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林浩望著滿地跪拜的古家弟子,一股豪情油然而生,他望著蒼穹一角,久久無語。 林浩闖過第三劍台後,本想將賭注還給古家弟子的,卻遭到了他們以及兔子的強烈反對,無奈只能收下。看到如此熱情的古家弟子,林浩心中突然有了一絲感動和歸屬。

待得眾人寒暄散去,古天霸叫住林浩,將他帶到自己的洞府中。

「林浩,你可知道這《歸元劍術》老夫得自哪裡?」古天魔露出追憶。

「晚輩不知。」林浩皺眉,這《歸元劍術》極為詭異和驚人,劍術的傳授竟然沒有即成的套路,完全是以特定的環境,讓弟子自行感悟,能夠創出《歸元劍術》的前輩,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這劍術是老夫年輕的時候,得自蠻荒秘境無名山中。」古天霸道,「當時,師尊還有一絲意念存在,他將我從絕境中救下,傳我《歸元劍術》前三式,而且交給我一顆傳承寶珠。當時師尊囑咐我要為他尋找一個傳人,闖過三座劍台後,再進入蠻荒秘境,去無名山取出後面的功法。」

「蠻荒秘境,這……」林浩雙目放光,他感覺《歸元劍術》玄奧無比,威能更是大到不可思議,若有能夠學到後面的功法,他的戰力將會大進。

「對,當年老夫進入蠻荒秘境也是險象環生,當時我的兄弟,道侶為了救我都死了……」古天霸的聲音帶著沙啞,身體也開始顫抖,許久他才平復下思緒,「最後我也被仇敵追殺,幾乎陷入死地,無奈之下,闖進了蠻荒秘境有名的絕域,無名山中。此山當時還有一個稱呼,叫做葬神山。進入葬神山的修士,沒有一人能夠活著走出來,當時我也是抱著死志進去的。」

林浩暗嘆,想不到古天霸還有如此凄厲的故事。

「我進入無名山後,闖過層層考驗,九死一生見到了師尊,師尊見我以劍為命,凄慘至極,遂收我為記名弟子,傳我三式劍法,令我尋找傳人。」古天霸雙目含著淚珠,露出前所未有的尊敬和感激。

「師父救我於水火,傳我劍法,令我實力大增,我出了無名山後更是斬殺所有仇敵,為兄弟,道侶報仇血恨。那時我便發誓,必以此生回報師父。但我返回古家之後,百般尋覓,雖有無數驚才艷艷的修士闖三座劍台,卻止步於第三劍台,老夫本以絕望,也許是上天眷顧,讓老夫遇到了你。」

「林浩,請你受我一拜。」古天霸面色一凜,拂袖彎腰。

林浩大驚,剛要閃躲,卻發現一股絕強的力量,將他束縛,使他不能移動身體,「前輩,你這是折晚輩的壽啊。」

古天霸聞言,哈哈大笑,顯得極為高興:「以後不必叫我前輩,你可喚我師兄!」


「師兄?這怎麼使得?」林浩驚訝的,這古天霸在古家的輩分聲望都極高,幾乎可以跟古家那幾位老祖稱兄道弟,若是林浩跟古天霸成了師兄弟,以後整個古家的弟子,見了他豈不要稱呼老祖,林浩搖頭道,「此事不可!」

「當日師父只收我為記名弟子,你進入蠻荒秘境見到師父定是要成為師父傳人的,難道小友看不起老夫嗎?」古天霸鬍子一挑說道。

「前輩,你誤會了,晚輩不是這個意思的。」林浩焦急道。

「哼,不是這個意思還稱呼我為前輩?」古天霸道。

「這……」林浩撓了撓頭,尷尬道,「林浩見過師兄!」

「好!好!好!等你見了師尊定要帶我向他老人家問好,這是無名山的地圖,還有信物。」古天霸撫掌大笑,翻手取出一枚玉簡和一柄迷你寶劍遞給林浩。

「嗯,師兄,我們的稱謂能不能不讓古家弟子知道。」林浩道,「畢竟《歸元劍術》越少人知道越好。」

「師弟考慮的極是。」古天霸看向林浩,「蠻荒秘境的開啟還有一年時間,你有什麼打算。」

「我想擇日就加入九霄閣,畢竟大樹底下好乘涼,此次蠻荒秘境恐怕沒有那麼簡單。」林浩皺眉,一萬次輪迴使得林浩的靈感大增,命運直覺越發強烈,自從闖過第三劍台之後,隱隱中,他似乎感到一股召喚,來自冥冥中蠻荒秘境的召喚。

……

林浩返回紫玉閣盤膝靜坐數日,將三劍台的感悟融會貫通之後,便出了古家。期間,他本想和天瑤道別的,卻聽到天瑤閉關衝擊返虛境的消息,無奈之下只能離去。

林浩帶著貪嘴的兔子,在昊陽城的大路上閑逛,悠閑的走向九霄塔,只是他越走越是心驚,他發現如今昊陽城的人明顯多了不少,都是一路風塵的強大少年,儘是涅槃境的修為。

他們身上傳出極為強大的氣息波動,光是一路上,令林浩都感到忌憚的就有數位,而且他們身後跟隨的護衛,氣息極為恐怖,顯然不是普通的人物。

一路上通過旁敲側擊,林浩才知曉,原來秦皇下令,責令所有的諸侯,宗門氏族的強大弟子都要參加此次的蠻荒秘境。

「這次蠻荒秘境的開啟,恐怕不一般啊。」林浩低語。

心中有了事情,林浩不在閑逛,而是加快腳步走向九霄塔。

繞過泰華殿,高聳的九霄塔如同山嶽般出現在面前,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九霄塔的高聳和磅礴,依舊帶給林浩深深的震撼。

「那老者只是邀請我加入九霄閣,也沒給個信物,這該怎麼找啊?」林浩在低聲嘀咕中,走入九霄塔的第一層大廳。

「客官,您需要點什麼?我們這裡應有盡有。」熟悉的青衣小廝,熟悉的笑容,熟悉的言語使林浩精神一震。

他走向前去,小聲說道:「我是林浩,受你們九霄閣的老前輩邀請,前來加入九霄閣?」


「林浩?你是……」青衣小廝皺眉,畢竟過去快倆年的時間,足夠人們忘記一些事情,突然,腦海中的記憶翻騰,關於林浩的事情在青衣小廝的眼前晃過,他雙眼猛地一亮,大聲驚呼道,「對,林浩,你就是林浩!!」

青衣小廝因為過於激動,聲音極大,使得周圍所有的修士都轉身看來。

當那些修士聽到「林浩」的名字時,首先是一陣茫然,可接著就露出極為濃郁的興趣,爆發出極為強烈的轟動。

「對,角斗場上我見過他,他就是林浩!」

「想不到他消失快倆年,又出現了,曾經有傳言說他死了,看來是在哪個地方閉關!」

「嘿嘿,倆年前他能攪動風雲,恐怕現在卻是不行了,如今秦皇下令,萬界雲動,許多不出世的青年妖孽都來到了昊陽城,據說光是涅槃七重天的就有數位!」

「就是不知道九霄閣的那位大人還記得這林浩嗎?最好是將他掃地出門。」

「哼,倆年爽約,這林浩到是好大的架子,我看他是沒戲了。」

……

「前輩,對不起,我太過激動失言了,小的這就給你彙報。」聽到突然炸開的九霄塔第一層,青衣小廝自知失言,告罪后連忙聯繫九霄塔的大人。

一陣交流之後,消息層層傳遞出去,直接傳入九霄塔的上三天,傳入當日聲音出現在角斗場的老者耳中。

那老者聽到林浩的名字也是一陣恍惚,倆年沒見林浩露面,他也以為林浩放棄了或者遭遇了不測,想不到他卻來了,老人低語道:「前些日子九霄之巔的老祖們傳下話,此次蠻荒秘境開啟極為重要,九霄閣必須全力以赴,那林浩當年有些資質。不知道倆年來他去了哪裡,若是資質平平,沒有長進,將他收入九霄閣當個外門弟子,權當完成當日的承諾吧。」

「去,把他直接接到此地,我要見他。」這老者乃是負責九霄閣尋常事務的長老,居住在上三天的第八重天上,修為參天,地位極高。

不一會,老者的話傳到青衣小廝的耳中,青衣小廝聞言頓時大驚,對林浩更加恭敬,看來林浩必定要加入九霄閣的,只要能夠加入九霄閣,不管是什麼身份,對他來講都是決定他生死的大人物:「前輩,還請這邊來,長老要見您。」

林浩聞言,心中的忐忑倒也放下了,他跟著青衣小廝來到一層的傳送陣,在侍者一陣調試之後,他邁入傳送陣中,消失不見。

「看來這小子要加入九霄閣了,到是便宜他了,哼……」

周圍看熱鬧的眾人也紛紛收回羨慕的目光,暫且將林浩的事情忘記了,只是大廳有幾人匆匆離去,從那幾人的服飾上看應該是達奚氏和李氏的族人,想來他們是回去報信了。

林浩消失的這倆年,達奚氏與李家暗地裡也曾想過殺死林浩,但他一直在古家府邸,他們找不到機會,後有因為準備蠻荒秘境的事情給放下了,但他們對於林浩的關注和仇恨,卻一刻也沒有減少。


特別是李家,在達奚陽死後,連帶李家也怨恨上了,沒少找李家的麻煩,弄得李家焦頭爛額,更是怨恨林浩,欲除之而後快。 巍峨的宮殿散發出寶光,宛若一塊塊琉璃金磚鑄就,沐浴在神光中,神聖無比,這是達奚氏府邸的深處所在,也是達奚老祖的居所。

「老祖,林浩又出現了。」宮殿中有仙人匍匐在達奚老祖的身前,顫抖的稟報,「他前往了九霄塔,應該是要加入九霄閣。」

「哼,林浩擊殺我達奚氏的繼承人,更是使熾羽戰神擊殺我族人過萬,此仇不共戴天。將族中幾件秘寶取出,交給此次前往蠻荒秘境的族人,令他們擇機擊殺此獠。」達奚老祖低吼,神色猙獰,若是不能將林浩斬殺,他將永遠都是達奚氏的恥辱,被世人恥笑,他達奚氏如何在昊陽皇城立足?

星空深處,四周一片黑暗,李家族長顫抖的匍匐在虛空中,身體隱隱在顫抖:「老祖,那該死的林浩又出現了,據說要加入九霄閣。」

「嗯?林浩,此人該殺!!」沉悶的聲音在虛空中炸響,正是李家玄華老祖的聲音,「李屠龍在秘境中通過我的**,終於突破到了涅槃七重天,我會傳他幾件寶物,令他在蠻荒秘境中將那林浩擊殺!」

「李屠龍突破到涅槃七重天了?」李家族長驚呼道,「太好了!」

「剛剛突破,正在穩固境界,一年足以。」玄華老祖的聲音逐漸散去,「你去吧,這一年若是那林浩不出昊陽城,不要隨意出手,如今昊陽城暗流涌動,秦皇的威嚴不容褻瀆!」

「是。」李家族長恭敬跪拜,激動的握緊了拳頭,他雙目通紅滿臉猙獰,「林浩,容你在蹦躂一年,蠻荒秘境就是你的墳墓。」

……

不知道已經再次被倆大世家盯上的林浩,正站在光怪陸離的傳送陣中萬般感慨,這傳送陣極為特殊並非轉瞬到達,而是類似虛空通道般的傳送陣,林浩望著四周扭曲的彩光,露出吃驚之色,就連他肩膀上的兔子也是神色凝重。

「兔爺爺的,九霄塔真是一件好寶貝啊。」 格桑花的信仰

「砰!」林浩重重的敲在兔子的腦袋上笑罵道,「第一,不要說些大家都知道的廢話。第二,不要總是老氣橫秋的。」

「混蛋你兔大爺,我說兔爺最近怎麼變笨了。」兔子勃然大怒,縱身躍起,抬起爪子就要拍林浩腦袋。

可是沒等兔子爪子落下,「嘩」的一聲,虛空通道前方出現一片朦朧的出口,一股柔和的吸力傳出,林浩跟兔子的身影消失不見。

「到了?」林浩環顧四周,看向前面的走廊,「不知道這是第幾重天。」

林浩剛站了一會,在他前面就出現一名道童,這道童極為清秀,身著青色道袍,儼然一副小仙童的模樣,他打量了林浩一會,用清脆的聲音問道:「你就是林浩?」


「正是在下!」林浩拱手一禮道。

「主人早就吩咐了,無需再次通稟,你隨我進去見主人吧。」道童笑道,說著他又看向林浩肩膀的兔子,皺眉道,「這頭靈獸暫且讓它在外等候吧。」

林浩點頭,一把抓過兔子將它踹到牆角,傳音道:「給我老實一點,不許到處惹禍,在這等我。」

兔子好像被摔痛了,對林浩齜牙咧嘴,可是當它聽到林浩的話時,突然變的極為安靜,眼珠子滴露露的轉個不停,暗自嘀咕道:「嘿嘿,還多虧你提醒,兔爺爺才不跟你進去呢,這可是九霄塔,肯定有無數靈丹,嘿嘿嘿……」

林浩跟隨道童穿過走廊,來到一處密室,道童輕巧的敲了敲密室的門扉,數息之後,門扉自動開啟。

「進去吧,主人已經知道你來了。」道童微笑指了指密室,看他的樣子顯然是讓林浩自己進去,林浩點頭,穿過門扉便入了密室。

密室內。

大約數十丈寬的密室,極為簡單,除卻角落裡的石桌和石椅,就是無數個巨大的蒲團,在正中的蒲團上,正端坐這一名黑袍老者,老者靜靜盤坐,散發出一股令林浩心神不寧的氣息。

「他就是當日招攬我的前輩?」林浩看到對面的老者,感受到他身上傳出的威壓,不免有些緊張。

「拜見前輩。」林浩恭敬道。

老者睜開眼睛,看了看林浩,輕輕點點頭,指了指身前的蒲團道:「過來坐吧。」

「是。」林浩上前幾步,隨意選擇了一蒲團,盤膝而坐。

「當日你與達奚陽的戰鬥,我看了,那日你鋒芒畢露,震驚昊陽城,很好。」老人微笑道,「以你的年紀能夠達到三重道之域境,並且神識之力修至巔峰,你很有潛力,這也是當日我招收你的原因。」

林浩恭敬聽著,心中卻很是欣喜,畢竟能夠給這地位明顯極高的老人留下好的印象,才能在九霄閣獲得更高的地位,享有更好的資源。

「只是你消失倆年,不知你如今境界如何了。」老者說著,目光掃向林浩。

隨著老者目光看來,林浩渾身一緊,彷彿全身的秘密都被看透一般,不由下意識的擔心起腦海中的星雲圖來。但老者的神念只是一掃而過,並未強行侵入林浩的身體,不過單單如此,林浩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暗道:「疏忽了,幸好老者不能窺探星雲圖的秘密。」

林浩抬頭看向老者,當他看到老者的臉色時,心裡頓時咯噔一下。

「倆年時間,你從涅槃四重天進入涅槃五重天,放到外面倒也算可以。」老者皺眉,「但在我九霄閣卻只能算的上平庸,而且如今蠻荒秘境開啟在即,如此修為也弱了。」

聽到老者的話,林浩雙眼微眯,心中隱隱有了一股怒火,但他臉上一片平靜,一言不發,只是雙眼的瞳孔中卻是閃過一抹驚天的傲氣。

「如今我可以給你倆個選擇。」老人探查出林浩的修為後似乎也是失去了耐性,「我九霄閣的弟子,分為雜役弟子,外門弟子,內門弟子,核心弟子還有各位長老的親傳弟子。按照規矩,你需要從雜役弟子做起,再積攢數十年的貢獻后才能提升為外門弟子。如今你憑我手令,可直接成為我九霄閣的外門弟子,你……去吧。」

老者取出一枚令牌,揮手將令牌推到林浩面前。

林浩靜靜的看著懸浮在身前的令牌,這代表著直接成為九霄閣外門弟子身份的令牌,在外界,即使那些王族世家的弟子眼裡,都是想都不敢想的東西,很是珍貴。

但林浩卻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他平靜的看向老者,說道:「前輩,我想聽一下第二個選擇。」

「嗯?你確定要聽嗎?」老人見林浩沒有去接令牌,心中很是不喜,那令牌無數人求都求不來,這小子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但之前自己說出倆個選擇,倒不好回絕。

如此想著,老人不耐道:「第二個選擇便如同尋常子弟進入我九霄閣一般,去通天石旁開啟屬於自己的靈柱。靈柱的光芒能夠被不同層數的九霄閣門人感知,若是被他們看中,便會收你為弟子,若是沒人看中,你將不會被我九霄閣收納。」

「通天石?被老人看輕的我,經歷了一萬次生死輪迴的我,不知道靈柱,能夠達到幾何!」林浩的目中露出強烈的神彩,這是一股自信,一股傲然,一股執著之氣。

一股自從踏入修真至今,經歷無數生死,掙扎走來,從未屈服的自信!


一股縱使天地欺壓,束縛己身,也要揮劍刺穿虛無,戰天滅地的傲然!

一股即使死亡一萬次,也要在萬次輪迴中,尋找自己生的希望的執著!

「前輩,我選擇第二條路。」林浩起身一拜,毫不猶豫道。

「什麼?你可想清楚了?」老人顯然是極為詫異,「去開啟通天石,你很有可能失去進入九霄閣的機會,這場天大的機緣也許就與你擦肩而過了!」

「前輩,我選擇第二條路。」林浩抬頭,平靜的看向老者,瞳孔中燃燒著熊熊的火焰。

「也罷,以你涅槃五重天的修為資質加上你之前的名聲,若不出意外,應該會被選為雜役弟子吧。」在看到林浩雙眼的剎那,老者瞳孔收縮,他能感受到林浩目光中的那股執著,但老者卻是暗嘆一聲,揮手取出一枚玉簡遞給林浩,「這裡面有關於開啟通天石的一些感悟,你先觀看吧,一個時辰之後,我送你去試煉之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