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當然她也不排除對於某些女生來說,修鍊之事興許比自己的婚姻大事更為重要。

所以冷甜甜很不解秦長老所說具體是何意思。

冷甜甜畢竟是女孩子,難免有些女孩子的心性,有些任性,有些蠻纏,有些好奇,有些愛撒嬌,所以纏著秦長老把話說明白點。

這秦長老雖然年老,可是精神矍鑠,被冷甜甜纏著,不但不生氣,反而還笑容滿面,最後實在是經不起冷丫頭瞎折騰,只能擺擺手,捋須笑道:「我這把老骨頭都被你給拆散了,也罷,我就透露一點吧」。

冷甜甜極其好奇,她眨了眨眼皮,修長的睫毛一閃一閃,認真的聽著。

「你神冰谷有一傳承之物,此物是神冰谷下一代谷主的身份象徵,你可知是什麼?」秦長老有些賣關子的道。

「我只聽聞神冰谷有一法訣叫做《聖水訣》,是神冰谷的立谷之法,由神冰谷歷代谷主學習,應該就是此物吧?」冷甜甜問道。

秦長老笑道:「非也非也,《聖水訣》雖然號稱不外傳,可是神冰谷的弟子所學的就是《聖水訣》,只不過不是完整的《聖水訣》,《聖水訣》精髓部分才不外傳,算不得下一任谷主的身份象徵」。

冷甜甜心生好奇,問道:「既然不是《聖水訣》,那會是什麼東西?」

秦長老笑道:「這事說來也怪,竟然是一隻啞笛」。

「啞笛?」冷甜甜眨巴眨巴的泛著眼睛,顯然有些錯愕。

「我還以為是一件什麼厲害的寶物呢?怎麼會是一隻笛子,而且還是一隻啞笛?」

秦長老也搖頭道:「這事啊你可別問我,我對此也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要問還得問你冰大伯」。

秦長老所說的冰大伯,就是指神冰穀穀主,也就是冰雪的父親,其名為冰尊。

他名如其人,本就是一代冰尊,是天靈大陸里的絕頂高手,甚至有人傳聞是天靈大陸里第一高手!實力強悍的超乎人的想象,人人共尊,只是他行事低調,神龍見首不見尾,沒多少人真正知道他到底有多強。

而冷甜甜的父親冷飲與冰雪的父親冰尊認識,而且關係還不錯,再加上冰尊曾幫冷甜甜看過病,所以冷甜甜稱冰尊為大伯,這些都是隸屬天靈大陸里絕頂強者之間的交往,外人自然很少知道。

「冰大伯還遠在神冰谷呢」,冷甜甜白了秦長老一眼。

天靈大陸里三大聖地之間自然有些交往,冷甜甜身為天邪教教主之女,所以自然對三大聖地的強者都比較熟悉,她也很早之前就認識了秦長老,秦長老待她如同之間孫女一樣,所以在秦長老面前,冷甜甜並沒有倒是十分的隨和,沒有絲毫局限。

「嘿,你這個小丫頭懂什麼,那隻啞笛雖然比較普通,可是卻是神冰谷歷代相傳的,也不知道傳了多少代了,而且這啞笛還有一個奇異的功能」,秦長老輕輕敲了一記冷甜甜的小腦袋,笑道。

「什麼奇異的功能?」冷甜甜頓時好奇了起來。

「這個嘛,不能告訴你,這可是神冰谷的秘辛,只有歷代谷主和下一代接任者知道」,秦長老搖頭道。

「哼,我不信,如果真照你所說,你又是如何得知的?」冷甜甜頓時抓住秦長老話語間的漏洞,嗔道。

秦長老臉色一頓,才發現原來這冷丫頭古靈精怪,察覺出了自己的語病,有些尷尬的道:「當年我與冰尊暢飲之時,兩人喝點有點多,又沒用用靈力驅除體內的酒勁,故而他一時之間說漏了嘴,被我無意中聽到的」。

「既然這秘密已經被你無意中得知了,已經算不上是什麼秘辛,不如也告訴我吧」,冷甜甜鍥而不捨的道。

「不可不可,我答應了冰尊不能說與第二人的,自然信守諾言」,秦長老連連擺手。

冷甜甜聞言,嫩嫩的小臉蛋上,兩個小酒窩頓時消散而去,有些失落。

女孩子好奇心自然有些重,沒有滿足她們的好奇心,失落是在所難免的。

秦長老見冷甜甜情緒有些低落,怕影響到她的病情,便笑道:「我不告訴你也是情非得已,不過你既然這麼想知道,有一個人你倒可以去問問」。

冷甜甜眼睛一亮,道:「是誰啊?」

「冰雪那丫頭」,秦長老笑眯眯的道:「我想恐怕冰尊已經把啞笛傳給冰雪那丫頭了,所以啞笛的這個奇異功能,冰雪也一定知道」。

「原來冰雪知道,既然是她,我問問也無妨」,冷甜甜與冰雪關係還不錯,很早就認識,很小的時候她們兩人以姐妹相稱,只是這些年沒有來往,所以關係也漸漸淡遠了,如今兩人同在天靈學院重逢,雖然沒有再以姐妹相稱,但是昔日的姐妹情也在慢慢恢復,所以冷甜甜覺得向她詢問一下此事,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也沒什麼要緊的。

「冰雪的神聖光明屬性對我的黑暗吞噬屬性有所克制,跟她在一起,可以很好的剋制我的病,我本就打算來完你這裡就去她那裡坐一坐,如今我也想問問她關於啞笛奇異功能之事,那我就先去她那了」,冷甜甜思索一番之後,打算離去。

「既然如此,我也去一遭,順道看看你口中所說的那個朋友到底有什麼本能,能讓你跟冰雪那丫頭都為之心動」,秦長老笑道,打算同往。

冷甜甜聽聞之後,白了秦長老一眼,沒好氣的道:「瞎說什麼心動,難道我跟冰雪就不能擁有共同的朋友?」

秦長老微微一愣,而後略有深意的淡然一笑,心裡卻嘀咕著,你們兩個丫頭,一個超凡脫俗,冷若冰山,不喜交友;一個因病纏身,性格孤僻,無一朋友,就這麼恰好同時碰上同一個好朋友?

冷甜甜見到秦長老神秘兮兮的望著她笑著,不知何意,心裡略微有些不自在,故而轉移話題嗔道:「你那寶貝孫女聽說最近脫離了龍虎門,處境不是很好,你不去雨涵宮看看?」

「哈哈,雨涵年紀還小,過於單純,讓她吃吃苦頭也是好的,況且那羅老頭聽說他那孫女跟兩個孫子受了點委屈之後,前兩天連忙出關了,屁顛屁顛的跑到雨涵宮去查看了一番,有羅老頭在,誰敢欺負我那孫女?」秦長老哈哈笑道。

而他口中所指的羅老頭,便是天靈學院里的二長老羅通。

哭泣的天使 ,嘴角嘀咕了幾句,而後便出去了,秦長老緊隨其後。

沒多久,他們二人便到了冰雪所在的修鍊場所,正好碰上之前天奇突然冒出來伸手環抱冰雪曼腰的一幕,不知為何,冷甜甜見狀,心頭頓時一酸,臉上的笑顏頓時消散殆盡。

秦長老見狀,笑而不語,心有所悟。


不過兩人都十分默契的停下腳步,遠遠觀看,沒有上前的意思。

之後一幕,便是天奇與赫蒙打起來的畫面,開始時,天奇只是試探,並沒有用全力,所以出於先鋒,被赫蒙打了幾拳,骨骼咯咯作響,冷甜甜心裡不由得升起一絲擔憂,想要出手相助,但是一想到之前天奇環抱冰雪的那個畫面,冷甜甜心裡便沒來由的賭氣,不願出手。

一開始,秦長老對伊天奇也有些失望,忍不住搖了搖頭,不明白這伊天奇有何吸引人之處,雖然長相有些英俊,可是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玄幻世界,長相算不得什麼。

在這個玄幻世界里,吸引女孩子之處,九分是實力和天賦,一分看長相而已。

不過隨後,天奇突然『瞬移』到赫蒙的背後幾丈之外,之後又出其不意的向著赫蒙的後背打出一記火焰,直接將高出兩小階的赫蒙給打成重傷,趴在地上,昏了過去,驚呆了所有人。

那般速度,那般攻擊力,也讓秦長老渾濁的雙眼也突然閃現出一道精光。

在別人看來,伊天奇的這一整套的動作快如閃電,根被沒看清,很多人都懷疑是伊天奇使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才打傷赫蒙的,因為他們實在是難以想象,伊天奇明明是在赫蒙前面的,怎麼突然跑到赫蒙背後去了,而且還從赫蒙的背後打了一記背襲!直接讓堂堂元靈五階的藍幫副幫主赫蒙打昏了過去,實在是不可思議。

不過秦長老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伊天奇沒有使用任何卑劣的手段,而是突然之間,發動了某種高級法訣,不!不是一種,而是兩種,一種風屬性的法訣和一種火屬性的法訣,才出其不意,制敵制勝的。

如果是僅憑兩部高級法訣制勝,還難以讓秦長老目瞪口呆,因為秦長老根本不知道這是兩部怎樣的法訣,而且天奇在使用兩極靈焰的時候,只使用了熱焰,不想被別人看出有何特殊之處,所以這兩部法訣之威,僅讓秦長老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新生報到的時候,韓長老曾跟他提及過他從外院領進的一位新生,這位新生擁有難得一見的時間聖屬性以及具備一些高級法訣,只是當時秦長老正處於閉關的緊要關頭,並沒有太在意,現在回想起來,恐怕韓長老所說的便是此少年了。

不過更讓秦長老對伊天奇刮目相看的是這小子居然擁有兩種主屬性!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秦長老十分後悔,心裡嘀咕著:「兩者主屬性,外加一個罕見的神秘時間聖屬性,這個樣的人才,我怎麼當時就沒有發現呢?真是差點泯滅了一位奇才啊!」

不過天奇打敗赫蒙之後,絲毫沒有注意到冷甜甜和秦長老在遠處觀看他,他只是淡然一笑,回到了略微有些吃驚的冰雪身邊。

赫蒙的下場給了在場的所有人一個警鐘,沒有人再敢小覷伊天奇了,他們這些人也很知趣的紛紛散去,而冰雪和伊天奇也回到了冰雪的修鍊場所。

秦長老見狀,對著冷甜甜笑道:「我們過去吧」。

冷甜甜低頭不語,只是心裡有些壓抑,跟了上去。 第三百二十五章兩女談心

天奇和冰雪回到冰雪的修鍊場所之後,天奇十分瀟洒的一屁股坐在了下來,不過冰雪卻一臉冰冷,一番不發,但是眸子里射出來的寒光就足夠冰封千里了。

天奇坐了下來,見冰雪不說話,與她對視一眼,頓時有種入墜冰窟的感覺,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天奇心道,人人都說天之驕女冷若冰霜,難道這就是她真實的一面?

其實天奇還算是十分幸運,至少平日里冰雪待他較之常人親和十倍百倍不止,其中種種緣由,與兩人在南魔獸山脈共處的日子有所關聯,不過最主要的還是那掛在冰雪胸前的啞笛,因為伊天奇曾吹響了!

啞笛之所以稱之為啞笛,自然是吹不響,既然能吹響,自然是有著某種命運之緣。

不過今日伊天奇之舉,實在是太得寸進尺了,故而也徹底讓冰雪怒了。

天奇心中略微苦笑,沒想到自己稍稍貪心了一點,竟換來一塊冰山,天奇只能訕訕的支吾笑道:「那個,之前的事情,我覺得不這樣做的話,那些人還會繼續糾纏你的,所以……雖然……有些過分了,不過這也是為了你好,所以……希望……你別介意啊」。

冰雪沉默不語,天奇如坐針氈,心裡實在是忐忑不已,感覺度日如年啊。

還好冰雪略微沉默一會之後,便冷冷的道:「僅此一次,下不為例,此次過後,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天奇練練點頭,信誓旦旦的道:「下不為例,絕對下不為例,如有再犯,隨你怎麼處置」。

不過天奇卻有些言不由衷,心裡還想著冰雪的那一縷芳香呢,實在是太醉人了,由此至今,除了小夜那虛幻的魂魄之體之外,天奇所碰過的女子之身的只有兩人,一位便是伊天雪,不過那是自己的大姐,而且當時是處於無意識狀態下,所以天奇倒沒有太在意;剩下的一位便是這冰雪了,當年在南魔獸山脈的荷花池裡,天奇也曾看過正在荷花池沐浴的冰雪,如今聞道冰雪的那種體香,天奇的思緒就不自然的想起了那道足以讓人難以自拔的玉體,想拂去都無法拂去。

還好天奇裝的夠憨厚,誠懇,要是讓冰雪知道天奇心中還在想著荷花池的那一幕,恐怕會直接一腳踹飛伊天奇。

冰雪白了天奇一眼,嗔怒道:「沒有如有再犯」。

天奇正想著荷花池的那一抹春色呢,並沒聽清冰雪到底說些什麼,但也不敢多問,怕惹來冰雪的怒火,只能連連點頭,裝出一副憨樣。

冰雪見天奇態度還算誠懇,比較老實,故而沒有再為難伊天奇,畢竟她也知道伊天奇這樣做是為她好,更何況自己與他還有一段宿緣呢。

「好了,有人來了」,恰在此時,陣法有所波動,冰雪心有感應,對著天奇道,意在告訴天奇,不必再想之前那件事情了,自然點。

冰雪說完,秦長老和冷甜甜便走了過來。

天奇扭頭一看,見到冷甜甜,微微一喜,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冷甜甜身邊的那位白髮蒼蒼,但精神矍鑠的老者身上之時,心裡卻十分好奇,不明白他是什麼身份。

天奇沒有見過秦長老,只聽說過他的名號,所以不認識,不過天奇也沒太在意,畢竟冰雪這裡有陣法保護,他們能進來,自然是得到了冰雪的許可,而冰雪也早已知道他們會過來。

「秦長老、冷甜甜,你們怎麼突然來了?」冰雪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故意指出兩人姓名道。

天奇聞言,便知這老者原來就是天靈學院的大長老,故而連忙恭敬的道了一聲好。

秦風長老見天奇一表人才,彬彬有禮,忍不住對著天奇讚許幾句道:「小傢伙還算不錯,是一個好苗子」。

天奇聞言,雖然不知道秦風的深層意思,但是也十分欣喜,畢竟想要得到天靈學院大長老的讚許,是一件十分難得的事情,如果換做別人,恐怕整個心都飄到雲端去了。

「長老謬讚了」,天奇十分恭謙的回答。

而浪冷甜甜眼珠子從冰雪身上轉了一圈,落到天奇身上,而後又轉了回來,落在冰雪身上,臉色平淡。

「冰雪姐姐,我正找你有些事情呢,不過貌似你們有事要聊,要不我先出去一下?」

冰雪聞言,略微有些錯愕,還是很小的時候,冷甜甜才叫過自己姐姐,可是如今大家都長大了,有所生疏,進入學院之後,冰雪從未聽冷甜甜叫過自己姐姐,突然一時之間叫自己姐姐,冰雪難免有些詫異。

不過冰雪很快就接受了,歡心一笑道:「我跟天奇並無什麼要事要聊,你們坐吧,我給你們沏茶」。

天奇見狀,知趣的起身道:「各位,你們既然有事要聊,我先告辭了」。

而此時秦長老瞥了一眼冷甜甜,而後指了指天奇,對著冰雪道:「不必客氣,我來此處只是有點事情要找這個小傢伙」。

天奇微微一愣,他沒想到的是這個剛初次見面的秦長老竟然是為了找自己而來此地的。

「不知秦長老找我何事?」天奇疑惑的道。

秦長老雙眼微眯,笑道:「自然是關於你的事情,先會我那辦公處去吧」。

天奇聞言,也不多言,跟兩女道完別之後,便跟著秦長老出去了。

冷甜甜見到天奇和秦長老出去之後,便回過頭來對著冰雪道:「冰雪姐姐,我們恐怕有近十年沒有相見了吧」。

「嗯,沒想到當年的冷妹妹才那麼一丁點,現在卻成了這般落落大方的貌美姑娘了」,冰雪有所釋懷的道。

冷甜甜雙眼眯成彎月兒,淺淺一笑,露出兩個淺淺的小酒窩和兩顆靈動的小虎牙,「姐姐說笑了,姐姐才美若天仙呢」。

冰雪淡然一笑,道:「這十年來,你在天邪教過的好嗎?怎麼不常來我神冰谷坐坐?」

冷甜甜聞言,笑意微收,眼神中閃現出一絲憂鬱,似乎有所難言之隱,不過隨即,她淡然一笑,俏皮道:「我老爹說我這病不宜到處遊走,自然是不好去你們神冰谷的,不過我也十分想念姐姐,所以聽到姐姐要來天靈學院,我就立馬跟著過來了,只不過姐姐身邊現在有佳人相伴,竟不理妹妹了」。

冰雪伸出修長的玉指,在冷甜甜眉頭輕輕一點,笑道:「死丫頭,竟然敢拿姐姐說笑」。

冷甜甜也不理會冰雪的動作,反而笑道:「姐姐,聽他們說你一來學院便要找伊天奇,都不來找妹妹」。


冰雪拉著冷甜甜的手,笑道:「姐姐當時也不知道你來學院了,要不然我定然第一個找的人便是你」。

冷甜甜淡淡一笑,兩人也彷彿回到了十年前的兩小無猜,談笑風生,十分合得來。


當兩人的距離在無形之間拉近之後,冷甜甜盯著冰雪胸前掛著的一隻玉笛,問道:「姐姐,以前不曾見你帶著東西,怎麼十年不見,有這等雅緻,喜好絲竹管弦之聲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