,自己身影一晃,離開了仙府。

回到湖泊祕室內,曾浩便收起了次元仙府,由於次仙府要放入儲物戒指內,所以柳靜二人也被曾浩帶了出來。

雖然曾魂有點不樂意,但也沒辦法,總不能叫曾浩身上成天揹着卷畫冊吧。

曾浩小心翼翼的出了湖泊,檢查了四周,確定沒事後,他又收回了留在外面八年的噬靈金螳螂,向着沼澤而去。

這次,曾浩僅花了不到一個月,便離開了沼澤,以他如今的神通,自然不劇七階以下的妖獸。

原本他還想去會會那隻三首龜,可最後還想放棄了這個想法。

自己現在離那佗沙島最少還有四個月以上的路程,而在南海域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自己還是別爲自己找麻煩了。

曾浩隨利的來到了銀色傳送陣邊,看着眼前這三個傳送陣,曾浩開始沉思了起來。

他打算前去看看另兩個傳送陣所傳送之地,可現在自己又趕時間。

無奈下,曾浩選擇了中間那一個銀色傳送陣,傳送陣銀光大放,下一刻,曾浩消失在了傳送陣之上。 曾浩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南海域某座小島上的一個傳送陣上。

這裏正是曾浩之前進入縱靈山所傳送的傳送陣所在的小島之上。

曾浩身體一躍,化作一道白藍色的遁光,在小島上一個盤旋,這才向着人族所在的中域飛行而去。

曾浩並沒有收斂遁光,而着呼嘯着,大大咧咧一路狂飆而去。

以他現在的神通,就算遇上七階海獸,自保絕無問題,至於七階以上的海獸,他可不覺得會出現在南海域外域。

而曾浩之所以會這麼做,自然是會有自己的目的的。

現在自己雖然已然將道家三寶中的萬龍決和萬法歸元陣都修到了第二層。


靈識也遠非之前可比,現在的他靈識恐是超過了築基中期的靈識了吧。

而且自己又修成了若波金像決和萬魔真身決,也都修練至了第二層。

這也是一氣三清最大的好處,那就是分身所學的,在合體後,本尊同樣擁有分身的神通。

三者本命法寶更是共享有,比起一般分身之術來,強大了不少。

然曾浩不覺得憑現在的神通,真能和金丹期那麼老傢伙相比,單是法寶的速度以靈識,就自己就遠不如他們。

雖然自己的真氣也很精純,但這是跟同階相比,跟金丹期一比較,那的真氣還是算太雜。

此行自己要參加金丹期的邀請,如有危險,自然也是來自金丹期之類的高手。

自己的法寶現在能用的,只有本命法寶,至於絕黑,也只是做爲輔助之用。


自從用厲鬼幡對付猥瑣男子,並取得到不錯的效果後,曾浩對厲鬼幡更注重幾分了。

而上次爲了對付猥瑣男子,曾浩毫不猶豫自爆了十幾個,加上爲了阻止猥瑣男子的追擊,讓他斬殺了十幾個。、

此時的厲鬼幡內魂魄所剩不到百個,至於獸魂只有七十來個。

以現在的厲鬼幡,對付築基期還行,至於金丹期,就顯得不足了。

所以曾浩這纔打算一路上吸此一些海獸的注意,不管是殺妖取丹,還是抽取魂魄,都得有海獸注意到自己才行。

三個月後,曾浩成功的離開了南海域,回到了中海域的邊界上。

這三個月來,曾浩的收穫還算不錯,足足斬殺了四十多頭海獸。


當然,他也經讓一頭七階的海獸追着打。

曾浩打着想拿此七階海獸來練練自己的新學到的神通。

可他發現,已現在的自己,自保的確沒問題,可論到斬殺七階海獸,還是明顯不足。

曾浩跟這頭七階的海獸大戰了三天,難以分勝負,無奈下,曾浩使用出了若波金像決。

只是讓曾浩鬱悶的事情生了,自己在使用出若波金像決後,沒一頓飯時間,就發現自己真氣消耗的太快。

在沒斬殺海獸前,自己恐怕會先因真氣消耗過度而先倒下。

嚇的曾浩立馬收回若波金像決所化的金像,頭也不敢回,向着遠方光遁而去。

曾浩也明白了,現在自己的實力根本不可能真正使用出若波金像決來對敵。

也就加劇了曾浩想多斬殺點海獸,來充足厲鬼幡。

好在自己的萬法歸元陣中的四元陣對敵效果顯著,對於困敵也有不錯的效果。

蒼龍劍化爲四把,向着四個方向圍攻敵人,一面主攻,三面輔助。

加上自己的萬龍決所化的風龍,一條足有十米左右的風系藍龍。

曾浩自信,現在自己對上三首龜,也有一戰之力。

至於萬魔真身決,由於前面吃了若波金像決的虧,曾浩也不敢隨意使用此決,只能留在日後再做嘗試。

曾浩確定了下方向,認準一個方向,飛行而去。

佗沙島,是星雲島的一個分島嶼,而此島嶼上有靈名金丹期坐鎮,實力比起赤島來要強上幾分。

少婦便是佗沙島上的一名宮主,也就等於曾浩一樣,是赤島的四島主,只是佗沙島是稱爲宮主。

佗沙島離星雲島不遠,倒也不難找,而且曾浩身上的地圖中,也有佗沙島的位置坐際。

二個月後,曾浩也隨利的找到了佗沙島的所在之地。

佗沙島跟赤島差不多大,但島上人口明顯比起赤島來多得多。

佗沙島上,曾浩的身影站在半空之上,臉色陰睛不定。

此時曾浩的靈識已然可以覆蓋大半個佗沙島了。

從靈識查看下,曾浩發現佗沙島上築基期足有幾千多名,單是金丹期,就有五六個之多。

這讓曾浩很是鬱悶,如此強大的分島,爲何少婦還要邀請自己呢?

曾浩不難想像,別說是自己了,就算一個普通的元嬰老怪,私闖佗沙島,也不見得能全身而退。

而他最想知道的是,自己有何德何能,竟讓少婦選中。

少婦名爲司徒容,是星雲島上一個司徒家族的直系子弟。

司陡家族就不用說了,單是司徒容,自身便是佗沙島五宮主,位高權重。

想要找築基期幫忙,怕是佗沙島上幾千來名築基期會爭先恐後的爲其去辦吧。

這更讓曾浩想不通,他爲何會在十年前便約定自己來幫他呢?爲免太小題大作了點吧。

曾浩甩了甩頭,不再多想,手一擡,一塊傳音石出現在手中。

將傳音石貼到了額頭之上,一會後,傳音石靈光一閃。

曾浩收回傳音石,臨空而立,雙手背。

一盞茶後,一道青色的遁光從佗沙島中射出,向着曾浩飛遁而來。

青色遁光來到曾浩前面,停下,顯出了一名婀娜多姿的少婦,少婦面容帶笑,半捂着嘴,看着曾浩。


“晚輩曾浩,前來赴十年之約。”曾浩抱拳行禮說道。

“曾小友,不虧是守信用之人,我還以爲要去赤島找你呢。”少婦嬌笑的說道。

“前輩說笑了,晚輩答應了前輩,自然會前來赴約。”曾浩苦笑的說道。

“好了,曾小友遠道而來,先到佗沙島上休息一二,至於我找你所做之事,等你休息過後,我們再詳談。”少婦笑容一收,正色的說道。

曾浩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點了點頭稱是。

於是便遁光一起,緊跟少婦之後,進入了佗沙島中。 來到佗沙島上後,司徒容便爲曾浩找了一處閣樓,住了進去。

閣樓內,曾浩來回奪步,心中拿心緒不平。

我總想不通爲何司徒容會找上自己,以司徒容的身份地位,什麼可能如此看重自己。

原本曾浩以爲,司徒容在知道自己倒來後,也只會讓一個跟班的來接待下自己。

可沒想到,他竟然親自出來接待自己,這讓曾浩更加受寵若驚。

大半天后,曾浩才從新平復了心緒,找了張牀,睡了下去。

曾浩至少現在可以確定一件事,那就是司徒容不會在現在對自己起殺心。

如果司徒容真想對自己起殺心,那剛纔他就應該出手了。

以佗沙島的實力,想要活抓自己都不見得是件難事,更別說只是殺自己了。

那也就證明了一點,司徒容得確有事要找自己幫助,只是是何事,曾浩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可肯定了,自己現在在佗沙島上,還算是安全的。

第二天,曾浩起牀後,便一直在等司徒容招見自己,可對方就是沒任何動作,自己更不可能主動送上門,於是便向着佗沙島坊市而去。

曾浩來到了佗沙島的坊市中,他並沒有明確要購買的東西。


只是想看看此地是否有值得自己去淘購的東西。

而就在曾浩逛了佗沙島坊市大半圈後,自己身上的傳音石突然亮了起來。

曾浩眉頭微微一皺,身上遁光一起,向着某處飛行而去。

回到自己所住的閣樓後,曾浩發現,此時閣樓內已然坐有一個人,這人正是司徒容。

“見過前輩,晚輩剛好去了坊市一趟,讓前輩久等了。”曾浩趕緊上前行禮道。

“沒事,我也只是剛到不久。”司徒容微笑的說道。

閣樓大廳內,司徒容高坐主位,而曾浩落坐副坐。

“前輩,不知此次邀請晚輩前來,有何貴幹?”曾浩面無表情,緩緩的說道。

司徒容看了看曾浩,突然笑了起來,看得曾浩眼花繚亂。

“就知道曾小友一直掛記着此事,其實我這次邀請小友前來,是希望你能陪我前去參加一個奪寶大會。”司徒容毫無情緒波動的說道。

然聽到曾浩耳中,且十分怪異,奪寶大會,不用想,都知道是什麼東西,那就是爭奪寶物的地方。

曾浩可不覺得司徒容會將這麼好的機會讓給自己。

而論實力,他比起自己來要強上許多,爲何還要讓自己陪他去參加呢?隨便在佗沙島上找名金丹期的,都就要強上自己無數倍。

“前輩?不知是何種奪寶大全?有何須要晚輩相助一二?”曾浩不解的問出了自己想知道的問題。

“你小子倒也不傻,告訴你也無防,此次我要你陪我參加的奪寶大會,其實是一處上古戰場,而這上古戰場的戰地不在山海星上,而是在一次空間很不安穩的空間內。”司徒容一改之前的嘻笑語氣,正色的說道。

“空間戰場?想來就算是元嬰前輩,也會搶也進入,晚輩又能做何事?”曾浩眉頭一皺,但很快就回復了平靜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