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它那大大的臉龐拉的很長:“不知死活的傻小子,你在我眼裏,猶如一隻螻蟻!吞掉你,就像吞掉一粒塵埃一樣簡單!”

沙人的聲音似乎具有擊殺性,秦蕭不得不拼命涌動真氣,加固自己體外的‘罡氣膜’,才能抵擋那聲音可怕的穿透性。

臉龐消失,黃沙漫卷。

秦蕭陷入一片沙石的海洋中,就像一頁小舟,被捲入波浪滔天的海洋中,搖擺不定。

“我這是怎麼了?”


“難道我在它的胃裏?那這也太恐怖了吧!沙子也能成精,看來這個魔獸森林真的不簡單吶!”

秦蕭被裹入黃沙之中,就像被黃沙吞食了一般,雖然一心想抵抗,但是空有滿身的力量,卻不知道該去擊打敵人的哪一個部位。

秦蕭運用九宮步法,加快了移動速度,希望能擺脫黃沙的包裹,但這黃沙彷彿無邊無際,秦蕭費了半天的功夫,始終沒能走出黃沙的覆蓋。

時間過去了很久,黃沙之中突然出現了水滴,水滴和黃沙混合在一起,變得十分有粘性,秦蕭幾乎動彈不得,寸步難行。

黃沙和水滴交融在一起,像泥巴一樣緊緊的貼在秦蕭身上,慢慢地就要凝固,就要把秦蕭封在裏面。

越來越多的黃沙凝聚過來,秦蕭陷入到了厚厚的包裹之中。

此時的他已經看不清任何東西,身心被折磨得無比疲憊。緊貼在身上的泥水似乎有毒性,腐蝕着他的肌膚,全身火辣辣的疼痛,要不是有堅固的‘罡氣膜’護體,秦蕭已經被這毒液腐蝕的皮骨無存了。

該死的,這個大胃,它要把我消化掉!

秦蕭沒有太多時間了,只能放手一搏了!

這時,秦蕭‘氣池’內充盈的真氣開始躁動,開始澎湃,秦蕭要反擊了!

磅礴的真氣從身體的每一個毛孔裏爆發出來,黃沙再也抵擋不住真氣的衝擊,砰!!

砰砰!!

秦蕭身外厚厚的黃沙被炸開,只聽見空中傳來一聲哀叫,十分痛苦的哀叫聲,短促而又強勁,就像打雷一般:“啊……”

呼——

漫天的黃沙消失,視線也開始清晰,空氣再次變得清新。

吧嗒——

沙妖的晶核掉落下來,被秦蕭接住,一口吞下。

晶核是土屬性的!

“哈哈,五種晶核終於找全了,不知道現在我一拳打出去,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效果!”秦蕭擦了擦滿臉的泥巴,揮出一拳,擊向身前的一棵大樹。

五種屬性的真元之力混合,發生了奇妙的變化,產生了非同尋常的破壞力。

砰砰——

不僅這棵樹被炸的粉碎,後面的數千棵大樹皆被震倒,連根拔起,茂密的森林頓時現出一片平地。

秦蕭抖了抖身上的沙塵,很滿意的笑了。

秦蕭潛出戒指空間,接下來,他就要面對比伯了,面對這個火焰帝國的王子。

……………………

時間過的很快,一週一次的角鬥大賽又開始了。

這一天,坦巴爾城的居民氣的都特別早,貴族起的更早,因爲今天就會進行秦蕭和比伯之間的比賽。

不少人甚至賭起了博,賭誰會贏,當然大部分人都是買比伯贏,他們知道,再厲害的角鬥士也是個奴隸,他逃脫不了自己的命運。

所以很多人把這場比賽當做了秦蕭生前最後一場比賽,很多貴族少女都是含着淚前來觀看的。

這個被人私下裏談論的最多的小勇士,今天就要永遠的告別坦巴爾城的所有子民了,這個讓無數少女傾心的東方武者從此以後只能化爲記憶了。

然而此時的秦蕭卻無比的自信,來到臺上,他觀衆席望去,想找到那兩個妓女的身影,在他看來,打敗比伯已經不是問題了,最重要的就在殺死比伯以後,讓這兩個妓女幫自己逃出去。

目光一掃,果然看到了那兩個妓女,她們用眼神鼓勵了自己一下,彷彿告訴秦蕭,你只要能殺死比伯,我們就能幫你逃出去。

而此時的比伯,又想出了一個更加邪惡的主意,他叫來了身旁的皇家護衛長,這個傢伙已經是煉氣四段‘象氣’境界的高手了。

“等一下你化妝成奴隸,上臺跟秦蕭比鬥,記住,只能把他打的半死,然後我再上!哈哈,到時候坦巴爾城的居民見我輕輕鬆鬆的就擊敗了秦蕭,一定會把我當做他們新的偶像,我就可以俘獲火焰帝國萬千少女的芳心了!”

“請太子殿下放心!我一定會把他打成殘廢的!”皇家護衛長給比伯鞠躬,很有自信的說道。

‘象氣’境界的武者,體內真氣的儲存量是罡氣境界武者的數十倍,打殘一個‘罡氣’境界的武者真不用費太大的力氣。

他走上擂臺,在他周圍幾丈內,都充斥着真氣波動,若是一個沒有修爲的人站在他的面前,一定會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真氣波動擊暈,秦蕭雖然是罡氣境界的武者,但也不免感到呼吸困難。

可惡!

不是說比伯親自跟我比賽嗎?怎麼來了一個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高手呢!

不僅秦蕭感感到了不對勁,就連看臺上的兩個‘妓女’也暗叫不好,知道事情有變。

“你是誰?王子不是說他親自和我比賽嗎,你上來幹什麼!”

那個皇家護衛長咧嘴一笑:“我們這是熱身賽!王子這麼尊貴的人物,比賽之前怎麼能不來一場熱身賽呢!哈哈……你怕我了?放心,我不會把你打死的!這樣吧,我先讓你打我十拳,我絕不還手,十拳之後你打不死我,我只打你一拳,你也不能還手,怎麼樣?”


秦蕭知道這是比伯的詭計,看來他要把我置於死地才肯罷休!

好好,你欺我修爲沒有你高,竟然這樣出言挑釁我,罷,罷,罷!我就看你能否吃得消我的三拳!

秦蕭昨日煉化的蛇妖、樹妖、火牛、石猴、沙妖,這五種靈獸的晶核破壞力非同尋常,昨日一掌擊倒數千顆大樹就是例子,秦蕭雖然只是一個煉氣三段的武者、真氣還不是足夠的充盈,但他體內的真氣類型無比霸道,貴在真氣的質量上面,這樣高品質的真氣,足可以抵抗一個煉氣四段初階的武者。 “呼——”

五種屬性的真元力混合在一起爆發而出,神力驚天!

五種光彩懾人心魂,空氣中依稀可以看到淡淡的蟒蛇身影、樹妖枝幹、石猴的身影、火牛的身影、石猴的身影…

秦蕭大吃一驚,我的拳風中怎麼出現這些影像了?不是到了煉氣五段‘行氣’纔可以出現由真氣幻化而成的各種影像嗎?可我只是一個煉氣三段的武者啊!

那個皇家護衛長也是大吃一驚,不過爲時已晚,五種影像的真氣十分有穿透力,噗噗——刺穿了他的罡氣膜,蟒蛇的身影率先鑽入他的體內,皇家護衛長的臉都綠了。

他反應迅速,立即鼓動全身的真氣來加固自己的罡氣膜,費勁九牛二虎之力纔將鑽入體內的蟒蛇身影逼出體外,再看看此時的護衛長,已經開始大口噴吐鮮血了!

“你不是說不還手嗎?不信守諾言的人,還是人嗎?”秦蕭開始嘲諷他。

皇家護衛長擦了擦嘴邊的鮮血,冷傲的說道:“跟一個奴隸,有什麼信用好講的,剛纔我說的那些話全部作廢!”

秦蕭暗罵了一句,要不要臉,你?

皇家護衛長調整了一下,將防禦類型的真氣轉化爲攻擊類型的真氣,這一掌爆出去,足可以轟塌一座小山。


彭——

這麼重的一擊打在秦蕭的身上,不僅沒有穿透秦蕭的罡氣膜,不可思議的是,秦蕭還將那股真氣反逼了回去,震得皇家護衛長連連倒退。

看來‘石猴晶核’轉化成的罡氣膜,真是堅固如磐石啊!

皇家護衛長又噴吐出了大口的鮮血:“這,這怎麼可能?一個煉氣三段的奴隸,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攻擊力和防禦力啊!這,這真是撞邪了!”

皇家護衛長回頭看了看比伯王子,見他一臉憤怒,那雙陰狠的眼睛彷彿告訴自己:“要是打不敗秦蕭,你就準備料理自己的後事吧!”

護衛長忍痛再次出擊,人像一頭瘋牛一樣頂向秦蕭。

“嘿嘿,這世界上還有‘瘋牛功’嗎?”秦蕭大笑起來,五色真氣再次爆出,五種屬性的真氣凝聚在一起,形成真氣渦流,像一把金剛鑽一樣,刺進護衛長的胸膛內,眨眼,護衛長體爆而死。

比伯看秦蕭殺死了高階武者,心裏害怕不敢上臺,但是數萬觀衆的眼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騎虎難下,想不上也不行了!

比伯邁步走向擂臺,不停地向觀衆揮手致意,來到秦蕭面前,比伯陰下臉問道:“奴隸,你認爲你贏得了我嗎?”

秦蕭冷冷說道:“別說贏你,殺你都不是問題!”

“哈哈…”比伯放聲大笑,“你敢對我說這樣的話?別說你殺我,你就是打傷了我,這裏數百個護衛能放過你嗎?你就是本事再大,靠一己之力,能打得贏數百個護衛嗎?不如這樣,我們做筆生意,你故意輸給我,跪地磕頭求饒,我就免去你的奴隸之身,提拔你做一名護衛軍怎麼樣?”

“跪地磕頭?那我還有尊嚴嗎?”秦蕭語氣生硬的回答道。

“尊嚴?哈哈哈…!一個奴隸,談什麼尊嚴啊!你應該這樣想——能給我磕頭,是你莫大的榮幸!哈哈…”

“到陰間去笑吧!”

比伯不敢相信,秦蕭竟敢對他說這樣的話,剛想再次羞辱他,真氣漩渦已經來到身前,噗噗——刺穿了一個大洞。

比伯只是罡氣初階的境界,這麼一擊下去,立即要了他的命,胸口的大洞嘩嘩的流出了血,人栽倒在血泊裏,死的時候,瞪着大大的眼珠子。


觀衆驚呆了!

他殺死了王子,這個即將繼承他父親皇位的王子!

“王子死了!”

“奴隸造反了!”

“抓住他!”


場面混亂起來,無數條黑龍在空中盤旋,無數護衛衝向向角鬥場,欲前去抓住秦蕭。其中有不少‘行氣’‘沸氣’境界的武者。

秦蕭開始逃跑,但怎麼也擺脫不了天上數百個黑龍騎士的籠罩和高階武者的緊追。他把目光投向那兩個‘妓女’,今天能不能逃跑,就看她兩個的幫助了。

“姐姐們,我們怎麼逃出去啊!”秦蕭穿過混亂的人羣,來到那兩個妓女面前問道。

那個姐姐看也不看秦蕭一眼,拉着她妹妹的手說道:“人已經殺了,我們的目的達到了,這裏高手太多,我們趕緊走吧,別理他了!”

“可惡,妓女就是妓女!你們達到目的了,就不管爺的死活了!”

秦蕭心中咒罵。

年齡稍小的妹妹拉住她的姐姐:“我們這樣不守諾言…不好吧!姐姐,要不你先走,我一個人帶他逃出去!”

姐姐眉頭一皺:“妹妹,我們是不能動情的,別忘了師父給我們定的規矩!”

妹妹臉一紅:“看你說的,誰動情了,我只不過是信守諾言罷了,他幫我們殺了比伯,我就應該把他救出去!”

“傻妹妹,那隨你的便吧!我走了!”

姐姐說完,如煙飄飛。

“這等飄逸俊俏的御飛之術,莫非她是修道之人?”秦蕭看着妓女姐姐的身影,感慨道。

“我們也趕緊走吧!”

妓女妹妹輕聲喚了一句,秦蕭的視線才從妓女姐姐的身上移開,低頭只見她的手中多出了一個蓮花臺,往空中一拋,發着異光的蓮花臺旋轉了一下立即變大,妓女妹妹拉着秦蕭縱身躍了上去。 “抱緊我,可別掉下去了!”妓女妹妹囑咐了一句。

“放心吧,我抱的可緊了!…”

呼呼——

蓮花臺的飛行速度可比黑龍快多了,那些騎士使出了吃奶的勁都趕不上秦蕭,被遠遠地落在了後面,但是那些‘形氣’‘沸氣’境界的修武高手追趕的速度就特別快了,一直都緊跟在他們身後,足足有十多個人。

“你們到底是什麼身份,看樣子絕對不是妓女!”秦蕭突然問道。

“不要問那麼多,你知道了也沒用!救出你以後,我們就沒有關係了。”

秦蕭知道這個妹妹的脾氣很好,不像那個姐姐一般暴躁、動不動就出手打人,於是繼續打破砂鍋問到底:“我們都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了,我們是生死與共、生死相依、相依爲命…你就告訴我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