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怎麼可能這麼快?」刀疤男子心頭震驚,他在之前看到火曳戈和兩頭破地獸廝殺的場景,他自問自己是做不到的,所以一開始他就制定了如此陰恨卑鄙的手段,想要憑藉境界差距迅速抹殺曳戈,然而他落空了!

「好!」刀疤男子臉上呈現出嗜血的表情,他單手掐訣「術法,冰網天下!」

曳戈見他開始施法-心頭謹慎,卻不想他在施法之後什麼都沒有,好像是施法失敗了一樣!當然曳戈不會這麼想,因為施法之後的刀疤男子已經開始對他繼續進攻了!


接二連三的交手之後,曳戈憑藉強悍的肉體和鳳麟妖化后的芥膜,不露敗勢,與之平分秋色,這讓鏢隊的一眾人心頭一松,都是希望在另一邊的宇文霸等人能迅速斬殺對手,前來相助曳戈,他們自然是沒指望曳戈打敗刀疤男子,不是曳戈不強,而是對手太強!

曳戈隱隱發現有些不對勁,因為他發覺刀疤男子在施法術法之後,他的攻擊並沒有多大的殺傷力,彷彿是以接觸到他為目地?而和曳戈對戰的人,都知道他有可怕的肉體之力,但是這人卻反其道而行之?

「為什麼?為什麼?」曳戈開始有些猶疑,事出反常必有妖!

當曳戈注意到在每次刀疤男子攻擊后,沒入周遭的雲霧裡時,曳戈清晰地看到他的雙手上似乎有著像蛛絲一樣明亮的東西,曳戈早已經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子,他猛然一驚道:「難道剛才那術法,需要什麼條件才能夠啟動?」

「你還不蠢!」刀疤男子突然好整以暇地出現在了曳戈正前方道:「可惜已經晚了!」

這時曳戈發現他周遭五丈余的空間已經是密密麻麻布滿了無數條手指粗的,像是蜘蛛絲一般的雪白線條,而有著一條蛛絲通往了雲霧裡!

猛然一陣震動,從那條蛛絲的另一端爬出來了一隻一丈多大的雪白色蜘蛛,它身上布滿這白色冰晶,一股五階的氣勢油然散發,頓時周圍的空氣都是寒冷下來……

場上戰鬥的人都是冷的打了一哆嗦,定眼望去宇文霸等人心頭震撼,

「五階!」五階相當於人族的離識境,本來曳戈打這個差了一階的男子就已經極為不易,何況如今再加上一隻差了兩階的妖獸呢?

這是一個死局,所有人心頭都湧上了一股絕望!

(碼的太急,眼看12點了,沒有校對。大家不要打賞了,我知道大家都是好意,但是詭道不被簽約,我什麼都是得不到的。

真的謝謝大家。

好累。)

。 「媽的,明明召喚大蜘蛛,卻偏要叫什麼冰封天下,草!」曳戈在惡狠狠地罵了句,不過他此時內心卻並沒有如此的輕鬆,他第一次感到緊張起來。

「如果說這是一隻真實存在的五階妖獸,那麼從一開始他完全就沒必要出手!這是一個術法,術法……可是破綻在哪裡呢?」曳戈心思百轉間開始分析,他必須要保證頭腦的清醒。可是刀疤男子卻不給他思考的機會。

那白色的蜘蛛已經開始向他發起了進攻,只見它睡著蛛絲簡直如同是瞬移,眨眼就到了曳戈身前,一股子像是粘稠的液體從它嘴中噴出,朝著曳戈籠罩而來!

曳戈此時已經是被蛛絲網住,他想要取下背上的鳳火游龍都是不可能!

曳戈無法,只得硬抗,身上的芥膜再次湧出,三寸多的火紅黏膜,化成了一個盾牌擋住了粘稠的液體,可是白蛛已經跳躍起來,他已經是看到它巨大的口器咬向了他的脖領!

「這是假的,假的……這只是術法而已……」曳戈內心勉強祈禱道,可是緊接著撕心裂肺的疼痛傳入身體,他大罵道:「草,怎麼可能?這他媽是真的?難道不是術法?這妖獸是真實存在著的?」

曳戈在遭受巨痛后,終於是不肯在以身犯險,他本是想既然是術法,自然有破解之道,沒想到蜘蛛口器扎入他身體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這蜘蛛是真實存在的!

「既然是真實存在!那為何還要故弄玄虛?和我糾纏這麼久?」曳戈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他也不想坐以待斃了!

他猛然爆發起他渾身所有的靈力,身上加持著鳳麟妖化后的黏膜,想要掙脫這該死的蛛絲束縛,可是該死的雪蜘蛛又開始了攻擊!

無奈他只得調動一部分的芥膜之力進行抵抗,幸好階膜之力對雪蛛有著天然克制,要不然曳戈早已經命喪黃泉!

曳戈瘋狂地掙脫周身的蛛絲,可是這蛛絲形成的一張網彷彿是能夠來回移動似的,他往那裡沖,蛛絲就移動到那裡,而上面的雪蛛也就跟到那裡,這讓曳戈總感覺到一拳打在棉花球上,這蛛絲斬不斷,打不爛,

」如此下去萬一刀疤男子再進行攻擊……『』

「嗯?對啊,為什麼他一直沒有攻擊我?」曳戈猛然驚醒,他發現刀疤男子只是站在那裡,冷冷地看著他。而他周圍的所有人都沒有什麼異常,宇文霸等人正在努力地戰鬥著,鏢員們正心驚膽戰地看著他這裡……

正是這一切太過正常,他反而越加覺得不對勁兒!突然他低頭髮現他之前被刀疤男子劃破臉頰時,灑在地上的鮮血,不見了!

「不見了,不見了……這是幻術,從一開始,從我臉頰被劃破,我開始移動之時我就已經在他幻術之中了,所以這隻雪蛛在幻術的世界里它真真實實存在著的……」曳戈看著眼前嘶吼,咆哮著的巨大雪蛛,突然收回了所有的靈力還有芥膜,雪蛛猛然衝到了他的肩膀前,張開大口咬向他的頭顱……

而在此時曳戈卻是閉上了眼睛,當他猛然睜眼的時候只看到口吐鮮血,狼狽跌倒的刀疤男子,他張開嘴冷冷道:「如此擅術,你是妖族!」

「怎麼可能?」刀疤男子抹了抹嘴邊綠色的血液道:「你怎麼可能識破了我的幻術?你連什麼時候中術都分不清楚!」

「我確實分不清楚,你這術法簡直太逼真了,周圍如此多的人物,景物你都絲毫不差地刻畫了進去……可是你百密一疏,我剛才流的血不見了,且你從雪蛛出現時,從來就沒有攻擊過我,你不覺得這太過不應該了吧?」曳戈也是心有餘悸地說道,話雖說這麼說,但是曳戈還是覺得自己運氣比較好罷了!

「血液?」刀疤男子一怔緊接著有些頹然:「在戰鬥中還能夠保持如此的分析能力……」

「你更得死了!」刀疤男子突然猙獰地說道,他感覺到可也是得可怕!

曳戈跳了跳眉毛,抬起右手摸到了左肩頭的鳳火游龍刀柄道:「我聽說被人破術,反噬挺大的!」話罷,他二話不說反守為攻,一道殘影劃過,他已經是到了刀疤男子近前,一刀斜劈,颳起一道七八丈的火紅刀影,砍向了他的頸間……

刀疤男子心驚於曳戈手裡的那把巨刀,火紅刀影劃破空間帶來的震動之感,讓他心驚!他立馬打消硬抗的想法,以最快的速度躲閃而去,眨眼之間他已經是避開了刀影覆蓋的範圍,心下一松,卻是聽到一道玩味的聲音道:「我說過的,我比你快!」

刀疤男子寒毛乍起,怎麼可能?他知道曳戈速遞快,可是他明明看到曳戈持刀劈砍了一刀,這才形成七八丈的刀影……他剛剛躲開,刀影還未褪去,這個少年怎麼又可能出現在他身後?

刀疤男子還沒有想明白,他整個人便是感到一股千鈞之力打在了他的背部,他整個人像是炮彈一般,飛了出去,足足飛了二十多丈,將地面砸了個深坑……

塵土飛揚間,場上所有的戰鬥戛然而止,因為誰都沒想到刀疤男子落敗了,曳戈居然贏了!引靈大圓滿的曳戈居然強勢擊敗了坐照初期的刀疤男子!

在短暫的沉寂之後,鏢隊響起了近乎瘋狂的吶喊,所有的鏢員都開始對曳戈極度狂熱崇拜起來,包括對他不屑一顧的宇文葉,也是滿眼異彩連連地注視著曳戈!

「怎麼做到的?」宇文霸不可思議地看著風輕雲淡的曳戈,他實在是不通曳戈是怎麼辦到的!

「之前曳戈像是中了什麼陣法一般,像是被什麼束縛住了一樣……怎麼現在場面一面倒?」劉凱臉色蒼白地說道。

「哼!那是幻術!」宇文霸鼻間冷哼,他其實內心也是極度震撼的,妖族擅術,尤其是幻術,一入就等於宣布了死期,可是曳戈居然奇迹般的破陣而出了!

細瘦男子等五人迅速地跑去救起了刀疤男子,他們頭也沒回,迅速鑽入雲霧裡消失不見了!

「就這樣,想走?」劉凱作勢要追,可是發現身邊並沒有人要追上去的樣子,回頭向宇文霸道:「怎麼這就算了?」

宇文霸白了他一眼道:「要不然呢?能打過嗎?」

劉凱惺惺,只得作罷。

沒有人注意到宇文霸這裡,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了那道身著黑色大氅,衣闕翻飛的曳戈身上,曳戈並沒有在意眾人的目光,他低著頭回身往車隊後面走去,眾人情不自禁地給他讓開了一條通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個救世主的英雄身上。

曳戈沒有和宇文霸他們打招呼,徑直回到了隊尾,這次的戰鬥讓他受益良多,更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如此的作戰方式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曳戈躺在了之前的車子上,他臉上和身上的傷開始緩緩癒合,而車隊整隊后在宇文霸的領導下,繼續前行……

曳戈在眾人看來是孤傲的,不過英雄是孤傲的,這符合歷史和人生的規律,整日在一起扎堆的那是嘍啰!當然這些是現在眾多鏢員們內心的想法。前行中不斷有人回頭,看相曳戈這裡,或是竊竊私語,或是目光敬畏崇拜……

雲夢沼澤的路途也終於是有驚無險地渡過了,隨著暮色的降臨他們車隊也逐漸接近了洛水,到達了洛水南岸,渡過洛水,那裡就是青丘部落了!

……

妖族,杜陽宮。


一名看似約莫有四五十歲和尚模樣的中年男子穿著一件木蘭色袈裟,正坐在一顆樹下喝著小酒,和一名婦人說著話,不時大笑出聲,他濃眉大眼,踏踏鼻,整張臉極具喜感,不正是司青龍是誰?

「師父,青丘王那裡傳來消息!」突然場中出現了身材高挑,長相驚艷的女子,不過她臉上的黑色符文,讓她整個人氣息變的鬼魅起來。

「那我先回去了!」黎嬸起身端莊地向寐照綾頷首,對司青龍說道。


司青龍對於寐照綾的突然闖入,甚是不悅,無奈點了點頭。

這時寐照綾向黎嬸也是回禮道:「師娘慢走!」

黎嬸猛地身形一滯,臉上微紅,沒有做聲,走開了。

司青龍對於寐照綾後面這句話還是很滿意的,他轉過頭道:「死丫頭很會說話,但是怎麼就沒一點眼力勁呢?」

寐照綾性格清冷,但是也被司青龍說的臉頰微紅,她感受到自己臉紅這一個很女兒態的表情,內心微驚,因為這些女兒態的表情在她之前的數十載歲月里是從來沒有出現的,因為她是五毒域聖女,毒辣,陰狠是她的專有名詞!

「看來真是被這個不靠譜的老頭驢,改變了不少啊!」寐照綾心下嘆息道。

「唉,隨口說說,何必這麼拘謹?」司青龍見她一幅認錯的表情,不禁無奈,想起了調皮搗蛋的涼紅妝,還有時常罵他「老禿驢」的曳戈……

「青丘王那邊說什麼了?」司青龍慢條斯理地問道。

「回稟師父,青丘王言,他與迷失草原已起爭端,此事得擱一擱了……」

司青龍臉上微怒道:「擱一擱?真是翅膀都硬了啊!落青丘也敢如此敷衍杜陽宮!」

「剛才你說青丘部落和迷失草原起了爭端?他們內亂平定了?」

寐照綾道:「迷失草原內亂已平,新狼王,宇,已經控制了迷失草原,原狼王的勢力血脈已經被他屠殺怠盡,不過他似乎雄心勃勃與迷失草原接壤的青丘部落,似乎是確有摩擦……但應該影響不大,因為妖族和人族已經通商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的戰事!」


司青龍皺著眉頭思索良久嘆了口氣道:「一盤散沙,一盤散沙啊……」說罷,起身向院外走出道:「綾兒,與為師一起去趟青丘部落吧……」

(風一程,雨一程,水起風聲夢不成。三更連五更。

行半生,誤半生,錯過樓台未錯卿。一語念三生。

模仿寫的謝謝大家。)

。 過了洛水便是屬於妖族的範圍,一路自然是安全了許多,很快他們就進去了第一個妖族和人族混居的城池,洛水城。

曳戈本以為妖族與人族會有很大不同,結果卻發現洛水城中和人族的城池並沒有什麼差別,同樣有著街道集市,拍賣會,樓閣等煙花之地。

妖族之地廣闊無邊,遠大過三洲之地,這裡的洲域劃分是以部落劃分,也並不是一個部落所屬的範圍都是一個族群,而是這個部落有一個「王」,妖族十三王,也就大致劃分了妖族這五千里疆域。

青丘部落和迷失草原在洛水的北岸,南臨人族,也就墓定了青丘部落和迷失草原與人族通商的兩個窗口,而迷失草原內亂初平,所以此次進入青丘部落的商隊尤其多。

曳戈在洛水城中輾轉了一天,宇文霸等人已經將一部分的貨物送抵,然而還有著一部分需要繼續東行,往青丘部落深處送運,因為曳戈在雲霧沼澤的一戰,商隊中人都是對他畢恭畢敬,所以就連宇文霸也沒有給他安排什麼送鏢的差事。

「曳鏢師,我們該繼續出發了!」宇文葉在城中找到了曳戈恭敬道。

「哦!」曳戈點了點頭,往城東走去。


宇文葉望著曳戈矯健的背影,突然覺得曳戈特別的帥,特別的有氣質。人往往都是這樣的,當你喜歡一個人這個人什麼都是好的,討厭一個人,這個人無論做什麼都是壞的。宇文葉現在就是如此,不過她看到曳戈後背上那把巨型大刀,想起之前那個賭約,不禁有些後悔!

曳戈來到城東,見到眾人已經是整裝待發,他向劉凱等人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走到宇文霸跟前道:「妖族和人族沒什麼區別啊?積聚地都是城池?」

宇文霸一邊走一邊道:「大多是城池,但是也有著一些族群部落,因為環境和習慣的差異,即使他們所居住的城池也是與人族有著極大的不同的……」宇文霸說到這裡,頓了頓,回頭看了眼背後的洛水城道:「至於這洛水城是商業興盛而起,這大多居住著人族,所以城池的規格布局都是以人族的標準興建的!」

曳戈恍然,不過他還是有些疑問道:「那人族的勢力範圍,都是以妖王劃分的嗎?沒有宗門,王朝,幫會等一些的勢力嗎?」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紛爭!修行界無論是人族還是妖族,甚至是魔族都是如此。明面上妖族是以十三王控制著的,但是妖族範圍太過廣闊,好多地方根本沒有納入他們『王』的勢力範圍之中……就拿動亂的草原來說吧,那裡是狼王控制的範圍但是草原上也有著其他勢力並不若於狼王!妖族勢力也是錯綜複雜,不過他們是以族群血脈劃分的!」

「至於你所說的皇權王朝,妖族是沒有大範圍的皇權王朝的,但是他們每一個血脈家族其實就相當於是一個皇權王朝,比如現在迷失草原的新王,宇,大肆屠殺老狼王的血脈嫡系。如果說大範圍的皇權王朝那就是妖族深處崑崙雲海的杜陽宮了!」

「杜陽宮?」曳戈來了興趣。

宇文霸彷彿知無不言繼續道:「五百多年以前堪稱仙緣大陸自上古以來得盛世,因為人妖魔三族都出現了一代經天緯地的三大帝君!人族中洲帝都山的楓宇帝君,曳問天。妖族羅浮山的大厄魔帝,涼堅。還有則是妖族杜陽宮的昊天帝君,寐越澤。三大妖君功參造化,已至修行界的巔峰,更是傳言可得真仙位,遲早會破界而去那飄渺的仙界!」

「仙界?又是仙界!」曳戈心下自語。

「三位帝君坐鎮人,妖,魔三族,三族之間近乎千年都沒有什麼戰亂,五百年不知何故魔族大厄帝君,召喚人族和妖族兩位帝君以及三族的精英,齊聚南域之南的瑤台。瑤台傳言乃是踏仙路,當大陸所有人都以為三大帝君將要羽化登仙的時候,一場浩劫爆發了……」

「怎麼了?」曳戈心急道。

宇文霸對於曳戈的表情很是滿意繼續道:「傳言與瑤台隔海相望的蓬萊仙島,那裡本就住著仙界下凡的神仙,他們是駐紮在仙緣大陸管理修行界的得道者獲取真仙位的稽查者,原來魔帝涼堅,早已經去過蓬萊仙島,並得知這真仙位只有一個,所以心生歹意,明面上是邀請兩帝及各族精英來瑤台,實際上卻暗中作梗,埋下了『弒神大陣』將兩位帝君,以及人妖兩族的強者,盡數俘殺……那可是人妖兩族千年來的精英啊!全部身死,從此兩族高手凋零,巔峰傳承沒落……之後仙緣大陸便進入了近乎百年的戰亂,人,妖兩族族合力擊殺魔族,但魔族強悍,憑藉著若水這一天然屏障,苟延殘喘至今日。」

曳戈心驚,他深吸口氣還是壓不住內心的涼意道:「怎麼可能?那這麼說,魔帝,涼堅豈不是已經去了仙界?」

「哼!魔族生性奸詐,我們人妖兩族被騙,可是蓬萊仙島的神仙又怎麼會被騙?魔帝,也沒有獲得真仙位!最後這個真仙位是讓人族帝都山的附屬勢力,鍾家得到了!」

「原來這就是人,魔兩族水火不容的根源!」不過曳戈還是覺得這樣的答案是有些不通情理的,可能是他天生就不去寺廟祭拜神仙的緣故吧,後來又加上二蛋這個狗東西經常性地侮辱神仙,以至於他現在對所謂的神仙根本就不感冒,反而覺得這裡面的貓膩說不準還在那些臭神仙身上。

別看宇文霸五大三粗其實也是的愛扯是非的主兒,只見他打開了話匣子根本就停不下來,繼續道:「瑤台一難中,人族損失是最為嚴重,死了那些人族的精英其實也沒什麼,等個幾百年自然會有新的強者出來,可是問題出在人族傳承並不像妖族是以血脈傳承的,而是以文化承載的,那次去的強者精英偏偏都是些死心眼,不僅自己一身的絕技未完整傳承下來,且還帶著功法去了,所以人族好多至強功法都已經是遺失了……你看仙緣大陸排名前十五的功法武技幾乎絕跡了,早都斷了傳承!」

「我拆!真是一幫死心眼,帶著功法去擦屁股啊!」曳戈肉痛地罵了一句!

「是啊,真該死……不過關我們屁事!就算留下來也輪不到我們獲得這些功法!」宇文霸也罵罵咧咧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