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領頭之人一指指向楊天龍,氣得身體直髮抖,怒聲說道:“華夏小子,有種就跟我們走。”

楊天龍自然樂意跟着他們去看看山口組的情況,順便在裏面撈點好處,拿點錢花花,免得到時候住酒店都沒有錢。 楊天龍跟着他們上了一輛車,車子一路行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楊天龍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大廈,大概有五十多層高,外面裝修極美,名字叫做田中貿易公司。

見到田中二字,楊天龍知道這真的有可能是山口組的總部了。跟隨他們進入電梯,電梯一路向裏,行了一分鐘,到了地下大概三十多層才停下來。

楊天龍迅速的散開神識查看情況,結構令人失望的是,這裏根本就不是山口組的總部。

“我就想眼前的這傢伙怎麼會知道真正的總部在哪裏,而且這傢伙根本就沒什麼腦子,總部這種祕密地方要是這傢伙都知道了,那山口組估計早就滅亡了。”

楊天龍感知到這座地下場地裏面有幾個高手,不過這高字是對於一般的修煉者而言的。

有一個天忍,相當於先天頂峯之境的強者;還有三個地忍,相當於先天中期的強者;十個人忍,相當於先天初期的強者,還有其他的一些下忍,中忍,上忍,不過那個天忍修爲還不錯,已經無限接近天道一階了。

“一虎君,人已經帶來了。”那傢伙瞪了楊天龍一眼,向着前方一人深深地鞠了一禮,態度恭敬的說道。

“好,你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只要我能夠拿到你說的那些黃金,我會獎賞你的。”田中一虎淡淡的說道。

兩人說着話,好像根本就沒當楊天龍存在一樣。田中一虎先前在楊天龍進來時打量了他一眼,見到這麼年輕的楊天龍,覺得楊天龍的修爲肯定比他差多了,所以纔會這麼的目中無人。

“小子,我知道你們華夏修煉者手中有一種叫做空間戒指的東西,那東西就像一個戒指般大小,裏面卻可以裝進許多的東西。”說着田中一虎望向楊天龍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心下微喜,接着一指說道:“你手上戴的應該就是空間戒指吧。”

“你說的沒錯,這確實是空間戒指,裏面也有你想要的東西。不過你好像一點兒都不擔心你的安危似的。”楊天龍笑了笑,接着說道:“我們華夏國有一句古話叫做驕兵必敗,我想把這句話今天送給你再合適不過了。”

“是嗎?”田中一虎絲毫不將楊天龍的話放在心上,接着說道:“我這不叫驕兵,而是叫自信。”

不等楊天龍開口,田中一虎接着說道:“你今天如果將你的空間戒指乖乖的交給我,那我就立馬放了你,否則,明年的今天就會是你的忌日。”

“是嗎?我發現你的話可真多!”楊天龍笑道。

“哼,用你們華夏國的話說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宗神一郎,你去好好地教訓他,只要別把他打死就行。”田中一虎怒聲說道。

得到命令,身爲地忍的宗神一郎抽出背後的刀,步法快穩,時隱時現,不過眨眼之間就已經到了楊天龍身邊,這一刀狠辣異常,砍實了,如果是以前的楊天龍,這條左手臂肯定就沒了。

可是現在楊天龍的肉身就已經堪比極品靈氣,憑藉這小小的砍刀根本就難以傷到他分毫,不過楊天龍根本就沒有讓他傷到的意思。

一腳踢出,快如閃電,那個名叫宗神一郎的地忍頓時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出去,吐了好幾口鮮血,倒在地上,抽搐了幾下,生死不知。

楊天龍知道剛纔的這一腳已經讓他經脈俱斷,除非有靈藥救治,否則從此以後就永遠的癱瘓了。

“你……”田中一虎想不到楊天龍竟然這麼厲害,竟然只不過一腳就已經將他身邊的得力干將給打得生死不知,心想:“難怪他如此的有恃無恐,這樣的實力即使與自己對戰都無必勝的信心,看來這次正應了華夏國的古話,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不想與你交惡,你走吧。”田中一虎變臉比變天還快,上一刻還凶神惡煞的,此時就已經驟雨停歇了。

“你想得太美了,既然來了,總的拿點東西再走吧。”楊天龍淡淡的笑道。

“你想要什麼,只要我能夠辦得到,我都會滿足你。”田中一虎強忍着怒氣,淡淡的說道。

“我要的不多,只要你給我一千萬現金就可以了,我相信這點錢你們還是拿得出來吧。”楊天龍雙手交叉,面色得意的說道。

“好,成交。”田中一虎鬆了口氣,接着吩咐人送來了一個黑色箱子,裏面正好有一千萬日元。

“謝了。”楊天龍拿到錢,確認無誤,笑了笑,接着說道:“但願你不要做蠢事,如果你再來煩我,到時候可不是一千萬可以解決得了的。”

田中一虎正想要自己的叔叔給自己找回場子,這時走到電梯門口的楊天龍轉過身說道:“你也別指望你的那些長輩,他們在我面前也不夠看,你好自爲之吧。”

說完楊天龍就走了,田中一虎聽到楊天龍的話,心裏咯噔一下,面上冷汗直冒,心想:“這傢伙不會是傳說中的華夏老妖怪吧,看上去年起,實則已經幾百歲了。”

田中一虎擦了擦冷汗,擡起頭,看到準備偷偷離去的那個頭兒,冷哼一聲,立刻下了一道命令:“將他千刀萬剮去喂狗。”

可憐的那個頭兒,沒想到獎勵沒得到,倒將自己的小命給搭上了。先前還想得到獎勵後怎麼去瀟灑,沒想到噩夢這麼快就降臨到了自己頭上。

這就是天理循環,因果報應,不是不報,時間未到罷了。

經過一番折騰,天色已黑,楊天龍找了家餐館,吃了個晚餐。打了個車,往東京最好的酒店而去。他相信有了這一千萬,應該可以用幾天了。

楊天龍心想:“即使錢不夠,下次再找機會到田中一虎那兒打劫一次,我就不相信他敢不給錢。”

想到此處,楊天龍一陣得意,唱着小歌:“我得意的笑 ,我得意的笑,笑看紅塵人不老,我得意的笑 ,我得意的笑,求得一生樂逍遙,我得意的笑, 我得意的笑,把酒當歌趁今朝……”

進得大酒店,楊天龍和那個前臺漂亮的服務員交流了幾句,要了間房間,付錢時,楊天龍拿出黑色皮箱,直接打開,滿滿的一大箱子錢,拿出一把直接塞給了那個前臺服務員,找都不讓她找了,剩餘的錢當做送給她的小費。

楊天龍拿到房卡,剛轉身走了幾步,沒想到前臺服務員說了一句:“先生,您需要服務嗎?” 楊天龍徹底的被擂到了,這還是東京最好的酒店嗎,怎麼這服務竟然這麼明目張膽的進行,日本果然是日本啊,不愧是日出來的。

楊天龍擺了擺手,頭也不回地走了。進得房間,楊天龍發現這裏還真是應有盡有,什麼避孕套,什麼情趣用具……看到這些東西,楊天龍心裏大汗。

先前一路走來,經過別人的房間,裏面**媚叫、銷魂奪舍的聲音,聽得心裏還真是熱血沸騰。

幸好楊天龍已經到了天道境界,體內的天龍真氣已經完全轉化爲了天地最爲精純的道義之氣,心境已經趨於平和,對於欲的渴求已經不那麼想念,不過這並不代表楊天龍在那一方面不行,相反的,他在那方面的能力超強。

楊天龍不想做出背叛王淑妮諸女的事情,洗完澡後,就開始坐在牀上靜心修煉起來。

可是纔不過一會兒,房門的鈴聲響了,楊天龍散開神識一看,頓時驚呆了。

“噢麥利嘎嘎!”楊天龍擦了擦冷汗,差點一頭滾落在地,心裏大罵:“這什麼狗屁豪華酒店啊!”

楊天龍看到房門外面那個前臺服務員竟然帶着十來個小姐站在他的門外,有蘿莉型的,有清純型的,有學生妹型的,有魅惑型的,還有徐娘半老、風韻十足型的……

“靠,這是做人肉生意的酒店吧!”楊天龍心裏忍不住腹誹。

楊天龍沒有管她們,設了一道隔音禁制,任她們敲個不停……

崑崙派。


華夏國神祕組織這次的領頭人物是宋娟,這是她特意請求聶遠而來的。聶遠自然清楚她的意圖,沒有說什麼,點頭同意了,隨行的還有一人,就是龍頭楊懷遠。


國家神祕組織的人員十三個除了楊天龍全都來了,還有王淑妮和櫻子諸女以及楊嵐。

楊嵐修煉速度還較快,雖然沒有王淑妮她們那麼好的資源,但是金龍嶺這塊區域的靈氣相比其他地方濃厚多了,才短短的兩個月,楊嵐就已經到了先天中期大乘境界。

這次國家參賽的人員沒有一個修爲低於先天初期之境。相比較而言,修爲最差的就是櫻子諸女,都是先天初期小乘境界的修爲。

反觀其他的門派和世家,修爲參差不齊,普遍都比較低,有的才後天後期小乘的境界,當然修爲也有比較高的,那就是絕神宮的段天明,修爲已經到了先天后期頂峯。

五行之體的修練速度雖然比較慢,但那也是相對於空靈體質而言的。擁有五行之體的人對天地的感應能力很強,能夠很容易感觸大自然,貼近一山一水,一花一草,融入其中,達到修煉己身的目的。

不過很明顯的,段天明已經走上了歧途,心情焦躁,修煉速度過於求快,以致於根基不太穩,沒有發揮出其本身體質的潛力。

擁有五行之體的人,在前期的修煉速度應該是很慢的,按照他現在的年齡,修爲最多隻能夠到達先天中期大乘境界,但是現在很明顯他已經超過了太多。

擁有五行之體的人,一旦進入天道境界,對天地道義的感悟能力就會快速的增強,特別是對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的感悟,能夠快速的汲取大自然的養分,增強自身的修爲。那時的他纔算得上是真正的強者,即使受傷,也能夠藉助自然界中的木屬性的生命化爲己用。

如果他能夠一直修煉到化五行歸一,那他就有進軍神祖巔峯的潛力,甚至是神祖巔峯的至強者之一。

今天是參賽人員報名的時間,所有的華夏修煉者,不管你是散修,還是各門大派的弟子,只要你的修爲達到了後天後期小乘境界,年齡又不超過二十五歲就可以參加。

殷雨晴一行人只有曹青最爲鬱悶了,年齡超過了二十五歲,這就意味着不能夠再參加比賽了,不過五年前他參加過這樣的比賽,但是那時他的修爲比較低,沒有拿到好名次,沒想到這次實力提升了,卻是沒有資格參賽了。

楊嵐看到這麼多人,心下歡喜不已,活潑頑皮的性子使然,四處逛一逛,瞧一瞧,這裏看看,那裏摸一摸,感覺一切都很新鮮,很有趣。

一行人報了名後,來到修煉者商場,這裏是賣一些道器、防禦武器,甚至是低品靈器的地方,當然還有些低級的丹藥。

“這些東西還真不行,比起哥哥送給我的差多了。”楊嵐俏皮的癟癟嘴,大是失望的樣子。

“好啦,我的小公主,你就知足吧,你哥哥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王淑妮媚眼暗瞪了楊嵐一眼,搖了搖頭說道。

“嘻嘻~~”楊嵐笑了笑,接着說道:“淑妮姐姐,我怎麼發現你們變化好大,好像成熟了許多,就我一個像小孩子似的。”

“你呀!”王淑妮伸出玉指輕輕地點了點頭楊嵐的額頭,說道:“這次回去後,你哥哥會好好訓練你的,經歷過那些事,你也會變的成熟許多。”

楊嵐看着王淑妮的眼神,有些疑惑,不知道王淑妮她們到底經歷了什麼,那眼神中有一股飽經滄桑的沉澱,生與死的輪迴,就好像世上的一切都已看透了一樣。

正當幾人沉默半響的時候,一道輕薄的聲音傳了過來:“咦,公子,想不到這裏竟然有這麼多美女耶,你看,還是我聰明吧,帶着公子來到了這裏逛逛,這下子可以大飽眼福了。”

那個年輕公子長得倒是玉樹臨風,風度翩翩,劍眉星目,英氣十足,穿着古裝,一襲白衣長袍,手拿摺扇,倒像是一個翩翩濁世佳公子。

他的身邊跟着一個年紀相仿的小跟班,長得尖嘴猴腮,諂媚十足的樣兒,而那個人後面還跟着一位老者,看上去年近五六十,一直緊閉着眼睛走路,像是睡着了一樣。

那老者見自家公子準備上前去搭訕,瞬間睜開眼睛,連忙阻止道:“公子,我們走吧,她們不是你能招惹的。”


“有什麼不能,難道這天下還有我傲震雲不敢惹的人。”說着不顧老者的規勸,向着王淑妮諸女這邊走了過來。

“各位美女好,我叫……”傲震雲的話還沒說一半,王淑妮她們理也不理的就走了,好像根本就沒有這號人一樣。

“你們……”傲震雲皺了皺眉,心裏惱怒異常,輕移一步,準備將看上去最爲弱小的苗靜香抓住。

沒想到,他的手還沒碰到苗靜香,頓時一股強大的威壓就橫掃過來,壓得他朝着幾女直直的跪了下來,全身汗流浹背。 那個老者原本想去救援傲震雲,可是剛準備出手,結果才提起腳就再難寸進。他只不過才踏進天道一階不久,又怎麼可能是已經是天道二階巔峯修爲的苗靜香的對手。

“哼!今天只是警告你,別想打我們的注意,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苗靜香語氣柔柔的,看樣子雖然在生氣,但是有點兒弱弱的感覺。

那個小廝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文文靜靜的苗靜香,又看了看其他如花一般美麗的少女,嚇得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唾沫。

傲震雲雙拳緊握,面上汗水淋漓,跪在地上,憤怒看着苗靜香,這口氣他實在是吞不下,他是隱世門派華清宮的宮主的兒子,從小錦衣玉食,天資卓絕,美人胯下討好,婉轉承歡,又何曾受過如此奇恥大辱。

“靜香,我們走,這種人何必理他。”夏詩涵冷淡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咬牙切齒的傲震雲,拉着苗靜香的小手走了。

“你們給我等着,總有一天我傲震雲要將你們一個個抓起來蹂躪致死。”傲震雲怒視着遠去的苗靜香衆女,喃喃自語道。

“公子,你太大意了!”老者扶起傲震雲,看到周圍圍觀的衆人怒吼道:“你們都給我滾得遠遠地,再看就把你們的眼珠子給挖出來。”

先前像個孫子一般不敢動彈的老者,此時開始釋放出天道一階的威壓,瞬間趕走了那些做着生意的人還有一些看客。


“袁叔叔,這個仇我一定要報!”傲震雲氣得渾身發抖,咬牙切齒道。

“哎!都是你這個傢伙惹的禍。”那個袁叔叔的真名叫袁振南,是華清宮宮主的一位親信,看到還有些膽戰心驚的跟班,就是一耳光扇過去。

那個小廝從小和傲震雲長大,是收養的一個孤兒,名叫傲小云,這個名字是傲震雲給他起的,兩人從小臭味相同,一起幹過不少壞事,此時自知犯了大錯,被袁振南打得啞口無言。

“公子,你可能不知道,這幾個女子修爲最低的都有先天初期境界,而你先前惹得那個女子修爲更是驚人,就連我都不是對手,至少已經到了天道二階,在她的威壓之下,我跟就是寸步難行,如果我們猜錯的話,其中還有幾個比我厲害許多的高手。”袁振南嘆了口氣,接着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們的背景不簡單,因爲她們太年輕了,二十歲可能都不到啊,公子!”

“這……這怎麼可能?”傲震雲還以爲對方修爲這麼高,至少都是老妖怪了,沒想到這麼年輕,這天賦該得有多麼的變態啊,想想都有些害怕。

“袁伯伯,你沒看錯吧,她們真的這麼年輕!”傲震雲再次說道,他實在是不敢相信有這麼好天賦的人。

“千真萬確。”袁振南面色沉重的點了點頭。

……

華清宮少宮主傲無常下跪受辱,美少女一怒威懾天道高手袁振南,這一消息像長了翅膀一樣,還沒過兩分鐘就已經弄得各門各派全都知曉了。

“哥們,我跟你們說,現在的美女是變態啊!我看這次我們是沒戲了。”一個先天初期的散修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怎麼說?”四周的人都豎起耳朵靜等下文。


“你們是不知道,今天我剛報完名,就見到十幾個貌若天仙的美女。”那位散修笑了笑,接着說道:“我本想上前與其中一位佳人談談人生談談理想……”

“切!”衆人都鄙視看了他一眼,準備走開,還以爲他是在編故事。

“這位兄弟剛纔說的是真的,先前我也看見了,我還一直跟在後面,不敢上前,怕打擾了仙女們的興致,所以只好偷偷跟着,結果你們猜怎麼着……”另一人接過話,說到這裏吊了一下衆人的胃口。

“說呀,怎麼了?”衆人急不可耐的問道。

那人喝了口茶,接着說道:“後來一個相貌長得還算湊合的傢伙竟然敢打擾我心目中的仙女的雅興,原本我想上欠教訓那傢伙,結果你們猜又怎麼着……”

“着你妹!你再不說我們這麼多人掐死你!”衆人一個個望着他怒目而視,恨不得將這個吊人胃口的傢伙抽其骨食其肉。

“好好好,大夥別生氣,呵呵,我接着說。”那人怔了怔神,接着說道:“豈料,那個仙女俏眉一皺,頓時一股漫天的威壓橫掃八荒,震懾宇內,直接將那個傢伙嚇尿了,跪在地上哭爹喊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