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第二場,毫無懸念,十極紅髮勝空玉兒。

明天,唐春抽中昌醉紅。而十極紅髮休息一天。

抱雪山對空玉兒。抱雪山已輸兩局,只有戰勝空玉兒才有一線希望。

而空玉兒一平一負,也只有戰勝抱雪山才有希望進入前三。所以,兩人都給逼上了死路。

不過,唐春跟昌醉紅一戰倒是眾看客們熱議的焦點。

「明天昌醉紅祭出黑馬鎮國玉璽。不曉得唐大師會不會出第二招。」

「肯定會,我聽說那天昌醉紅跟空玉兒打鬥時傷勢很重。而昌醉紅休息了一天,據小道消息說是老太祖用神池之水給治好了傷。明天昌醉紅全力出擊,唐春不可不能用第二招的。」

「嗯,如果唐春還能頂住不用第二招,那這預選賽估計第一寶座就該定下來了。」

心慌到死 不一定,十極紅髮到現在也沒敗過。他跟唐春都屬於黑馬片區預選賽中不敗之將。」


「可是唐春更厲害,他從來是一招。」

「那也不一定,沒準兒唐春是沒遇上十極紅髮。」

「我跟你賭一百枚極品。我賭唐春明天肯定用第二招。」

「賭了,唐春還是一招敗十極紅髮。」

唐春還沒開戰。下邊好事者早就沸沸揚揚。大大小小的賭局已經拉開了帷幕。

「他是個強勁的對手。」九道紅髮的臉色也空前的凝重。道,「他可能是你拿到第一名的最大的絆腳石。」

「嗯,他的確強大。不過,咱們還沒戰過。

我相信我更強大。咱們含有仙力的寶塔還沒出手。

我相信。明天也不需要用此塔。只要我十極紅髮的十根至寶頭髮就夠了。

這寶塔。還是留著在空域競技場用吧。」十極紅髮勢氣飛揚。一股蔑視天下的霸氣環繞全身。

「好,不愧是我九道紅髮的後輩。你說昌醉紅有勝的希望嗎?」九道紅髮一臉似笑非笑,問道。

「有。昌醉紅的鎮國之寶還沒發揮最大作用。不過,我不希望昌醉紅勝。因為,我要讓唐春知道,什麼才叫永遠不敗。」十極紅髮笑道。

「講得好,永遠不敗。」九道紅髮狂笑道。

「聽說蓋世一生拜訪了唐春,他們倆想幹什麼?」人皇陰沉著臉。

「會不會他知道我們鎮國玉璽的什麼秘密告訴唐春?有可能是一場交易,比如,他希望得到什麼丹藥之類。」昌敬秋說道。

「不可能知道,咱們的鎮國玉璽是皇室最高機密。如果說教唐春一點武技之道倒有可能。」人皇冷笑道。

「蓋世一生作為總裁判長居然去拜訪一下選手,這個,可是很不合適的。要不明天提出來警告一下這傢伙。」昌敬秋說道。

「適得其反。」人皇哼道。

第二天,第一場,抱雪山戰空玉兒。

想不到的是這一場打得居然很是艱難,雙方打上了千招才分出勝負,空玉兒險勝。

昌醉紅跟唐春一戰是所有人注目的焦點,而空玉兒跟抱雪山一戰只能說是調味菜罷了。

雙方站在了擂台上。

「唐春,今天我昌醉紅要用黑馬氣運告訴你帝國之威是不可戰勝的。」昌醉紅一臉冷凌,一臉威嚴,真有股子雄霸天下的氣勢。

眾人發現,比賽還沒開始。居然有一些詭異的稀薄氣體飄向了昌醉紅。

「昌醉紅,你作弊。還沒開始你就利用黑馬玉璽凝聚帝國氣運。」這時,胖子大聲叫道。

「明白了,那些向昌醉紅聚攏的莫名氣狀物就是帝國的氣運了。」有人如夢初醒。

「呵呵,帝國氣運自動投奔過來。這說明我昌醉紅是帝國認可之人,萬民承服。

氣運相助,如果唐春能得到的話我昌醉紅也沒話說。

不用唆使你的手下在下邊喋喋不休,你凝聚給我看看,我昌醉紅絕不反對。」昌醉紅不以為恥,反倒是振振有詞。

「無恥啊無恥,你昌醉紅有帝國黑馬玉璽。那是鎮國法寶,你把玉璽扔出來再看看能否有氣運過來?」蛛古力也大叫道。

「我昌醉紅是帝國王子殿下,黑馬玉璽本來就是我昌醉紅所擁有之物。

從來都是佩戴於身體,胖子,你有何理由叫我扔掉玉璽?

別在這裡唧歪了,有本事你叫唐春也照樣子來一把就是了。」昌醉紅勢力高漲,道,「今天我要讓我的對手知道,什麼叫帝國氣運不可戰勝。帝國威嚴億民臣服。」(未完待續。。) 7更到!

「沒錯,帝國億民臣服,黑馬威風,踏平天下。」帝國的馬屁精們開始興奮了起來,此號聲此起彼伏在了黑馬帝國廣場。

「去你嗎滴帝國氣運,統統臣服!」當蓋世一生宣布開始后,唐春一聲大氣粗罵,動手了。

只見空中一尊玉璽發出紫黑之光,它瞬間漲大到了百丈方圓。

如一尊山嶽,周遭烘托著滿身的霸道殺伐之氣,帶著萬匹恐怕的黑馬,響著震耳欲聾的馬蹄踏地的噠噠聲從高處壓向了唐春。

帝國玉璽中一道紫色光柱打在了唐春身上。頓時,唐春感覺身體好像給什麼捆縛住了似的行動艱難。想不到這帝國玉璽居然能利用帝國氣運形成空間凍結能量。

帝國氣運何等的強大,雖說昌醉紅目前只能借用黑馬城部分氣運,但也是浩蕩無比。唐春居然有種感覺無法撼動那片黑色山嶽的直覺。


不過,唐春精神力太強大了。涅槃大境中第二個層次,寂滅階的強大精神力威壓束成一把精神力長槍幻化著龍眸之光瞬間剖開帝國氣運形成的可怕防護罩,穿過帝國黑馬踐踏,**的擊打在了昌醉紅的腦門子上。

這是龍眸實施的近距離精神力攻擊,如何的強大。

昌醉紅頓時感覺腦門子一片空虛。而站在擂台上親自主持工作的總裁判長蓋世一生好像感覺到了一點什麼,頓時。臉上閃過一絲訝然。

唐春利用昌醉紅僅僅一秒的暈眩機會,那一秒之間的失控空白。

黑馬玉璽失去了操控,雖說僅僅只有一秒,但是,無風也起浪以突破音障的速度撐開幾百丈的大手一把抓住失去了操控的黑馬玉璽。

並且,唐春隨手拿住玉璽往昌醉紅身上一甩。

玉璽給唐春當巴掌甩了過去。昌醉紅在氣運保護下及時醒轉。不過,太晚了。黑馬玉璽正中那傢伙臉龐。

叭……

那一聲絕逼的驚天地泣鬼神,昌醉紅整個鼻子都給玉璽甩得塌進了臉龐里。整張臉好像一隻突然給人幹了一新的熟透柿子癟了進去。

昌醉紅整個身子倒飛了出去,空中噴洒著他如柱的血斑。那血斑在空中居然形成一條血色之虹彩。在昌醉紅痛苦的一聲慘叫之中。

轟然一聲,帝國氣運的確厲害。如山嶽一般直接擁戴著昌醉紅像一發擎天巨坨一般撞毀了幾個陣道大師搞出來的能承受空境七重境強者百擊的強大擂台結界。直接把昌醉紅甩得呼嘯著,像坐過山車一般往幾十裡外空中疾射而去。

黑馬皇室幾道身影慌亂的動了過去,同時響起人皇那憤怒的聲音道:「醉紅……」

「唉……」宋長老嘆了口氣,別過臉去。不忍看這一幕慘劇上演。

「唐春小兒。你太狠毒了。下手如此之重。」人皇的聲音返回來了,一道黃袍往空中一拋,在空中形成一張滿是鋸齒的方形飛鋸。突破空氣障礙殺向了唐春。

「想幹什麼?」蓋世一生帶來的聯盟長老們合擊出手,嘭地一聲震天巨響,那騰起的空波能量在千米高空之上形成一座山嶽往遠處倒了下去。

叭啦啦的巨響塊不斷的傳來,黑馬城頓時給那狂亂的空波壓塌出了方圓十幾里範圍的,一片廢墟,一片血肉模糊,死亡不下幾萬民眾。

「蓋世一生,你居然屠殺我黑馬帝國臣民。來人,殺無赦。」人皇昌嘯東血紅著臉,老傢伙根本就是氣瘋了,不顧一切的下了死亡屠殺令。

頓時,圍於帝國廣場周遭幾萬帝國親衛,強者,同時摧動真力。形成一堵高達千丈的可怕巨牆壓向了主席台。

「尼瑪滴,要不要臉。自家那蠢蛋兒子不成氣候居然攻擊聯盟委員會。咱們看不過去了,誰敢攻擊聯盟,殺無赦!」唐春一聲吼,騰到空中,他托著黑馬玉璽,往下一砸。

一道黑色山嶽飛了過去,叭啦啦一聲,那堵可怕的萬人氣牆給黑馬玉璽砸成了粉碎。

而同時,氣牆轟然倒卷了回去,在幾萬親衛軍中炸開了。頓時,伏屍百萬,流血千里。

死在黑馬玉璽下的帝國親衛不下幾千,血肉模糊一片。

黑馬帝國廣場頓時成了修羅地獄。而凰青青騰到空中,伸開遮開翅膀往下一煽,道道火團如炸彈一般落下炸開,下邊哀嚎遍野,濃煙滾滾。

「昌嘯東,你想幹什麼,你想造反是不是?以黑馬帝國之力跟域外整個聯盟相抗嗎?黑馬想亡國是不是?」蓋世一生那威嚴的聲音響徹了全場。

「我要求把唐春小兒交與我們黑馬皇室重重治罪。」昌嘯兒大吼道。

「放肆,比賽是公平公證公開的。聯盟的規矩就是不能打死人,昌醉紅還有一口氣在就算是唐春沒有違規。你兒死了嗎?」蓋世一生也給氣壞了,陰沉著臉犀利的問道。

「半邊臉都給打沒了,唐春還沒違規嗎?蓋世一生,你們聯盟想包庇唐春就直說。別以為我昌嘯東糊塗了是不是。昨天你作為總裁判長還親自去見過唐春,可是事實?」昌嘯東問道。

「是事實,不過,當時一起去的還有宋雪,羅長老等聯盟長老。

那是因為本人作為聯盟副盟主,要過去跟朱雀宗商量一件事,就是朱雀宗加盟聯盟的大事。

這個,現場有八位聯盟長老在場,我蓋世一生作事絕對公開。

昌嘯東,我實在沒想到。

你堂堂的黑馬人皇,如果就這點肚量的話我看你這位置也作到頭了。今天的行為全是你一個人之錯。」蓋世一生一臉嚴儀。

「蓋副盟主,難道他們損壞我黑馬城就不該治罪嗎?本人以黑馬帝國的名義要求聯盟出面嚴懲兇手。」昌嘯東哼道。

「你要殺別人了難道還不讓別人反抗,人皇,你這要求太過份。」宋長老忍不住說道。

「人皇可以殺人咱們就得把脖頸亮出來任他宰割就是了。」唐春冷笑。

「好,別的我不說了。叫唐春小兒把帝國玉璽還給我。」昌嘯東漸漸平息了下來,看著被毀壞的黑馬城,被滅的親衛,後悔不迭啊。

「昌嘯東,難道你忘了比賽規則?」唐春冷笑。

「那不一樣,黑馬玉璽是我們黑馬帝國鎮一國氣運的國寶。那是有關國運的,非還不可。」昌嘯東哼道。

「只要比賽對手動用了,我管你什麼國寶不氣運的。那隻能怪你那低手兒子不爭氣罷了。」唐春說道。

「嗯,唐春講得的確有道理。既然你認為氣運國寶不同,那你就不應該給昌醉紅使用才是。既然你給他使用了就代表著你認可了它就是一件兵器,並不是國寶或氣運什麼的。」蓋世一生也贊同。

「唐春,如果今天你不把國寶還給我們黑馬帝國。我昌嘯東現在就下令,將傾舉國之力滅殺你這狂妄小兒。」昌嘯東吼道,氣極了。

「看到沒蓋副盟主,昌嘯東又威脅咱們選手了?堂堂的東道主跟一個潑婦也沒什麼區別。贏得起輸不起。我呸,什麼人皇,還不如街上一位賣菜大媽。」唐春說道。

「還不還?」昌嘯東帶著皇室強者逼了過來。

「還個毛,如果你昌嘯東老糊塗了要把這黑馬城變成鐵血戰場的話我唐春奉陪到底。」唐春冷笑道,霸氣衝天。


「沒錯,朱雀宗傾全宗之力一切聽從少主號令。」揚飛雄代表朱雀宗發話了。

「昌嘯東,你要注意大局。真想讓黑馬城成為戰場嗎?

真想的話也得等聯盟主持的區域預選賽完后再戰。今後你們兩家的事我不管。

但是,在預選賽還沒強結束以前哪位想挑事的話我們聯盟奉陪到底。」 庶女狂妃:廢材四小姐 ,一臉威嚴,道,「域外聯盟委員會銀令在此,誰要挑事,聯盟所有成員可以直接毀滅。不管是誰,殺無赦!」

「是!」聯盟執法隊的百位強者齊聲應道。

這百位強者全不簡單,全是一水的半七重境及以上強者。

雖說沒有八重境,但蓋世一生就是一位半九重境強者,再加上宋長老八重。如果真打起來,遭殃的肯定是黑馬城子民了。

因為,朱雀宗也有凰青青這位半九重境強者。而聯盟的威信還在,昌嘯東最後只好苦澀的吼道:「好,蓋世一生,我給聯盟一個面子。不過,預選賽結束后我看你們朱雀宗能否走出黑馬城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