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查這個有什麼用?」

「村裡的傷殘人員,有部分不是當年出事的村民,而是事故發生后帶傷來定居的。並且那些傷殘人員,每個月還可以領到補貼款,我來查名單的目的是把不是村裡的那部分人,剔除出來。」

李如松聽了我的話,想了想感覺有點問題,於是問我「老程,你的意思我明白,是在懷疑那些人是當年藥廠受傷的員工對吧。不過你想過沒,當年發生幾次衝突,村民怎麼會認不出他們?照道理恨都恨死他們了,怎麼還會讓他們在這定居。」

見他還是不大明白,我繼續解釋道「首先當年的事情,場面那麼混亂,能不能記住人還難說。還有就是為了封口把村長,村支書升到到鎮長是不是有點過了?」

李如松點了點頭「照你這麼說,還真是有些道理,正常給村長他們點錢就是了,給官當就不一樣了,弄不好這還是感謝他安排那些傷殘人員,在明月村定居給的好處。」

「所以我就想來查了,只要把這些人的名單交給黃小松,很有可能就此查出意想不到的收穫。不過這裡,唉……」

李如拍了拍我肩膀「算了,老程,這種小村莊都是這樣,明天我和你再來看看吧。」

我無奈的說「也只能這樣了。」

「對了!部隊那邊已經快一天沒給我們消息了,要不去看看?」

「行吧,閑著也是閑著。」

李如松笑著把我拉起來「老程你啊,都快成更年期了,看開點唄!」

隨後我和李如松隨意的邊走邊聊,往山神廟方向走去。

到達山神廟后,看到整片山神廟的廢墟已經被清理出來,通往地下溶洞那條隧道口也已經被擴大到直徑三米多寬。

廢墟上搭建起幾座軍用帳篷和其他設施,帳篷周圍停著2輛工程車,一群大兵正緊張的忙碌著。

執勤的戰士是最早一批跟隨顧建軍來的,認識我們兩人,簡單的說明來意后,我和李如就被帶到一座大型帳篷里。

沒等多久,顧建軍就走了進來「程哥,李哥!你們怎麼來了?」

「來看看這裡的進度,挺厲害啊,一天時間就整得有模有樣了。」

顧建軍見我這麼說,有些不以為然「來了一個連,再加上一個班的工程兵配合能不快嗎?」

我笑了笑,不去接他話「怎麼樣?有什麼發現?」

「地下實驗室那邊正在建設臨時基地,還沒動它,估計還要兩天時間,等那群科學家來,再開始探索。不過嘛……」

看到欲言又止的樣子,我錘了他胸口一下「磨磨唧唧的,別賣關子!」

顧建軍憨厚的笑著說「那些怪物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不過有眉目了。在地下溶洞里,發現幾條隧道,在隧道口有一些動物毛髮和分泌物。不過目前還沒進入探索,可能也就這幾天吧。」

我聽完點點頭「嗯,不錯。還有別的嗎?」

「對了!那個唐家強今天上午來過次,說要加入調查,被我趕走了。」

李如松聽到后,對我說「看來這人,有些陰魂不散哈。」

「嗯,他不是新手,應該知道這個事自己插不進手,還要跑來碰一鼻子灰,是有點問題。」

李如松嗤笑一聲,說道「可能和你一想做個好警察唄!」

我白了他一眼「胡扯什麼!我意思說他對案件的了解,只是停留在怪物食人這塊。部隊接手他也是知道的,照道理他不該過來啊?」

說到這我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老李,唐家強的局長是誰?」

李如松想了下回答「這人我見過,都快退下來了,叫什麼王建華的……」

「等等!你說他叫什麼來著?」

李如松疑惑的又說了一遍「叫王建華啊,怎麼了?」

我沒有回答,直接掏出手機,將黃小松前幾天發來的人員調動名單找了出來,示意他過來看。

李如松順著名單一條條看下去,在看到名單最後幾條時,忽然指著其中一個名字,驚訝的說「卧槽!王建華原大興縣公安局副局長,97年3月升任香山市公安局副局長!」

「小顧,那個唐家強找你時,說過些什麼嗎?」

「程哥,他就問了下實驗室的情況,我沒搭理他。然後問你去哪裡了,我說你不負責這個案子了,他就走了。」

聽完顧建軍的話,我想了想「對了,小顧,拜託你件事,下次如果他還來找你,你還是說我不管這個案子了,過兩天我就回滬市。」

顧建軍拍著胸脯答應「行,我聽你的,程哥!」

我對他點點頭,隨後看向李如松說道「老李,看來這兩天,我們要回滬市了……」

李如松心領神會的笑了笑「嘿嘿,暗度陳倉……」

「沒錯!這兩天吳少東應該要回來了,到時候我們殺個回馬槍!」 5月6日,在明月村的第9天

一早就接到了吳少東的電話,他說明天中午可以落地滬市,讓我們明天返回市局碰個頭。

我和李如松商量了一下,既然準備暗度陳倉,那麼乾脆今天直接返回滬市,等和十三科的人碰頭后,再看下一步怎麼走。

隨後我給顧建軍打了個電話,讓他中午派個車來接我們回市區,他倒是挺爽快,直接答應下來。

就這樣我們結束了明月村之旅,回到滬市已經下午5點多了,和李如松分開后,我直接和姜麗娜返迴環島花苑的家中。

次日下午2點,十三科全體成員坐在了市局會議室中,開始了關於明月村案件的第一次會議。也正是從這一次會議為起點,十三科真正開啟了他的傳奇故事。

很多年後,當人們提起十三科時,第一個記起的就是這宗前後跨越31年,並被稱為建國后10大重大案件的奇案。

吳少東看著在座的眾人,沒有去刻意的渲染氣氛,也沒有去發表什麼激勵士氣的講話,而是直接開始了案件分析。

「老程,老李,話我不多說了,你們開始吧!」

說完吳少東就將教鞭交到我手中,示意我開始講述案件始末。

我接過教鞭,走到白板跟前指著上面第一行字「華米合資肯特生物基因製藥有限公司」。


「各位,案件緊迫,我就直接講述案件了」

「為了方便講述,該公司我就簡稱「肯特」了!」

一,肯特原1976年成立於米國,前生是一家私人基因實驗室,具體信息不明。

二,1983年進入我國,1984年成立合資製藥廠,1996年製藥廠註銷。

三,該公司於1985年在明月村建造地面實驗室,1986年竣工,1996年關閉。

四,2015年5月於地面實驗室同山體地下溶洞中,發現第二座實驗室,具體建造及廢棄時間不明。


五,有證據表明這兩座實驗室建造的目的,是用以非法研究生物基因改造。


六,1996年地面實驗室,實驗體暴動導致明月村村名死亡26人,製藥廠死亡34人,白河鎮民警死亡11人,傷殘未做統計。

七,1996年製藥廠夥同白河鎮派出所,試圖綁架原實驗室保安謝廷風女兒謝橴褀,衝突中導致謝廷風妻子張百芝死亡。

八,從目前掌握的名單,香山市各級別官員共計8名涉嫌瀆職,名單以外涉及人員待查。

九,2015年5月1日,於地面實驗室發現遊客鄒偉,馬大健屍體,疑似被實驗室研究的生物襲擊至死。

十,2015年5月3日,於地面實驗室發現白河鎮派出所民警黃鐵軍,楊威屍體,疑似被實驗室研究的生物襲擊至死。

十一,倪國慶,疑似涉案,該人可能為原實驗室工作人員,有待核實。

十二,謝廷風,謝橴褀父女目前失蹤,有待查證。

十三,疑似部分原製藥廠傷殘人士目前定居於明月村,有待核實。

十四,現香山市刑警隊副隊長,唐家強,疑似受現香山市公安局長王建華指使,窺探案情,有待核實。

「以上就是明月村案件目前掌握的情況,各位可以提問了。」

我講述完明月村案件的情況,會議室鴉雀無聲,沒有人舉手發言。每個人的臉色都極其難看,包括一向淡定的齊書國,同樣黑著臉一言不發。

過了大約5分鐘,吳少東憋不住了,假意咳嗽兩聲說道「這個案件目前單單死亡人數就達到了驚人的76人,這還是有據可查的!涉及瀆職人員雖然只有明面上的8人,不過各位應該清楚,單靠這8人,這種案件是壓不下來的!」

說完這些,吳少東拿起茶杯喝了口水,隨後突然之間「啪」的一聲巨響,將茶杯砸到地上。吼道「這是誰給他們的權利!知法犯法,草菅人命!竟然還將這個案子壓了快20年!一群畜生!畜生都不如!」

齊書國嘆了口氣,勸道「少東,現在不是你發脾氣的時候,先看看案子怎麼處理吧。」

吳少東聽后,努力壓制自己憤怒,過了好一會才平靜下來,「老程你和老李是最先接觸案件的,說說你的看法。」

「行,我說幾句。這個案子我原計劃是通過部隊的關係,用危害公共安全的名義介入,不過後續地下實驗室的發現,使得這個方案泡湯,目前部隊已經全面接受了地上和地下實驗室,所以這條路子走不通了。」

聽我說完,吳少東有些為難的說「這就不好辦了,畢竟香山市也是個地級市,我們沒有權力介入。」

「少東,這個事我來處理,你們先分析案情吧。」

吳少東聽到齊書國一反常態的,拍著胸脯主動攬事,有些不解的問他「齊老師你這是……」

齊書國笑了笑「呵呵,沒事沒事,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公安部我有一定的人脈,不過還要看你們拿得下來,還是拿不下來,畢竟這不是小事。」

吳少東點點頭,隨後對我說「老程,你繼續!」

我沒有廢話,接上話題直接說道「單從案件本身來說,實驗室那塊對我們意義不大,只要和部隊做好溝通就可以。」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當年的知情人,所以倪國慶和製藥廠安排在明月村養老的傷殘員工,就是最好的突破點。」

「同時謝廷風和謝橴褀父女,如果能找到,那麼就更好了。目前我就想到這一些。」

吳少東若有所思的想了會,說道「我明白了,你的目的是由點及面,先坐實製藥廠的問題,再通過製藥廠反推到相關涉案人員,我說的沒錯吧。」

我點點頭「沒錯,這是最有效的方法了。案子本身不難,無非是一群當官的為了利益瀆職,不過正是涉及到了一大批官員,才使得我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處理。」

「齊老師,你什麼看法?這個案件如果交到公安部自己去查,或者紀委呢?」吳少東聽完我的分析,直接拋給齊書國一個難題。

齊書國似笑非笑的看著吳少東「少東,你忘記我是教心理學的了?和我玩小聰明,呵呵。你放心,會後我就去溝通,不過這個案子你可要辦的漂亮哦!」

吳少東開懷的笑了起來說「好!一定給你滿意的答覆!」

隨後他開始布置任務「這個案件從現在開始我們十三科接手了!」

「老程,老李,你們對明月村比較熟悉,還是由你們返回那邊,負責倪國慶和傷殘人員的調查!」

「小松你負責調查謝廷風,謝橴褀父女下落,還有就是鄒偉,馬大健的社會背景和個人資料!我總感覺這兩個不簡單。」

「小穎,你和我負責名單上那些官員的調查!」

「齊老師,你就要去和公安部溝通了,我不想偷偷摸的去查,暗度陳倉?呵呵!我要正大光明的去查!我就不信了,這片天會是黑的!」

聽到吳少東否決了我的提議的暗訪,只能苦笑一下,性格決定命運,這個人眼裡容不下沙子的。

這時李如松想起了些什麼,就問吳少東「吳老大,老齊還沒溝通好之前,我和老程怎麼辦?我們目前可沒身份去明月村查哈!」


吳少東稍稍想了下,問齊書國「齊老師,你估計溝通好好多久?」

「今天5月7號,正常3天有結果!」齊書國很肯定的回答。

「這樣吧,你和老程說是去明月村休假,實際都在查案子。齊老師的話你們也聽到了,這幾天就放假休息吧,公安部一有消息,你們立刻去明月村。」

李如松聽到可以放假,笑著說道「嘿嘿,還是吳老大體貼下屬。」

吳少東白了他一眼「別貧了!沒事散會吧,明天除了老程和老李,都準時上班!」

會後我見這幾天可以休假,就叫上李如松去我家喝一杯,一來案子的事有個盼頭了,二來就當犒勞下他最近幫我在明月村查案的辛勞,畢竟是我忽悠他去度假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