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趙炎順著他的指向望去,那道身影在視線內非常纖細。

趙炎問道:「你怎麼知道那是跟蹤?」

傳令兵道:「從雲天城出的時候,我也現過這道身影。」

娜曼姿道:「那是艾瑪婭。」

趙炎疑惑的望著娜曼姿,道:「你早就知道了?」

娜曼姿沒有直接回答趙炎,而是道:「你去把她接回來吧!」

想了一陣,趙炎深深呼了口氣,大聲道:「全軍前進!」

見狀,娜曼姿也不好再多說什麼,給傳令兵使了個眼sè叫他下去。沒走幾步,又把他叫了回來,道:「不要派人去sao擾她,就當作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傳令兵點點頭,道:「是!」

軍隊在大地上行走,宛如一條長長的大蛇。趙炎默默的看著前方,在那裡,有在他艾雅大6灑下的種子。

他和愛櫻莎愛的結晶。

而此刻,他的內心卻生出一絲yīn霾。

他偏過頭,望向遙遠的山川。他知道,在那之間,有一個和他永遠聯繫在一起的身影。

趙炎突然仰起頭,微微的閉上眼睛。

艾瑪婭,原來你一直就沒走。可是你,究竟又是為了什麼呢?雲天城破了,丹妮絲死了,原來的紫俊也不存在了。難道這層隔閡,就那麼堅硬嗎?

(經歷過那麼多磨難,趙炎和艾瑪婭會走到一起嗎?趙炎會知道他和碧爾絲菲生的那些事嗎?一場和光明教廷的對決終於快開始了嗎?趙炎或奧瑪科,又或是趙炎和奧瑪科,能戰勝幾乎到達人類實力巔峰sk級別的教皇薩奧明嗎?請繼續關注《jīng帝》第二十四集,更加jīng彩,拭目以待!)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愛櫻城,白雪皚皚。彷彿亘古至今,從未改變。

踏上厚重的雪地,趙炎心中那歸心似箭的感覺便越的強烈。他顧不上去迎接大臣們的祝賀與恭喜,而沒去理會迎面而來的緊急政務,而是奔進了愛櫻宮,將愛櫻莎緊緊的摟入懷裡。

趙炎親吻著愛櫻莎的臉,他感受到這是他最為幸福的一刻。

眾侍女都很識相的離去,給他二人創造彼此都需要的空間。趙炎和愛櫻莎沉默不語,只是這樣痴痴的對視,都持續了近半個小時。

下一刻,四唇相結,狠狠的吻了下去。

碧爾絲菲望著愛櫻宮中層上閃爍的燈光,沉默不語。

她渾然不知,拉丹奴在她身後已站了許久。她雖然看的出神,但卻本能的以jǐng惕的感知來感受周圍的一切魔法和戰氣氣息。只是拉丹奴是個平凡的女子,她既不會魔法,也不懂武技。沉思中的碧爾絲菲反而卻感受不到她的存在了。


「妹妹,你還是忘不掉他啊!」

碧爾絲菲驀然篤定,緩緩的轉過身,臉上的憂傷隨即化為欣喜,「姐姐!」

她朝拉丹奴撲了過去,倆姐妹頓時緊緊的抱在一起。。

碧爾絲菲的聲音略帶沙啞,「姐姐,我好想你!又過去一年多了,我真想你啊!這些rì子,你過的好嗎?」

拉丹奴撫摸碧爾絲菲的秀,淡道:「好,姐姐現在是愛櫻王妃。大臣們對姐姐都很尊敬,炎和愛櫻莎對我都很好,姐姐過的很快樂。」

「那就好,那就好……」碧爾絲菲小聲念道。

「倒是你……」拉丹奴捧住碧爾絲菲的腦袋,向外微微一推,以至於能平視的看著她,道:「對他還是念念不忘呢!」

碧爾絲菲垂下頭,迴避姐姐的眼神,道:「我本就沒打算將他遺忘,我愛他。」

血染的白書包 ,碧爾絲菲又抬起頭,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拉丹奴,道:「我愛上了姐姐的男人,這……這是不是很可笑?」

拉丹奴的手順著碧爾絲菲的臉頰滑下,又爬上額頭撫摸頭頂的秀,道:「妹妹,你大膽的去愛吧!姐姐不怪你。而且,早在姐姐之前你就已經愛上他了不是嗎?」

拉丹奴偏過頭,朝愛櫻宮望去,道:「他不但是個男人,是個丈夫,更是一個王國的君王。他的一生,不可能只有一個女人為伴。。妹妹能突破這個障礙,所以你愛他已經很深了。」

一滴淚水自碧爾絲菲的眼角滑落,她又投入拉丹奴的懷抱,在她的胸口小聲哭泣,「姐姐,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彷彿我所做的事都是為了他。以前我還小,根本不明白這是什麼。現在我才知道,原來他在我心中的位置已經不可替代了,我寧願為他去做任何事,只要他能得到幸福。姐姐,你知道嗎?當我看見他因為自己要當父親后那興奮自豪的神sè,我的心裡真的很開心啊!」

拉丹奴道:「那你……就把那件事告訴他吧!和他說,在一年以前,你就已經是他的女人了。」

碧爾絲菲驟然變sè,從拉丹奴的懷裡鑽出來,搖頭道:「不!我不能告訴他。」

拉丹奴狐疑道:「為什麼?你已經決定好好愛他了,為什麼連這點勇氣都沒有呢?」


「姐姐,我不是沒有勇氣。而是,大哥哥對我根本沒有非分之想。一直以來,他只把我當作妹妹。我如果現在告訴他,那不等於是在威脅他嗎?我不能這樣,我要讓他真正的愛上我,我要讓他感受到我對他的愛,而不是用以前的故事來成就這段感情。。」

「妹妹,你這樣做,會很累啊!」

碧爾絲菲笑了,她的笑是那樣的動人。「我還年輕,我不怕。」她轉過身,凝望著愛櫻宮中的燈火,淡道:「大哥哥,很愛愛櫻莎吧?」

「恩。」拉丹奴點點頭,道:「就算愛櫻莎不是公主,炎也會讓她做王后的。愛櫻莎在炎心目中的地位,沒有哪個女人能隨便代替。何況現在,她還有了炎的骨肉。」

「呵呵……真是叫人羨慕啊!」碧爾絲菲的眼中,掠過一絲落寞。

這樣的話題似乎讓這個重逢顯得特別的憂傷,拉丹奴討厭這種感覺,她綻放笑臉,拉住碧爾絲菲的手,道:「好妹妹,我們幹嘛老是討論男人呢?來,姐姐帶你四處逛逛,也和我分享分享這一年來你做了些什麼。」

碧爾絲菲淡然一笑,道:「姐姐,還是說說你的事吧!我的事沒什麼可說的。」

拉丹奴怔怔的看著碧爾絲菲。

見姐姐疑惑的神情,碧爾絲菲淡道:「真的沒什麼可說的。除了修鍊,還是修鍊。枯燥乏味,如此而已。」

愛櫻宮的故事並不會因為少了倆個觀眾而停止,相反,他們的故事只會越的溫馨。。畢竟這已是趙炎第十五次將耳朵貼在愛櫻莎的肚皮上了。

愛櫻莎摸著趙炎的頭,笑道:「看你那激動樣!才兩個月,你聽不到什麼聲音的。」

噓!

趙炎伸出手指,示意愛櫻莎安靜,他則滿臉嚴肅的指著愛櫻莎的腹部,輕聲說道:「誰說聽不到,我現在就聽到了。」

愛櫻莎狐疑道:「不可能吧?才兩個月,怎麼會有聲音呢?」

趙炎依然嚴肅無比,道:「真的有,不信你來聽聽。」

「我怎麼聽呀!」

「說的也對,你也聽不到。」說著,趙炎又將耳朵貼近了一些。

見趙炎這副模樣,愛櫻莎心中滿是驚奇,道:「炎,究竟是什麼聲音,難道小傢伙真的在裡面調皮嗎?」

趙炎輕描淡寫的說道:「什麼小傢伙呀!我聽見的是你肚子餓的呱呱叫的聲音。」

你……

愛櫻莎嘟起小嘴,在趙炎背後狠狠一拍。想起趙炎那滿臉嚴肅的樣子,她又多拍打了幾下。。「你討厭!」

趙炎不但不躲,反而緊緊的抱住愛櫻莎,將她推倒在床上,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我要當爸爸咯!」

愛櫻莎嘆息道:「好了,你都說了上百遍了。」

趙炎仰天睡在床上,臉上滿是美好,道:「你也要當媽媽了,難道不開心嗎?」

「當然開心,有了你的骨肉,是讓我覺得最幸福的事。」

趙炎道:「莎,以後政務就交給卡西特和崔南德他們。他們雖然是老狐狸,但對愛櫻王國卻忠心耿耿。這樣的人信的過,而你,就好好的調養身體,知道嗎?」

愛櫻莎道:「我沒事,還能再堅持幾個月。」

「不行!你現在cao勞只會影響到孩子,我可不允許你這樣虐待我們的孩子。」

「噢!原來你不是關心我,而是擔心我會連累孩子啊!」

愛櫻莎語氣微微一變,她嘴上雖然這樣說,但心裡卻非常幸福。

趙炎嘿嘿笑道:「關心孩子,更關心老婆!所以我希望,我的老婆孩子都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愛櫻莎白了趙炎一眼,道:「想想當初認識你的時候,你的嘴可沒這麼甜啊!那時的你傻愣愣的,彷彿對這個世界上的什麼事都不懂。。而現在,這嘴就跟抹了蜜似的。哼!一定是在外面哄女人練出來的。」

趙炎翻過身,在愛櫻莎臉上猛啃了幾口,道:「好了我的乖老婆,你就別瞎吃醋了。無論我有多少女人,我最愛的都是你呀!」

是嗎?等我人老sè衰,而那些年輕的王妃進宮之後。你最愛的還會是我嗎?

愛櫻莎臉上掠過一絲落寞。

愛櫻莎無奈道:「我聽你的,在愛櫻宮好好休息。等我把手頭上幾個緊急的事情處理完了,馬上就回來,好嗎?」

趙炎在愛櫻莎的鼻子上輕輕一捏,又翻過仰天睡去,道:「這還差不多。」

愛櫻莎用手肘支撐腦袋,從上至下朝趙炎望去,道:「炎,給我們的孩子起個名字吧!我知道,你還有很多事沒有辦,他出生的時候你也不一定會在身邊。」

這個問題趙炎在從諾頓回來的路上就思考過,只是思考了很久最終也未能定下來。。此時愛櫻莎這樣一問,讓他陷入了沉思。

愛櫻莎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分享他臉上的幸福。

頓了許久,趙炎緩緩的睜開眼睛,微笑道:「莎,你的名字叫莎.愛櫻,我的名字叫炎.夢寒,而我們是愛櫻王國的國王和王后,我們的孩子便是愛櫻王國未來的主人。我想好了,如果你生下的是個男孩,就叫愛櫻炎.夢寒;如果是個女孩,就叫愛櫻夢.夢寒。」

「愛櫻炎,愛櫻夢……」愛櫻莎小聲的默念這倆個名字,足足念叨了好幾遍,終於笑道:「好,炎,謝謝你。」

「謝謝我?謝謝我幹什麼?」趙炎有些詫異。

愛櫻莎沒有為趙炎解釋,只是笑道:「替孩子們謝謝你這樣一個好父親。」

趙炎情緒激動,也沒去理會那麼多,當下又哈哈大笑,再次趴到了愛櫻莎的肚皮上,將耳朵貼了進去。

而在愛櫻莎的耳邊,還在回蕩著趙炎或的話。

「莎,我們的孩子便是愛櫻王國未來的主人。」

炎,謝謝你。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自從趙炎這次回到愛櫻城后,整個愛櫻城都沉浸在一片喜氣洋洋之中。

各地大小戰役的捷報,正確的政策造成的良好效果都撲面而來。

而狂龍和拉斯維佳爾公國諾諾莎.迦納多的婚禮更是舉國歡慶,這讓愛櫻大將軍狂龍非常有面子。在狂龍和諾諾莎婚禮的同時,弗里加昂.迦納多親王也前往愛櫻城。一是為女兒的婚禮祝賀,二是正式接受愛櫻王國的冊封。

弗里加昂的態度非常誠懇,表示將和愛櫻王國永久的和睦。年年對愛櫻王國進貢,並將愛櫻王國對其施與的恩惠傳告後世,為長期永久的和睦奠定堅實的基礎。

這個歡慶熱鬧的rì子,在愛櫻城持續了近一個月的**。趙炎自己都沒想到自己能待上這麼長時間,看來黑暗勢力的攻勢緩了下來,或者是光明教廷的抵擋勢力更加的頑強了吧!

趙炎答應光明教廷的交貨時間拖遲了,這並不是趙炎的原因。而是沃伏托增加了裝備的數量,故此時間不得不延遲了。這批裝備是直接運往俅迪光明大神殿的。。

趙炎暗想,看來黑暗勢力要進攻到俅迪光明大神殿,還有一段距離。要不然,沃伏托早就催著要東西了。

而令趙炎擔憂的是,奧瑪科並沒有聯繫他,就算自己親自不來,派一兩個手下來也是可以的啊!而他要聯繫到奧瑪科卻沒有什麼辦法,他行蹤鬼魅,就連光明教廷的人也琢磨不清楚。

奧瑪科現在的情況,究竟怎麼樣了?

「陛下!」卡西特出列,朝趙炎微微恭身,然後向坐在趙炎旁邊的愛櫻莎也行了一禮。一個星期前,在趙炎百般勸阻下,愛櫻莎終於放下手中依然沒辦完的政務回愛櫻宮休息了。只是才憋了一個星期,愛櫻莎就閑不住了,非要出來透透氣。和趙炎商議后,趙炎允許她在旁旁聽,但絕不許將政務又裹在自己身上。

趙炎朝卡西特點點頭,道:「丞相大人請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