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女子聞聽此言似乎一下子愣住了,繞手抓耳好半天最後竟反問逍瑩瑩:“我是誰,快說我是誰?”

逍瑩瑩一時也覺得莫名其妙,心道還是三十六字走爲上計的好,當下笑道:“你就叫我是誰,好了你自己慢慢玩,我走了。”

那女子聞言大笑道:“哈哈我知道我是誰了,我就叫我是誰,我是誰就是我,哈哈。”隨即見對方要走,又大怒道:“沒有我的同意你就想走,乖乖,留下來陪我玩玩兒嘛!”

逍瑩瑩冷哼一聲,道:“誰陪你玩,要玩你自己玩,告辭!”

逍瑩瑩說完便欲走,卻不料對方的身形突然消失,隨即她便感覺到自己被殺氣從四面八方籠罩了。心有感應背後火紅的六條尾巴一下子冒了出來,靈力運轉準備全力出擊,卻不料右臉突然重重捱了一下。立時便覺得火辣辣的疼。她心下大驚對方的攻擊速度好快連御靈衣都來不及反應,而且這一巴掌是多麼的熟悉!

逍瑩瑩大怒道:“混蛋,你敢打我的臉!”

“啪啪啪!”

逍瑩瑩隨即又捱了幾耳光,兩張臉頓時就腫了起來,嘴角更是流出了殷紅的鮮血!

逍瑩瑩摸着自己腫脹的臉幾乎快要哭出來了,爲什麼,爲什麼這些人都喜歡打自己的臉,打其他地方不行嗎!

“可惡,我跟你拼了!”逍瑩瑩嬌喝一聲,隨即便要撲上去,卻不料一道身影后來居上,擋在了她和那女人中間。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龍魂,他爲何會在這裏,原來他走後不久就後悔了但又不好意思直接回去,便一直偷偷跟在對方後面,見她進了一個山洞,本不想進來,可想來想去還是擔心她的安全便進來了,結果剛一進來便看見她被另一個女子連閃了好幾耳光,心下大怒怕對方再吃虧,所以急忙擋在了兩人中間!

逍瑩瑩見到是龍魂,眼淚更是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又因對方看見了自己軟弱的一面而惱羞成怒,大喊道:“死龍魂,你讓開,我今日非殺了這瘋女人不可!”

那女子:“我不是瘋女人,我有名字,我叫我是誰。”

逍瑩瑩大喝道:“我管你是誰,我先殺了你再說!”說完當真不顧一切地撲了上去。

只是對方的速度實在太快,幾個回合下來,逍瑩瑩不僅連人家衣角都不曾摸到,而且更因此又捱了幾耳光。逍瑩瑩一時只覺耳暈目眩連站都幾乎站不穩了。

龍魂見狀一股龍捲風憑空而起,靈力運轉到極限,大吼一聲一拳打了過去。

意外再次發生,那女子忽然走神了一般,面對龍魂快速而來的拳頭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轟!”

龍魂一拳結結實實打在了對方胸口上,那女子被打得直接飛了出去,而且在飛退之中更加不可思議地從背後冒出了一對五彩斑斕的翅膀! 見對方突然從背後冒出一對鳳凰翅膀,龍魂瞬間怔住,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鳳凰一族!

龍魂對鳳凰族的感情可謂又愛又恨,愛是因爲他的結髮妻子便是鳳凰一族的鳳蝶衣;恨則是因爲鳳蝶衣滅了他龍族全族!

“你是鳳凰,那你叫什麼名字?”龍魂暗自戒備,慢慢靠了上來。一旁的逍瑩瑩見對方先是硬接了龍魂一掌,隨即又現出真身,當下也十分好奇顧不得依然還疼的臉跟在了龍魂身後。


“咕咕。”對方似乎想說話,但卻並沒有成功。

龍魂:“你想說什麼?”

“咕咕。”對方又是一陣奇怪的聲音過後,最後艱難地吐出了兩個字:“龍魂!”

龍魂再次大吃一驚,疑惑道:“你認識我!”

“是我,鳳蝶衣。”那女子說完便用手輕輕把擋在臉上的頭髮拋到了一邊去,當看見龍魂身後的逍瑩瑩時,不由嘆了口氣,道:“晶晶,對不起。”

聞聽此言逍瑩瑩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殺死妹妹的兇手就是她,原本以爲再也不能替妹妹報仇,沒想到會在這黑海邊遇到對方,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當即冷笑道:“你看清楚了,我可不是你認識的晶晶,晶晶已經被你害死了!”

鳳蝶衣聞言表情卻並無太多的變化,只是輕聲說道:“那你就是逍瑩瑩了,她說的對,你會來找我的,我已經等候多時了,瑩瑩動手前我有幾句話想和龍魂單獨說說,不知你是否可以成全我。”

逍瑩瑩疑惑道:“她,她是誰,我妹妹?”

鳳蝶衣搖搖頭,道:“你以後會知道的,總之我能活到今天全是拜她所賜!”

逍瑩瑩:“你有什麼話快說,說完了就是你死期!”說完頭也不回的出了洞!

龍魂:“她已經出去了,你想說什麼。”

鳳蝶衣:“老公,我可以再這樣稱呼你嗎?”

龍魂點點頭。

鳳蝶衣:“老公你真好,如果當年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再向龍族下殺手了。”

龍魂:“現在說那些還有用麼。”

鳳蝶衣:“當年我妹妹鳳綵衣被神界所抓,他們利用她威脅我,要我拿你們族的龍魂石去交換,你不知道我當時都快被逼瘋了,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天我看見你和晶晶恩愛,我,我失去了理智,暗中勾結神族並在你們飯中下毒,結果你已經知道了,老公我知道我有今日是罪有應得,我也不求你原諒,但請你看在我們曾今是夫妻的份上幫我一個忙,當然你看着是我乞求也行。”

龍魂:“什麼忙?”

鳳蝶衣:“幫我救出綵衣,她是無辜的。”

龍魂:“神魔兩界已經消失了,你讓我去哪兒找綵衣。”

鳳蝶衣:“神魔兩界只是被封印了,總有一天她會把它們打開的。”

龍魂疑惑道:“你說的她是誰?”

鳳蝶衣:“相信我,現在說了對你沒有好處,她也不會傷害你的!”

龍魂:“……”

鳳蝶衣:“老公你可答應我了。”

龍魂:“好,我就在幫你最後一次!”

鳳蝶衣:“謝謝,謝謝你!”

龍魂:“你還有什麼要說的沒有?”

鳳蝶衣:“有,有些話我憋了幾千年,現在終於找到地方說了。”

逍瑩瑩站在那黑海岸邊,任憑那海風吹散她的秀髮,任憑眼淚在臉頰上流淌,任思緒在海中飛揚。

逍瑩瑩:“妹妹,妹妹你現在在那邊過的還好嗎,姐姐找到殺你的兇手了,等一下我便親手殺了她爲你報仇。當然妹妹,如果我不幸也步上了你的後塵,請記得給我找個好位置,讓我們姐妹兩再也不分開!”

一個人站在岸邊也不知多久,直到龍魂從裏面慢騰騰走了出來,遞給她一把大扇!

逍瑩瑩疑惑道:“扇子?”

龍魂:“土之魂真訣扇!”

逍瑩瑩驚呼道:“土靈源。”

龍魂點點頭,低聲道:“她在裏面等着你。”

逍瑩瑩什麼話也沒說轉身徑直走了進去,無聲無息,過了大楷半個小時才從裏面走了出來,也不和龍魂說話直接飛到了空中。

龍魂忍不住在後面問道:“你殺了她?”

逍瑩瑩:“沒有。”

龍魂:“……”

逍瑩瑩:“她自殺了,根本不用我動手。”

龍魂:“……”

等到龍魂和逍瑩瑩消失在天際,忽然兩道人影憑空出現在那洞口,其中一個竟是雲蹤宗主雲巧兒,另一個則是一個蒙面女子。

雲巧兒快速到洞內擦看了一遍,低聲道:“主人,她應該是自殺的。”

那蒙面女子聞言卻是什麼也沒說便消失了。

****************************************

龍衣衣:“這小丫怎麼去了這麼久都還不回來,我看還是我親自去一趟鬼界得了。”


胡君儀:“嗯,這裏有我們,你快去吧。”

龍衣衣點點頭正要動身,卻不料那無雙突然出聲喊道:“衣衣姐等一下,好像有人過來了。”

衆人聞言凝神視聽,過了好一會兒憑個人本事先後聽到了有人疾跑的聲音,急忙出山洞遠遠地看見鬼小丫正沿着他們一路上留下的記號向他們跑來。

“她受傷了!”

龍衣衣和胡君儀同時吃驚地喊了一聲,並迅速向她合攏。

“冥王,冥王在後面。”鬼小丫說完便因傷重而暈了過去。龍衣衣二人互相看了眼,都看出事情危急,當下也不及多想急忙把鬼小丫帶回了洞裏。


龍衣衣一邊照顧鬼小丫,一邊從她懷裏拿出一個黝黑黝黑的水晶石,疑惑道:“這便是冥水之晶嗎?”

衆人搖搖頭紛紛看向一旁幸災樂禍的範小雅,希望她能確認一下。

那範小雅看了一眼忽然大笑起來,笑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笑夠了才道:“這分明是冥王之晶,那裏是什麼冥水之晶,哈哈笑死我了!”

衆人一時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感情這大半天的功夫都白白浪費了。

龍衣衣:“我再去一趟鬼界吧!”

胡君儀:“時間上恐怕來不及了,再說冥王也快追過來了,到時肯定有一場惡戰要打。”

龍衣衣:“管不了那麼多了,無雙這裏就交給你了。”

無雙:“衣衣姐, 礦海 。”

龍衣衣:“這怎麼行?!”


無雙:“或許可以,逍遙體內應該是一種異火在燃燒,而這水晶石散放出陣陣陰寒之氣不容小覷,衣衣姐你試一試,或許功效還不錯。”

龍衣衣聞言雖然也覺得有那麼幾分道理,可是這關係到逍遙的身家性命,她也不敢亂決定。

胡君儀:“聽她的吧,或許真的行。”

範小雅嘲笑道:“就算死了那也是人家的老公,你有什麼好怕的,喂他吧,喂他吧,哈哈喂死他。啊,不行,等等你們誰會解卸靈鎖啊?”

無雙冷笑道:“卸靈鎖只有他們歷代掌門纔會,就算現在的清風也不會,所以逍遙要是死了,你就一輩子別想解開卸靈鎖了!”

範小雅一聽頓時沒了生氣,看着龍衣衣喂逍遙水晶石的樣子比他們任何一人都要緊張!而也就在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了冥王的咆哮聲:“裏面一干人等給我聽好限你們一分鐘內全部出來投降,否者我格殺勿論!”

胡君儀眉頭一皺,暗道一聲‘來得好快’便欲出去看看,卻被蝶戀花擋了下來。

蝶戀花:“要出去也是我出去,君儀你還喜歡我嗎?”

胡君儀:“戀花你怎麼了,這節骨眼上你還有心情問這個。”

蝶戀花:“這節骨眼怎麼了,是逍遙要死了還是怎麼了,他病發了是不假,可他老婆都不急,你急什麼,急什麼!”

胡君儀:“我們是同伴,我應該關心他,至於人家老婆管不管,我沒興趣。”

蝶戀花:“同伴,君儀說的是同伴,可是同伴會抱住你,吻你,甚至,甚至於在你身上動手動腳……”

蝶戀花一番話說出舉座皆驚,其中無雙看向胡君儀的眼神都變的怪怪的,笑道:“好妹妹,還真有姐姐的風範。”

胡君儀羞紅臉,兩行清淚瞬間流了下來,擡手就給了蝶戀花一巴掌,哭道:“任何人都可以說我,詆譭我,看不起我,但是你不能,戀花我們相處已不是一年兩年,而是幾百上千年啊,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難道還不清楚,戀花看來我們彼此需要靜一靜。”說完不顧衆人詫異的眼神直接走了出去。

看見對方那滾滾而出的淚水,蝶戀花一下子清醒了過來,暗罵自己混蛋糊塗蟲,隨急忙跟了上去。

龍衣衣:“我也去看看,無雙,逍遙是你老公,你不要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表情。”

無雙笑了笑,道:“衣衣姐說的是,你安心出去吧,這裏有我呢。”

範小雅:“喂,你老公在外有女人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