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酒足飯飽之後三個人才從酒店出來,劉正謝絕了李志去酒吧的邀請,開車先走了。

李志看看時間還早,就對身邊的石青說:“讓那個哥們先回去吧,你跟我車走。”

“去哪?”搞不明白李志要幹什麼,石青奇怪的問。

“去市規劃局的李書記家,上次打電話還說我好久都沒有去他那了。再說,地整下來了,怎麼建還是要聽規劃局的,不溜鬚能行嗎?”李志說着就去自己車的停車位,“走啊,不願意去也不行,我都和李書記說了,去的時候帶個客人。”

“誰說不去了,我得有你走的快才行。我都服了,我這個樣子到處走,不知道真就以爲是我是殘疾。”一瘸一拐的跟上去。

“李書記是我舅舅的老部下,過兩年也要退下來了,不趁這個時候好好利用一下,到時候找人都費勁。”在路上李志和石青介紹了一下李書記的情況,讓他心裏有數。

李書記馬上就到退休年齡了,頭髮花白,身材很高略顯單薄。看到李志帶着石青來到他家很高興,讓進屋裏對着李志指點着,“你小子,這麼久也不說來看看李叔,一晃都兩年沒見到了吧?也不知道你成天瞎混什麼,要是你舅舅在這的話,看他不好好教訓你。”

“呵呵,李叔,你也知道,我不就是沒混好纔不敢來您這挨收拾嗎?要是我舅舅知道我一天天也不成事,我還有舒服日子嗎?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我可是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了。今天和我來的就是我的合夥人,我們一起是真的想幹點事的。”說着回頭指着石青,“這是石青,可是白手起家的千萬富翁,別看年紀小,做起事來可是乾淨利落。”

“哦?小夥子不錯,比你強多了。”李書記本來還對這個拄着拐的年輕人沒有太重視,聽李志一介紹,好好看了幾眼。“你是做什麼生意的?”

“做點服裝批發的小買賣,現在打算進房地產試試水。”石青一臉的謙遜,老老實實的回答。

“房地產的利潤是很大,可是也不是那麼容易做的,做生不如做熟。”李書記看石青年紀不大,再有以他多年來對這個行業的瞭解,知道這行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出頭的,於是就隱晦的表示自己的不贊同。

“其實現在做的好的一些地產公司也是從小做起的,我們也不貪心,按照自己的能來做事,也不急於一口吃個胖子。只是在經濟、社會、人文因素、地理因素、國家發展的大環境下找一個適合自身發展的路子而已。在不管怎麼都是要順着經濟與社會發展的大潮流而動,力爭抓住機遇,而不是強行上馬摟錢就走,我們要做的企業,核心的企業文化還是要以肩負社會責任爲主的。”石青侃侃而談。來的時候李志已經說了,這老爺子整個就是一老革命,只要是說對社會好,對國家好,怎麼都行,要是請他辦事送禮的話,基本就是沒戲了,李書記最煩的就是這一套。

“哦?那你說說,怎麼個肩負社會責任?”李書記明顯興趣被石青提起來了。

“讓老百姓有房子住,有好房子住,有錢的可以改善居住環境,沒錢的不至於流落街頭。”石青一臉正色。

“還不至於流落街頭吧?我們改革開放的成績都是有目共睹的嘛!”李書記聽石青說什麼流落街頭皺起了眉頭。


“我只是一個比喻,您想,現在發展趨勢是打破城鄉界限對吧?大批的擁有農業戶口的人將涌入城市,城市的規模將不斷的擴大,居住問題也就將會是大問題,解決不好就會產生不良後果,我沒有說錯吧?”

“衣食住行,的確是關係國計民生的大問題,你說的不是沒有道理。”李書記身子往後靠一下,擺手示意石青繼續說。

“如果一個沒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必將以賺取最大利益爲前提,但這也是涸澤而漁的做法,傷害的不只是老百姓的根本利益,也會動搖社會的基礎。多競爭是好事,可以讓企業更加的注重服務質量和服務態度,包括價格和產品質量都會更加的傾向於處於弱勢羣體的老百姓。我踏入這一行業的目的當然也是賺錢,但我不會把錢放在第一位,良好的社會口碑纔是企業長久發展的最好環境。”

“嗯,說得好,說得好哇。”李書記在石青說話的時候不住的點頭,“做企業的就應該想你說的這樣,只有這樣才能更加好的貫徹黨的領導,讓老百姓得到更多的實惠。”

老人忽然站起來,走到石青身邊,搞得石青也連忙歪着身子站起來,不知道老人到底是要做什麼。

李書記拍拍石青肩膀,“好小子,開始我還真的不贊同你們貿然的進入陌生的領域,怕你們太急功近利,現在聽你這麼一說,我真的感覺自己老了。 穿越之明末沉浮錄 ,我尊重你們的選擇,也會在最大的範圍內給你們開綠燈。但是絕對不能違反大的原則。”

“我們不會讓您失望的,我們也生活在這個社會,當然是希望社會安定,身邊的每一個人都開心快樂,雖然這個有點理想化,但要是沒有人來做的話,可能會離目標更遠。”石青說的有點動情。

“誰說沒有人來做?黨和國家無時無刻不在向着這個目標努力。不過你能夠這樣想,我很高興。還是那句話,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一路綠燈。你就放心幹吧。”

老人的保證讓李志欣喜若狂,這就是尚方寶劍呀,有了李書記的一句話,基本上就可以說是通行無阻了。你想想啊,有多少地產商爲了多建一層樓而費盡腦筋,這些對於他們以後來說就將不是什麼大事,當然也不能太過份就是了。即便如此也夠讓李志興奮的了。

從李書記家裏一出來,李志就攙着石青說什麼也不鬆開,簡直就當他是寶貝了,“跟你說,咱倆一結合那就是天下無敵,我跑關係,搞不定的你來擺平。哈哈,兄弟同心,那什麼什麼斷金。”李志得意忘形的樣子誰都看得出來。

“你老哥是不是都感覺到錢進口袋了?”看着都要手舞足蹈的李志,石青拍掉他挽着自己胳膊的手,“設計和銷售的負責人我差不多都找好了,剩下就應該註冊公司的事了,這你拿手,就你來辦吧,我得想想怎麼快速的讓各方面的負責人成長起來。”

“好,明天我就……明天不行,明天是星期天,後天,我後天就去辦這事。”李志幫石青打開車門,自己拐過去上車,啓動車子時忽然嚴肅的對石青說:“有件事我差點忘記和你說了。”

“什麼事這麼嚴肅?”

“公司裏有一些無關痛癢的崗位你得給我留出來一點名額。”李志又點上一顆煙,隨着火光一亮,淡藍色的煙霧在鼻孔噴涌而出,“我有重要的安排。”

“理由。”石青問的很直接,不明白他什麼意思。

“我們還要養一點閒人,背後有背景的閒人。”李志把剛抽幾口的菸頭丟出窗外,“這麼跟你說吧,別看我們現在送禮的送禮,賣乖的賣乖,但是有事的時候他們會推得一乾二淨。我就是要把他們的家人,親戚整進公司,到真有什麼事的時候就由不得他們不管。明白了?”

要說李志的想法石青開始還真的沒有想到,不過聽他這麼一說到是暗自給李志豎大拇哥,這小子別看一副沒正經的樣子,有的時候想的還真是挺遠。對這事石青當然沒有異議,於是也就同意了他的提議。

PS:兩章合到一起,這算是是狐狸的長章了…… 石青受傷以後腿腳不方便,上寢室的二樓有點費勁,就一直是住在洛基小店,李志送他到門口也就走了。

看屋子裏有燈光知道蔣天成還沒有睡覺,石青也懶得拿鑰匙開門就按了門鈴,沒想到過了半天蔣天成纔過來開門,嘴裏叼着大半個饅頭,手裏還有厚厚的一打材料。

“我一直看材料,沒有注意門鈴響。”蔣天成有點不好意思的和石青解釋。

“沒事,我也是懶得開門,對了,你看的是什麼?”石青到沙發上坐下,把柺杖放到一邊。

“我今天下午上網吧打印了一些關於房產營銷的經典案例,現在正在一點一點的學習以前的經驗,看看能不能把思路擴展一下。別說,還真是有高人呀。”一說到他現在看的東西,蔣天成兩眼冒光,頓時興奮起來。

“哦,給我看看,你把飯先吃了。”看他面前只有一碟子小鹹菜,塑料袋裏裝着兩個饅頭,“附近就有小飯店,怎麼不過去要點菜?”

“等的時間太長,我直接裝點鹹菜就回來了。我這人一着急什麼都顧不上。”蔣天成狼吞虎嚥的不一會就着鹹菜把剩下的饅頭消滅了。

“你看看這‘凱悅豪庭’,居然把廣告做到私家車上,那都是潛在的買家啊。還有‘聽濤小築’在超市的小票上做文章,都是鎖定客戶羣的經典。”蔣天成湊過來指指點點。

“優點可以學習,創新還是最主要的,要讓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我們才能迅速出頭,不溫不火的哥不再別人的後面永遠是落後一步。我們是新人,要有新的東西拿出來,仔細想一下,大膽的想,開始的時候我們眼裏不是把利潤作爲第一位,贏得口碑纔是真的,要讓老百姓一提起來就說,買房子就買……哦,我們公司的名字還沒有起好。反正就是要買我們的就是了,讓他們覺得放心,不上當。”把掃了一眼的材料遞迴給蔣天成,“這樣吧,我和吳姐商量一下,明天開始叫李丹給你當助手,看你第一天就亂成這個樣子。”

蔣天成有點不好意思的摸摸後腦勺,嘿嘿的笑了。

魏雪下班的時候屋子還收拾的乾乾淨淨的,只幾個小時的工夫就被蔣天成的資料弄得一片狼藉,沙發上,茶几上,甚至櫃檯和貨架上都擺了不少他打印回來的文件。吳翠蘭看見也不知道應不應該收拾,也就沒有動。

小江雪已經睡着了,吳翠蘭還在看最近的賬目,聽石青一說要掉李丹走,就有點不高興了,“現在李丹在店裏乾的挺好的,有些事我還真離不了她。”

“店裏的人好培養,現在給蔣天成當助手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我也是看李丹的學習能力不錯纔要調她過來,吳姐你就多費點心,再培養一個。嘿嘿……”石青和吳翠蘭的關係不是簡單的老闆和員工那麼簡單,有點像姐弟一樣,說話也是陪着笑臉。

“你呀,就會揀現成的。”都是石青一個人的事,再怎麼說吳翠蘭也不會多加阻攔,這樣說也只是表達一下心理的不平衡而已。

李丹自從在人才市場和另外兩個小女孩一起被石青僱來以後就被安排在不遠的一所租賃來的民宅裏。三個小女孩在一起也是個伴,每個月賺到2000多塊錢日子過得也很快樂。石青打算安排她來幫着蔣天成整理資料也是有他的想法的,李丹現在正在利用閒暇時間自學,以後石青想鍛鍊一下她,看她能不能到要開的房產公司這邊來,畢竟銷售團隊也是要組建的,只有蔣天成一個人是根本不可能完成銷售的。

見吳翠蘭不反對了,石青就打電話給李丹,小姑娘一點沒有猶豫就同意了。對於這個不比自己大多少的小老闆的安排,李丹是一萬個信任,也不問什麼原因,只是知道一定是爲了自己好就是。

山村小嶺主 ,中午不回來了。

石青現在把這兩個店的事情都放手給吳翠蘭和魏雪去做,自己只管着籌建房地產公司,但是現在要從小店裏往外調人就不能不和吳翠蘭打招呼了。正好吳翠蘭和胡成軍的婚事也將近了,自己誇下海口說是包圓家電,可是忙到現在還沒有落實。於是石青就叫上鐵樹開着車奔家電城去了。

在導購小姐的介紹下,很快一般該買的就買齊了,剩下的什麼空氣清新器,豆漿機也順手買了。先給胡成軍打電話,讓他回新家等着送貨的車,石青就和鐵樹直接到淘淘去找吳翠蘭。

“幹什麼來了?我這人手都不足了,不能再給你供應了,要人自己找去。”生怕石青再從店裏拉人,一看見石青在門口出現,迎上來的吳翠蘭趕緊拿話封上口子。

“我就是來看看,沒有別的意思。少人就招人,又不是不讓你招。”在店裏走了兩圈看人還是不少,兩個小女孩都一直閒不下來。

“吳姐,我打算把店兌出去。”來到休息室,石青忽然低聲對吳翠蘭說。

“什麼?”吳翠蘭這回比石青要把人都拉走還吃驚,“你不知道這裏一天賺多少錢呀? 火影之漩渦釉子 ?”

“吳姐,很多事都是物極必反的,上次我們已經收到一次警告了,難道還不覺醒,還真的要等着人家殺上門的懲罰不成?”石青淡淡的說。

“不是都已經解決了嗎?上次那個王科長已經幫着做那個什麼手續,不是都辦妥了嗎?”吳翠蘭有點急,不是因爲她少了一個賺錢的地方,而是真的不捨得這個日進斗金的賣場。

“那只是暫時安全,後患並沒有消除,而且躲過一劫以後我們也得小心翼翼的,畢竟被盯上就不是好事。我不想等沒有辦法收拾的時候再退出。”

看石青不像是說笑,吳翠蘭也只能無奈的坐下來,只是心裏有太多的不甘,這個店傾注了她太多的心血。 “打算是什麼時候往出兌?”吳翠蘭聲音低的好像害病了一樣。

“越快越好,抓緊時間把存貨清一下,以後的貨都在洛基走。”把煙熄滅,站起身來,“我們靠這種形式斂財就最後瘋狂一次,以前所有來店裏買過衣服的顧客4折優惠,我馬上給高寶林和李維達打電話把這事和他們說一下,讓他們多準備點貨,清空我們就撤。”

“好吧,既然你決定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是……”吳翠蘭猶豫了一下。


“以後你就和她們一起到新公司上班,這裏就結束吧,洛基那邊有一個魏雪就足夠了。也不用再去開拓,能守着就行。”

廣州那邊的高寶林和李維達對於這半年多的合作還是很滿意的,雖然在困難的時候石青也拖欠過貨款,但是很快也就補上了。對於石青的要求他們也都很配合,在很短時間內就調集了一大批貨過來。

石青以前叫淘淘店裏做的客戶檔案這時派上了用場,在三天的時間內大部分以前的客戶都接到了短信、電話、或者電郵,知道了淘淘馬上要進行的促銷活動。省城的報紙和電視也登了廣告,只是提到淘淘小店,雖然沒有說什麼牌子的衣服,但是連續三天都是半價的折扣在當時還是很吸引人的。

胡成軍的小貨一直處於運行狀態,就連李丹和魏雪也都調過來幫忙才堪堪應付得了前來掃購的顧客。對,就是掃購。正常時候數千的衣服,現在一千多點就買回來,一千塊的也就不到300就到手了。來的人基本上都是識貨的,每個人的手裏都提着不止一個袋子,有的連過年要買的都提前了。洶涌的人浪把原本早上九點到晚上七點的營業時間被迫延長到晚上十點,中午的時候大家輪流吃飯都幾乎要沒有時間了。

整整三天,保持了整整三天的熱度,淘淘小店的每一個人都累得擡不起頭來,**之後就陷入了低谷,今天店裏來的人很少,加上店裏的衣服也少的可憐,成交的也寥寥無幾,到了要中午的時候就閉店歇業了。

石青把大家都召集到洛基小店裏,進行了第一次的全體員工大會。稍稍不太嚴肅的是他的腿上坐着一個千嬌百媚的小美人江雪。

“今天是我們第一次這麼齊全的聚到一起,有幾件事要說一下,第一是店裏的運營情況。第二是給大家發一點福利,知道大家這兩天辛苦了,好刺激一下以後和工作熱情。”笑着伸手把大家的歡呼聲壓下去,“還有就是關於一個決定和未來的打算和大家在這裏說一下。現在歡迎吳姐先把最近幾天的營業情況和大家說一下。”石青說完和大家一起鼓掌。

吳翠蘭還是第一次在大家面前正二八經的發言,有點臉紅,在大家的掌聲裏走到中間,也沒有什麼多餘的話,直接就照着手裏那昨天晚上就整理出來的寫滿數據的紙開始唸了,“淘淘小店在年後的營業額一直比較平穩,除了促銷的時間都保持在平均每天18萬左右,正月十五的促銷營業額達到46萬,剛剛結束的促銷更是創造了每天平均73萬的最高紀錄。從春節開始截至到現在四月中旬,一共已經贏利超過700萬,這其中已經去掉了工資和廣告等各種開支。洛基小店的情況就由魏雪來說吧。”說完就回到座位上去了。

魏雪倒是落落大方的來到前面,還向大家鞠了一個躬,也博來一片掌聲。

“洛基年前的賬目我就不說了,年後一共銷售額爲1800萬,去掉開銷之後的利潤額應該是179萬,呵呵,遠遠趕不上淘淘。”

在座的除了石青、吳翠蘭和魏雪之外的所有人都被剛纔報出的一系列數字驚呆了,不單是第一次瞭解到的蔣天成和鐵樹,就連在淘淘和小店當服務員的三個小女孩都不由自主的捂住嘴差點驚呼出來,連她們都想不到自己所在淘淘小店居然能夠有這樣恐怖的吸金能力。鐵樹也是第一次知道老三居然已經這麼有錢了,最近雖然他是給石青開車,但一門心思都是在車上,其他的事也很少理會,他心裏粗略的算一下,按照剛纔吳翠蘭說的再加上春節前的一個多月石青最少也是身家千萬了。蔣天成還稍微的好一點,畢竟他知道石青馬上要創建房地產公司,沒有點資本是不現實的,他這麼一聽之後對於這個小老闆的信任度也就更高了,畢竟有錢就好辦事。

“好了,下面我說一下要給大家的福利。集體泰山七日遊,當然我就去不了了,只能是在大後方給大家吶喊,希望大家都登泰山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的豪情。”

石青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歡呼聲打斷了,直到大家停下來才繼續說,“同時每個人發放雙倍工資,以表達我對大家這段時間努力工作的感謝……”

又是一陣歡呼。

“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淘淘從就此歇業之後就不再營業,馬上就要轉出去了。現有的工作人員將進入新公司工作,具體的工作內容等大家回來之後將具體安排。”

下面坐着的人除了吳翠蘭有了心理準備之外其他人又被這個小老闆給雷了,真不知道他會什麼會放棄如此贏利的店,就是放棄的話也應該選擇洛基而不是淘淘啊。淘淘店的另外兩個小女孩杜靈和王燕在下面竊竊私語,還偷着拉一下李丹,可是李丹也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關於淘淘的事情已經決定了,大家就不用再議論了,以後的新工作大家的待遇也不會低於現在的水平,只不過是需要一個學習的過程。只要大家努力都沒有問題。”石青也不想過多的解釋原因,有的話不說也好,重要的是讓大家明白大夥沒有失業,只是工作的內容有了改變而已。

“在大家放假旅遊之前我們還有一件喜事要辦,那就是我們淘淘小店的店長吳翠蘭女士和胡成軍先生已經與昨天下午領取了結婚證,今天下午我們就去狂歡,慶祝一對新人的新婚大喜。”

瞬間大家的情緒就被轉移了,吳翠蘭和老實巴交坐在角落的胡成軍被陷入了大家的“聲討”之中。雖然都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他們倆還是被石青突然宣佈這個消息鬧個大紅臉。小店的人雖然不是很多,歡呼聲卻差點炸了棚。

吳翠蘭在兩個店的聲望就不用說了,胡成軍這個老實人也人緣特好。每一人都送上真心的祝福,讓這遇到人生第二春的倆人是感動不已。

石青全權做主,下午大家出去玩,他來買單,晚上吳翠蘭和胡成軍請客。大家歡呼一聲,就一起去外面happy去了。 李志的辦事效率不是蓋的,前天石青說要趕緊註冊公司的事,今天一大早就來電話問石青公司的名字去什麼合適,他馬上就要到工商去合名。

“叫磐石吧,我想了一下,咱們公司要做就做中流砥柱,那就要堅如磐石,恰好我姓石,所以……嘿嘿。”石青早就有了合計,“對了,貸款的事辦的怎麼樣了?”

“一千萬已經下來了,公司註冊完就到帳,這回王科是沒少出力,自從提了副處以後,這傢伙就擡起頭來了。上次我去他家,他把那個摟着金山的老婆指使的很是順手,神奇的很,哈哈……”李志那邊一提到王科就忍不住的壞笑。

“我這邊還能湊上兩千萬,那就註冊三千萬註冊資金的集團公司,還缺幾個子公司把我現在的店都加進去,另外再註冊一家商貿公司和一家物業公司。”石青考慮一下就決定要開始的時候就搞出氣勢來,這樣客戶對於公司的可信度也強。

“聽你的,那我就辦了啊。沒有其他的事了吧?”李志別看大大咧咧的,心倒是一點也不粗。

“暫時沒有,你先辦吧,我要是想到什麼就打電話給你。”

“那好,就這樣。”

石青掛掉電話,回身看牀上的小江雪還睡得正香,長睫毛輕輕的顫動,小巧的鼻翼有時還微微抖一下,粉嘟嘟的小嘴有一小滴涎水要流出來,懷裏緊緊的抱着廖莎莎留下的流氓兔。

昨天大家一起吃過喜宴之後,吳翠蘭和胡成軍也就正式的搬到一起了,不過小江雪卻非要和石青一起回洛基小店。吳翠蘭覺得女兒還小,要是突然讓她自己睡也怕她不習慣,可是總不能新婚大喜的時候,身邊還睡着一個7歲的孩子吧,於是見小江雪執意要和石青走,也就同意了。

蔣天成昨天晚上就搬進了吳翠蘭原來住的屋子,脫離的原來石青住的那張沙發牀和堆滿貨物的“倉庫”。小江雪則跑進石青住的屋子抱着不知道廖莎莎什麼時候又送回來的流氓兔,在牀上又是翻跟頭又是打滾的,也不曉得爲啥那麼興奮,直到她自己折騰累了,纔在牀上睡着了。

石青的腿還是不能受力,要靠着柺杖走路,最近一段時間沒有鍛鍊,都感覺小腹上長了不少的贅肉。在店外面走了一圈,呼吸一下初春的新鮮空氣,石青就回去安排小江雪的早飯,等一會鐵樹過來,要送她去上學前班。

前幾天雪蓮已經開學了,雖然她媽媽也跟到上海,但也不會陪她上課,所以他們經常是白天時候發短信,有時只是幾個字,卻都是心聲的表達,所有的情意都通過一條條短信往返。

石青也馬上要參加四月的考試了,按照石青預想的進度,在這次考完以後,經過七月份和十月份的兩次就可以拿到本科的畢業文憑,那個時候也就可以全力的拓展自己的事業了。

李志去合名,三天左右就該辦執照了,現在辦公地點還沒定下來,等鐵樹回來石青直接上車和他到省城的高檔寫字樓轉去了。

省城的寫字樓主要就是集中在清河區,也就是管院的周圍。這裏是省城的金融中心,各大銀行,知名企業都在這裏落腳,當然各方面的費用也是不低的。

經貿大廈就是其中的一處高檔寫字樓,裏面雲集了世界五百強企業在省城的分公司和辦事處,石青在這裏看中剛剛空出來不久的一層,租金就達140萬/年。


肥胖的物業經理跑前跑後的給石青和鐵樹介紹這個辦公室有多麼多麼的好,大冷天的都忙出一身的汗。

“好了,就這間吧,不過價錢……”石青看着物業經理看着自己的諂媚樣,後面的話就是不說出來。

“您也知道,我們這是高檔的寫字樓,在省城那是排在前面的,價錢實在是不能降了。”諂媚瞬間就變成一副可憐相,肥胖的一張大臉也寫滿了爲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