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好濃的血腥味,就像從骨子裡散發出的。」黃雲臉色凝重。

血袍人緩步走著,一步就是上十米遠,隨著遠離菩提山,身上的血腥味也逐漸淡了,最後徹底消散,只是臉色依舊慘白。

「這是個五級武者。」(未完待續。。) 血袍人在山道上緩步而行,而山道另一頭,兩名年輕武者卻是迎面走向菩提山,兩人還笑談著。

「聽說菩提山上有靈液可采,都是由天地靈氣孕育出的。」

「你這消息哪裡來的?我也聽說了,最近在菩提山一片傳得是沸沸揚揚,難道真有此事?」

「我也不知,但大家都在傳,應該是真事錯不了,反正也無聊,不如上山去看看,碰碰運氣。」

「走走走,靈液啊,要是運氣好采個幾斤,這幾個月修鍊資源就不愁了。」兩人談論著,精神抖擻。也是,無論靈液還是元石,畢竟都是天地靈物,可促進修鍊速度,哪個武者不眼紅?包括像之前上山的一些武者,也多是被這消息引來的。

「你們二人準備上菩提山采靈液?」忽然一聲音響起。

兩個年輕武者抬頭看去,只見一臉色慘白的紅袍人站在面前,漆黑眸子閃爍著寒芒,兩人都被嚇了一跳,他們是菩提山周圍小家族子弟,從來沒外出歷練過的,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陰森森的武者。

「是。。是啊。」左邊那個子稍高的年輕人強笑一聲。

「我剛從菩提山上下來,上面的確有靈液,我運氣好采了上十斤。」血泡人笑笑,聲音卻尖銳難聽。

「真的?」兩個年輕人大喜,根本沒懷疑。

「我們現在就上去碰碰運氣。」

當即朝菩提山上跑去,臉上全是振奮之色,他們天賦還行,修為卻不高,就是因家族內部提供不了足夠的靈液,這才耽誤了修鍊速度,要是能自己採到靈液,那他們就不用再靠家族了。

血袍人森然一笑。忽然猛的轉身,手掌變爪直接抓向兩人的腦袋,掌心處有血光浮現。

嗤嗤~

那兩個年輕人根本沒反應過來,就被血袍人手掌從後方抓在腦袋上,頓時一股強大的吸力出現,將二人體內的精血吸了個乾淨,很快兩個年輕武者就變成了人干,就剩下一架白骨了。

「精血,哈哈哈,好精純的血氣。」血袍人哈哈大笑。吸收了兩人的精血。他慘白的臉色似乎多了幾分紅潤。

大樹后,一叢林間。

黃雲潛伏在這,看著這一幕,臉色徒然冰冷。

「精血,居然吸食人體內的精血,是血修。」

世界經書上有記載,凡吸收人體內的精血修鍊的,都算是血修,血修也是武者。只是他們修鍊的武決不同,一般武者修鍊,運轉武決吸收的是天地元氣,而血修吸收的卻是精血。


精血越多。修為則提升的越快。

所以血修是不被飄渺大陸承認的,幾千年前不被承認,現在同樣如此,血修者太過邪惡。他們是另類的武者,所以自古以來,血族都被稱之為惡族。

「如此邪惡手段簡直該死。」黃雲目光冰冷。

咻!

宛如利劍般射出了。

。。

。。。

血袍人眉頭一皺。泛著血光的眸子也冰冷掃向後方,嗖~黃雲宛如鬼魅般出現了,站在血袍人面前,兩人相隔也就五米遠,彼此對視。

「你太殘忍了。」黃雲聲音冰冷。

「你都看到了?我為什麼感應不到你的存在?」血袍人聲音沙啞,緊緊盯著黃雲,臉上則有一絲凝重,他是五級武者,方才查探四周,並沒有發現任何人,可。。。

「你是血修,同時更是血族之人,血族就在菩提山下,我說的對是不對?」黃雲忽然喝道。

血袍人面色微變,臉上也有了一抹殺氣。

不錯,黃雲句句都說到點子上了,他此番出來是為了抓捕足夠的武者供族人們修鍊,因此還故意放出菩提山上有靈液的消息,就是為了吸引足夠的武者前來,見到那兩個細皮嫩肉的年輕武者也是因控制不住。

但他異常謹慎,專門查探了四周,發現沒人才下的手,誰知被這人看到了,可他更知道,自己家族一旦暴漏了,立馬就會引來其他勢力的滅殺。

「你必須死。」血袍人森然道。

「死?我看是你必須死。」忽然一道冷喝聲響起,只見孫頹古雲天楊遷三人就從四面八方出現了,將血袍人團團圍住,三人都是五級武者,在氣勢上就完全壓制了血袍人。

「你們。。。」感受到孫頹三人的氣勢壓制,血袍人臉色大變。

五級武者!

三個五級武者!!

他對周圍家族勢力也算了解了,都是些小勢力,修為最高的也才四級,怎麼出現了三個五級武者,這。。這。。。

「抓住他,再逼問出惡族,黃雲你就別出手了,養精蓄銳,等我們抓了這人,你再用攝魂之術逼問。」孫頹喝道。

「嗯。」 世子說他不在乎外表

攝魂之術太消耗精力了,尤其那血袍人修為不低,想控制住更是不簡單。

呼呼呼~

破空聲連連響徹,孫頹三人直接出手了,或拳或掌或爪,盡皆招呼向血袍人,血袍人雖然是五級武者,可在三個同境界武者聯手下,卻被打得節節敗退,毫無招架之力。

孫頹古雲天楊遷都是地系武者,且都初步感悟了地元素,攻擊性太恐怖了,尤其三人震蕩力驚人,一圈圈向外擴散,震得周圍空氣都連連扭曲,狂暴氣勢壓的那血袍人氣都透不過來了。

血袍人體表精血翻滾,可他再掙扎,卻也掙扎不過三人,忽然他冷笑一聲,手掌一翻就出現了一古黃色符籙。

「你們慢慢玩吧,我可不陪你們了。」血袍人冷笑一聲,直接引爆了那古黃色符籙,頓時整個人都化作血光遁進地底消失了,符籙就是有如此之威,一張小小的符紙,就能讓一個人瞬間消失。


「人呢?」孫頹三人一怔。

打著打著人忽然不見了?

「遁地符。」黃雲哼了聲。

他和馬甸關係算很不錯了,馬甸精通符籙一道,他也對符籙有過一點研究。當然知道這是遁地符,效果最好的逃跑符籙。

「破遁地符?最好的辦法就是劈開大地,讓遁地之人顯露真身,甚至你精神力驚人,完全能隔著大地殺死遁地之人。」這是馬甸的原話。

「想跑。」黃雲目光冰冷,當即就是一劍劈出,他精神力與眾不同,是能很清楚感應到血袍人的,正是往東南方向逃竄了。

砰~

虎嘯劍一劍劈在大地表面,青色力量轟然爆發。一層層力道也轟然傳進地底深處,這一劍黃雲沒絲毫留手,一出手就是最強一劍—無影劍招,一連二十八劍勢合成的一劍。

「啊。」一聲慘叫。


血袍人直接從地底顯現出了,背脊上有著一道巨大的劍傷,鮮血涌動。

。。

。。。

「厲害。」

「這樣也能劈中。」

「這。。這。。」

孫頹三人個個看得目瞪口呆,血袍人一消失,他們就摸頭不知腦了,追都不知道往哪個方向追。誰知被黃雲一劍直接劈出來了。

「哼。」黃雲冷哼一聲,又是一劍劈去,這一劍化作了青光,在空氣中一閃而過。目標—血袍人的頭顱,劍光太快了,幾乎眨眼就出現在血袍人眼前了。

「黃雲不能殺他,還要靠他問出惡族下落。」孫頹連叫道。

誰知黃雲不管不顧。一往無前,劍尖直指血袍人頭顱,血袍人臉上也出現了驚駭之色。就算是血修,真到了生死關頭也會害怕的,這是人之常情~

「攝魂之術。」黃雲劍尖猛然一頓,攝魂之術驟然施展,一道道針尖狀的精神力也衝進血袍人精神海內。


「嗯?」黃雲眉頭一皺。

他雖然成功控制了血袍人,可分明感覺控制的剎那,觸動了血袍人精神海內一禁制,禁制也算陣法的一種,算是一種很深奧的陣法,在精神海刻下禁制,只要別人探他的精神海,或是想控制他,都能迅速通過禁制將波動傳遞出去。

黃雲卻不知道這點,他只是眉頭一皺就忽略了。

「控制了?好,黃雲你快問他。」孫頹大喜。

「嗯。」黃雲點點頭,盯著目光獃滯的血袍人,眼中也出現了青光。

「你是不是出自惡族?」

「惡族是否在菩提山下?」

「你族內最強者是什麼修為?」黃雲盯著血袍人,一連幾個問題問出。

菩提山下。

這是一山下隧道,幽深而曲折,隧道旁多有石室,石室內則是一個個惡族族人,惡族?不,他們是幾千年前欲在大漠內域隻手遮天的血雲族。

隧道內多有族人走動,這些族人個個都和血袍人一樣,臉色慘白,體表血氣翻滾。

隧道深處,一巨大石室內。

一號紅人 ,盤膝而坐,渾身上下血氣瀰漫,周圍空氣中處處都透著血紅色,正是在打坐閉關。

老者面容枯槁,彷彿就剩下一張乾枯臉皮了,忽然他目光猛的睜開,遙遙望向黃雲幾人的方向,眸中血光閃爍。

嗖!

空氣一閃,這滄桑老者就消失在原地了。

。。

。。。

山道上。

黃雲用攝魂之術控制了血袍人,正一個個問題逼問著。

「我族族長乃七級武者,正閉關衝擊八級。」短短一句話,讓黃雲等人驚得臉色大變。

「衝擊八級?」


「天。。天啊,我們居然想著滅殺惡族,七。。。七級武者。」楊遷吞了口唾沫,臉色蒼白喃喃道。

七級?

這在大漠內域都能算巔峰武者了,而且能衝擊八級的七級武者,那修為還要更高。(未完待續。。) 呼呼呼~

血雲族老者出了山低隧道,在空氣中幾個閃爍,泛著血光的眸子也遙遙看著黃雲等人的方向,軀體之上血氣越加濃郁了,他一步踏出就能到千米之外,簡直就像瞬移一般。

很快。

血雲族老者就逼近了黃雲幾人。

「三個五級武者,一個四級武者。」血雲族老者喃喃著,臉上露出一抹古怪笑意。

黃雲用攝魂之術操控著血袍人,隨著發問,了解到的消息也越來越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