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因實力比起對方低太多,於是塗岸將自己的臉毀了半邊后,就混進了這個以修仙長生為目標的門派。成為了一名鍊氣士。

可是還沒有等到他修為實力大增展開報復,神州大地上便烽煙四起,凡人國度戰爭不斷,還是波及到了這個隱世門派。

因理念不同,使這個門派中的一個精於奇門遁甲與符篆之術的分支發生了分裂,創立了道門,入世輔佐凡間有為君王統一神州,平息戰亂。

而這個修仙門派分裂后,當時發現了更好的立身之所,打算要遷離凡俗世界。遠離戰火。

而為了儘快實施報復計劃。塗岸利用門派準備遷離,有些混亂的當口,潛入門派重地進行偷盜,不料還沒偷到門中重寶。卻被同門發現。

在打鬥中。塗岸受了傷。就找到了這個隱蔽山谷之中躲藏修養。

同時在他修養的過程中,塗岸利用了一個凡人部落國家君王信奉冥神的喜好,終將其暗算。打算煉製陰陽雙煞……

故事到這裡就中止了,再也沒有了記載。

不過李向南看了看這個故事,對這個叫塗岸的人倒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這是一個至情至性的人,但卻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女人,從而導致人生觀發生的扭曲,同樣也墮入了魔道,才會做出一系列的事情。

也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使得這個塗岸放棄了豢養的雙屍,也不曾到這裡取走珍藏的古畫,就再也沒有了消息。

不過根據那篇日記記載的內容來看,李向南倒是知道了在這神州大地上,幾千年前也曾有過隱於世間,專註於長生修仙的修士,他們被稱為鍊氣士。

甚至這個門派還發生過分裂,而分裂出來的這個分支,竟然是道門,應該與如今的道教有著極深的淵源。

李向南將這羊皮紙上的內容看完后,正準備放回原處。

但是當他將其翻轉了過來時,通過光線的照射,頓然發現其中竟然還令有乾坤,這羊皮捲軸底下透出的一片陰影上面,繪著一些複雜的地理線路,尤其是那中央畫著一個三角,旁邊還有幾副圖案,好像是表示每個角所指示的不同的方位。

然而,令李向南震驚的就在於,在那圖案之中有三個圓盤,每個圓盤都帶有一個指針一般的缺角,那不正是秘武諸門在覬覦,這世俗的三個家族在極力尋找,但已經落到他手中的那個圓盤狀鑰匙么?

原來李向南一直就搞不清楚那圓盤狀的鑰匙到底是什麼,會起什麼樣的作用。

然而,根據這羊皮捲軸內中陰影透出來的標記和圖案來看,那顯然是能夠開啟傳送門,打開神秘空間能量節點的一種能量鑰匙。

羊皮紙上畫了三處圖案,這表示是三把不同的鑰匙,就不知道開啟那傳送門,是需要三把鑰匙同時齊聚,還是每把鑰匙都能開啟。

但是李向南再想想二叔曾告訴過關於他父親的事情,他的父親好像也是在找到了一塊同樣的鑰匙之後離去,因而人間蒸發二十年,沒有任何的蹤影。

如今來看,極有可能是他的父親用那鑰匙找到了那圖上畫的地方,開啟了傳送門進入了另一個神秘空間。

這羊皮捲軸,看似上面寫著一篇日記,卻不料內中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自是不能丟棄。於是,李向南將這羊皮紙與那半本機關傀儡術放在一起收了起來。

至於那副古畫,這應該是對那塗岸很重要的東西,但那人卻沒來得及收走就消失無蹤,想必這其中定然也有什麼玄機,李向南也沒有再欣賞那畫中的山水風景,只是對那畫中的絕色女人多看了兩眼,就準備收起畫軸。

然而,許多的秘密都是在無心之中發現的。

李向南在將畫軸緩緩捲起來的時候,他卷到那女人的地方時,李向南的動作不由得停了下來,目光就定格到了那女人的身上所佩帶的一樣佩物上。

這副畫副的十分精緻,將那畫中絕色女子畫的惟妙惟肖,十分的逼真,她身上的衣裝與佩飾,自然也是畫的十分的清晰。


李向南留意到的那女人身上佩帶的一面玉佩,與他得到的那枚仙水精華打造的擁有精神烙印的藍色玉佩完全是一模一樣的。

看來,那玉佩也是一個比較重要的東西。卻被那塗岸遺失在了帝王古墓中,從而被盜墓賊撿走了。

既然這玉佩是那女人貼身佩帶之物,說不定那塗岸就是為了尋找這玉佩才不見了蹤影。

也沒有想太多,李向南將古畫收了起來,眼見這洞府的門還是沒有被開啟,於是他又將那石台側位的旋鈕擰到底。

咔嚓!

這時,就聽機關響動過後,東邊位置的洞壁處,終於緩緩地開啟了一道石門。

由那石門出來,只見這是一處秘谷。谷中有汪小湖。景色秀麗壯美。

在這洞府右手邊不遠處,那裡有一間茅屋,在那附近的小湖中間,修著一道簡單的而簡陋的亭子。

茅屋。古亭!

這個時候。李向南似乎回想到了什麼之後。頓時臉色一變。

這個地方,不正是他曾為了尋找靈草奇珍,和南無瑤他們殺了那隻黑冠王蟒之後所來過的地方么?

只是李向南沒有料到。轉來轉去,竟然還是又來到了這個地方。

因為那山洞機關開啟,洞門打開從而產生了異響,也終於引起了那小湖之中發出了動靜。

咕嚕!

只見那湖中水波蕩漾,並開始不斷的翻滾。

一股很強的靈識已然將李向南鎖定,那種勢沉如深海般的威壓滾滾而來,壓得李向南幾乎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裡的洞府與那個小湖相連,而對面的小樹林與芳草地是屬於這個秘谷的出口。

那裡被布置了迷蹤陣法,如今那陣法還在起作用,縱使李向南能夠破解了那道陣法出出得去,可是光是要經過這小湖,以及湖中那隻修鍊上千年的強大靈獸,就不是李向南能夠對付得了的。

現在,那小湖之中的動靜越來越大,湖面之上水波翻滾蕩漾的波瀾也越來越大,顯然那湖中靈獸徹底的被驚醒之後,這是要浮上湖面來的節奏。

李向南現在感受到的是那湖中靈獸的強大的靈識威壓,並沒有帶著濃烈的敵意,但也有探究的質詢意味。

這應該是很久以前就被豢養起來看護這座秘谷的一隻靈獸,但經歷千年的成長進化,這隻靈獸已然十分的強大,現在李向南被那隻靈獸的靈識緊緊地鎖定,若想要越過小湖到對岸,就必須要搞定這隻靈獸,或者將他擊退,但若是不敵這隻靈獸的話,他除了再次退回到那洞府之中,再無別處可去。

這時,只見那湖面之上一道水柱衝天而起,,一個龐然大物便緩緩地露出了腦袋,並鑽出了水面。

李向南定睛看去,就見那是一隻模樣看起來就像海豹與獅子結合體一般的水中巨獸。


他生有水晶般的雙角,全身披著一層淡藍色的鱗片,綻放著幽幽光澤,生有四蹄,指間肉膜相連,就像是鴨蹼,他擁有一對銅鈴般巨大的藍色的眼睛,那眼睛十分的靈動,在轉動之際,眸中倒映著李向南的面容。

「這是傳說中的碧水麒麟獸么?」

看到這隻體積比一頭大象還要大的水中巨獸,李向南腦海之中急翻《開物典藏》靈獸篇當中的內容記載,發現除了那碧水麒麟獸與之有四五成相像之外,就再也找不到其它與之外貌及特徵能夠匹配相似的靈獸來。

很快,李向南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這明顯不是碧水麒麟獸,這地球之上根本不可能會蘊育出如此強大的靈獸出來,這應該一種其它類型的水中獸經歷多次進化而來,不知道其根源究竟是什麼,跟真正的碧水麒麟獸比起來,這簡直就是四不像。

但若是找不到其進化的根源來,那就找不到他的弱點,這要是對付起來的話,會非常的困難。

眼見那巨獸出了水面之後,那巨大的身體竟能在水面上行走,鎖定了他漸漸游移了過來,李向南再次急思翻找,又翻閱到了開物典藏中的妖獸篇……(未完待續。。) 《開物典藏》妖獸篇中有記載,北極無盡海域,乃蠻荒之地,其中妖獸千萬,危機四伏,龐大的海妖群族獨霸一方。

然在妖獸群體之中,有一種少見的妖獸,名為哧啼,似獅,似象,似龍獸,四蹄生有蹼,既能在水中游移,速度奇快,又能浮立於水面行走,多會被修士用以捕捉馴養成為穿梭於海域的坐騎或運輸工具。

不過,這哧啼性子偏奔放,喜自由無束縛暢遊,馴服難度較大,一旦馴服,卻是忠誠極高的坐騎靈寵或守護。

哧啼一生中會經歷五次進化,每次進化,可獲延長五百年壽元,其終極形態,乃是象龍啼天獸,可吞雲吐霧,翻江倒海……

當李向南在萬千妖獸資料之中翻閱到這妖獸哧啼的記載之後,他迅速就在第一時間與眼前這隻進行對比,發現其吻合度已達八成以上,目前這隻已然完成了兩次進化,起碼擁有不低於聚靈九重的實力。

但根據妖獸篇中對此哧啼的描述,這樣的一隻妖獸是怎麼來到地球,在這秘谷的小湖中生活了上千年?

且不說他的來歷,但就目前來看,這隻哧啼應該已經被馴養成為了守護,否則以他喜奔放無拘束的性子,怎麼會困在這一片小小的湖中不願離去?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因由,讓他無法離開這裡?

李向南正在尋思著怎樣來對付這隻妖獸哧啼時,此刻那隻妖獸逼近幾分之後。猛地張開大嘴,一口激流水柱如同一道利箭,迅速朝李向南攢射而來。

嘩啦啦!

那道水箭氣波之中蘊含的力量很強大,李向南警覺之下立即飛退數丈,躲在了一塊巨石之後。

然而,那巨石承受了水箭的攻擊,竟被硬生生的鑽出了一個極深的洞孔后發生龜裂。

下一刻,那隻妖獸奔來,竟是用那堅硬的腦袋撞擊那巨石,剎那間巨石爆開。

吼!

他巨吼一聲后。那狂暴的氣波使橫飛的石屑如同暴雨流星。竟凝成一個攻擊集群,如閃電般大面積襲擊李向南。


看到那漫天飛射而來的石屑,李向南無奈苦笑。

這次已是無處可躲,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立即讓雙屍橫擋在自己的面前。任由那石屑擊打在雙屍的身上。

好在雙屍的軀體極為強悍。那些飛來的石屑擊打在他們的身上,發出一陣陣雨點擊石般的脆響,那力量衝擊下。也只是讓雙屍護著李向南退了兩三米,背靠在了洞府前的石壁之後,才擋下了那暴雨般的打擊。

這隻妖獸果然強大到了竟能夠通過氣波控制外物來進行攻擊,看來其靈智已然非常高了,已然懂得借用控制外物來戰鬥,跟普通的妖獸相比,這已經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之上了。

現在,那隻哧啼獸已然上了湖岸。

只見他鱗甲一抖,身上的水珠如同炮彈一般四濺飛射,打在陰屍身上如潤物細無聲,但打在陽屍的身上,只聽到一聲聲滋滋滋的異響,那些水珠瞬間就化成了一團水蒸汽飄散,沒有對雙屍造成任何的傷害。


但是,這並不是哧啼的真正戰鬥力。

他上岸后那前蹄突然間從指蹼的肉縫中緩緩地伸出幾片極為鋒利的指甲,然後那本是光禿禿看起來沒什麼利齒的口中,突然間有兩道劍齒緩緩地延長並伸了出來,在哧啼直立起來后,渾然變成雙爪,后蹄一蹬,便電速向李向南襲來。

看到這隻妖獸這一連串的變化,尤其是他竟然能直立起來,解放前爪來進行戰鬥,李向南心中不由大驚。

哧啼這樣的變化,顯然已經不再是守護,而是被馴養成為了一隻戰獸,應該是被用來守護山門之類的強大存在,他會不會就是數千年前那個修仙門派的守護獸?

轟!

這隻強大的妖獸撲上來之際,那一爪帶著破空的呼嘯聲,直接粉碎了李向南藏身所在的那處石壁,竟生生將那石壁鑿開一個深深的大坑,觸目驚心。

在這個時候,李向南覺得不能再一味的躲避,儘管這隻妖獸很強,他也不是沒有全力一拼的實力。

吼!

雙屍在此刻變得狂暴了起來。

在李向南的操控下,雙屍戰鬥本能徹底的被激發了出來后,陰陽雙屍的配合也非常的緊密,齊齊撲上去后,在帝后陰屍疾速的攻勢下,帝王陽屍狂暴的一拳便打在了哧啼的身上。

靠純粹的力量打擊,哧啼被擊退了兩米后,更是狂暴了起來,他巨吼一聲,一拍地面,巨大的石塊飛起,然後他再一拍,那巨石就被拍飛過來擊在雙屍的身上。

轟!

巨石擊打在屍的身上,頓時變得粉碎,而雙屍承受住了那股狂暴力量卻暴退數丈,如同炮彈一般被擊打在石壁之上,生生在石壁留下兩個人型大洞。

然而,雙屍畢竟不是人,他沒有疼痛,強悍的身軀就是一把兵器。

在李向南的控制下,雙屍的戰鬥本能再次提升,絲毫無損地從洞壁中飛身出來,再次對哧啼展開了圍攻。

這個時候,哧啼被雙屍糾纏下,李向南右手一凝,只見一道巨大的虛幻手掌勢如奔雷一般打擊,在哧啼不防之下,生生拍在了哧啼的身上。

轟!

勢沉如山河般的魔帝手印打出后,發出一聲狂暴的響動,哧啼不及防挨了這麼一記,整個身體便飛落入湖中,砸出漫天的水花。

然而,這一記魔帝手印畢竟因李向南的修為問題,並沒有給哧啼造成多大的傷害。

哧啼在水面之上狂吼一聲,在帝后陰屍鑽入水中一擊無果之下。被那狂暴的爪子一下拍飛出了水面,帝王陽屍趁機補上一擊,更使小湖之中狂瀾滔天。

鬱悶的是,李向南打出法器龍虎天心爐對那哧啼根本不存在任何的威脅,那爐子只是像被拍蒼蠅一般就被拍飛了回來。

因此,李向南還險些心神受創。

不過李向南發現,那哧啼獸在水中對他而言,基本上是無敵的,他的一切攻擊手段都無法奈何這隻強大的妖獸。

就這樣,李向南使出渾身解數。即使還有陰陽雙屍這樣強大的輔助戰鬥配合。依然還是拿這隻無比強大的哧啼獸沒有辦法。

中間,李向南本有一次機會借陰陽雙屍糾纏住哧啼之時從那小湖之中一躍而逃到對面岸上,可是他疏忽了這隻哧啼獸的智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