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也知道啊,之前靈智開的太少了,我哪能想到這麼多事情。現在好了,基本上我的靈智不下餘十歲的孩童了。」空神解釋了起來。

「好吧。。」現在帝天也只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里咽了。「走,我們去找找陣法在哪裡。」

躲過了這些海獸,帝天就開始找起了陣眼。果然剛出了這些海獸的包圍圈,就在不遠處看到了一個藍色的小旗子。看到這個旗子就是一肚子的火,丫丫的,太扯淡了。。。

「正五行是土克水,水克火,那麼逆五行應該是火克水了。」想到這裡,帝天二話不說,就是放出了丹火,將旗子狠狠的拔出,把丹火打到了洞內。

隨之而來的就是那一道聲音。

「聰明的破陣者,恭喜你破掉了水陣。往前走一步,準備進入到下一個陣法吧。」

帝天聽到這聲音就來氣,雖然知道人家不會回答自己,不過還是罵道:「小爺我日你仙人板板,被人耍了半年。半年啊,小景那貨都寫了九十萬字了。我倒是被你耍的團團轉。」說著就走上前了一步。

眼前再次一花,周圍再度變樣了。

這是一個褐色的世界,天空是黑色的,就像是沒有天空一樣。地面之上有數不清的石柱。

「打碎這些石柱,就可以破掉陣法了。」

提示聲再次響了起來。

江是江,湖非湖 :「你當小爺我傻啊。我直接去找陣眼就好了,破石柱再被你戲耍半年啊?」現在他發現,要跟這提示的聲音對著干,才能破解陣法。

「哈哈,我真是太聰明了。」說著就準備抬起腳步去找陣眼。

此時,空神的響了起來,「傻啊。人家讓你破石柱你就破啊,這個陣法沒有陣眼的,石柱就是陣眼。正五行是,木克土,土克水。逆五行是,水克土。用水去打這些石柱就好了。」

這句話完全就是赤果果的打臉。剛剛自己還說去找陣眼,人家陣靈立馬就不樂意了。瞬間覺得自己的臉龐火辣辣的,咬著牙齒吼道:「你丫的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

「好吧。我也是善意的提醒而已。。」空神嘟囔了一句,就閉上了嘴巴,準備看帝天是如何破陣的。 「土克水,水克土。水?這特么都是土,我從哪裡弄水啊。」帝天望著這一片土的世界,心裡一陣陣的鬱悶。


還用神識看了看儲物戒,除了玄天液之外,沒有其他是水了。可這玄天液,十八子都當是寶貝,自己怎麼能捨得用?這可如何是好?

反正破不掉,帝天乾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雙腿交疊,一隻手撐著下巴,冥想了起來。。

。。。。。。。。。

「這?。。清風?你回來了?」趙子龍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來人。

「對啊,我回來了。哈哈。」沐清風大笑一聲,看著眾人,滿意的說道:「不錯,你們的實力都得到了提升,也不枉我把你們丟到這裡半年啊。」

「哼。你還好意思說,半年都不回來看看我們。我們都以為你不回來了呢,要是我們死在這裡我,我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程迷兒皺著那精巧的鼻子說道。

「怎麼可能,我怎麼忍心把你們三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扔在這裡呢?那樣我會於心不忍的。」沐清風心疼的說道。

猛然間,感覺到兩道殺人的目光在死死的盯著自己。沐清風覺得毛骨悚然,連忙改口說道:「咳咳。是這樣,既然你們實力都提升了,想必這陣法都也已經熟悉了吧?那我們就出去吧,我師父他和徐榮子前輩都把陣法煉製好了,我先出去報道一下,然後就去找老大。」

「那肯定,我們早就可以在陣法裡面了來去自如了。」狄羽牛氣哄哄的說道。

上官雨馨看了看身邊的洛歡,一狠心,走出來說道:「我們是無所謂了,可是某人好像有話要對你說哦。」說著還朝著身後的洛歡努了努嘴。

沐清風一看就知道是洛歡有事要找自己了,小跑過去,問道:「洛歡大美女,不知道你找我什麼事情啊?」

看到沐清風的臉一下子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洛歡覺得手無舉措,不知道怎麼回答了,「我。。這。。。」

「哎呀。洛歡妹妹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剛剛我好像是聽你說,你要是看到沐清風就把事情告訴他的喲。」上官雨馨在一旁為他打氣道。

洛歡捏了捏自己的小拳頭,站起了身子,深吸一口氣,大喊道:「沐清風,我喜歡你!」

「。。。。。。。。」

所有人都愣在了那裡,沒想到洛歡居然用這種方式將話說出來。

作為他本人,沐清風更是傻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慢慢的緩過了神,笑道:「這玩笑不好笑,沒事的話,我們就出去吧。」

「沐清風,你給我站住。」上官雨馨一聲嬌喝,「你沒看到我洛歡妹妹說的是真心話嗎?你這是什麼意思?也不給個回答,就想要若無其事的離開了?」

「什麼?他沒跟我開玩笑?」說實話,沐清風雖然說自己要找這個妹妹,找那個妹妹的。其實,對於愛情,他還是個小雛菊呢。

「廢話!」程迷兒毫不客氣的叫道。

沐清風再次愣住了,轉過身子,看著洛歡。只見其眼神中流露出來的都是真真切切的情意。小步走了上去,摸著洛歡的臉,哽咽的說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喜歡我,剛剛對。。對不起了。」

洛歡淚花在眼珠外打著轉,搖了搖頭,說道:「沒。沒事的。我不介意。你要是不喜歡我,直說就好了。」

「哎。。」沐清風長嘆了一口氣。

場中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沒戲了?洛歡更是嚇得臉都蒼白了,畢竟這是她第一次表白。

「本公子最近覺得肚子好餓,沒有人做飯,正好缺一個,怎麼辦?」沐清風揶揄的說道。


「什麼意思?」洛歡沒有聽懂,問道。

上官雨馨微笑道:「小笨蛋。這都沒聽出來嗎?人家都說了,缺一個做飯的。要不讓狄羽那小子去給沐清風做飯?」

「我才不去,打死我都不去。我這一輩子只為我的雨馨做飯。」狄羽配合著說道。

這一下洛歡在不明白那就真的成笨蛋了。一下子撲到了沐清風的懷裡,激動地流出了眼淚。「謝謝你。」

沐清風抱著洛歡,笑道:「謝謝我?謝我幹什麼?」

「謝謝你接受我,謝謝你沒有讓我傷心。」說著還在沐清風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讓你嚇我。」

沐清風坦然的接受了疼痛,拍著她的後背說道:「我比較喜歡幽默點,哈哈。」

看到一段良緣美景在自己的眼前成就了,場中的人都是欣慰的一笑。

上官雨馨更是不客氣的說道:「沐清風你要是敢欺負我妹妹,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

「姐姐。。」洛歡一下子就開始為沐清風開脫了。

沐清風更是拍著胸脯保證道:「放心吧。反正你們大家都看著,我只要欺負洛歡大美女,你們就儘管來找我的麻煩。只要洛歡大美女不心疼,打死我都沒事。」

「哈哈哈。」趙子龍和狄羽實在是忍不住了,大笑了起來。

。。。。。。。。。。。。。。

帝天放下了手,站起身子,伸了個懶腰,整個骨頭就像是炸豌豆炮一樣「噼里啪啦」地響了起來。

「怎麼?老大,你想到辦法了?」空神看到帝天的和這個舉動,著急的問道。

「想到個毛啊,我就是坐的屁股痛,起來活動活動。」帝天鬱悶的回答道,想了半天都沒有一個好結果。不過這麼久沒有喝水了,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正準備看看哪裡有什麼破綻,一下子站在了原地。嘴巴慢慢的翹了起來,大笑道:「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怎麼破陣了。」

「什麼啊?老大,你快點告訴我。」空神連忙問道。

帝天摸著那剛長出來的頭髮,臉龐上現出一抹笑容。道:「口水。哈哈哈,口水也是水啊,我先試試看。」

「我暈。。」空神無奈了,怎麼就攤上了這個老大。

「呸!」一口唾沫吐到了一個石柱上,只見那石柱直接粉碎掉了。

帝天見狀,興奮的不行,不行的了。說道:「哈哈,小爺我特么的聰明到極致了。」

空神吃驚的望著這一切。。。

「啊呸。」又是一個石柱粉碎掉了。

「呸!」

「呸呸!」

「呸呸呸!」

這他娘的還玩起來了,玩的還特么的那麼有節奏感。。 空神一臉黑線的看著這個老大,心裡十分的無語。這丫的是不是抽了。不禁拍了拍額頭說道:「老大,你還好吧?」

「呸。當然好了。」帝天又是一口唾沫吐到了一個石柱之上。

不管怎麼樣,空神總感覺帝天像是在罵自己一樣,為了不讓自己再有這種感覺,只能選擇閉嘴了。

「咔嚓~!」

只見周圍的環境全都化成了隨便,眼前一花,進入到了下一個陣法,火陣之中。

「聰明的破陣者,恭喜你破掉了土陣,來到了火陣,現在就請你找到陣眼然後破掉吧。」

提示聲再一次響了起來。

帝天撇了撇嘴,問道:「小空子,告訴我這個陣法是怎麼破?找到陣眼還是別的什麼的?」

「找到陣眼就好了。 舊愛新歡,總裁請放手 ,我怕你被烤成烤人。」空神好心的提醒道。

「哈哈,這個你放心,小爺我的丹火不輸於這垃圾火焰。」帝天信心滿滿的說道。

「但願如此吧。。」

。。。。。。。。

一行六人出了這個隔陣之後,沐清風就帶著眾人來到了之前的房子外面。

停下了身子,叫道:「師傅,徒兒回來了。」

「哦,進來吧,陣法的陣勢我已經解開了。」弈諸天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看了看身後的人,沐清風微微一笑,「幾位,請吧。」

六人紛紛來到了大廳之中,沐清風拱手對著弈諸天和徐榮子說道:「師傅,徐榮子前輩。」

重生1997黃金時代 。」五人恭敬的說道。

徐榮子眼裡閃過一絲精光,看著五人讚歎道:「果然不愧為天洲的天才啊,短短半年的時間你們就有了如此的提升,可喜可賀啊。」

趙子龍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哪有的事,要不是沐清風師兄把我們仍在隔陣之中半年沒有管我們,我們也不會有如此的提升。」

「是啊,此事還要多謝清風師兄了。」狄羽也是客氣的說道。

沐清風摸了摸自己的頭髮笑道:「你們跟我這麼見外做什麼,再說了,我的好處可是多多啊。」說著還看了看一旁羞澀的洛歡。

弈諸天是什麼人?那可是上千年的老妖怪啊,一看就知道情況不對了,開口問道:「清風啊,怎麼回事?看你面露喜色,是不是有什麼好事想要告訴為師啊。」

「對對,他肯定有事跟您說的。」趙子龍哈哈一笑,將話題接了過來。

沐清風瞪了他一眼,然後看著弈諸天回答道:「師傅,是這樣的,我。。。我。。」

「你什麼你啊,有事快說,怎麼跟個女人一樣磨磨唧唧的。」弈諸天貌似,八成,可能,大概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哎呀。還是我說吧,就是清風師兄和洛歡妹妹他們兩個私定終生了。」狄羽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完了這句話。

「嘶。。。」

弈諸天和徐榮子都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有想到事情發展的如此之快。

「清風,這件事可是你的終生大事啊,你要想清楚啊。」弈諸天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沐清風看了看身邊的洛歡,拉起她的手,說道:「師傅,我已經想好了,我這輩子非洛歡大美女娶不可了。」

「哈哈,好吧。能看到你們晚輩如此的恩愛,老夫我甚是欣慰啊。」徐榮子倒是沒有覺得有什麼意外的。人家年輕人的事情,就讓年輕人去折騰好了,自己只要給予無限支持就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