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楊天撿起靈石,看了一眼,扔了回去,冷笑一聲道:「在下的院落不租,你還是去找其它的地方吧!」

黑衣少年瞥了靈石一眼,寒聲道:「你這是要拒絕嗎?!」

楊天不為所動,雙眼一眯,點點頭,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黑衣少年修為不低,達到了破凡八重天的境界,而其身後的少年中,兩位破凡八重天,五位七重天,至於他身旁的老者,楊天看不出他的境界!

「還沒有人敢拒絕我烈風程家呢!」黑衣少年手中一晃,一把長劍握在手中對楊天寒聲道,「你會為自己的選擇後悔的!」

「朋友,這是我的家吧!你們不覺得過分了嗎?」楊天也拔出背後的凌天劍,冷哼一聲道。

「過分?我們看得上你的院子是你的福分!不知好歹的東西!」黑衣少年說完,一劍刺來。

「好囂張!」楊天怒喝一聲,手中的凌天劍揮舞,一朵劍蓮瞬凝聚而成,護在身前,然後反手劈向黑衣少年的右臂!

「咔嚓!」一聲脆響,劍蓮破碎,楊天側身躲過對方的劍氣,並在黑衣少年的右臂上留下一道血痕。

「你敢出手傷我!」黑衣少年大怒,面色猙獰,一腳橫掃過來!

楊天躍起,與他對踢一腳,並借勢向院后的山林掠去,沒有絲毫猶豫!

「啊!給我追!我要將他碎屍萬段!」黑衣少年見楊天突然逃走,頓時大怒,連忙帶著眾人追去!

楊天見對方追來,眼中閃過一絲殺機,催動全身元力,施展凌雲步,化為殘影,向山林深處遁去,並利用自己對周圍地理環境的熟悉,與後面的人保持一定的距離。

在這裡居住的兩年多里,他曾多次設計自己遇敵的逃跑路線,並安排了很多後手,見對方進入自己的險境,立刻從懷裡掏出一個竹筒,拉開繩環,一個火光衝天而起,到達百丈高度后,「轟!」的一聲爆炸開來,聲音向四面八方傳去!

正在青雲鎮一家兵器店做客的楊龍和楊虎聽到這聲巨響,豁然起身,連招呼都沒來得及和主人打,就直接奔向楊天所在的地方,神情凝重,眼中充滿焦急!

「少爺!那小子應該是求援了,我們還是走吧!」黑衣少年旁邊的老者規勸道。

「陳伯!這小子竟敢傷我,我怎麼可能放過他!再說他一個破凡七重天的小子能有什麼後援!嚇唬我們罷了!」黑衣少年恨聲道,「給我上!把他給我抓下來!」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七名少年立刻手持寶器,向楊天所在的地方衝去!

楊天看著衝來的七人,冷哼一聲,將元力運轉到雙手中,一掌拍在身旁的一塊巨石上!

巨石崩碎,一條繩索斷裂,緊接著無數的破風聲從四面八方響起,無數的箭羽從密林里射出,射向正在攀登中的七人!

「噗!」「噗!」兩個破凡七重天的少年來不及躲閃,直接被射成刺蝟,另外五人見此,立刻聚合在一起,揮舞著手中的寶器抵擋!

「小輩!你敢!」那老者見轉眼間死去兩人,臉色慘白,勃然大怒,一身元力瘋狂涌動,如一頭靈豹撲向楊天!

「等的就是你!」楊天低喝一聲,又是一掌拍在身邊的巨石上,六根由玄鐵打造的長弩泛著冷光,射向老者,同時身後的箭雨也更加密集!

「小輩!你好算計!」老者見漫天箭雨,六隻巨弩,心中怒火中燒,但也顧不得其它,連忙護在苦苦堅持的五位少年面前!

有兩隻巨弩射向老者,老者沒法躲避,只能硬接,只聽「嘭!」「嘭!」兩聲,老者手持長劍,將巨弩打偏,但還是受了一些皮外傷!

「啊!小輩!你好狠毒呀!」老者看著迅速發黑腐爛的傷口,恨欲狂!

「差不多了!」楊天看著反應越來越慢的老者,心中暗道,雙手準備再次拍向身邊的巨石! 「少爺!我們來了!」正在此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兩個身影迅速來到山谷中。

「龍哥、虎哥,你們來得正好!」楊天開口笑道,一拍巨石,箭雨停歇,讓兩人過來。

「少爺!你沒事吧?」楊龍喘著粗氣問道。

「沒事,他們想要強佔我的住處,我不同意,被他們追殺至此,幸好以前在此不下了一些機關,否則還真不好說!」


聽到楊天的敘述,楊龍楊虎看向老者的眼神立刻變得鋒利起來,一身元力涌動,準備出手!

「兩位小兄弟,我們只是與你家少爺發生了一些誤會,我在此代表烈風郡程家給你們道歉了!」老者連忙服用了一枚解毒丹藥,拱手道,態度誠懇,言語中卻有威脅!

「先擒下再說!」楊天看了一眼已經死去的三人,大沉聲道。

楊龍、楊虎相視一眼,立刻撲殺過去,那老者本為靈元境後期武者,但在楊天的一輪陷阱之下,元力消耗巨大,又身中劇毒,實力不足三成,在楊龍的瘋狂進攻之下,只能勉強穩住陣腳。

楊虎則很輕鬆的就壓制住了另外四人,想必很快就能取勝,支援楊龍。

「蓮花刺!」楊天一躍而起,劍蓮瞬間凝聚,刺向黑衣少年的面門!

黑衣少年大驚,連忙揮舞手中長劍,無數光華閃現,在身前凝聚一個巨大的劍盾!

「流光斬!」劍蓮與劍盾碰撞,崩碎開來,楊天面色一沉,欺身向前,凌天劍一聲長吟,化為流光,將黑衣少年的劍盾破開!

黑衣少年看著劍光從自己的耳邊劃過,臉色慘白,連忙後退數步,取出翻手取出一塊盾牌,守護在身前!

「雷雲破!」楊天見此,長嘯一聲,雙手持劍,高舉頭頂,體內元力瘋狂湧入其中,使整個長劍爆發出噝噝雷鳴聲!

「嘭!」

凌天劍與盾牌碰撞,發出一聲悶響,黃階中品的盾牌被劈成兩截,楊天手臂發麻,艱難的握著長劍,死死的盯著不斷後退的黑衣少年!

「我乃凌霄宗程飛宇的……」還沒等黑衣少年說完,八朵劍蓮瞬間凝聚而成,刺向他的各個要害!

「啊!」黑衣少年臉色鐵青,持劍護在胸前,怒吼道:「欺人太甚!」

「嘭!」的一聲悶響,黑衣少年在劍蓮的衝擊之下,倒飛出去,躺在地上,大口吐血,長劍從血肉模糊的右手滑落。

楊天冷哼一聲,將黑衣少年的丹田封印,然後坐在地上,觀看楊龍、楊虎聯手壓制老者!

靈元境之間的戰鬥並不是能經常見到的,楊天一邊觀看,一邊結合自己練習的武技思索,希望能有所啟發突破。

楊龍手持戰斧,揮舞成風,狂霸無比,有裂地之威!楊虎雙手持錘,風嘯雷動,剛猛霸烈,有碎石之力!而老者長劍揮舞,劍法如春雨潤物,又如水繞指尖,輕靈纏繞,雖然處於下風,但也不至於立刻敗北。

「前輩!還請你配合!否則……」楊天感覺老者的實力正在恢復,畢竟自己塗抹在巨弩上的**並不算猛烈,於是持劍抵在黑衣少年的咽喉處,對老者喊道。

老者見此,頓時大怒:「小子!你若敢傷我家小少爺一根毫毛,我程家必和你不死不休!」

「前輩嚴重了,在下只不過不想被欺辱而已,至於和你程家,並無深仇大恨,若前輩識趣,我們不妨好好談一談!」楊天鄭重道。

老者露猶豫之色,正要答應下來,被一旁伺機而動的楊龍、楊虎一舉重創,手中長劍也被打落!

老者長嘆一聲,見事不可為,便放棄了抵抗,任由楊龍封印修為!

「小兄弟,想必你也是出身不凡之人,我們認栽,你開條件吧!」老者坐在地上,神情誠懇道。

「憑什麼呀!」坐在他身邊的黑衣少年恨聲道,「我就不信他敢把我怎麼樣!告訴你,我三叔就是凌霄宗的執事,我堂哥程飛宇是望海峰的核心弟子!你們最好現在放了我,否則就讓你嘗嘗抽魂煉魄之苦!」

在凌霄宗,破凡境的為外門弟子,靈元境的為內門弟子,而進入靈海境的則會被收為核心弟子!至於凝神境,則是難得一見的真傳弟子!


楊天心中一驚,沒想到這件事會牽扯到核心弟子,感覺有些棘手,但看著黑衣少年怨毒的眼神,心中立刻有了決斷!

「那你們為何沒有進入凌霄宗,住你堂哥那裡,而是要強佔我的住所?」楊天問道。

黑衣少年冷哼一聲,瞥了楊天一眼,沒有說話。

老者見此,連忙說道:「我家大少爺前往帝都為凌霄宗廣收弟子去了,因此他的住所被陣法封閉,我們沒法進去,不過再過半月,大少爺就會回來了。」說著別有深意的看了楊天一眼。

「少爺,那程飛宇我聽說過,是碧霄峰的核心弟子,同時也是碧霄峰副峰主杜海雲的二弟子,此人性格狹隘,睚眥必報,十分難纏!」楊龍在楊天耳邊小聲說道。

楊天點點頭,沒有說話,而是走到老者等人面前,無數劍氣瞬間迸發,留下死不瞑目的幾具屍體!

「這……少爺,為何要殺了他們?」楊虎有些不解道。

楊天看著遍地的鮮血,神情冷峻,沒有說話,默默地將他們身上的物品全部收起來。

楊龍也是一驚,隨後露出一個釋然的表情,對楊虎說道:「這幾人明顯是來參加宗門考核,即使通不過,那程飛宇也會疏通關係讓他們進入宗門,如今我們已經得罪了他們,即便將他們放了,甚至賠禮道歉,他們也會記恨和報復我們,不如殺了乾淨!不過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少爺會如此決絕!」

「哦,原來如此,不過殺了也好,我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楊虎恨聲道。

楊天用劍將老者的丹田挑破,從中取出一顆龍眼大小,散發著淡淡乳白色光芒的內丹,雖然人類不能對它進行吸收煉化,但對於靈獸卻是大補之物!

天地孕育萬物,對萬物是公平的,人類可以很容易的煉化吸收靈獸的靈核,是因為靈獸靈核內的元力雖然相對狂暴一些,但神魂碎片稀少脆弱。

相對的,人類的內丹所含有的元力十分溫和,但卻含有很多神魂碎片,如果強行吸收煉化,內丹里的神魂碎片將會滲入到人的體內,與自身的神魂融合,輕則使人痴獃瘋狂,重則使人神魂錯亂,身死道消,而靈獸天生體魄強健,可以在煉化內丹時將神魂碎片泯滅。

收起內丹,楊天又在老者和黑衣少年身上找到兩枚空靈戒,另外將幾人的寶器撿了起來,確保沒有什麼遺漏后,讓楊龍將幾人的屍體放在一起,放火燒掉,並將打鬥的痕迹抹除。

「少爺!你到底安了多少暗器呀?」楊虎看著小山般的各種暗器,顫聲問道。

「也沒多少,總共八千隻箭羽,十二根帶著劇毒長弩以及三根破罡弩,還有一些毒粉等等。」楊天小心的拿著一根長弩,神情淡然道。

楊龍楊虎相視一眼,感到頭皮發麻,其他的不說,那破罡弩可是能夠射殺靈海境武者的寶器啊!看向楊天的眼神不知不覺中有了一些改變,眼中第一次有了敬畏……「即使我們沒有趕來,想必少爺也不會有事吧!」楊龍不禁暗想道。

楊天將小山般的各種暗器裝進空靈戒中,然後帶著楊龍、楊虎回到自己的小院,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準備將其焚燒!

「少爺,不必這麼小心吧,我們已經做的很乾凈了!」楊龍看著楊天有些不舍的眼神,開口勸道。

「雖然我在鎮上很少走動,但小心駛得萬年船,萬一被人找出一些蛛絲馬跡,那就麻煩了,在我們還未強大之前,警惕一些總是好的」楊天沉聲道。

看著火光衝天,漸漸化為灰燼的小院,楊天握緊拳頭,沒有說話,轉身向連雲山脈內走去。

楊龍、楊虎知道他的心情不好,也都沒有說話,默默地跟在後面,走了一夜,才到達目的地。

這是一個寬約三百丈的小山谷,山谷盡頭有一個小湖泊,湖旁有一片竹林,山竹青翠,兩旁的山上,長滿了各種高大的樹木……「這不是我們以前獵殺獨角蟒的地方嗎?」楊虎仔細看了看說道。

「嗯,這個山谷離凌霄宗大約千里,由於方圓數百里偏僻貧瘠,周圍並沒有強大的靈獸,而且景色不錯,也很幽靜,第一次來就喜歡上了!」楊天笑道。

在小湖旁搭建了一個草廬之後,楊天取出收繳的空靈戒,將其中的物品分門別類的擺在地上。

「下品靈石十五萬塊,中品靈一千塊,黃金藤兩根,玄玉參一株,冷月寒晶六塊,玄階中品寶器兩把……」楊天喃喃的數著眼前的各種資源,心中震駭不已。

「我的天哪!這麼多物品,價值絕對不下於四十萬靈石呀!」楊龍看著一堆的靈石、丹藥、寶器以及靈材,激動的發抖。

他們去獵殺靈獸,尋找靈材,一個月生死轉戰的收入也不過幾千塊靈石罷了,沒想到殺了幾個人就能有如此收穫!

楊虎看著一堆東西,也是兩眼發直道:「沒想到這程家如此富有!怪不得經常聽人說,富貴莫過劫匪手!」

「普通武者哪會有這麼多靈石讓你去搶,想必這些資源是獻給宗門內的一些執事,以便能夠在考核的時候順利通過,最近前來參加明年考核的人,大部分都有這個打算,真正依靠自身實力,通過考核的人,到明年才會來。」楊龍在一旁說道。

「龍哥說的是,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這一次算是我們的運氣。」楊天深吸一口氣,對楊龍道,「一會兒你回去的時候,將這些用不到的靈材,全部兌換成丹藥,兩枚空靈戒你和虎哥一人一枚,這東西太過珍貴,放在我身上不安全。」

楊龍楊虎相視一眼,點點頭,將兩枚空靈戒戴在了手上。

楊天留下了一些丹藥和一千塊中品靈石以及一萬塊下品靈石,其他的都放在楊龍和楊虎的空靈戒中。

「你們回到宗門后,多打聽一些關於那個程宇飛的消息!」楊天將幾本厚厚的書遞給楊龍,叮囑道。

將兩人送走後,楊天起身,重新打量這個小山谷,並不時的量量算算,直至熟悉山谷內的每一個角落。 勘察好地形后,楊天將暗器取出,進行布置,將箭羽、長弩、破罡弩全部對準草廬的方向!

安裝好暗器,又開始挖掘地道,從草廬一直通向旁邊的山體內,三天後終於在山體內挖出一個長寬各兩丈,高約一丈的石屋,並在連接石屋的通道上方,安裝了三根破罡弩!緊接著又挖了一條通往山外的地道。

忙碌了十天,安排好了所有退路,楊天重新回到修鍊和練習武技的苦修生活中!

離宗門考核還有一個月的時候,感覺自己經達到破凡七重天的極限了,但還是沒有突破的跡象。

「也許是我太過心急了,一心求成,反倒不成,倒不如順其自然吧!」楊天苦思良久,也沒發現癥結所在,於是暫時放下修鍊,拿起魚竿,來到小湖旁,垂釣起來。

直到第三天,楊天依舊坐在小湖旁,微風吹來,黑髮飄動,衣角翩然,靜靜體會這山谷的寧靜,傾聽草廬旁的竹林發出沙沙的聲響,輕嗅空氣中摻雜著泥土與青草的芳香,心神在貼近環境的同時,漸入佳境。

「嗡!」楊天身上各處骨骼開始發出一股股乳白色的光芒,一些灰暗的物質從骨骼中散發出來,身體旁也開始凝聚一個個微小的靈氣漩渦,慢慢進入體內,轉化為元力。

一刻鐘后,楊天的體內發出一聲悶響,山谷內的天地靈氣迅速向他的體內匯聚,一股強大的元力波動從他身上蕩漾開來,撫平了湖面的波紋,靜止了身邊的微風。

「這種感覺真好!」楊天吐出一口濁氣,悠然睜開雙眼,感覺渾身輕鬆無比。

這時,魚浮微動,而後突然下沉,楊天站起身來,輕輕一甩,一條接近兩尺的赤鱗魚上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